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三千二百七十七章 短暂的平静
    仓缺回来了,但是当古飞与魔鹏女见到仓缺出现在跨界阵台上的时候,却是震惊到了极点,因为仓缺竟然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站在跨界阵台上的仓缺摇摇欲坠,他浑身都是伤口,有些伤口更是深可见骨,尤其是胸口上的那个血洞,更是前后通透。

    肩头上还插着一把断剑,那把断剑上透发出来的气息很惊人,古飞甚至从这把断剑之上感应到了极道的气息。

    仓缺身上不断有鲜血滴落在阵台上。

    古飞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仓缺身上的鲜血滴落在阵台上的声音,那种神血非同凡响,每一滴都如同神阳一样透发出璀璨无比的金芒。

    这时,仓缺的身子突然一晃,半跪了下去。

    “唰!”

    古飞身形一晃,直接便消失在了原地,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已经在那座跨界阵台之上了。

    他直接一把扶住了仓缺。

    这个时候,金鹏神女与那头死灵的大战已经快要结束了,那头死灵已经近乎被金鹏神女打残了。

    “吼!”

    远空之上,那头死灵在疯狂怒吼,然后“轰!”的一声,死灵的头颅炸了开来,一团如同神阳般璀璨的灵魂之火冲天而起,透发出无尽的死亡气息,想要逃遁而去。

    “唰!”

    一道金芒从金鹏神女的手上飞了出来,瞬间便将那团灵魂之火钉在了虚空之中之中。

    那团灵魂之火在剧烈震动,金芒消散,钉住那团灵魂之火的竟是一根黄金神矛,这个时候,那根黄金神矛上浮现出了一道道古老的黄金神纹来。

    灵魂之力在快速消散,被钉在虚空之中的那团灵魂之火在快速变的暗淡起来,有道道身影在灵魂之火上隐现,在挣扎。

    这头死灵的灵魂之火太过旺盛了,即便是被黄金神矛钉在了虚空之中,一时之间也难以完全消散。

    这时,跨界传送阵台之上,金光闪动,两道身影出现在了阵台之上,那是混沌金鹏一族的鹏十一与他的父亲。

    “这怎么可能……”

    鹏十一与其父亲震惊无比,老祖宗竟然伤到了这种程度,到底是谁,竟然可以将他伤成这样。

    要知道,仓缺可是一名始祖级的存在,是混沌金鹏一族的始祖,能将始祖伤成这样的存在,绝对恐怖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老祖宗……”

    鹏十一连忙扶住了仓缺。

    这时,古飞却是从内天地之中摘了一颗蟠桃果,然后递给仓缺。

    蟠桃果虽然不是真正的不死神药,但是也是准不死神药,对于仓缺来说,这种准不死神药也有大用。

    他感激的看了古飞一眼,然后便接过了古飞递过来的那颗蟠桃果。

    “这是……”

    鹏十一与其父亲见到古飞取出的那颗蟠桃果,都吃了一惊,要知道,这种不死神药,举世罕见。

    这种准不死神药的药效虽然不及真正的不死神药,但是却是可以治疗仓缺的伤,因为仓缺并不是极道至尊。

    仓缺没有犹豫,直接便吃起了手中的那颗蟠桃果来,当他吃完那颗蟠桃果之后,其身上的伤口便开始痊愈了。

    一股强大的生命气息从仓缺的身上扩散了开来。

    他直接一伸手,握住了插在肩头上的那截断剑,然后一用力,竟是奋力拔出了插在肩头上的那半截断剑。

    一股鲜血立时从伤口冲了出来,仓缺痛的皱了一下眉头。

    但是,很快,仓缺肩头上的伤口便不再流血了,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痊愈。

    “天澜一族的道器?”

    这是,鹏惊天却是忽然震惊无比的说道,他认出了被仓缺抓在手中的这半截断剑,这是祖神界之中的一个大势力的道器。

    天澜一族,在那无尽岁月以前,便是祖神界之中最强大的势力之一,而在当世,难道这一族依旧那么强大?

    这时,金鹏神女从远处冲了过来,然后直接落在了传送阵台之上。

    “老祖宗,你……”

    当金鹏神女见到仓缺的样子的时候,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他们的始祖大人,竟然重伤垂死。

    这实在是令他们难以接受。

    在金鹏神女看来,他们的始祖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但是现在,他们的始祖大人似乎是逃回来的。

    “好了,你们先带仓缺下去疗伤吧!”

