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三千九百三十九章 石牛镇外一猎人
    古飞与天族老族主竟然失踪了,这让整个始祖界无数至尊全都感到不可思议,因为所有人都认为这两人都已经超越了极道。

    超越了极道的存在,绝对是整个始祖界最强大的存在,是界主,横推始祖界无敌手。

    但是,谁都想不到,不但古飞,连天族老族主都消失了,没有人可以找到他们,就像是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一样。

    古飞在始祖界南域打下了一个大大的地盘,但是现在,他竟然舍弃了这个地盘,然后离去了?

    而天族老族主可是南域天族的擎天柱,他要是离去了,谁还能守护天族?靠天族当代的族主?别开玩笑了。

    有人因为古飞与天族老族主只是暂时离去,或是暂时隐藏了起来,最终还是要回归的,当他们回归那一刻,必定举世瞩目。

    然而,当十年过去了,古飞与天族老族主依旧不见回来,一丝消息都没有,于是,一些人便开始蠢蠢欲动了。

    “哈哈,古飞他们一定是失败了,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有人说出了这样幸灾乐祸的话语。

    “哼!古飞我们不知道,但是我家老祖宗的神牌还在,我家老祖宗活的好好的。”天族的人第一时间跳了出来。

    那人被狠狠打脸,立时便不敢出声了。

    古飞或许没有人知道他的生死,但是,天族老族主却是一定活着,因为天族之中保存着老族主的神牌。

    要是天族老族主陨落了,神牌便会在第一时间破碎,而天族老族主的神牌却还是好好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南域之中的所有势力都不敢对天族出手,要知道,一旦天族老族主回来,他们都要倒霉。

    但是,古飞留下的势力却是不同了,没有人知道古飞的生死,射阳至尊,雷道至尊等人也没有出来说什么。

    然而,射阳至尊他们还是知道古飞还活着,因为古飞要是死了,他们早就跟着陪葬了。

    既然他们都活的好好的,古飞自然也是活的好好的。

    不过,射阳至尊等人都没有说出来,这样一来,南域各大势力就不客气了,首先发难的是李族。

    李族第三始祖直接出手将射阳至尊掌控的一座城池从地上抹去,城中的百万生灵直接被彻底灭掉。

    就连城中的一名准至尊都逃不掉,直接在李族第三始祖的大手轰击之下,落得一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李族果然坐不住了啊!”

    有人并不感到意外,这都十年了,李族第三始祖这一口气憋了十年,是时候要出这一口气了。

    这一次,李族的李长天与第二始祖并没有阻止李族第三始祖,任由第三始祖出手,他们这是要试探射阳至尊他们。

    古飞虽然离去了,但是,他并没有带走那头星辰兽,那可是成年的星辰兽,战力堪比尊主,被射阳至尊等人尊为星辰兽尊。

    有星辰兽尊坐镇,射阳至尊等人这十年来也并没有遇到什么危机。

    但是现在不同了,李族一旦开了这个头,其他势力便会蜂拥而至,射阳至尊他们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果然,李族第三始祖出手之后的第三天,楚族的凌霄至尊也接着出手,一剑将射阳至尊手下的一座古城劈成了两半。

    “你们这些混蛋,我家主人在的时候,全都是缩头乌龟,现在出来狂了?”黑风至尊直接便骂了起来。

    “古飞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死掉了,你们还是乖乖投降,这样或许能保命。”

    楚族的凌霄至尊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岂有此理!”

    射阳至尊等人全都愤怒无比,这凌霄至尊,不过是楚老怪身边的一个道童而已,竟然敢口出狂言。

    “我家主人会死掉?哼哼!”

    天风至尊直接用冷笑来回应凌霄至尊。

    这时,南域各大势力都在蓄势待发,古飞得罪的人多了,一时之间,竟是有群起而攻之的节奏。

    一些神秘而又强大的身影开始在紫阳至尊的紫阳山附近出没。

    因为射阳神殿的祖地被毁,雷道至尊的雷族祖地也被毁去,射阳至尊他们只能在紫阳至尊的紫阳山暂时落脚。

    紫阳山,乃是紫阳至尊的祖地,紫阳教,乃是南域之中的一股超级势力,有极道至尊坐镇。

    但是,现在的紫阳教,却是吸引来了无数至尊的目光,不过,那些家伙也还不敢直接杀上紫阳山。

    因为紫阳山的后山里,一头巨兽趴在那里呼呼大睡。

    就在射阳至尊等人陷入危机的时候,始祖界东域,一个叫做石牛镇的地方,一个年轻的猎人,背着猎杀而来的一头野猪走在山道上。

    “嘿嘿,古飞,不错啊,又猎杀到了一头野猪,我们今晚又有肉吃了。”

    就在这时,山道上,走来了三名青年,这三名黑衣青年狞笑着盯着这个叫做古飞,样貌一般的少年。

    “邢家三兄弟?”

