读书阁 > 恐怖小说 > 回首江湖路 > 第三百八十三章,命不该绝
两辆车子在高速路上疾驰,驶离D市。
车上。
“咋回事儿?!”我坐在副驾驶上,冲着坐在后座的迷糊开口问道。
“跟周晓碰到应该还是偶然吧,因为咱们回D市没人知道,发生矛盾也是因为一个领舞小姐,所以我觉得周晓能碰到咱们他也没有预料到。”迷糊略微沉思了一下,缓缓开口说道。
“恩,咋把周晓挟持的?!”我点点头,语气中充满了疑惑,冲着迷糊问道。
“这是件事儿啊……”迷糊笑了笑,将事情叙述了一遍。
大概半个小时前……
迷糊跟杜德伟去上厕所的时候,周晓看到迷糊跟杜德伟的侧影,心中有些疑惑。
在这一行的人,时间长了,心中难免警惕性会比一般的人高,第六感也会比一般的人强一些,杜德伟感觉到有人看自己,在进卫生间前,微微侧头,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在看到周晓后,浑身一怔,不过没有露出来任何异样,朝着卫生间继续走去。
卫生间内……
迷糊撒尿后,抖了抖自己的小兄弟,身体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舒畅感,这时,杜德伟伸手拍了一把迷糊的肩膀。
“艹!吓死我了,幸亏我解决掉了,不然尿你一身有你受的了!”迷糊被杜德伟这一拍,吓了一跳,扭过头笑骂了一句。
“哥,我看到周晓了。”杜德伟没有搭理迷糊,眉头紧锁,低声说道。
“谁?!”迷糊闻言,愣了一下神,问道。
“周晓。”杜德伟咬牙回道。
“艹,他有没有看到你?!”迷糊边提好裤子,边问道。
“应该没有。”杜德伟有些不确定的回了一句。
“叫上他们先走。”迷糊闻言,眉头紧锁,低头冲着卫生间外走去。
刚走到卫生间门口,杜德伟跟在迷糊身后准备迈步出卫生间,被迷糊一把拦住。
“哥,咋了?!”杜德伟见状,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看。”迷糊伸手一指站到888卡座的周晓。
“艹,真的知道我们来了?!”杜德伟顺着迷糊指的方向望去,嘟囔了一句。
“带响儿了没有?!”迷糊死死地盯着卡座的情况,低声冲着杜德伟问了一句。
“谁他妈出来玩儿带响儿啊?!”杜德伟白了迷糊一眼,有些无语冲着迷糊说道。
“你跟在我身后,待会儿见机行事。”迷糊说着将自己的半袖脱下来,拿在手中。
“好!”杜德伟闻言点点头,应道。
迷糊低着头冲着卡座走去,杜德伟也是紧跟在迷糊身后,顺手从回来的路上拿了一个酒瓶子死死的握在手中。
“上了!”迷糊低着头,微微侧头冲着身后的杜德伟,低声吼了一句。
“……”杜德伟没有应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迷糊将手中衣服对折后,直接蒙在周晓的脑袋上,将周晓挟持。
“……”我闻言,伸手抹了一把脑门儿上的冷汗,片刻后,才缓缓开口说道,“这事儿也他妈是运气,如果你跟小伟在卡座,没有去上厕所,今天肯定得留在D市了。”
“嘿嘿,可不是嘛!”迷糊闻言,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后怕的回了一句。
“滴玲玲~~滴玲玲~~滴玲玲~~”
我从裤子口袋将手机掏出来,扫了一眼来电显示,眉头微微一皱,接了起来。
“谢老大,答应我的事儿也该兑现了吧?!”电话那头响起来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
“过几天当面谈。”我闻言,语气生硬的回了一句。
“你这一拖再拖,有点儿没意思了昂!”电话那头的青年男子也有些怒了,低声喝道。
“别跟我吆五喝六的,咱俩很熟吗?!说了过几天谈就过几天谈,听不懂人话是不?!”我一点儿都没有惯着青年男子,厉声喝道。
“我答应你的都办到了,你答应我的……”青年男子话说到一半,我直接将电话挂断,将手机扔在工作台上。
“……”
车上的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前边应该离休息区不远了,在那儿等等小宇。”我长出了一口气,闭着眼,缓缓开口说道。
“好的!”慧荣闻言,点头应道。
另一头……
高速口,周晓被迷糊连扎了三刀,躺在地上,缓了半天,几次想要爬起身,几次却都以失败告终。
“哥们儿,要车不?!”从迷糊等人来高速口的出租车司机,将车子停到周晓身边,开口问了一句。
“送我去医院,钱少不了你的。”周晓塌拉的眼皮,费劲儿的抬了一下,虚弱的说道。
“行!”出租车司机见周晓身上都是名牌,也没有犹豫,将周晓扶上车,朝着医院驶去。
事后,有人问出租车司机,为啥当时没有走。
出租车司机说了这样一句话,“你觉得五个男人会搞一个男人?!就算搞,回去高速口搞吗?!”
也正是出租车司机的这份过人的观察力,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改善了家人的生活。
出租车司机将周晓送到医院后,也没有急着离去,将周晓送去急诊室,用迷糊留下的车费帮着周晓交了住院费,一晚上都在周晓病床上守着,直至第二天周晓醒来。
翌日。
“没走?!”周晓睁开眼睛,看着趴在病床上睡觉的出租车司机,开口问了一句。
“呵呵,车费还没收,垫的住院费还没有要回来,走了有点儿亏啊!”出租车司机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笑着回了一句。
“呵呵,实在。”周晓闻言,笑着回道。
“……”出租车司机挠了挠头,笑了笑,没有吭声。
“帮我去神话找管事儿的人过来。”周晓双目放空的看着天花板,缓缓说道。
“我去了咋说?!”出租车司机闻言,也知道自己人轻言微,说的话不足以简单神话管事儿的人。
“你就说,周晓在医院。”周晓闻言,顿了顿,轻声说道。
“得嘞。”出租车司机虽然没见过周晓,但是周晓的名字还是知道的,点点头朝着医院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