    古飞对鹏十一与金鹏神女他们说道。

    “鹏十一与金鹏神女点了点头,然后便扶着仓缺,从阵台上走了下去,然后直接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他们进入了内天地之中。

    古飞虽然很想知道跨界阵台的另一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却不是向仓缺询问的时候。

    连仓缺都重伤而回,古飞却是不敢再派人贸然前往跨界阵台的另一头了。

    古飞不急,他等得起。

    但是这个时候,石魔一族与柳魔一族的祖地之中的气氛却是有些不同寻常了,石魔一族的祖地之中,强者云集,就连一些一直闭关的超级老古董都被惊动了。

    石魔一族的族主石鸿正一脸阴沉的坐在大殿的宝座上,扫视着殿中的一群石魔一族的高层。

    当石魔一族派出的使者空手而回的时候,石魔一族之中的一众高层震惊无比,那古飞竟然敢羞辱石魔一族的使者。

    早知道,石魔一族的使者,代表着的是整个石魔一族,不容外人羞辱,但是现在,那古飞竟然敢羞辱石魔一族的使者,这便等若是和整个石魔一族开战啊!

    但是,石魔一族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主张与古飞开战,要知道,之前他们可是惨败在古飞的手上。

    于是,石魔一族内部便分成了主战派和主和派两大派别。

    主战派想要立即与古飞开战,要让古飞知道羞辱石魔一族的使者的后果,要让天下群魔知道,石魔一族可不是好欺的。

    然而,有人却是不想现在就与古飞开战,现在不宜再启战端,要知道,之前他们可是损失惨重,连族中的一件祖器都被那古飞抢走了。

    再次与古飞开战,要是对方利用他们的祖器来攻杀他们,后果却是难料了。

    主和派并不是真正的不想与古飞开战,他们只是想要拖延时间而已,要让石魔一族缓过气来,在说要不要与古飞开战。

    就是为了这件事情,一众石魔一族的高层在大殿之中争论不休,让族主石鸿是一个头两个大。

    这样的事情,也正在柳魔一族的祖地之中发生,柳魔一族的祖地内的一座大殿之中,站满了柳魔一族的高层。

    柳魔一族的当代族主柳天正坐在大殿的宝座之上,眉头紧皱的看着正在争论之中的那些柳魔一族的高层。

    “族主,我族使者受辱,我们岂能忍气吞声?”

    一名黑衣老人向宝座上的柳天正进言道。

    “不错,要是我们忍气吞声,别人还以为我们怕了那古飞了呢。”

    有人附和说道。

    “不妥!”

    有人直接跳出来阻止,那是一个头发胡子,连眉毛都雪白的老者,那是柳魔一族的一位长老级的存在。

    “有何不妥。”

    有人怒道。

    “那古飞风头正劲,谁招惹他,谁倒霉。”

    那名白眉长老说道。

    “切,你这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有人不以为然的说道。

    “哼!我这是缓兵之计,拖延时间,我们之前刚刚败给古飞,正是需要休养生息,怎么能再启战端呢?”

    那名白眉长老解释说道。

    “什么缓兵之计,说的真好听,难道倾我族全力出手,还怕了那古飞吗?”

    一名黑衣中年人站了出来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竟然不顾我族存亡,想要举一族之力去战那古飞?”

    白眉长老不爽,他很生气,这些人枉活了那么久,竟然说出这种愚蠢之极的话语来,真是岂有此理。

    “哼!谁说我们不顾我族存亡了?”

    那黑衣中年人一脸不爽的说道。

    那白眉长老还要再说,但是这个时候,高坐宝座之上的柳天正却是伸手制止了他。

    “好了,都别争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伤了和气。”

    柳天正不得不出来圆场了,再争吵下去,恐怕就要伤感情了,这对整个柳魔一族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柳天正要的是一个团结的柳魔一族,并不是一个分裂的柳魔一族。

    见到柳天正说话了,大殿上的那些家伙便都住口了,柳天正在柳魔一族的威信没有人能出其左右。

    “真是头痛啊!”

    柳天正摇了摇头,叹道。

    越是强大的势力,顾忌的东西便越多,像石魔一族,还有柳魔一族,他们不能无所顾忌的行事,需要事前评估后果。

    这也是为何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古飞的麻烦的原因。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混沌生灵也没有来找古飞的麻烦,混沌生灵可比原始魔族还要强大得多。

    但是有些奇怪,古飞杀了他们那么多人,这混沌生灵竟然还能忍得住不出手?

    没有人知道混沌生灵的动态,更不知道混沌生灵的行踪,但是,原始魔族的那些高层却是知道,混沌生灵是不会那么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