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科幻小说 > 我被系统托管了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系统之道
    南方鬼谷山。

    方宁顺利地从朱红缨护法那里,拿到300个青瓷罐子,都不用对方介绍,只从系统地图上看,就知道装得全是极恶之鬼。

    世界之大,各种罪孽都有,翻开各种案集,颇有不少罄竹难书,对这些人,人间刑罚根本不足以惩其恶。

    炮制它们,方宁完全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一年过去,他也不是当年的普通宅男。

    见识过那么多血腥厮杀,他很清楚,系统大爷足够强,才能让自己安稳,顺带着这世界也能享受到安稳。

    在这个基础上,只要不违背做人底线和基本道德,绝对不能被一些条条框框限制住。

    “300个,如果全部将它们变成湖泊级,大爷你再刷之,这是多少历练?”

    系统大爷迫不及待地说:“一个湖泊级,少则两三亿,多则十数亿,300个,要是全弄成了,保守也在千亿以上。只是那得消耗多少灯油啊,要花我多少钱……”

    方宁安抚道:“这就对了,世界再怎么变化,能量守恒定律还是要大体遵守。‘无中生有’肯定不行,力量总要有个源头。”

    系统:“没听懂。我单知道,我又要赤字了……”

    方宁耐心道:“我告诉你一个公式你就明白——恶鬼+祈愿神灯+灯油=湖泊级恶鬼=历练值。这就是以后你要走的系统之道,我说过的,你眼中不要只盯着钱,那样就赚不到历练。

    “以前好比是渔猎时代,不需要自己生产,直接从大自然收割。现在是农耕时代,需要自己生产自己收割。成本固然急剧上升,但效率提升,收益稳定,关键是不用受外界太多约束。”

    系统:“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什么能量守恒定律,那都是神马玩意?我是个武侠侧系统,听不懂你说的这些科学规律,你尽会整些高大上的东西来忽悠我。”

    这还叫高大上?这好像是初中就学过的吧?

    方宁对此十分无奈,好吧,大爷一直就是个学渣,而且年纪越大越渣……

    他懒得解释太多,他现在已经逐渐将大爷的运转原理弄明白。

    大爷的历练看似无中生有,但从整体上讲,只不过是一种另类的力量转移方式。

    大爷诛杀罪孽后,天道不,应该是更高一级的存在,就会回收它们的力量神魂,再通过系统规则赋予大爷历练值。

    这就是为什么大爷捕获神魂进系统牢房,就无法得到历练值的根源。

    大爷优势就在于,能通过快速收割大量罪孽,获得历练,完美氪金,提升实力。

    以前看似都是无本生意,其实成本都是被罪孽自己承担。

    其他人如果有同等数量的资源,一样能快速提升。

    只是一来他们对资源的吸收转化上会有相当损失,二来修炼还要受限于境界、功法、时间。

    在这一点上,无人能和系统大爷相提并论。

    现在历练丰厚的罪孽越来越少,而且外面还有个智难加以阻挠,方宁不得不重新调整路线,改为自力更生。

    其他方式效率低,不稳定,只能作为偶尔惊喜,无法作为常规手段。

    方宁终于给大爷设计好这样一条专属独有的修炼之道,心中顿时大感欣慰。

    他顾盼自雄道:“如此一来,以后我们就能安心种田,自由发展,再不受外人局限,这才是我们真正的起步啊!”

    系统:“大富豪说的对,不过起步资金还得大富豪垫付一下,你知道的,我现在手头比较紧……”

    方宁马上顾左右而言其他道:“其实吧,虽然说提升力量也要遵守能量守恒定律,不过我们还可以空手套白狼的……”

    ……

    神州真相办总部基地,总顾问办公室。

    任若风将侠客甲迎进来,对方很少过来,一来就是大事。

    侠客甲掏出一份文档,放到办公桌上,然后就坐了下来,面无表情,一声不吭。

    任若风立刻翻开来看。

    《关于合作开发部分天材地宝的倡议》。

    他立刻眼神一亮,其实这个主意他早就有,只是侠客甲太忙了,他不好打扰,给大侠增加工作量,再说落个觊觎龙族秘传技术的嫌疑,也不甚好。

    于是任若风迫不及待地翻开看去。

    “项目一:蓄养神蜂,收割神蜂蜡,蜂王浆等。功用如下:

