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 绝世凶邪
    赵家的洞天之中,古飞成功破开了一座药山,收走了无数仙药神药,甚至得到了三株圣药。

    能有三株圣药,却也不错了,毕竟这是意外的收获,古飞很知足,要知道,这天界赵家,并不是人间界的赵家,能有多少好东西?

    天界赵家只是人界赵家的一个分支,其底蕴,自然是远远比不上人界赵家,要知道,人界赵家可是人皇传承。

    荒古赵家曾经出过一位人皇,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有人猜测,人界赵家之中,有赵家人皇留下的皇极神兵守护,就算是圣尊,甚至是准至尊,都不可能攻破人界赵家的祖地。

    “轰隆隆……”

    古飞来到了那座宝山之上,他直接出手,混沌大手出现在了高天之上,向着下方的那座宝山笼罩而下。

    刹那间,那座宝山之上冲出了无数神光,护山大阵开启了,无数符文在虚空之中浮现,交织出了一幅幅古老而又玄奥的阵图来。

    随着阵图的出现,整个赵家洞天之中的天地灵气都被阵图引动了,天地精气向着阵图疯狂汇聚而来,凝聚起了强大的力量,神光千道,瑞气升腾,一股惊天杀气出现在了天地间,这是一座杀阵,可以绞杀圣人。

    宝山乃是赵家收藏天材地宝的地方,这座宝山不比外界的宝库,宝山之上收藏着的东西,绝对是世间罕有,即便是失去一件,都会让赵家的强者无比肉痛。

    也这个是因为如此,这座宝山被人布下了强大而可怕的杀阵。

    “怎么办!这个家伙破了药山不说,竟然还要打宝山的主意。”

    赵家祖城之中,城主府大殿内,一众赵家的强者从古镜上见到这一幕,都不禁又惊又怒,那座宝山,可是赵家收藏天材地宝的一座山岭。

    是可忍孰不可忍,祖城城主府内,一众赵家的强者都出离了愤怒。

    宝山悬浮于高天之上,这样的一座山岭,有重重阵法守护,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座山岭,在一般的圣尊面前,或许很难攻破,然而在古飞的面前,却是不算什么。

    “跟他拼了!”

    城主府大殿之中,传出了一声咆哮,那人正是性如烈火的赵罡,他的修为强大无比,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圣尊境界。

    他是半步圣尊,要不然,也不会与那天狼老祖成了儿孙亲家,敢呵斥天狼老祖这等圣尊级的存在。

    “家主,大长老,拼吧!”

    白眉圣王站了出来向坐在大殿正中宝座之上的赵云天与站在宝座下的赵木说道,赵家要是真的被人抄家了,那么赵家还有面目在北方雪域混的?

    “好吧!”

    赵家家主赵云天沉吟良久,这才点头说道。

    雪域赵家的东西都被古飞搬光了,这让赵家如何继续传承下去,古飞撼动了赵家的根基啊,逼得赵家不得不铤而走险。

    雪域赵家的底蕴,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要知道,即便雪域赵家只是人界荒古赵家的一个分支,但是也有最后的底牌。

    如果一点底牌都没有,雪域赵家如何能称霸北方雪域无尽岁月?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本来在古飞这个家伙没有发现赵家洞天的情况之下,赵家的一众强者还能一忍再忍,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却是不能忍了。

    古飞这是在洗劫赵家啊,赵家的一众强者怎么可能再忍下去?

    “轰隆隆……”

    这个时候,在赵家洞天的核心地域外,一只混沌大手笼罩住了一座悬浮在高天之上的山岭,整座山岭震动了起来,似要被大手抓走一样。

    道道混沌气从混沌大手之上垂落,如同混沌大龙,牢牢的缠绕住了这座山岭。

    一层层阵法不但崩溃,无数的符文消散在了虚空之中,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足有十几层阵法被破去。

    “嗡!”

