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二千七百二十九章 糟老头
    入夜之后,蛮古城外出的人都陆续回到了城中,要知道,在即便是在白天的时候,城外的无尽雪域之中也隐伏有无数未知的危险,更何况是黑夜里?

    有很多白天潜伏在洞穴之中的蛮兽与毒虫都会在夜晚出来觅食,一旦与这些东西相遇,便会有危险,尤其是那些防不胜防的毒虫,更是可怕。

    北方雪域之中,曾经有准圣被毒虫咬伤,医治无效,一命呜呼,这足以说明雪域毒虫的厉害与可怕了。

    而且,在入夜之后,北方雪域的温度要比白天还要寒冷得多,别说是凡人,就算是一般的修士,都难以抵御那种严寒。

    蛮古城是蛮族聚居之地,虽然说蛮族的体质比之一般人要强悍,但是一样不敢在夜里出城,因为这是找死的节奏,没有那个蛮族人那么傻。

    这座古城有护城大阵守护,那护城大阵可以隔绝外界的严寒与风雪,因此,在城里,却是温暖如春。

    大街上行走的人,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身上穿着的衣衫并不是那么的厚实,那些修士甚至衣衫单薄,但是如果出了蛮古城,却是不行。

    古飞入住的客栈,乃是蛮古城之中最大的一间客栈,其实,这座客栈同时也是一座酒楼,大堂之上,摆放着数十张桌子,入夜之后,大堂上已经有不少聚在一起,觥筹交错,谈论着白天的种种经历。

    有的人却是永远都不会出现在这里了,经常有出城的人死在外面,这里的生存环境真的太过恶劣了。

    但是,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中,才能走出比一般的修士要强大得多的强者,物竞天择,过的太安逸,会让人不思进取。

    这时,古飞坐在客栈大堂的一个临窗的角落里,然后要了一些酒菜,就这样一个人自斟自饮起来,他同时在留意着周围的人的谈话。

    他要先了解蛮古城,然后才有下一步的动作。

    他的肩头上,坐着一个拳头大小,毛茸茸的生灵,这个生灵,正是那头缩小了的雪猿,这头雪猿可不是一般的蛮兽可以比拟的,因为这是一头仙神境界的雪猿。

    这头雪猿正捧着一块骨头在啃呢。

    仙神境界的雪猿,修为强大无比,远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抗衡的,这头雪猿的战力,甚至远胜一般的仙神。

    “轰隆隆……”

    就在这个时候,蛮古城外忽然传来了闷雷也似的声响,然后,古飞抬头向窗外望去,只见在城门口的方向,有一架战车从远空飞来。

    战车之上透发出了璀璨的神光,就像是一轮金色的神阳在向着蛮古城快速接近,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浩荡而至,被蛮古城的大阵挡了下来。

    传进蛮古城的气息,被削弱到了可以让一般修士能够承受的程度。

    那战车之上,战者一个黑发中年人,虽然距离还很远,但是古飞却是可以清楚的见到,这个中年人身上穿着黑色的战甲,浑身有大道气息缭绕。

    当然,这并不是真正的圣道气息,但是也足以说明这名中年人的不凡了,因为这个中年人是一个准圣。

    准圣,在北方雪域来说,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方高手了,要知道,在一般情况之下,圣人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因此,准圣就成为了大家熟知的强者了。

    “轰隆隆……”

    沉重城门在缓缓打开,那名中年人竟是直接驾驭战车冲进了蛮古城内,然后沿着大街,向着街道尽头的城主府冲去。

    大街之上立时便出现了一阵慌乱,那架战车从无数人的头顶上空飞过,修士还好一点,那些凡人却是直接被吓的瘫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古飞见到那架战车直接冲进了城主府,不禁有些奇怪,这北方雪域的城池,不是在夜里关了城门之后就打不开了的吗?

    他想到了自己初到北方雪域的时候遇到的事情。

    “难道那些家伙竟然敢骗我?”

    古飞想到了这里,不禁有些恼怒,他最讨厌别人骗他,这让他很不爽。

    “想不到黒古战将才刚刚突破到准圣境界,便如此目中无人了,竟然敢在城中驾驭战车而行,他以为他是蛮古城主吗?”

