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四千一百四十五章 诡异迷雾
帝者出手,玄曦就算是神帝之女,身穿乌金神甲,也都不敢与之抗衡,直接便捏碎了一道道符,想要遁走。



“想跳?问过我云帝了吗?”



出手的那名帝者直接大手一伸,九道神纹直接便打进了虚空之中,下一刻,远处的虚空猛的震动了一下,两道身影从虚空之中跌了出来。



他们正是玄曦与古飞。



“糟糕!”



玄曦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她是神帝之女,自然很清楚神帝的可怕,抬手碎天,口吞星河,这就是神帝。



想要从这些家伙手上逃走,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怎么了,逃不掉了吗?死定了,你又说要保护我?”



古飞装着很惊慌的说道。



“别吵!”



玄曦又急又烦,真想一脚将这个在一旁吱吱歪歪的家伙踢飞。



“小丫头,别以为你爹是南天神帝,就能在踏天城撒野。”



云帝的身影出现在了高天之上,无比威严的声音从天上传了下来,他俯视着下方的玄曦,就像是看着地上的蝼蚁一样。



帝者,高高在上,主宰一切,帝境之下,全都是蝼蚁。



只要成帝,就能掌控一方天地,动念间,就能镇封一切,这就是为何玄曦动用了逃命的道符也逃不掉的原因。



“云帝,想不到你竟然与踏天邪帝勾结在了一起。”



玄曦看着天上的那道身影,从天上浩荡下来的神帝之威几乎压的他直不起腰来。



“切,你们南天神宫不是也与王家结盟吗?就准你们与王家勾结,就不能让别人结盟了?”云帝冷笑着说道。



“以你的身份竟然向我出手,就不怕被人说以大欺小吗?”



玄曦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踢到铁板上了,想要从云帝的手上逃走?根本不可能。



“我要替你爹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云帝说着右手一伸,无尽的天地精气立时便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直接在虚空之中凝聚成了一只小山巨大的大手向着玄曦与古飞抓去。



“惨也!”



玄曦看着大手从天上抓了下来,不禁又惊又怒。



眼见自己就要被大手抓中的那一刹那,云帝忽然惊呼一声,直接便暴退了卡开去,虚空之中竟然有鲜血滴落。



“云帝受伤了?”



玄曦震惊莫名。



“这个时候还不逃更待何时?”



古飞惊恐的说道。



“不错!”



玄曦连忙又捏碎了一道道符。



“刷!”



一团神光直接从她的手上涌现,瞬间便笼罩住了她与古飞,然后,这团神光猛的收缩,两道身影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怎么回事?”



一旁的云邪见到这一幕,却是愣住了,云帝可是一代神帝,即便是比不上自己的父亲踏天邪帝与南天神帝,但是到底是一尊神帝啊!



云帝为何突然退走?



这个时候,云帝却是震惊到了极点。



“是谁暗算本帝!”



只见他的眉心上,竟然有一个前后通透的血洞,他如果不是修成了元神不灭秘术,恐怕这一击,自己就要一命呜呼了。



元神不灭,游走全身,云帝的元神不一定会在眉心神宫之中,所以,即便是被人洞穿了眉心,摧毁了神宫,他也死不了。



只见他眉心上的那个血洞在快速痊愈,重组神宫,很快,他便痊愈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



而让云帝震惊的是,他连是谁暗算自己都没有看出来。



就算是南天神帝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伤了自己啊!



暗中那人难道比踏天邪帝与南天神帝还要强大不成?中央神域来的无上神尊?



云帝却是怎么也想不到,暗中出手的人,是玄曦身旁,那个惊慌失措,要玄曦保护的那个家伙。



刚才,正是古飞暗中出手伤了云帝。



云帝没死,这让他有些意外,但是这时,玄曦已经再次动用了道符,他却是没有再出手了。



可以说,云帝是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差点就出不来了。



就在云帝震惊,云邪傻眼的时候,胖子与踏天邪帝的一战也分出了胜负,胖子强势无匹,手中大戟横扫,直接便扫灭了九大邪影,将踏天邪帝扫飞了出去。



见到这一幕,全城哗然,所有人都难以置信。



踏天城高高在上的无上主宰踏天邪帝竟然败了?



“九邪天功不过如此!”



胖子说着一步迈出,瞬间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哇!”



