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三千六百三十一章 霸天再现
    祖神界中洲的战火才停息了几天而已,现在战火重燃,仓缺动手了,这一次的目标是南洲的神族大军。

    南洲的神族大军趁着中洲大乱的时候,在南霸天的带领之下,直接杀进了中洲的南部地域,并且占领了中洲南部地域最重要的一座千古神城,南天城。

    这个时候,整个中洲的那些还在观望的势力都震惊莫名,这仓缺真的是一言不合就开战啊!

    没有办法,谁叫仓缺那么牛逼呢,手下有数十万的东洲神族大军,所向无敌,就连庞族都被他灭了。

    自从神魔大战之后,这种传承了无尽岁月的修炼家族很少会被人灭族的。

    庞族的强大,那是毋容置疑的,那只能说不是庞族不够强,而是仓缺更加强,于是,庞族便倒霉了。

    这时,刀帝叶惊神与刀祖聂惊云依旧在对峙。

    但是仓缺他们不耐烦了,于是便直接动手攻打南天城,他们可不会那么蠢,让南天城之中的那个家伙出世的话,他们会很麻烦。

    “唰!”

    剑奴也在出手,一道不朽的剑光直接便从他的手上冲了出去,瞬间冲腾千万丈,直接落在了南天城的护城神光之上。

    下一刻,南天城的护城神光之上立时便出现了一道口子。

    剑奴一个闪身,他便直接出现在了南天城的上空了,森寒的剑气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开来,整个天地虚空的气温都在快速下降。

    第一个杀进南天城的人,竟是剑奴,剑奴手中有极道剑器,可以轻易破开南天城的护城大阵的力量所化的那层神光。

    “什么……”

    看着突然出现在南天城上空的剑奴,南洲的那些强者直接懵逼了,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个家伙是极道至尊不成?

    剑奴虽然并不是真正的极道至尊,但是在那个遥远的过去,却是真正的极道至尊。

    “杀!”

    没有任何的犹豫,十万南洲神族大军直接便向着剑奴杀去,战阵在疯狂运转,无限接近极道级的力量在爆发。

    下一刻,无数的神光直接从战阵之中飞了出来,像是雨点一样,向着剑奴落下。

    “哼!”

    剑奴冷漠一笑,然后右手看似随意的一挥,不朽的剑光再次从他的手上冲了出来,只见剑光一闪,无数向他刺来的神光竟是直接便被斩灭在了虚空之中。

    “诛天九剑,一剑开天!”

    剑奴怒吼一声,又是一道剑光从他的手上冲了出来,如同一挂天河从天上落下一样,向着攻杀而来的南洲战兵组成的战阵落下。

    这时,十万南洲战兵同时举起了手中的盾牌,无数的阵纹从盾牌之上冲了出来,交织成了一副巨大的神图来。

    强大到了极点的神道力量从这幅神图之上爆发了开来。

    然而,当剑奴的那道剑光落到那幅神图的那一刹那,竟是摧枯拉朽般直接便将这幅神图劈成了两半。

    下一刻,就连南洲战兵手中的盾牌也纷纷崩碎,整个南洲战阵也被剑奴这一剑劈开了两半,战阵之中血光乍现,数千的南洲神族战兵直接被剑光斩杀,化成了血雾。

    虚空之中,一股血腥味弥漫了开来。

    “这……”

    南洲的神族大军的那些战将们直接便被这一幕惊呆了,难以置信,这个家伙是谁,难道真的是极道至尊?

    这绝对不可能,就算这个人是极道至尊,也绝对不敢展现出极道级的力量来,除非他不想活了。

    但是,不是极道级的力量怎么可能直接破了自己的战阵?

    那名老战将也是傻眼了,他万万想不到这个家伙会那么强,挥手间,便破了他们的战阵,这样的战力实在变态。

    “轰隆隆……”

    这时,剑奴劈出的那道毁灭剑光竟然向着下方的南天城落下,整座南天城都震动了起来,被撼动了。

    然而,千古神城不可能损毁,剑奴的毁灭剑光直接便被千古神城挡了下来,最后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所有人南洲战兵都被这一幕吓住了。

    “你到底是谁!”

