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三千六百二十八章 风雨欲来
    仓缺率领的东洲神族大军终于打败了中洲三大超级势力之一的庞族,成了中洲的霸主。

    现在的中洲,仓缺的混沌金鹏一族虽然不是一家独大,也差不了多少了,要知道,那沧澜一族地位超然,并不会争霸。

    原来的中洲,本事三足鼎立的局势,现在对着天火一族与庞族的被灭,原来的中洲三大势力便只剩下了沧澜一族了。

    仓缺自然不会蠢到去招惹沧澜一族。

    要知道,沧澜的一族在中洲的地位无比的超然,无论是庞族还是天火一族,都不敢招惹这一族。

    沧澜一族才是原来的中洲三大超级势力当中最强大的势力。

    这个时候,仓缺攻下了庞族祖地,然后开始修复这个地方,庞族的祖地换了主人,但是这里依旧是一处宝地,因为这地下是大地祖脉汇聚之地。

    整个中洲大陆,只有三处这样的地方,最好的一处,便是那沧澜一族的祖地,那是中洲大地祖脉的源头。

    而庞族这里,只是大地祖脉的一处分支,即便是这样,这里的天地灵气也浓厚到了极点。

    在这种地方修炼,自然是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是修士梦寐以求的修炼宝地,这处宝地现在的主人却是仓缺。

    这时,古飞的分身回到了中天城,继续过着近乎半隐居的逍遥日子。

    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一味的苦修,已经很难在修炼上作出突破了,这个时候的他不会去刻意的修炼。

    一切随意就行。

    现在的东天城却是彻底平静了下来,城中的修士少了很多,倒是城里的凡人依旧是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这一天,西门一剑那个家伙却是来到了东天城,直接便前往城主府,去见他的师尊,也就是古飞的那道分身。

    “师尊!”

    西门一剑走进了城主府后面的那个清幽的院子之中,见到了正在大树下的石桌旁悠闲的品茶的古飞的分身。

    这个时候,古飞的分身却是无聊得很,因为剑奴与妖神尊都不在他的身边。

    剑奴与妖神尊依旧在中洲,这个时候的中洲表面上虽然看似平静了下来,其实这个时候却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

    庞族战败,被灭族,这是绝大部分的人都万万想不到的,因为庞族的底蕴实在太过深厚了。

    但是,谁知道仓缺的实力也是强大到了极点,背后还有古飞这个凶人在支持,就算是庞族也要倒霉。

    “你来干什么?”

    古飞对西门一剑的到来却是有些意外,这个家伙不是跟着剑奴,缠着剑奴要学剑奴的诛天九剑吗?

    诛天九剑,绝对是剑道上数一数二的功法,剑奴当年以杀入道,创出了这门剑道功法,也不知道有多少生灵死在了他的剑下。

    西门一剑作为一名剑修,自然是很想学到诛天九剑,但是,剑奴却是没有空去理会这个小家伙。

    这时的中洲暗涌浮动,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中洲这块大肥肉,有不少人都想咬一口。

    然而,并不是是谁都有资格打这块肥肉的主意的,敢打这块肥肉的主意的人,在整个祖神界都不会超过五个。

    “师尊,请传授我诛天九剑。”

    见到古飞的分身,西门一剑立时便跪在了古飞的分身的身前。

    “你想学诛天九剑?”

    古飞的分身悠闲的品着茶,他很享受这种生活。

    “是。”

    西门一剑很坚决的说道。

    古飞的分身想了想,然后说道:“好吧,如你所愿,希望你不要后悔。”

    说着古飞便一指点在了西门一剑的眉心之上,指端涌现出了一团灵光,那团灵光直接便冲进了西门一剑的脑袋之中。

    下一刻,西门一剑只觉得脑袋一晕,然后脑袋之中便多出了很多东西来,这是诛天九剑的功诀。

    他连忙直接盘坐了下来,直接去领悟脑袋之中多出来的诛天九剑的功诀。

    很快,西门一剑便进入了修炼之中,整个人就像是化成了石像一样,一动不动。

    不得不说,这西门一剑对剑道是很有天赋的,古飞的分身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西门一剑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家伙。

    古飞的分身没有再理会西门一剑,任由他自己在哪里修炼,领悟那种以杀入道的极端的剑道神通。

    西门一剑想要走上剑奴的道路,但是这绝对是一条充满杀伐的道路,不知道有多少生灵将要死在他的剑下。

    当然,这些事情却是与古飞无关,这是西门一剑要走的路,又不是他要走的路。

    这时,在中洲,庞族的祖地之中,仓缺正在与各族的强者商量着下一步的计划,下一步,似乎要对南洲的那些家伙动手了。

    南洲来的家伙占了南天城,这是仓缺不能接受的,因为南天城本来是庞族的,现在仓缺的东洲神族大军打败了庞族,自然是要接收原本属于庞族的所有地盘。

    “仓缺道友,我们现在就对南洲的那些出手,会不会快了一点。”

    天神一族的族主说道。

    庞族祖地之中的一座大殿上,仓缺高坐在大殿正中的宝座之上,宝座的两边坐着各大族的族主或是家主。

    “我们需要时间休养生息啊!”

