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三千五百七十七章 杀上血煞门
      中洲,一座无名小城遭受了灭顶之灾,城中的无数凡人竟然被人几乎杀了个一干二净,这些人就连老幼妇孺都不放过。

    在小城的中心广场上,竟然耸立着一座三丈多高的祭台,整座城池的凡人的精气都几乎都被这座祭台吞噬掉了。

    有邪道修士趁着中洲大乱,竟然用这种恶毒的手段来收集凡人的精气。

    这却是触动了古飞的分身的逆鳞,他一向都看重凡人,绝对不容许这种屠杀凡人的家伙继续活在世上。

    血色的祭台周围还跪着数十名凡人,这些凡人都被吓坏了,全都不敢抬头,惊恐到了极点。

    然而,这个时候,却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站了出来,指着祭台上的那三个邪道修士直呼坏人。

    当中的一个红衣修士想要以银针干掉这个小孩,但是却被古飞的分身出手,直接用红衣修士的银针干掉了红衣修士。

    这些家伙连仙神都不是竟然敢如此胆大妄为,屠杀一城的凡人来收集凡人精气。

    “到底是谁,再不滚出来,我就要开始杀人了。”

    中年修士竭嘶底里的吼道,面目狰狞,眼中透着一股疯狂的目光。

    这时,另一个红衣修士却是与血剑合一冲天而起,想要逃走,但是一只大手从天上抓了下来,一把便抓住了那道凌厉无比的血色剑光。

    只见那只大手一紧,被握在大手之中的那道剑光便崩碎了开来,一声惨叫从大手之中传了出来,下一刻,那红衣修士便直接化成了一团血雾,形神俱灭。

    “这……“

    那中年修士直接便被这一幕吓的瘫倒在了祭台上。

    下一刻,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祭台上。

    “你到底是谁,我血煞门与你无仇无怨,你为何要杀我们的人。”

    中年人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杀的就是你们,血煞门是吧,等下我便去灭了这个门派。”

    古飞的分身冷冷盯着瘫在地上的这个家伙,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什么血煞门,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什么……”

    中年修士直接被古飞的分身的话语吓呆了,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是传说之中的那些神主不成?

    古飞的分身没有再与这个家伙废话,只见他的眉心冲出了一道神光,这道神光直接便冲进了中年修士的眉心。

    下一刻,古飞的分身便直接读取了中年修士的记忆,在神夺秘术之下,中年修士在他的面前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血煞门……”

    古飞的分身的眼神变的冷厉起来,下一刻,中年修士的眼神突然便失去了神彩,然后一头栽倒在了祭台上。

    只是动念间,古飞的分身便杀了这个血煞门的家伙,一道神光随即从中年修士的身上冲了出来,没入了他的体内。

    “你是好人吗?”

    就在古飞的分身就要离开的时候,一个稚气的声音在祭台下响起。

    古飞的分身低头一看,那个五、六岁,长的齿白唇红的小男孩正在看着自己。

    这个小男孩的筋骨不错,古飞的的神一挥手,那名小男孩从地上飞了起来,直接便落到了祭台上。

    “小家伙,跟我走吧!”

    古飞的分身对小男孩说道。

    “你是好人吗?”

    小男孩继续问,一脸天真的看着古飞的分身。

    古飞的分身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绝对不是坏人。”

    “坏人抓走了爷爷,哥哥你能帮我找回爷爷吗?”

    小男孩看着古飞的分身说道。

    “我试试看!”

    古飞的分身又施展神夺秘术,读取了小男孩的记忆,然后,他默然了,小男孩的爷爷并不是被抓走了,而是被人轰成了一团血雾,直接惨死。

    小男孩与爷爷在这座城池之中相依为命,却是想不到突然有邪道修士趁着中洲大乱,杀进了城池之中。

    除了祭台周围跪着的数十名凡人之外,所有人都被这三名邪道修士杀了,那些被杀的凡人的精气全都被这座血色祭台吞噬了。

    古飞的分身直接一指点在了小男孩的眉心之上,然后,小男孩便做了一个梦,在梦中,爷爷叮嘱他好好跟着师父学本领,将来打坏人。

    这个梦无比的真实。

    小男孩在睡梦之中露出了笑容,这是古飞唯一可以帮到小男孩的事情,他没有那种起死回生的本领,不可能将小男孩已经死去的爷爷找回来。

    古飞的分身随后便直接将睡着的小男孩收进了自己的内天地之中,然后一步迈出,瞬间便来到了高天之上。

    他右手直接向下一伸,那座耸立在地上的血色祭台便飞了起来,快速变小,落入了他的手中。

    以这种手段来手机精气,这样的门派的,已经不能继续存在于这个世上了。

    古飞的分身直接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当古飞消失了好一会儿,那些跪在地上的凡人才敢抬起头来,全都难以置信的向着四周张望。

    “哈哈,我竟然没有死!”

