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 武祖出现
    随着金乌始祖的陨落,整个祖神界南洲逐渐便平静了下来,黑火一族的那两名老祖带着黑火一族的大军近乎横扫了整个南洲。

    这却是让南霸天占了不少便宜,要知道,古飞可是让他帮助仓缺评定南洲,但是现在有黑火一族出手,却是省事很多了。

    最重要的是,霸族的伤亡也减少了不少啊!

    霸族虽然向古飞臣服,但是南霸天多少都有些不爽,他表面上忠于古飞,但是暗地里却是另有打算。

    他要保持实力。

    古飞却是没有空去理会南霸天,因为南霸天的生死在自己的一念之间,不怕这个南霸天会翻出什么风浪来。

    然而,这一天,在南洲霸族的祖地之中修炼的古飞忽然感觉到了来自苍穹深处的一股强大的气息。

    苍穹深处,混沌浩荡,那混沌之中,冲出了无数的混沌道纹,无数的混沌道纹在快速的交织,一个巨大无比的混沌阵图显现而出。

    古飞冲天而起,直接便进入到了苍穹深处,当他见到那一幅混沌阵图的时候,却是震惊无比。

    因为这一幅阵图他很是熟悉,正是当日出现在中洲的混沌封天图,一图封天,几乎让古飞都吃了大亏。

    “始祖界的那些家伙在干什么,那道是冲着我来的?”

    古飞吃惊的看着这一幕,苍穹深处,凌驾于星空之上,这里是所有生灵的禁地,因为这一界的最大秘密也在这里。

    天罚之力也是源于苍穹深处。

    这天罚之力,并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古飞猜测,这天罚之力或许与消失的那些极道至尊有关。

    但是,古飞却是知道,始祖界,没有天罚之力,所以,始祖界里面的极道至尊,没有任何的危险。

    对于古飞来说,始祖界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

    很快,古飞便知道,这一次,始祖界里的那些家伙并不是在针对自己,而是要动那天罚之力。

    因为只要解决掉了天罚之力这个障碍,始祖界的极道至尊便能随意进出祖神界了,再没有任何的顾忌。

    “轰隆隆……”

    混沌封天图在震动,恐怖滔天的气息从这一幅道图上浩荡而出,撼动了整个苍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无数的道纹在苍穹深处冲了出来,交织成了一座惊天大阵,那大阵的阵眼之中,竟然有一道身影在隐现。

    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从那道身影之上爆发开来,那是一股连极道至尊都要心悸的气息,毫无疑问,那道神秘身影可以斩杀至尊。

    “果然……”

    古飞见到这一幕,心中震惊莫名,这与当年他在苍穹深处见到的那一幕是何等的相似?

    “唰!”

    一道神光突然从那道神秘身影的身上冲了出来,直接便洞穿了混沌封天图。

    “这……”

    古飞见状,又是吃了一惊,这混沌封天图的厉害,他是见识过的,但是,在那道神秘身影的面前,这混沌封天图竟然不堪一击。

    “原来如此!”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混沌封天图上传了出来,而后,混沌封天图直接便崩碎了虚空,遁入了混沌之中。

    混沌封天图竟然就这样消失了,这让古飞感到莫名其妙,始祖界的那些家伙在干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试探天罚之力吗?

    天罚之力的强大,那是毋容置疑的,压的祖神界的那些极道至尊不敢冒头,不得不自封极道修为,生怕一不小心引来天罚之力。

    这时,天罚大阵之中的那道神秘身影忽然向古飞望了过来。

    古飞不禁大吃一惊,自己又不是极道至尊,这个神秘存在为何盯上了自己?这怎么可能?

    就在古飞惊疑不定的时候,只见天罚大阵内的那道神秘身影竟然向古飞一招手,古飞立时便身不由主的向前飞去。

    “什么……”

    古飞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尼玛,这是什么情况?

    只是一瞬间,古飞便飞进了天罚大阵之中,直接来到了那道神秘身影的身前,这时,古飞震惊莫名。

    因为他从这道神秘身影之上,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难道这个神秘存在,竟然是他?