    虚空震动,又一层阵法涌现,被混沌大手的力量激发,九道璀璨的道纹绽放出了比太阳还要明亮的神光。

    圣道气息浩荡于天地间,这是一座强大的阵法,至少出自圣尊之手,九道圣尊道纹在缭绕,时而化成天刀,割裂天地虚空,时而变成一柄柄天剑,剑气冲霄,令天地都为之失色。

    “有些意思了。”

    古飞见到这一幕,却是不惊反喜,之前的阵法都太弱了,这座圣尊级的大阵才有些看头啊,这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轰隆隆……”

    混沌大手镇压而下,那圣尊大阵上的九道符文立时便化成了恐怖的天刀,向着混沌大手劈砍而去,刀气冲天,整个天地虚空的温度都在急剧下降。

    每一道刀光都足以破开赵家洞天,劈到外面的大天地之中。

    但是,古飞的混沌大手也不是吃素的,混沌之力浩荡,一道道秩序之力交织,镇封了一方天地。

    即便是强大如那九道化成天刀的道纹,也难以破开混沌大手的镇封之力。

    就在古飞全力破阵的时候,在赵家洞天的核心地域之中,那座镇在生命神泉上的黑殿忽然震动了起来。

    黑殿上空,竟是下起了血雨,每一滴血雨,都在绽放着妖异的血光,血光之中,有道纹在隐现。

    这不是凡血,而是圣血,只有圣人的圣血之中,才能内蕴大道之力,血中有破碎的道则的存在。

    血雨滴落在黑殿之上,竟然渗透了进去,然后,一股强大的生命力量从黑殿之中传了出来,整座黑殿像是有生命的一样,像是活了过来。

    “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古飞感应到了那座黑殿之上传出来的那股强大而又恐怖的气息,虚空之中,传来了一股血腥味。

    就在古飞震惊之时,在赵家祖城之中的一个密室之中,赵家的三大高手盘坐在了地上,在他们身前的地面上,有用鲜血刻画而出的一幅阵图。

    这时,三大赵家强者割破了手掌,正在向血阵图上滴血。

    圣道气息浩荡,这赵家的三大强者,竟然都是圣者,圣血滴落,地上的血阵图便一阵模糊,仿佛虚空塌陷了下去,圣血直接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黑殿上空,出现了一个血色的漩涡,有圣血滴落,化成血雨,准确的来说,这是圣血雨,每一滴血都可以洞穿圣人的躯体,灭杀仙神。

    “以圣血献祭,唤醒禁忌的存在,古飞,你的死期到了。”

    密室外面,赵云天冷笑着说道,眼眸之中凶光闪烁。

    这是雪域赵家的杀手锏,黑殿之中有恐怖的无上存在在沉睡,一旦唤醒这个存在,那么就算是更加强大的对手都要死,没有人可以活下来。

    雪域赵家称霸北方雪域无尽岁月,这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

    黑殿吸收了圣血,一道道黑色的符文随即便从黑殿上浮现而出,黑殿之中浩荡出了至强的死亡力量的波动,但是,在那死亡力量之中,却是有一股生机。

    黑色的死气逐渐笼罩住了整座黑殿,一道黑影从虚空之中显现而出,两道可怕的邪光从那道黑影的身上冲了出来,向着十方扫视而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

    古飞很是震惊,他却是想不到,在这赵家洞天之中,竟然还有这等凶邪,一头恐怖的存在正在沉睡之中复苏。

    “赵家的洞天之中,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

    古飞真的想不明白,要知道,这个存在一旦苏醒,那可不得了,整个赵家的洞天都有可能会在这头凶邪的手上。

    然而,那雪域赵家之中知道这件事的人却是不多,他们也不在乎,洞天毁了可以再次开辟。

    “轰隆隆……”

    黑殿震动了起来,从黑殿之中冲出了一道道死亡黑气,那股死亡气息依旧在提升,如同有一头死亡至尊出现在了天地之间。

    赵家的人以圣血献祭,竟是成功的唤醒了在黑殿之中沉睡的一尊恐怖的存在,这让古飞感到不可思议。

    黑殿之中的那尊存在,似乎与雪域赵家有某种联系,或许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但是,无论如何,这都对古飞都不是一件好事。

    整个赵家洞天都在震动,恐怖的气息浩荡,令周围的虚空出现了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缝,赵家洞天竟然有崩溃的迹象。

    “这怎么可能……”

    这分明是绝世凶邪出世的迹象啊,死期滔天,但是偏偏在极尽的“死”当中,蕴含一丝“生”,这太过诡异了,由时而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也只有那些有大毅力,惊才艳绝的古代大凶,才能走出那一步,或许有绝世凶邪想要另类成至尊,想要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至尊路来。

    竟然有一尊这样的存在潜伏在了赵家洞天之中,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赵家到底干了什么,赵家的洞天之中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

    这让古飞难以置信,要知道,这种存在,即便是在那上古洪荒天地之中,也绝对不多,有资格冲击至尊境界的存在,并不多。

    难道黑殿之中的那个存在,竟是上古洪荒世界当中的一位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