    一名中年人狂喜,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泪水便流了下来,他的亲人都死了,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其他人也从死里逃生的狂喜之中清醒了过来,有人疯狂,有人嚎哭,有人呆站着傻笑,似乎已经傻了一样。

    幸存下来的人,其实比死去的人更加的难受,他们都失去了至亲,那种痛苦,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清楚。

    邪道修士可以滥杀无辜,肆无忌惮,这些修士已经走上了一条无情之路,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的应有的情感。

    这个时候,在距离城池三百里外的一座山岭之上,一座殿宇耸立在山巅,山下的山门牌楼的横匾上,写着血煞门三个大字。

    山门内,有不少红衣修士在走动。

    山巅的殿宇之中,更是透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息来,那是一股邪恶无比的气息。

    “乌徒那些家伙怎么还没有回来,收集一万名凡人的精气很难吗?”

    山门内的一个院落内,一个老者在自语。

    “我血手神屠的手下竟然都是一些废物吗?”

    老者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座血色的祭台突然从天而降,“轰!”的一声,直接落在了黑衣老者的身前。

    老者猛的抬头,只见血色祭台上,站着一个黑衣青年。

    “你……“

    黑衣老者震惊莫名,这个人可以无声无息的闯进血煞门的山门,绝对不是什么弱者,老者的额头开始冒汗了。

    “那三个家伙是你的手下?”

    古飞的分身站在血色祭台之上,冷眼盯着下方的黑衣老者说道,这个老者的身上的煞气强大无比,已经到了肉眼都快要看到的程度了。

    “是又如何?”

    黑衣老者脸色凝重的说道,下一刻,他右手猛的一挥,数十道黑光立时便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向着血色祭台上的那道身影飞射而去。

    这是血煞门之中的一种恶毒无比的法宝,名为黑煞神针,只要被这种黑煞神针刺中,破怕是刺破一点皮毛,都会一命呜呼。

    即便是强如仙神被黑煞神针刺伤,也要化成脓血,一命呜呼。

    然而,古飞的分身并不是仙神,而是比仙神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的存在,只见他动都不动一下,那数十道黑光便全部倒飞了回去,瞬间洞穿了那血手神屠的身体。

    数十根黑煞神针射到了血手神屠身后的地上,整片地面立时便变的漆黑无比。

    “什么……”

    血手神屠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身上的伤口,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都没有说出什么来,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黑色的脓血从他的身下流淌了出来,血手神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死在他自己炼制出来的黑煞神针之下。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血煞门的长老血手神屠便化成了一团脓血,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上。

    这时,血煞门上下竟然还没有人发现古飞的分身已经闯进了血煞门的山门内。

    古飞的分身向着山上的那座殿宇望去,哪里邪气冲天,如同有一尊无比邪恶的恶魔潜伏在了里面。

    没有任何的犹豫,古飞的分身直接一掌向着山巅的殿宇拍击而去,“轰!”的一声,整座殿宇炸了开来。

    这一刻,整个血煞门上下的门徒都被山巅之上的那一幕惊呆了。

    “怎么回事,祖殿……”

    山门外,一名血煞门的门徒看着山巅升腾起来的尘土,直接被惊呆了。

    这时,一道身影从炸开的祖殿之中冲了出来,无尽的邪气从这道身影之上爆发了开来,如同绝世邪主出世。

    “吼!”

    只见那道身影怒吼一声,直接便向着山下猛扑而下,强大到了极点的力量直接爆发而出向着古飞的分身辗压而去。

    “想不到这里竟然潜伏着一尊半圣!”

    古飞的分身有些意外的说道,半圣对他来说,其实与蝼蚁一样,强大不了多少,但是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却是无上的存在。

    眼见那尊邪道半圣就要扑杀而至的时候,古飞的分身直接一巴掌抽了过去,狠狠的抽在了邪道半圣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