    老战将骑着战兽直接走了上来,怒瞪着对面的剑奴,眼睛都像是要喷出火来一样,浑身战意如虹。

    这时,南洲战兵都停了下来,一众领兵的战将都惊恐的看着前方的那道恐怖的身影。

    然而,剑奴并不将这名老战将放在眼内,这个家伙的修为太低了,根本没有资格做自己的对手。

    当然,如果这个小家伙敢向自己出手的话,自己也不介意随手送这个家伙上路。

    剑奴没有理会老战将,只是盯着南天城城主府上空的那座古老的祭台,他的目光落在了祭台上的那具石棺上。

    石棺上透发出来的神道力量的波动依旧在不断的提升,恐怖到了极点。

    一道道古老的神纹在石棺之上浮现与交织,透发出不朽的神光来,整具石棺都笼罩在了不朽的神光之下。

    “轰隆隆……”

    整座石棺在不断的震动,石棺上面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像是随时都可能崩碎开来一样,石棺的那个存在将要破棺而出了。

    “你……”

    老战将又惊又怒,对方直接将他无视了,但是对方绝对有无视自己的资格。

    “杀!”

    老战将明知道不敌,也依旧出手,只见他催动胯下的战兽直接向着对面的剑奴冲杀了过去,手中的战矛同时向着剑奴刺去。

    剑奴直接一挥手,老战将便直接连人带着战兽倒飞了出去,胯下的战兽竟是直接便在虚空之中炸了开来,鲜血溅了老战将一身。

    老战将狼狈无比,身上的战甲上竟是布满了剑痕。

    剑奴并没有动用诛天剑光,只是随手挥出一道无形剑气而已,竟然便将老战将打败了,这一幕看的南洲的那些战将与战兵心都凉了半截。

    这还怎么战,东洲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牛逼的一个家伙?怎么事先没有一点的消息从东洲传出来?

    “咳咳……”

    南洲的老战将在咳血,他一阵伤感,跟随了自己大半辈子的战兽竟然就这样形神俱灭了。

    南洲的所有战将都看着老战将,要知道,老战将可是除了南洲刀帝叶惊神和南霸天之外,南洲神尊大军之中最强大的存在了。

    但是,老战将连让剑奴出剑的资格都没有。

    “轰!”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整座南天城的守护大阵竟是被人从外面直接破了,仓缺一马当先,直接杀进了南天城。

    地灵一族的大军,天神一族的大军,还有那玄蛇一族的大军直接便将十万南洲神族大军包围了起来。

    西门一族的大军随后也杀进了南天城之中,惊天剑气笼罩住了整座南天城,就连南天城之中的凡人也都感觉到周围的气温在快速下降。

    这个时候,南天城之中的凡人都躲在了屋里,不敢出现,全都惶恐到了极点,他们全都在祈祷这场神战快点过去。

    千古神城在千古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场神战了,要知道,千古神城可是各方争夺的对象。

    因为千古神城是一种实力与身份的体现,谁能成为千古神城的主人,谁就是整个地域的老大,霸主。

    仓缺自然是不会容许南洲的这些家伙占了南天城。

    面对如同潮水一样冲来的东洲神族战兵,那些南洲神族战兵吓的双腿都在颤抖,惶恐到了极点。

    这一战根本就不可能赢,输定了。

    南洲神族战兵近乎绝望了,就连那些南洲战将也都绝望了,难怪庞族会败,会被灭族,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庞族败的不冤。

    “杀,一个不留!”

    仓缺直接下令,他已经给过对方机会了,只是对方不懂珍惜,所以,这个时候就不要怪老子心狠手辣了。

    仓缺是一个杀伐果然的人,不会拖泥带水。

    “杀!”

    数十万东洲战兵同时怒吼,声音惊天动地,杀气震动九霄,然后,东洲战兵的战阵动了,疯狂运转,数十万战兵向前推进,整个天地都像要崩溃了。

    “杀,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

    南洲老战将怒吼了起来,他的口中依旧不断的咳血,握着战矛的双手血迹斑斑,他手中的战矛了起来,战矛的力量被他彻底激发了开来。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手中的战矛上爆发了开来。

    “不错,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杀啊!”

    十万南洲神族战兵嘶吼了起来,全都变的疯狂了起来,然后就要向着攻杀而来的东洲各大族的战兵冲杀上去。

    南洲神族战兵被逼到了绝处,自然便狗急跳墙了。

    “哈哈,不自量力。”

    地灵一族的第三始祖大笑了起来,要知道,数十万东洲的神族战兵绝对可以辗压这十万南洲战兵啊。

    然而,就在南洲的神族战兵将要与东洲各大族的神族战兵冲杀到一起的时候,一声巨响突然从祭台上传了开来。

    仓缺等人连忙一看,只见祭台上的那具石棺竟是直接便炸了开来,一道身影直接出现在了祭台之上。

    无尽的神光在快速收敛,很快,所有神光便消失在了一道身影之上,这个人正是之前怀疑已经战死了的南霸天。

    霸绝之极的气息从那道身影之上爆发了开来,南天城之中的所有人都心悸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