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三千三百三十八章 败黑煞战祖
    赤血山脉,乃是天域战场之中的一处凶地,整片山脉就是一座超级杀阵,而且还是一座残阵,并不是完整的极道杀阵。

    这个时候,这片沉寂了无尽岁月的山脉,却是冲出了滔天的血光,无尽的煞气浩荡天地十方。

    “轰隆隆……”

    赤色的山脉在震动,无数赤血道纹在山脉之中的那一座座血色的山峰之上涌现,交织出了一幅幅阵图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赤血山脉附近地域的所有生灵都震惊莫名,从赤血山脉之中浩荡开来的毁灭气息令所有生灵都惶恐不已。

    “难道那战祖炼成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无上神通了吗?”

    有人作出了这样的猜测,要知道,那赤血山脉虽然是凶地,但是却也是黑煞战祖的老巢,黑煞战祖在里面潜修。

    黑煞战祖,那是天域战场之中的一尊可怕与强大的存在,以战为生,曾经到处去挑战天域战场之中的强者。

    战斗经验之丰富,整个天域战场之中,恐怕没有几个人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赤血山脉之中爆发出来的波动实在太过强大了,浩荡开来,方圆十几万里范围内的生灵都能感应到。

    山脉附近地域整个天地都暗了下来,苍穹之上,有一个巨大无比的暗黑色的漩涡,那漩涡仿佛要将整个地天都吞噬进去一样,令人望之心悸。

    很快,便有强大的身影在赤血山脉附近出没了,有强者在远处观望。

    而这个时候,古飞与庞胖子就倒霉了,那黑煞战祖倒也心狠手辣的很,竟然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好家伙!”

    古飞手托山河鼎,抬头看着高天之上的那道盘坐在虚空之中的身影,他的瞳孔不禁收缩了一下。

    “糟糕了,我们要倒大霉了。”

    庞胖子这个时候脸色大变,他万万想不到那黑煞战祖竟然可以掌控这座残阵,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这可是一座从上古年间遗留下来的一座残阵。

    虽然是残阵,却是一座极道残阵。

    “怕什么。”

    古飞不以为然的说道,他收回了望向天上的黑煞老祖的目光,然后向四周看去,只见四周的景物竟然变了。

    “生路变死路,怎么办,怎么办!”

    庞胖子慌了,额头上不断的冒出黄豆大的汗珠来,他不断用衣袖抹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在推演。

    “太快了,改变的太快了,怎么办,推演不了。”

    庞胖子惊叫了起来,他推演的速度,远远比不上这座残阵的变化的速度,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推演不出这座阵法的生路来了。

    “怎么办?凉拌啊!”

    古飞笑道。

    “这个时候你还笑的出来?”

    庞胖子都快要疯了,他可不想就这样陨落在这里,但是他知道,对方的攻击马上就要来了,不会太久。

    果然,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只见四座血色大山出现在了古飞与庞胖子的四周,然后向着他们磨灭而来。

    “轰隆隆……”

    赤血大山在移动,整个山脉都在震动,恐怖的毁灭力量从这四座大山之上爆发了开来,将古飞与庞胖子镇封在了中间。

    四座赤血大山冲撞而至,“轰!”的一声巨响,四座大山就这样冲撞在了一起,一股令人难以想象的毁灭之力爆发了开来。

    这四座赤血大山瞬间崩碎,血色的粉尘一下子便笼罩住了一方地域,处身于四座血色大山中间的古飞与庞胖子自然是首当其冲。

    盘坐在赤血山脉上空的黑煞老祖笑了,所有鱼都已经入网了,这些家伙的生死,还不是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这个时候,在赤血山脉的另一个地方,妖神尊与仓缺也遇到了莫大的凶险。

    他们被一座座血色大山围困,想要冲出去,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见那妖神尊以一把大锤,将向他们磨灭而至的毁灭力量挡拒了开去。

    但是,悬浮在他们头顶上空的妖神锤在不断的震动,上面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痕来,仿佛随时都可能崩碎开来一样。

    “快想办法,我撑不了多久的。”

    妖神尊冲着仓缺大声说道,他全力激发出了妖神锤的威能来,一道道古老而又玄奥的道纹在妖神锤之上涌现与交织。

    赤血大阵的威力不是妖神尊可以抗衡的,一旦赤血大阵的真正的力量爆发开来,妖神尊就要一命呜呼了。

    这个时候的仓缺坐不住了,因为他的身上再没有极道道器了,如果他的身上有极道道器的话,这座杀阵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们。

    “吼!”

    仓缺怒吼一声,一股极道级的力量立时便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开来。

    “金钟护身!”