    ……

    项目二:种植大面积千年神松,萃取千年松脂。功用如下:

    ……

    合作建议:甲方提供技术,乙方提供资金人手,分成如下:

    ……”

    任若风看到效果后,如获至宝,这都是大有潜力的项目。

    人工饲养种植,流水线生产天材地宝,和从野外靠福缘掉山崖撞大运相比,谁更靠谱一目了然。

    难得尊者肯共享这些宝贵技术,这可比那些有了一些独门技术就耀武扬威,要挟真相办低头的家伙们强得没影。

    就像天青山那帮家伙,从来都不会转让一点成型技术,只会用剪刀差收刮。

    不过他随后有些疑惑:“这种事情,让郑管家来一趟就可,尊者何必浪费时间亲至?”

    侠客甲:“郑管家去辅助仓公子建城,一时抽不开身。本座正好有些闲暇,就亲自过来了。”

    方宁心想,可不是闲得么?

    行侠仗义被那智难秃驴卡住脖子,大爷练功又不用分时间地点,多线程修炼,亲自过来一趟,也好让你们重视,赶紧实施,别学方家太爷一样拖着。

    任若风一听,哪里还能不明白潜台词?

    他知道这份文档对神龙尊者意义重大,于是立刻将文档交给秘书,扫描上传给其他相关人员知道。

    “请尊者放心,这是双赢之事,我们一定尽快在传承之地中拨出一处宝地来培育这些天材地宝。”

    “如此甚好,没事的话,本座先走了。”侠客甲说完就站起身来。

    任若风犹豫一下,还是开口道:“有一件私事还想托大侠费心,不,或许将来会是公事……”

    当下他就将天珠在家中碰到黑袍中年男子的事情说了。

    方宁当下一愣,我靠,这智难秃驴,窜到东来窜到西,到底想干什么?

    他那乐土之境,在自己看来,无非就是想取代地府的作用,让人死后神魂选择进他那里安家落户,增强他的实力。

    但现在看他四处拉拢潜力之辈,似乎所图并非仅仅如此,一定有阴谋。魔头要是不搞阴谋,还叫魔头么?

    方宁赶紧问系统大爷:“你有办法么?”

    系统:“以前没有,现在你要是能帮我把《菩提真经》冲到神话级,就有办法对付智难口中的那天道魔气,最少能镇压住它。”

    方宁点头:“那你就这样对任若风说吧,别让他老是暗中发愁,再会影响工作效率,耽误我们的正事。”

    于是侠客甲便道:“那三卷真经不能学,黑袍中年男子名叫智难,他是上界魔主降世。其人送出真经,居心叵测。你再等等,等本座突破到内海一级,就亲自为那婴儿封印天道魔气。”

    任若风闻言骇然,随后千恩万谢,这个人情可是不小。

    这样一来,倒是能够暂时放心,有尊者亲自出手镇压,等到婴儿长大,再学几门正气功法,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随后他当下有些好奇:“不知尊者所说的这内海级强者,又有何种威能?”

    侠客甲道:“那罗刹熊灵现在就是内海级,它的诸多参数你们应该有所了解。另外,上回本座召唤出的神龙,也是内海级。”

    任若风当下完全明白,对这两位强大存在,他们当然早早做过全面力量记录。

    它们的实力,不再是以前的字母评级能够覆盖,挥手碎山,抬脚断河,只是等闲。

    一般当量的蘑菇武器都做不到毁灭一座大山,可见内海级的强者,已经开始超过人类科技的破坏力上限。

    送走侠客甲,任若风就拨打电话,能为这件压在心中许久的事找到一个妥帖的解决方法,他还是十分宽慰的。

    ………

    方宁腹诽过的智难,此时正出现在一处炎热的火山口外。

    他正与任若风腹诽过的天青山古不为,两人四目相对。

    “呵呵,古施主,为何不看我这三卷经书?难道它们还不如你手中那本小说好看?”智难微微笑着。

    古不为正抱着一本仙侠小说埋头在看,而他身边正摆着三本一看就是不凡的黑色经文。

    此时他闻言,头也不抬地回道:“智难魔主,您现在似乎很有闲暇。我听说您最近盯上了侠客甲,怎么还有空再找上古某?”

