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二千七百二十六章 禁忌存在
    镇在生命神泉上空的那座黑殿来历神秘,就算是古飞都不知道是上古洪荒年代之中的哪一个惊才艳绝的强者潜伏在黑殿之中,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存在活下来。

    当然,上古洪荒世界强者林立,那是一个大时代,出现了无数惊才艳绝的存在,或许黑殿之中的那个存在便是其中一个。

    前人走过的路,无法想象,由死而生,这样的路并不是没有人走过,而且貌似还有人成功了。

    古飞知道,当年在阴阳玉佩之中走出来的那位强者,便是由死而成,再次活了过来,而那丰都鬼帝,也走出了一条另类的路,开创了鬼修一途。

    大道虽说三千大道,但是这只是一个概括,大道无尽,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点,古飞早就知道了,他一直在尝试,他并不走前人的路,不修单一的五行之力,而是由五行,演化阴阳,再由阴阳演化混沌,而混沌之上有什么,是古飞目前所遇到的难题。

    古飞走的这条路,与武祖不同,但是,也不表示在他之前没有人走过这样的路。

    遇到如此强大的对手,古飞并不惧怕,反而是兴奋无比,对方越是强大,他身上的战意便越是强盛,他要印证自己的修为与实力。

    但是这个时候,古飞却是根本没有空理会黑殿之中的那个家伙,而是全力出手想要破开宝山。

    宝山上宝光与神光在交织,那是古宝与神材透发出来的光华,要是破开了这座宝山,古飞将得到无数的天材地宝。

    雪域赵家竟然还藏着一个洞天,古飞自然是不会让赵家有翻身的机会,他要将赵家的资源全部搬走,让赵家从一个富翁,变成一个穷光蛋。

    古飞拥有的神材与宝物不计其数,就连那不是神药都拥有,赵家的这点东西,他还真的有些看不上眼,但是,不要白不要。

    “轰隆隆……”

    混沌大手逐渐镇压而下,九道混沌大道神链牢牢的锁住了那座宝山,不时有神光从宝山上冲出,那是已经通灵的灵宝想要逃遁而去。

    通灵的灵宝没有拥有神魂,只是通灵而已,这种灵宝有趋吉避凶的能力,遇到危险,会本能的逃遁。

    “吼!”

    就在这时,一声咆哮从赵家洞天深处传了出来,一股恐怖到了极点的气息随即也从赵家洞天深处浩荡了开来,黑殿之中的那个存在将要出来了。

    “嗡!”

    虚空震动,古飞不得不施展仙道九秘之一的“无”字秘,宝山上的无数符文立时便变得暗淡了起来。

    有的符文更是直接崩散在了虚空之中,就此消散了开来。

    没有什么悬念,无尽符文被“无”字秘的力量化掉,所有守护宝山的阵法全部崩溃,宝山最后还是被古飞收走了,这让赵云天等人几乎要吐血,失去了无数的神材与灵宝雪域赵家元气大伤啊!

    就在古飞收走宝山的时候,赵家洞天深处,镇在生命神泉上空的那座黑殿在震动,一道黑气缭绕的身影从黑殿之中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黑衣黑发的俊朗青年,这个青年的额骨上烙印有一道符文,整个额骨都在放光,似能照耀千古,散发出了一种莫名的气机。

    只见这个青年只是一步迈出,瞬间便已经出现在了古飞的对面,那笼罩住整个赵家洞天的核心地域的大阵对于这个青年人来说,简直就是形同虚设。

    “武道圣尊吗?”

    那青年人额骨之上有神圣的光辉在流转,他一眼便看出了古飞的虚实来。

    那块额骨真的很诡异,青年人浑身上下都被死气笼罩,但是却有一块透发出神圣光辉的额骨,灵魂之力似乎强大无比,潜藏在了额骨后面。

    然而,令古飞感到震惊的是,自己竟然看不穿这个黑衣青年人的虚实,就连对方的修为境界都感应不到,对方的那块额骨透发出来的气机竟然可以挡住武道天眼的扫视。

    “这……”

    古飞的神色随即凝重了起来,他知道,这个人真的很可怕,对方的额骨,是一块拥有莫名力量的骨头,或许有可怕的威力。

    “很可惜,你要死了。”

    那个青年人平静的说道,就像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的随意,这让古飞感到很大的压力。

    “哈哈……”

    古飞忽然大笑了起来,这个家伙竟然想要杀自己。

    “你笑什么。”

