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三千五百五十一章 固执的仓缺
    混沌金鹏始祖仓缺干不过人阵合一的金乌始祖,吓的鹏惊天连忙去请古飞。

    但是,古飞鹏惊天是请来了,然而仓缺却是不用古飞帮手,这样一来,古飞却也乐得在一边看戏。

    “轰!”

    金乌始祖所化的黑鸟的双翼如同死亡之刀,直接劈在了仓缺的身上,将仓缺劈的横飞了出去。

    死亡之力浩荡,整个天空都被死气笼罩了起来,无尽的生机断绝,生命精气不断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然后被死气吞噬掉。

    “吼!”

    仓缺怒吼,嘴角溢血,每一滴精血都在绽放着璀璨的金芒,如同金色的星辰一样的夺目,驱散了周围的死气。

    “杀!”

    仓缺近乎疯狂了,再次从远处冲杀而回,凶狠的向着金乌始祖扑去,他手中的极道神剑化成了九道不朽的剑光向着金乌始祖洞穿而去。

    每一道剑光内蕴的金鹏之力已经到了临界点,不能再提升了,因为再提升力量的话,那就要引动天罚了。

    引动天罚的后果是仓缺承担不了的。

    “给我破!”

    金乌始祖化成了人形,只见他一声大喝,一股强大到了极点的阵法之力从他的身上冲了出来,无尽的阵纹在虚空之中交织,虚空立时便扭曲了。

    九道不朽的剑光立时便被这股阵法之力荡飞了开去。

    “你……”

    仓缺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这个家伙怎么变的那么强大了?

    “轰隆隆……”

    阵法之力从金乌始祖的身上爆发,瞬间席卷整个天空,虚空不但在扭曲变形,一股强大的吞噬力量直接便将仓缺吞噬了进去。

    仓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仿佛进入了另一方天地一样。

    “什么……”

    仓缺大吃一惊,他发觉自己竟然已经献身于绝阵之中,四周全都是阵纹,这是一种黑色的阵纹,每一道阵纹之上都透发出了令人心悸的死亡气息。

    即便是动用了大道之力,仓缺也难以看穿这无穷阵纹,自己被困在了绝世杀阵之中了。

    “给我破!”

    仓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直接便一剑向前劈出,想要破开这座杀阵,但是只见剑光冲腾上前,虽然破开了一重重的阵纹,却最后还是消散在了虚空之中,未能真正破开这座杀阵。

    “仓缺,受死吧!”

    金乌始祖的声音在四周响起,而后,无数阵纹竟然燃烧了起来,透发出了恐怖的死亡之火,整座杀阵竟是在顷刻之间化成了一座烘炉。

    黑色的死亡之火随即便从四面八方向着仓缺烧去,这种道火所过之处,竟是连虚空都在无声的湮灭。

    “吼!”

    仓缺怒吼一声,一团神火随即便从他的身上扩散了开来,将他笼罩了起来,那快要烧到他身上的黑火直接便被挡拒了开去。

    这个时候的仓缺,就像是一个死亡烘炉之中的金丹一样,被死亡之火不断的煅烧。

    “可恶啊!”

    仓缺又惊又怒,当年他与金乌始祖可是结拜兄弟,可以说,金乌始祖是在他的护佑之下成长起来的。

    这金乌始祖居然在他征战混沌魔界的时候,在自己的背后捅刀子,几乎将自己的后裔赶尽杀绝。

    而现在,金乌始祖竟然还想要将自己也炼化成飞灰,这让仓缺几乎要抓狂。

    “金乌,我与你不死不休!”

    仓缺疯狂怒吼,面目变的狰狞无比。

    “是吗?你有这个本事吗?哈哈!”

    金乌始祖的声音从四周传来,飘忽不定,即便是强如仓缺,也感应不到他的准确位置。

    “吼!”

    仓缺怒火直烧九重天,但是现在却是毫无办法,他不能动用极道力量,不能真正激发出手中的极道神剑的真正的威力来。

    这让他很是憋屈,要知道,如果可以动用极道力量,他一剑就能直接破开这座杀阵然后冲出去。

    但是现在却是不同了,天地已经变了,极道级的力量被压制,天罚变的恐怖到了极点,可以抹杀一切极道力量。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动用极道力量。

    所以,那些拥有极道力量的存在,都选择了潜伏,而不像金乌始祖与仓缺一样,做出这种极度危险的事情来。

    “轰隆隆……”

    极道级的死亡杀阵在疯狂运转,在不断的削弱仓缺的神力。

    这个时候的仓缺,只能被动的防御,他终于知道金乌始祖为何敢独自一人杀上门来了。

    人阵合一的威力竟然如此强大,这绝对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哈哈,老祖宗出马,这仓缺死定了。”

    远空之上,那十几名金乌一族的强者见到这一幕真是又惊又喜,要是老祖宗能炼死那仓缺,他们便有机会重新夺回失去的东洲第一祖地。

    “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有人说出了这样的话语,因为古飞还在一旁看戏呢,古飞是这一战的最大的变数,一旦他出手,便很可能会改变这一战的结果。

    “要不要帮忙啊,不要帮忙的话,我便回去了。”

    就在这时,古飞的声音忽然在仓缺的心间响起。

    仓缺没有说话,他可是曾经的极道至尊,混沌金鹏一族的始祖,自然是有其傲气,不会轻易向人求助。

    “哎!不是我不想帮忙啊,而是你不要我帮我,那就没办法了,我走了啊!”

    古飞耸耸肩,转身就要走。

    “别啊!”

    鹏惊天见到古飞竟然要离去,不禁焦急无比,要是古飞不出手,那么老祖宗便危险了。

    “不是我不帮,而是他不要我帮,我也没有办法。”

    古飞双手一摊说道。

    “古道友,还请你出手救出我家老祖宗吧!”

    鹏惊天连忙说道,仓缺可不能有事,要知道,混沌金鹏一族正在崛起,要是仓缺被金乌老祖斩杀了,那么混沌金鹏一族便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重新崛起了。

    对整个混沌金鹏一族来说,仓缺很重要。

    “除非他求我,要不然,免谈。”

    古飞有些不爽了,这仓缺实在太固执了,将面子看得那么重要,可以连性命都不要,也不要别人帮他。

    他要做壮烈牺牲的英雄,古飞没有理由不成全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