    “呵呵,侠客甲黔驴技穷,天罚之道注定走不通,迟早要皈依本圣。只是乐土之境,尚缺少九员魔将支撑。古施主,你也与乐土有缘,这三卷真经,还是现在就看看吧。”智难一副智珠在握的作派。

    “魔主,何必强人所难?乐土之境,它的底细,别人不知道,我还是能推出一二,不过是些意志薄弱之辈用于寄托心灵之地,实是虚无之所,如何与广阔宇宙相提并论?我是不会去的。”古不为直言拒绝,没有一丝回转余地。

    “唉,本圣还以为你古不为会是个聪明人,没想到和侠客甲一样愚笨。果然还是那些身怀天道魔气者,与本圣更有缘分,不需本圣费力。”智难摇头道。

    随后,他看看火山口,里面岩浆沸腾,突然他面露微笑。

    “你待在这里,是想等地碑出世,博取一些天道功德吧?呵呵,只要你一日不皈依,本圣就让它一日不能面世。”

    智难说完,一挥黑袍,数道漆黑浓郁的气息,涌向炽热的火山口。

    “住手!”古不为一向淡漠的脸上,突然变色,他一展长袖,一道青气涌出,与那数道黑气撞在一起。

    “呵呵,你的修为不差,只是侠客甲都不敢向本圣出手,你的胆量比他强……”

    智难看着那道青气被黑气撞得四分五裂,烟消云散,只是当下摇头笑道。

    古不为顿时觉得胸口被大石撞过一样,稍加运功才平复下来,顿时脸色难看至极,心下骇然。

    果然是上界魔主!

    虽然对方受此界天道压制,实力和自己一致,但手段却远远不是自己能比。

    恐怕就算是师祖,也只能在天青山秘境之中,才能占到上风。若是在这外面世界,师祖也不会是这魔主对手。

    难怪强如侠客甲,在这一周推算之中,对方都很少再外出行侠仗义。

    看来真如这魔头所说,被此魔所阻,对方天罚之道就算走到头了。

    那还真是可惜,有他在,至少大局不会乱。

    天碑落入侠客甲手中,对方心怀世人,最后还是会让天碑面世,并不妨碍他下一步的计划。

    而对方现在想要封印地碑,若让对方成功,他这次下山,就失去大半意义,他岂能容许?

    正在古不为急剧思考之中,此时那数道黑气,已经在火山口内盘旋开来,化成一座黑色莲花,将岩浆池牢牢封住。

    古不为见状,顿时脸色又难看几分。

    和天碑一样,地碑本身也不会破土而出,得是碰上有缘之人,传授其用法,这才能出土。

    上次天碑,是被侠客甲天眼看破奥秘,强行拔走,结果倒是无妨。

    现在地碑却是被黑莲直接镇压,这是上界魔主布置的阵法。

    无论什么有缘人,来到这里,恐怕都会凉的……

    “如何,听说你们这里有以身伺魔的说法,若是你肯皈依本圣,这黑莲本圣马上收回。”智难继续笑道。

    古不为已经平静下来,淡淡道:“魔主身为上界大圣,屡屡用这种强迫手段收下属,就不觉得太丢您的身份么?”

    “不觉得……恰恰相反,若是顾及脸皮,能收的人不收,那才是没有智慧。”

    智难脸色继续维持着微笑,一点不为所动,似乎所有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古不为闻言一滞,他在此时,终于有了和方宁一样的感受。

    狗皮膏药啊这是……

    他这才想起:智难当过和尚,现在又入了魔,两大厚脸皮职业合于一身,贴上自己,肯定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想指望靠嘴皮子说跑对方,这是不可能的。恐怕之前的侠客甲,也没少骂对方是狗皮膏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