    那个青年人感到愕然说道。

    “不笑什么,我只是想说,想杀我的人,很多,但是,我还在这里。”

    古飞摇了摇头,面对这样的一个对手,他不敢怠慢,要知道,这个家伙曾经有资格去争夺至尊的宝座。

    这个青年人当年冲击至尊境界虽然失败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看他。

    “那是那些人没用,遇到我,你注定要陨落,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

    那黑衣青年并不急着出手,他很自信,在他看来,古飞就像是一只随时都能踩死的蝼蚁一样,他似乎根本没有将其放在眼里。

    “你句话应该是我问你。”

    古飞面无表情的望着对面那个青年人,他战意如虹,体内的战血开始沸腾了,一股强大到了极点圣尊之威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开来。

    “轰隆隆……”

    古飞身周的天地虚空在震动,赵家洞天变得不稳定起来,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碎一样,以他为中心,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向着远方蔓延而去。

    赵家洞天毕竟不是大天地,这里的天地虚空很不稳定,承受不了圣尊级的强大力量。

    两大强者要是在赵家洞天之中大战起来,这对赵家洞天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一方洞天恐怕都会不复存在了。

    就在这个时候,古飞对面的那名青年人一挥手,一座黑色的战台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那名青年直接跳上了战台之上,然后轻蔑的望着战台下方的古飞。

    “岂有此理!”

    古飞怒骂一声,双脚在地上一撑,整个人立时便冲天而起,然后也落在了那座古战台之上。

    “我不杀无名之辈!”

    古飞淡然的望着对面的青年人说道。

    “哼!我名为罪天。”

    那青年人说道。

    “罪天?”

    古飞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想来这个罪天应该是那些隐世的强者,这样的强者很可怕,因为他们的修为境界都很高,是同阶之中的王者。

    “他……竟是罪天……”

    古飞不知道罪天是谁,但是并不表示其他人不知道罪天,这个时候,赵家祖城的城主府内,赵云天震惊到了极点。

    罪天,那是上古洪荒时代的一个怪胎,修为远胜同阶修士,被视为同阶无敌的强大存在,死在他手上的强者,不计其数。

    “我名古飞。”

    古飞说道,从他的语气当中可以知道,他已经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了一个最佳的状态。

    “杀!”

    罪天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便大手一伸,向着古飞抓去,一只黑色的大手出现在了虚空之中向着古飞笼罩而下。

    大手遮挡住了整片天地,这种神通,有点像古飞的遮天手,但是,古飞却是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遮天手。

    “碰!”

    古飞一拳向上打出,轰在了大手之上,立时便将那只大手轰出了一个大窟窿来,他便冲天而起,从那大手之上的窟窿之中冲了出来。

    两大强者大战了起来,两道身影在虚空之中快速移动,高天之上不时传出沉闷的碰撞声。

    古战台在震动,强大的圣尊力量撼动了这座古老的战台,无尽的符文从古战台之上冲了出来,交织成一幅幅玄奥莫测的阵图来。

    “这个古飞……”

    外界的城主府内,大殿上,透过古镜见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古飞竟然可以与那个禁忌存在大战不休,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赵云天等人紧张到了极点,一旦那个禁忌存在不敌古飞,那么他们便要遭殃了,要知道,那个禁忌存在是他们最后的底牌了。

    底牌用完,但是却没有打倒对方,雪域赵家的人感到无比的憋屈,最重要的是,他们要跑路了。

    赵云天与赵木等人其实都在等待,等待赵家第一高手的回归,但是,那个第一高手却是迟迟没有现身。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赵家的第一高手没有及时回来,一旦回来,结局或许便要改写了。

    赵家的第一高手很神秘,平时行踪便已经成谜,整个雪域,几乎没有人曾经见到过他出过手。

    这是一个神秘而又强大的存在。

    城主府的密室之中,那赵家的三大圣者还在放血,血色的阵图透发出了诡异强大的气息,三大圣者割破手腕,向着阵图滴落圣血。

    赵家洞天之中,黑殿所在的地域依旧在下血雨。

    以圣血来献祭,这让黑殿释放出了至强的死亡气息来,那古战台上,罪天的凶威在不断的提升。

    随着献祭的继续,罪天能够掌控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他与那座黑殿有着某种联系,可以借来黑殿之力,施展种种神通。

    “快杀了这个家伙啊!”

    赵家祖城,城主府大殿上,白眉圣王在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