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三千二百一十五章 本源之光
    灭神魔宫的传承之地内,那处神秘山谷竟然有一具傀儡在守护,而这具傀儡竟然拥有极道战力,这是魔鹏女万万没有想到的。

    这具傀儡很难对付,并不是一般的傀儡,魔鹏女已经看出,这具傀儡竟是以虚空魔石祭炼而成的。

    虚空魔石,拥有虚空之力,这便是为何就连魔鹏女的神念都感应不到那具傀儡的存在的原因。

    当然,魔鹏女也无惧这具傀儡,但是要将这具傀儡击败,似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两道身影在快速移动,速度之快,就连大魔尊级的存在都难以捕捉到他们移动的轨迹,更不用说大魔尊以下的修为的修士了。

    “轰!”

    “碰!”

    沉闷如雷的声响不断在虚空之中传出,魔鹏女与那具傀儡不断碰撞,每碰撞一次,整个天地都像是要塌陷下来一样。

    就爱魔鹏女与那具傀儡大战的时候,古飞却是已经来到了苍穹的尽头,只见在混沌虚空的边沿,有一团本源之光在浮沉。

    那团本源之光的周围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杀阵,但是,古飞却是知道,这只是表象,眼睛看到的东西,往往都不可靠。

    要是古飞傻傻的走上前去,恐怕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古飞想了想,然后右手一伸,一团混沌神光立时便在他的手中涌现,只见他右手一扬,打出了那团混沌神光。

    那团混沌神光向着混沌虚空边沿的本源之光砸去。

    “轰!”

    突然,那团混沌神光炸了开来,在距离本源之光数十里外便炸了开来,虚空之中浮现出了一道道魔纹。

    那些魔纹之上透发出了恐怖的魔道气息,极道魔力从沉睡之中觉醒了过来。

    但是,那些魔纹随即便又隐没在了虚空之中,消失不见了,出现在天地间的那股极道力量的波动也随之消失了。

    “极道杀阵?”

    古飞吃了一惊,他却是想不到第一层的杀阵,便已经是极道杀阵了。

    “真是麻烦。”

    古飞自语道,想要破开这种杀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这让他有些犹豫。

    当然,如果最后可以成功的炼化这一方天地的话,付出一些代价似乎也值得,但是,如果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话,那就很不值了。

    就在古飞犹豫的时候,下方却是传来了强大的魔道力量的波动,有两股极道级的魔道力量在爆发,在冲撞。

    “魔鹏女竟然和人大战了起来了?”

    古飞在自语,他对魔鹏女的气息却是熟悉得很,但是另一股魔道力量却是很陌生,这一方天地之中竟然还有这种级数的存在,这让他很是意外。

    灭神魔宫的始祖应该留有不少后手。

    “轰!”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突然从这一方天地深处传了出来,下一刻,整个小天地都在震动,风云变色,日月无光,仿佛末日将要降临一样的恐怖。

    “仓缺?”

    盘坐在苍穹尽头的古飞的目光向着这一方小天地深处望去,他的目光穿透了天地虚空,落到了一道身影之上。

    那是一道站在一座山峰之上的身影,而那道身影的前方,却是发生着令古飞都心悸的一幕,只见虚空在崩溃,大地在沉降,地水火风从地里冲出,整个天地虚空在向着混沌转变。

    “这个家伙在干什么?”

    古飞的脸色浓重无比,仓缺这是要毁了这一方小天地不成?

    只见崩碎的虚空之中,天地精气极度的混乱,就在这时,一团魔光从大地很出冲了出来,冲天而起,想要遁走。

    仓缺大手一伸,直接向着那团魔光抓了过去,强大的魔道力量瞬间便笼罩住了整个天地虚空,要将那团魔光禁锢。

    然而,那团魔光透发出来的魔道力量太过强大了,就算是仓缺出手,也有可能难以真正压制住那团魔光。

    魔光之中,裹着一件魔兵,一股极道魔力从那件魔兵之上爆发了开来。

    那是灭神魔宫的始祖所留下来的一件强大无比的极道魔器,而且还是一件无缺的极道魔器。

    仓缺自然是不想这样的一件极道魔器就这样从自己的手上溜走。

    只见大手落下,眼见就可以收走那件极道魔器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件极道魔器突然震动了一下。

    “轰隆隆……”

    整个天地都像是要被毁灭一样的恐怖,仓缺抓出去的手也被震飞了开去。

    “极道魔器?”

    古飞感应到那股从极道魔器之上透发出来的极道气息,不禁皱了皱眉头,那极道魔器可是有灵之物。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一件无缺的极道魔器,便相当于一名极道魔祖。

    仓缺施展大术,想要收走那件极道魔器,但是接连几次都失败了,但是,这极道魔器想要逃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在仓缺与那件极道魔器相持不下的时候,一幅画卷从天而降,竟是瞬间便将仓缺与那件极道魔器收进了那一幅卷轴之中。

    那是山河图,有着令人莫测的威力。

    那件极道魔器在冲击山河图内的天地虚空,想要逃出来,但是山河图到底是极道道器,很快便将那件极道魔器镇压了下去,山河图恢复了平静。

    “唰!”

    那一幅山河图随后便冲天而起,消失不见了。

    “这……”

    见到这一幕,仓缺是有些无语了,他知道这是古飞在出手,因为山河图在古飞的手中。

    仓缺虽然很不爽,但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他可不敢向古飞出手,去争夺那件极道魔器。

    他抬头向苍穹上看了看,然后直接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下一刻,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已经来到了苍穹的尽头,来到了古飞的身旁。

    当仓缺见到混沌地带之中的那团在浮沉的本源之光的时候,却是吃了一惊,他马上便想到了古飞的目的。

    “你难道竟然想要炼化这一界吗?”

    仓缺看了看古飞手上的那道卷轴,然后说道。

    “不错!”

    古飞直接点头说道,他并没有隐瞒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