    仓缺直接施展出了这门大术来,无尽的神道力量在浩荡,一只巨大的金色大钟出现在了虚空之中,将他们笼罩了起来。

    下一刻,妖神尊却是松了一口气,从四面八方浩荡而至的杀阵的力量被仓缺演化出来的金色大钟挡了下来。

    “哼!垂死挣扎而已。”

    高天之上,黑煞战祖俯视着下方,冷漠的说道。

    这时,血色山脉之中,古飞与庞胖子所在之处,尘土滚滚,两道身影直接从血色的尘土之中走了出来。

    当先一人的手中托着一只古鼎,一股柔和的力量波动从那人手中的古鼎之上扩散了开来。

    无论多么强大的力量浩荡而至,也都被那人手中托着的那只古鼎上扩散开来的那股力量波动挡了下来。

    “什么……”

    高天之上的黑煞战祖见到下方那一幕,却是吃了一惊,他的目光落在了古飞手中的那只古鼎之上。

    “嗡!”

    虚空响起了一声震鸣,下一刻,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以古飞为中间,向着四面八方扩散了开来。

    一股力量从古飞手中的古鼎之上冲了出来,瞬间冲天而起,竟是直接向着天上的黑煞战祖洞穿而去。

    “唰!”

    一道近乎看不见的神光在虚空之中一闪而过,天上的黑煞战祖的身上竟是直接便被洞穿出了一个血洞来。

    “什么……”

    站在古飞身旁的庞胖子见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这山河鼎果然是名不虚传啊,竟然是瞬间便伤了黑煞战祖。

    黑煞战祖怒吼一声,竟是直接从天上坠落了下来,“轰!”的一声,将一座血色的山岭直接砸碎了。

    赤血山脉之中顿时乱石穿空,尘土漫天。

    “过去看看!”

    古飞手托山河鼎,直接向着黑煞战祖坠落的所在走去。

    “这……”

    庞胖子早已惊呆了,他连忙跟了上去。

    从古飞的手上的那只古鼎之上扩散开来的一股混沌鸿蒙之力将古飞与庞胖子笼罩了起来,任凭外面的血煞之力如何强大,如何浩荡,都难以伤到他们分毫。

    “吼!”

    古飞与庞胖子还没有去到黑煞战祖坠落之地,便听到一声怒吼从前面传了过来,一道身影瞬间便来到了他的身前,一把黑剑直接向着他的眉心刺去。

    “叮!”

    一声轻响,黑剑的剑尖划破虚空,竟是直接刺在了古飞的眉心之上,但是,令黑煞战祖震惊的是,自己的这一剑,竟然难以刺进去。

    “怎么可能……”

    黑煞战祖这一惊当真是非同笑了。

    “滚开!”

    古飞怒吼一声,只见他身子一震,一股强横到了极点的混沌之力立时便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开来。

    黑煞战祖只觉得一股难以抗衡的强大力量从手中的黑剑之上传了过来,立时便身不由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下一刻,古飞左手一伸,竟是一把便抓住了黑煞战祖手中的黑剑,“咔嚓!”,那把黑剑竟是被古飞折断成了两截。

    刚刚被黑煞战祖修复的凶剑,又再断成了两截,这让黑煞战祖又惊又怒。

    他好不容易才从仓缺的手中夺回半截断剑,但是想不到自己的凶剑又被人生生折断成了两截。

    见到这一幕的庞胖子更是震惊到了极点,实在难以置信,这个家伙竟然可以折断黑煞战祖手中的凶剑。

    黑煞战祖惊呼着向后飞退,这个时候他才知道眼前这个黑衣青年的强大与恐怖。

    古飞没有追击,只是冷眼看着黑煞战祖。

    只见那黑煞战祖衣衫破烂,披头散发,狼狈无比,胸腹之间更是有一个前后通透的血洞,那血洞正在向外渗血,伤处附着混沌鸿蒙之力,难以愈合。

    山河鼎之力重创了黑煞战祖,要不然,以古飞的修为与战力,想要那么轻易压制黑煞战祖,那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那黑煞战祖怎么说也是一尊以战入道的强大存在,修为与战力都不在古飞之下。

    这时,古飞左手一挥,他手中的那半截断剑立时便向着黑煞战祖飞射而去,速度快到了极点。

    “铿锵!”

    古飞砸来的半截断剑立时便与黑煞战祖手中的另半截断剑接续在了一起。

    这是一把通灵的凶剑,可以自主的接续在一起,但是要想真正的修复这把凶剑,却是要祭炼一下才行。

    “你到底是谁。”

    黑煞战祖的声音直接在古飞的心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