踏天邪帝闻言,脸上突然涌上了一阵潮红,下一刻,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身子晃了一下,差点从天上坠落下来。



数万里之外的一处山岭之中,一道身影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一座山头上。



只见这个人正是身穿道袍,扛着大戟的胖子。



胖子落到山头上,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神色显得有些委顿。



“踏天邪帝到底还是有些本事啊!”



胖子盘坐了下来,将大戟放在了他身前的地上,然后运转玄功,吞吐周围的天地灵气。



刚才胖子看似没事,其实他是在装逼,打败踏天邪帝,潇洒离去,但是实际上,他也是险胜而已,他同样受了伤。



只见胖子的胸腹在起伏,一呼一吸间,整个山头的天地灵地都被他的吞噬进了体内,周围的花草树木上有点点绿芒冲出,然后没入他的体内。



胖子不但在吞噬天地精气,还在吞噬周围的生命力,整个山头的花花草草和树木竟然逐渐变的枯黄起来。



这时,在距离踏天城万里之外的另一座城池的城门外,一名女子带着一名少年从远处走来。



只见黑夜之下,城门紧闭,城头上不时有战兵在巡逻。



“怎么办,我们进不去啊!”



少年焦急的说道,他正是古飞。



那名蒙面女子,自然便是玄曦了。



玄曦动用了道符,带着古飞来到了万里之外的千龙城的城门外。



千龙城,乃是方圆十万里内,仅次于踏天城的一座古老的城池,整座城池很安静,只有城头上隐约传来脚步声。



“嘿嘿!”



玄曦笑着上前。



“来者何人!”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从城头上响起。



一名战将紧张的盯着城门外面的玄曦。



“快给我开门。”



玄曦直接大声说道。



“哼!快快滚蛋,要不然送你上路。”



城头上的那名战将冷笑着说道。



“敢叫我滚蛋,你们想死是吗?”



玄曦说着直接右手一举,只见她的手中竟是握着一面令牌,只见紫色的令牌上,刻着一个暗红色的邪字。



“是,是大人,小的马上就开门。”



那名战将一见到玄曦手中的令牌,立时便大惊失色,说话都哆嗦了。



很快,紧闭着的城门慢慢打开,一队人直接从城门里面冲了出来,为首一人,赫然是那名战将。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人,还请大人赎罪。”



那名战将小心的说道,他怎么也想不到来人竟是手持天邪令的人,这天邪令,可是踏天邪帝亲自炼制的,只有三块。



天邪令在手,如踏天邪帝,千龙城的人,自然是不敢怠慢。



玄曦冷然看了这名战将一眼,便直接招呼着古飞过来,然后一起进入千龙城,根本就没有理会守城战将那些人。



“这令牌……”



进城之后,古飞小声问道。



“自然是从云邪的身上拿来的。”



玄曦得意的说道。



“这……”



古飞装着很震惊的样子,其实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这令牌,其实是从云邪的身上掉落,然后被玄曦捡到而已。



之前云邪被玄曦打败,直接败逃,身上的令牌掉了下来都不知道。



但是,古飞却是不知道这就是踏天邪帝的天邪令。



这时已经是深夜,千龙城内很静,宽阔的大街上,竟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这却是有些反常。



而守城战将那些人在玄曦他们进入城里之后,便急忙关上了城门,他们似乎在惧怕什么。



“怎么回事?”



玄曦在自语,千龙城可是仅次于踏天城的大城池,城中居住的生灵,即便不到百万,也有八、九十万。



然而这时,城中却是静的吓人。



“有种阴森的感觉。”



古飞缩了缩脖子说道,街道旁边的店铺,客栈,酒馆,全都大门紧闭,这很奇怪,要知道,像客栈这种地方,应该通宵都开门的啊。



对于修士来说,白天黑夜其实没有什么分别,大街上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事出反常,这让玄曦感到一丝紧张。



“大人,你为何不告诉刚才那位大人阴兵过境的事情?”



城头上,一名副将对守城战将说道。



“那位大人必然是前来调查这件事情的,我们何须多说?”守城战将淡然说道。



“这个也是。”



副将点头。



这时,天地间的气温突然冷了下来。



“来了,我们快进屋里去。”



守城战将突然紧张了起来,然后,城头上的所有人都急忙进入了城楼之中,然后关上门窗。



就在守城的神兵仙将躲进城楼的时候,城门外面突然便毫无征兆的冒出了一股迷雾。



那股迷雾弥漫开来,阴森恐怖的气息从迷雾之中扩散而出,迷雾之中,隐约有诡异的身影在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