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二千七百六十八章 天宫使者
    雪域天宫,乃是北方雪域最为神秘的一股势力,而且是当之无愧的北方雪域霸主。

    就连当年的赵疯子,也吃过雪域天宫的大亏,几乎身死,要不是他命不该绝,恐怕就没有现在的赵疯子了。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但是但凡知道的人,都很清楚为何赵疯子为了提升修为与战力,不惜不择手段。

    就算是雪域赵家,在雪域天宫面前,也是小弟般的角色,雪域天宫不出世,雪域赵家才能在雪域称王称霸。

    一旦雪域天宫的人出来,雪域赵家这个霸主,就要从神台上被人拉下来了。

    雪域天宫的人出现的消息,迅速在雪域传了开来,所有人都震惊无比,已经数千年没有出世的天宫传人,现在终于出世了。

    雪域天宫为何要出世,这是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的事情,因为只有弄清楚了雪域天宫出世的目的,才能很好的与天宫打交道。

    没有人会无视雪域天宫,因为雪域天宫是雪域第一大势力,古往今来,从来没有被人代替过。

    古往今来,没有那个势力可以挑战雪域天宫的霸主地位,就算是外来的强大势力也不行。

    就在雪域之中的所有修士都对天宫传人的出现感到震惊与好奇的时候,在赵家祖城之中,一座酒楼内,却是坐着一位白衣青年。

    只见这位白衣青年面如冠玉,剑眉入鬓,身材修长,是一个俊朗无比的美男子。

    现在的赵家祖城,已经在重建,当日一战,赵家祖城近乎半毁,但是这里毕竟是赵家的祖地,赵家的人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当然,现在的赵家,在与天狼一族的一场大战之中,陨落了七名圣者,元气大伤,现在的赵家,已经不同往日了。

    赵家的家主不敢回赵家祖城,他怕天狼老祖直接杀上赵家祖城。

    但是,那赵云天却是不知道,天狼一族的那座古祭台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动用的,而且,那座古祭台难以带离天狼城。

    要不然,天狼老祖早就带着古祭台杀向赵家祖城了。

    天狼一族的强势,经过那一战之后,让世人重新认识了这个种族的强大。

    这个时候,楼梯口处人影闪动,一个中年人走了上来,那个中年人直接来到了白衣青年的对面,然后坐了下去。

    “赵云天为何不来。”

    那白衣青年连头都不抬,只是看着他手中的那个白玉杯子,语气平淡的说道。

    “家主有事分不开身,你有什么事情,也可以与我说。”

    白衣青年对面的中年人说道。

    “哼!好大的架子。”

    白衣青年明显有些不悦了。

    “这……”

    那中年人闻言不禁变色。

    “尊使到来,有失远迎,确实是我们的错。”

    这时,楼梯口处又有人影在闪动,又一个人从下面走了上来,这个人,竟是赵家的大长老赵木。

    “参见大长老。”

    那名中年人见到来人是赵木,连忙上前行礼。

    “嗯!你退下吧!”

    赵木挥了挥手说道。

    “是!”

    那名中年人连忙退了开去。

    “赵木,那赵云天是不是死了,如果那个家伙还没有是死,就叫他快滚到我的面前来。”

    白衣青年冷冷说道。

    “还望尊使能够体谅一下,家主他真的有事情,不能亲自前来。”

    赵木不卑不亢的说道。

    “哼哼,我体谅你们,那么谁来体谅我?”

    白衣青年不屑的说道。

    赵木闻言,不禁一怔,一时之间却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好了,既然赵家想象与我合作,便算了。”

    那白衣青年说着便站了起来,打算离开。

    “尊使留步。”

    赵木连忙迎了上来,将那白衣青年拦了下来。

    “我觉得我们没有再聊下去的必要了。”

    白衣青年说着,他的身影随即便变得模糊起来,然后直接消失在了虚空之中,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

    赵木见到这一幕,不禁心头震动,这个家伙竟然来这一招,好在整座酒楼都被赵家包了下来,没有人见到白衣青年的消失。

    似乎根本没有想到会这样,赵木呆站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转身离去。

    雪域天宫的使者根本不想帮助赵家。

    但是现在的赵家,正是需要雪域赵家的帮助,这样雪域赵家才能从低谷之中走出来。

    雪域天宫的使者在雪域行走,很快,金鹏一族的祖地之中便来了一个白衣青年。

    金鹏一族的老祖亲自带着自己的族人,将雪域天宫来的使者亲自迎接进了金鹏一族的祖地之中。

    一个多时辰后,那名白衣使者便离去了。

    然后,金鹏一族便有所动作起来,开始高调的接收起雪域赵家的地盘来。

    大战不可避免,要知道,雪域赵家是不会那么轻易交出自己的地盘来,这样一来,雪域之中顿时掀起了阵阵腥风血雨。

    有人传言,金鹏一族得到了雪域天宫的允诺,会继赵家之后,成为这一方雪域之中的主宰者。

    如此一来,雪域其他势力便不敢反抗金鹏一族,纷纷宣布效忠于金鹏一族。

    但是,有个别势力却是不以为然,尤其是之前打败了雪域赵家的天狼一族,他们认为他们才有资格成为雪域之中的新的霸主。

    雪域之中风起云涌,一场大变正在酝酿着。

    这一天,天狼城外来了一个白衣青年,这个青年人直接进入了天狼城,但是,半个时辰不到,这个白衣青年便从天狼城之中走了出来。

    “哼!想要我臣服在金鹏老祖的脚下?这可能吗?”

    天狼城的城主府大殿之上,坐在宝座之上的天狼老祖冷笑着说道,管他什么雪域天宫的使者,老子又不是你们的奴隶。

    天狼一族的底气很足,要知道,只要有那座古祭台的存在,就算是雪域天宫都不能无视自己。

    这也是天狼老祖敢不买雪域天宫的使者的账的原因。

    就在雪域天宫的使者在北方雪域各大势力之间子行走的时候,古飞却是进了一处神秘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