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贴身战龙 > 第790章 鞠松
徐宁似乎觉得,没有用钱摆平不了的事情。不管你再牛,总有能够击垮你的时候。

但赵玄机比他更能装逼,笑道:“别说你给我什么发财机会,就算把整个东海会都给我,我也未必稀罕。”

东海会么?现在不见得比开元会更光鲜,老子现在就掌控整个开元会呢。

徐宁有点无语,估计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自视清高的疯子。

就在这时候,远处款款走来一个独行的女游客,其实就是紫。现在小树留在警队里,那就只能请紫来帮忙了。

不知咋的,当看到紫之后,徐宁心里产生的那种压抑感反倒更强。不是紫更厉害,而是她刻意释放出的顶级杀手气质对于普通人来说太具压制力。

紫:“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目标?很弱啊。”

徐宁:“……”

赵玄机:“不要耽误时间了,大家都很忙。说吧,谁派你去警队,谁杀了陆一谦。”

徐宁还假装良善,苦笑:“老兄,人命关天的事情,你就说的这么随意,随便找了我就要答案?这么破案也太容易出冤假错案了吧。”

赵玄机忽然改回了自己的原声:“是吗?似乎没两年不见,你学得更滚刀肉了是吧。看来不吊起来揍一顿,不用火棍子捅捅屁股,你是不会交代了?”

噗……徐宁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这声音太熟悉了,而且火棍捅屁股更是他一声的噩梦。所以乍一听到这句话,徐宁竟忍不住有点小便失禁,裤子里湿了茶杯口那么大一小片儿,可见在心里已经形成了多么深的阴影。

“你是……你……”

赵玄机笑了笑:“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只不过物是人非了,大德倒下了,韦世豪和魏云亭都死了,这些你知道吗?”

徐宁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是的,大德的事情他略有耳闻,甚至也听说了关于赵玄机的一些事情。这段时间,赵玄机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哪怕他身在这偏僻的海岛上,依旧能听到东海会的人从国内传来的消息。

从燕云会开始一路之上,直至现在的开元会的霸主,甚至压制东海会一头,这样的爆发让徐宁感到无力。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真的想在金棕榈岛上混出个人模狗样来,有朝一日回到云水再去教训赵玄机。但现在发现根本不可能,自己这辈子能在金棕榈岛上混吃等死就不错了。对手变得太强大,从当初的一头猛虎,忽然变成了一头巨龙!

虎虽可怕,但还是现实中的猛物;但龙则近乎传说,让你无从抗拒。

但是真没想到,今天竟然又被这头龙给咬住了。徐宁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白兔,连给巨龙塞牙缝的资格都没有,却偏偏被巨龙盯上了,按在地上狠狠揉搓。

“你的脸……”

“面具。”赵玄机说,“你知道我刑讯逼供的本事,所以就别再吃另一顿苦头儿了。老老实实交代,我能给你一个真正的安稳,岂不胜过在这里颠沛流离?”

徐宁心头一震:“什么叫真正的……安稳?”

“不懂?还是吓迷糊了?”赵玄机笑了笑,“蝼蚁偷生,你躲在这里不就是为了条活路。但你在这里只是‘苟且活着’,连家都回不去吧。”

徐宁愣住了:“你能让我脱罪?!”

“看你表现。”赵玄机说。

徐宁似乎在犹豫,因为他觉得有点不大可能。赵玄机虽然传说之中能量很大,但不是商盟大佬吗,怎么能介入到这种事情上面了?不会是骗自己吧?

当然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于是紫不屑地冷笑:“你才干过几件脏活儿?我杀过的人都是你想象不到的数字,现在不一样帮警方做事。当初魏云亭就是仗着认识青社的几个不成器杀手,才那么胆大妄为吧?不怕告诉你,青社的老板‘青’也只是我的弟子,而且已经被我清理门户干掉了。”

这才叫狠人,徐宁一下子吓了个脸色发青。他明白了,为啥刚才这个女人带给自己那么强大的压制感。

当然,紫还是在冒充师父的身份。

赵玄机:“别的不说,特战局里面就有不少污点证人一样的工作者。你现在的本事又长了一些,回去之后勉强可以被吸纳进去。而且你以前做过些脏活儿都是帮助大德,帮韦世豪和魏云亭。现在他们都统统烟消云散了,只要我不追究,谁还管你这些屁事儿。”

徐宁终于有点放心下来,咬牙点头道:“好,那我认了!”

赵玄机笑了笑:“好,那我答应你,这案子只要稍有眉目,最迟一周之内就把你送回国内。回云水怎么样?我送你套房子。”

徐宁顿时苦笑。刚才他还准备用黑钱收买拉拢赵玄机呢,现在看来太可笑了,人家是差钱的人吗?

……

而后徐宁还真就老老实实交代了,当然很多机密的事情并非他能接触到的,只能竭尽所能。

他表示自己虽然不知道是谁杀的陆一谦,但是根据东海会分部的办事风格和一贯尿性,肯定是东海会干的。

当时游轮出事、警方抓捕陆一谦之后,徐宁就发现整个东海会分部都笼罩在极其凝重的气氛之中。大家都知道那艘船隶属于东海会,而且徐宁还隐约知道,那艘船时不时会运送一些违禁物品。所以这次徐宁也以为是违禁物被警方抓住了,并没想到事情会恶劣到这一步。

直到后来,东海会分部的副总裁鞠松派他到警队里提人,他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是对鞠松附带的安排有点好奇,因为让他“顺便”看一下警队看守所有没有什么别的特殊动静。

结果到了警队,徐宁看到陆一谦尸体的时候,就马上意识到问题似乎比自己想象的严重得多。但是作为一个久经江湖、干过不少脏活儿的老手儿,徐宁保持了基本的镇定。在一番打探之后赶紧回去,将这些事一五一十汇报了上去。

很显然,东海会分部的高层接到了陆一谦的死讯,但必须经过自己人的亲自确认,才能算是彻底放心。

赵玄机点了点头:“这么说来,这个副总经理鞠松是知道案情的,至少是个深度参与者。”

徐宁点了点头。

那么只要抓住这个鞠松,撬开这家伙的嘴巴,令其承认是东海会分部杀了陆一谦的话,那么整条案情线索基本上又接续上了。当然,最好是把凶手本人也直接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