    客栈之中的一个包厢里,有人发泄着不满。

    “你小声一点,要是被人听到,会惹祸上身的。”

    包厢之中传出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我就是看不惯这等骄横跋扈的家伙。”

    先前那个声音说道。

    “你真的不要命了?那黒古战将是谁?那可是蛮古城主的嫡孙,这样的人,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

    另一个人连忙小心的说道,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在劝说好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哼!别人怕他,我偏偏不怕。”

    那个充满怨念的声音继续响起,但是却是压低了声音。

    要知道,那黒古战将虽然只是蛮古城主的孙儿,但是一身修为却也强大无比,在无尽雪域之中,能出一个这样的人,真的很难。

    以古飞现在的修为,他能感应到蛮古城之中的那些圣人身上透发出来的圣道气息。

    整座蛮古城,只有两道圣人气息,也就是说,现在的蛮古城,只有两名圣人在镇守,这比起雪域赵家的祖城之中的圣人来说,却是少的可怜。

    而那雪域赵家还有圣尊坐镇,但是这蛮古城却是没有圣尊的存在。

    “黒古战将?”

    那个包厢虽然距离古飞有些远,而且大堂之上人声嘈杂,但是古飞是谁,他可是圣尊,而且是武道圣尊,感官比一般的圣尊要灵敏得多。

    包厢之中的谈话清楚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蛮族城主的孙儿也有准圣级的修为?

    “看来这蛮古城城主不简单啊!”

    古飞在自语,北方雪域是一方苦寒之地,灵气比不上天界其他地域,要想成为强者,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哈哈,道友,一个人喝酒多无聊啊,不介意我坐下来吧!”

    就在古飞想着事情的时候,一声笑声忽然在他的身旁响起,然后,一个头发蓬松,身上脏兮兮,腰间挂着一个大葫芦的糟老头直接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你这酒鬼,又来这里骗吃骗喝吗?”

    这时,客栈的小二发现了糟老头,连忙急急忙忙的冲了过来,一把抓住糟老头的衣领,就要将糟老头拖出去。

    “慢着!”

    古飞看着这个糟老头,忽然心中一动,然后挥手叫那客栈小二退下。

    “你这酒鬼……”

    那客栈小二还要再说,但是却被古飞瞪了一眼,下半截说话便再也说不下去了,连忙退走了。

    蛮古城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这家客栈的小二也有些眼力,他早已看出这个黑衣青年人是一个修士,没有人敢招惹修士,要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蛮古城之中,便有不少人招惹了修士,然后被灭满门的事情发生,在修士的眼中,凡人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举手就能灭杀。

    “哈哈,道友,多谢了。”

    那糟老头隔着桌子,向古飞一拱手说道。

    “别那么快多谢我。”

    古飞深深看了对面的糟老头一眼说道。

    “道友是刚刚来到蛮古城的吧!”

    糟老头自来熟,只见他直接从身上摸出了一只大碗,然后拿起桌上的酒壶,为自己满上了一碗酒。

    “你怎么知道我刚刚来到蛮古城?”

    古飞看了一眼老头手上的那只大碗,然后笑了笑,看着糟老头说道。

    “哈哈,老头子我要是连这点眼力都没有,还能在这蛮古城之中混的下去吗?”

    糟老头大笑着说道,他那浑浊的眼眸深处,闪过了一道精光。

    “感情你是这里的地头蛇啊!”

    古飞说道。

    “哈哈,不错,要说谁最熟悉蛮古城,老头子我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的。”

    糟老头自我感觉良好的说道。

    但是,古飞却是一脸不信的看着糟老头。

    “道友,老头子我真的不骗你,你想要知道些什么,尽管问,要是老头子我答不上话,老头子我便是猪,一头蠢猪,如何?”

    糟老头誓言旦旦的说道。

    “那好,刚才那个在城里驾驭战车而行的人是谁?”

    古飞问道。

    “那个家伙?那个家伙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名叫黒古,乃是蛮古城主的孙子,而且是蛮古城主所有孙子之中最宠爱的一个孙子,到处惹事,事后搞不定了就请蛮古城主出来为他擦屁股。”

    糟老头说道。

    “那蛮古城主现在在哪里?”

    古飞直接问道,他想要拜访一下蛮古城主,因为他觉得一个人的力量真的很有限,他想要借助蛮族的力量来寻找赵紫柔。

    虽然天狼老祖已经动用了他能动用的一切力量去寻找赵紫柔了,但是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

    “哈哈,你这问题问题太没有难度了,谁不知道蛮古城主住在城主府?这还用问吗?”

    那糟老头笑了起来。

    “很好,那麻烦你带我去见蛮古城主。”

    古飞看了糟老头一眼说道。

    “什么……”

    糟老头闻言,却是惊呆了,手一抖,手中的大碗差点便掉了下来,溅出来酒水淋湿了他的前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