    玄蛇一族的族主说道,玄蛇一族在这场大战之中可谓是损失惨重,玄蛇一族的神族大军几乎被庞族的千古战阵杀绝。

    现在的玄蛇一族的神族大军只剩下不到五千人了,玄蛇一族的族主真的不想再战了,再战的话,这一次前来中洲的玄蛇一族的神族大军就真的要全军覆灭了。

    仓缺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地灵一族的四大始祖看了一眼。

    “干脆一鼓作气,将所有的反抗势力连根拔起,这样就安枕无忧了。”

    地灵一族的第一始祖扫了大殿上的众人一眼说道。

    “不错,以我们的实力,难道还干不过南洲的那些家伙?”

    地灵一族的第二始祖附和道。

    “你们真是说话不腰痛,与南洲的那些人对上,那是要死人的,你们不怕死的话,你们自己上好了,我们可不会跟着你们去送死。”

    玄蛇一族的族主很是不爽的说道。

    “切,胆小鬼。”

    地灵第四始祖不屑的看了玄蛇一族的族主说道。

    “就你这吊样也能做一族之主?”

    地灵第三始祖轻蔑的说道。

    “你说什么?”

    玄蛇一族的族主听到地灵第三始祖的话语之后,顿时便毛了,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狠狠的盯着地灵第三始祖。

    “哼!”地灵第三始祖冷笑一声:“想要打架?尽管放马过来,像你这吊样,就算是来十个,老子也一并干掉。”

    “吼!”

    玄蛇一族的族主怒吼一声,就要向着地灵第三始祖扑去。

    “够了。”

    仓缺一拍宝座的把手,他很不爽,这些家伙竟然要窝里斗?实在太荒唐了,而且还要是在自己的面前。

    正要动手的玄蛇一族的族主立时便停了下来,仓缺发话了,谁敢不遵从?

    “哼!”

    玄蛇一族的族主怒瞪了地灵第三始祖一眼,然后坐了下去。

    “你们要是有那股狠劲,就去杀敌,少在我这里窝里斗。”

    仓缺扫了大殿上的一众强者一眼,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仓缺道友,难道你真的要对南洲的战兵动手了?”

    聂惊云忽然说道。

    “不错!’

    仓缺很直接,他怎么可能让南洲的那些家伙占了南天城?要收回南天城,那就要与南洲的势力开战。

    “那就干吧!”

    妖神尊说道,他代表的是古飞的分身,有他出声,却是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那就这样定了。”

    地灵第一始祖看了众人一眼说道。

    仓缺想了想,然后说道:“那就三天后的傍晚动手。”

    有三天的时间去准备,也足够了。

    大殿上没有人再说话。

    仓缺直接便站了起来,转身走进了后殿之中,剩下大殿上的一众族主与其他强者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玄蛇一族的族主虽然不想再战,但是这个时候却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只能是硬着头皮上。

    天神一族的族主也不想再战,要是再战,他们可能就要成为炮灰了,像老子这样的存在,岂能去做炮灰?

    这时,没有人知道仓缺会那么快便对南洲的神族战兵出手。

    然而,很快,这个消息便传了开来,这让仓缺暴怒,竟然有人敢将这个消息放出去,这让他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南洲的神族战兵的高层也收到了这样的消息。

    南天城之中的气氛立时便变的紧张起来,要知道,仓缺刚刚打败了庞族,要是东洲的神族战兵杀过来,他们也不一定就挡不住。

    要知道,南洲的神族战兵并不比东洲的神族战兵弱,刀帝叶惊神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

    “终于可以与叶惊神一战了。”

    庞族的祖地里的一座山峰之上的巨石上盘坐着一道身影,这个人,正是东洲刀祖聂惊云。

    南刀帝,东刀祖,两大刀道的至强者之间的一战,绝对无比的精彩与激烈,必然会轰动整个祖神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