    那个叫做古飞的少年抬头看了一眼正在不怀好意的向自己走来的三个黑衣青年。

    为首的黑衣青年直接便伸手去抢古飞背着的那只足有数百斤重的黑毛野猪。

    名叫古飞的少年并没有反抗,任由这些人将自己猎杀到的野猪抢走,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

    “嘿嘿,废物一个,但是狩猎的本领却是不小啊!”

    邢家老二邢天不屑的说道。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快点来帮忙,今晚我们可以吃全猪宴了。”

    邢家老大没好气的说道。

    “是是是,老大!”

    邢家老二与老三连忙走上前去,帮着老大抬走了本应属于古飞的野猪,这样一来,他的晚餐便没有了。

    这个古飞,正是南域来的古飞,他在石牛镇落脚,这十年来,他就是石牛镇外的一名普通的猎人。

    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那是一间他自己搭建的茅屋,打开木门,走进去,他便直接躺在了床上。

    现在的古飞,不是那个纵横天下,只手灭至尊的古飞,而是石牛镇外的一个猎人。

    他很享受这种平静的生活,饿了就去猎杀猎物来充饥,困了就睡,在这十年之中,他仿佛已经忘记了一切。

    “古飞,你在吗?”

    这时,外面有人在叫他。

    古飞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黑瘦的少年,少年穿着兽皮衣,赤着脚,手里提着一只兔子。

    “敖虎,是你?”

    古飞见到这个少年,并不感到意外,这是他十年以来,在石牛镇结交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

    敖姓,在石牛镇是一个大姓氏,敖族也是石牛镇上唯一一个修炼家族,石牛镇的主宰者。

    而敖虎本来是敖族的嫡系子弟,但是因为他天上不能修炼,所以才流落在外,已经被石牛镇里的敖族嫡系子弟遗忘。

    古飞是谁,他一眼就看出了敖虎的体质,这敖虎乃是五行之中的土系体质,难以修炼敖族的功法。

    因为敖族的功法乃是金系的修炼功法,两者相克,敖虎修炼金系的功法,对他不但没有利,反而有害。

    敖虎其实并不是不适合修炼,相反,他拥有罕见的土系体质,一旦有适合的功法和名师指导,他便会一飞冲天。

    “邢家三兄弟又来抢你的猎物了?他们真是可恶!”

    敖虎狠狠道。

    “算了,不过是一些猎物罢了。”

    古飞摆摆手说道。

    “古飞,你还没有吃过东西吧!”

    敖虎说着便将手中的野兔扔给古飞。

    古飞手脚熟练的处理干净这只野兔,然后生起篝火,将野兔架在篝火上烧烤,很快,一阵肉香便弥漫了开来。

    “古飞,明天敖族祭祖,你陪我进石牛镇一趟怎么样?”

    敖虎盯着火堆,忽然说道。

    “你要进石牛镇?”

    古飞闻言不禁一怔,他很清楚,敖虎已经与石牛镇敖族没有什么关系了,因为敖虎的父母已经不在,他孤身一人,敖族也不会接纳他。

    敖虎已经是石牛镇敖族的一个弃子,甚至连弃子都不是。

    敖族祭祖,敖虎身为敖族人,自然有资格去,但是这也看敖族众人允不允许才行。

    不用问也知道,敖族是不会让一个废物参加敖族的祭祖大会的。

    “好!”

    古飞见到敖虎不说话,便直接点头说道。

    “好兄弟!”

    敖虎深深的看了古飞一眼,敖族,他不想回,但是却要取回自己父母的遗物,那是他父母留给自己的,而不是敖族的。

    此行凶险,很可能就走不出石牛镇了,但是古飞却是依旧答应陪他走一趟,这份情义,让敖虎敢动。

    这时,烤架上的野兔已经烤的金黄油亮,肉香扑鼻。

    古飞与敖虎食指大动,直接便从烤架上撕下兔肉大口吃了起来。

    十多斤的野兔肉很快便被他们分吃的一干二净。

    古飞与敖虎都意犹未尽。

    敖虎直接抓起身旁的弓箭,一头扎进了树林之中,很快,他便又提着两只野兔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古飞与敖虎准备好之后,便直接向着石牛镇而去,很快,他们便来到了石牛镇外。

    只见石牛镇之中,一派喜气洋洋的样子,到处都张灯结彩,随处可见衣着光鲜的敖族子弟在镇中走动。

    “走,我们进去!”

    古飞一挥手,大步向着石牛镇的入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