    下一刻,古飞身前的那道模糊的身影竟然变的清晰起来,一个身穿布衣的中年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

    古飞震惊到了极点,只见这个布衣中年人如同凡人一样,身上没有任何气息透发出来,样貌很普通,是那种放在人群里,直接便会被人忽略的人。

    然而,就是如此普通的一个人,却是给古飞无与伦比的震撼,因为这个人,竟然就是传说之中的武祖,极道武祖。

    古飞与这个布衣中年人身上的武道力量是同出一源的,两者之间产生了某种莫测的共鸣。

    “我只能清醒一会儿,想不到我的传人竟然已经快要追上我的脚步了,很好,好得很啊!”

    布衣中年人很是欣慰的看着古飞说道。

    “你……,你真的是传说之中的武祖?”

    古飞的声音都在颤抖,这太过不可思议了,他竟然见到了神秘莫测的武道至尊,这怎么可能,他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她想到了种种关于武祖的传说,武祖,并没有开宗立派,只是开创出了武道成至尊的一条道路而已。

    武,在武祖成极道至尊前,便已经存在,但是,武祖却是第一个将武道修炼到极致,以武成为极道至尊的存在。

    所以,他是名副其实的武道至尊。

    见到真正的武道至尊,古飞怎么能不激动,怎么能不兴奋呢,怎么能不紧张呢?他的身子都在轻轻的颤抖着,几乎难以呼吸了。

    “武祖?世人竟然称我为武祖吗?”

    布衣中年人有些意外的说道。

    “是啊,古往今来,只有你才有资格称为武祖。”

    古飞激动的说道。

    “是这样吗?好了,我的时间不多,你要记住,始祖界的人不可信。”

    武祖说着便直接伸出右手,一指点在了古飞的眉心之上,下一刻,古飞脑袋一晕,然后,他便见到了武祖的生平,他自己仿佛化身成了武祖一样,在经历着武祖所经历的成长之路。

    古飞就像是进入了天地轮回一般,他仿佛化身成了一个对武痴狂的孤儿,一步一叩首的跪拜上了武山,拜武山宗师为师,刻苦修炼。

    学有所成之后,便下山历练,遇到心爱的女子,一起在人间界行走,行侠仗义,世间留下了他们太多太多的传说。

    最后,那个女子却是死在了武祖的怀里,是被他的师尊所杀,因为这个女子竟然是魔道中人。

    武祖悲愤欲绝,被武山宗师废掉修为,逐出门墙,成了一个废人。

    那武祖是天生的武者,他竟然在逆境之中感悟武道奥义,不但恢复了修为,还功力大进,然后直接在武山脚下一路打上武山之巅,最后击败武山宗师,然后飘然而去。

    这一切,古飞都如同是亲身经历了一遍,也不知道到过了多久,他才清醒过来,然后,他吃惊的发现,自己一个人站在了苍穹之下,天罚大阵与武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武祖这是在传法,以另类的方式来帮助古飞,古飞的修为已经到了瓶颈,要是能突破瓶颈,迈出那一步,就能成为另一个武道至尊。

    这是一个契机,一个可以成为极道至尊的契机。

    古飞直接便盘坐在了虚空之中,继续感悟武祖对武道的种种理解,尤其是她成为极道武祖的感悟,更是让古飞仿佛看到了武道的另一片天地。

    这对古飞来说,很重要,如同在迷雾之中,看到了指路明灯。

    古飞这一坐就是一年,而在这一年之中,南洲彻底被仓缺征服,然后,仓缺便将矛头对准了西洲。

    他要一统祖神界,想要成为古往今来第一个成功征服祖神界五大洲的界主。

    然而,当仓缺出兵西洲的时候,却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西洲竟然一下子跳出了无数的强者,杀的仓缺大军打败而归。

    这让仓缺几乎吐血,因为他手下的大军几乎全军覆灭,就连他的得力助手鹏惊天都身受重伤,差点陨落。

    西洲,一个被祖神界修炼界公认最弱的一个洲,竟然打败了仓缺,这样的结局却是让所有人都震惊莫名。

    “这怎么可能……”

    “西洲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高手?”

    “这些高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但是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西洲的这些高手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这太反常了,似乎这背后有黑手在推动这一切,有人在给仓缺挖坑,让仓缺往里跳。

    仓缺这一次损失惨重,有人欢喜有人愁,西门一族也损失惨重,西门一剑差点也陨落在西洲回不来了。

    要不是仓缺拼死救出西门一剑,古飞的这个新收的弟子就要悲剧了。

    “可恶啊,我仓缺是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南洲霸族的祖地之中,传出了仓缺愤怒的咆哮声。

    这个时候,看到仓缺吃瘪,南霸天却是躲在一旁偷偷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