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二千七百一十章 独孤老人
    古飞展现出来的战力令所有人都震惊到了极点,他大手向前虚按,前方那层神光立时便变得暗淡了起来,古老的符文被生生磨灭掉。

    “这是……”

    天霜城内,见到这一幕的强者都不禁变色。

    古往今来,能攻破天霜城护城大阵的人,屈指可数,而且,那些人都是北方雪域之中的至强者。

    “轰隆隆……”

    虚空震动了起来,古老的符文不断被磨灭,护城大阵的力量所化成的那层神光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

    “你竟然……”

    城楼之中的那个神秘强者震惊到了极点,他万万想不到这个黑衣青年真的可以撼动天霜城的护城大阵。

    古飞没有说话,他在全力施展仙道九秘之一的“无”字秘,这种秘术的威力恐怖无比,可以将一切东西全部化成虚无。

    “这怎么可能……”

    天霜城之中的其他强者都动容了,有人已经坐不住了,城外的那个黑衣青年竟然撼动了护城大阵。

    “这个家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天霜城的城主府上空,那名青年的眼眸之中透发出了璀璨的神光,像是两点寒星一样在闪烁。

    没有什么悬念,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古飞的右手竟然穿过了那层神光,然后,那层神光被“无”字秘的力量破开了一个大洞来。

    “这这这……”

    城楼之中的,一个老人见到这一幕不禁目瞪口呆,这个黑衣青年竟然真的破开了护城大阵之力所化成的那层神光。

    “不过如此啊!”

    古飞说着便带着那头雪猿穿过神光上的那个被“无”字秘之力化开的大洞,直接走进了天霜城之中。

    “唰!”

    城楼之中的那名老人终于是坐不住了,他一步迈出,瞬间便出现在了古飞的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这是什么秘术?竟然可以化开护城神光。”

    老人难以置信的望着古飞说道。

    从来没有人可以用这样的方法进入天霜城,这个时候,古飞身后的那层神光之上的那个大洞在快速消失。

    那层神光之上,那些被古飞的“无”字秘的力量磨灭掉的古老符文再次在虚空之中凝现而出。

    这座护城大阵很不简单,竟是可以自动修复。

    “我为何要告诉你?”

    古飞的眼神之中,透出了一丝玩味的意思来,但是,他心中也不禁感到有些意外,这名老人竟是一名圣人。

    圣人守城门,实在有些难以想象。

    “年轻人,你要知道,自负过头了,那就是自大了。”

    老人盯着对面的古飞,眼中精光闪烁,一股圣阶的强大气息从他的身上扩散了开来。

    “我是自负,还是自大,不是你说了算的。”

    古飞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

    “你少在我家主人面前倚老卖老。”

    站在古飞身后的那头雪猿冲着那名老人怒吼道,雪猿的身上,透发出了狂暴无比的气息,这是一头凶兽。

    有古飞挡下了那股圣道气息,雪猿却是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

    “这里那里轮的到你这头畜生说话?”

    这个时候,一个白衣中年人从城中走了出来,只见这个人白衣飘飞,胸前垂着三缕长须,面如冠玉,却是一个有着超凡气质的强者。

    “你又是哪根葱?”

    雪猿凶狠的盯着那个走过来的那名白衣中年人说道。

    “参见师尊!”

    那白衣中年人并没有理会雪猿,而是来到那名老人的身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这个老人只是穿着粗布衣衫,雪白的长发简单的用布条扎在了脑后,胡子拉碴,给人一种颓废的感觉。

    但是,这个老人却是一名圣者,一名强大的圣者。

    老人没有理会那个白衣中年人,他的注意力似乎全部都在古飞的身上。

    “年轻人,我不能就这样放你进城。”

    老人淡然说道。

    “要打吗?那就出手吧!”

    古飞很直接,在修炼界,如果得不到别人的尊敬的话,那就让别人怕你就行了,只要让天霜城的人都怕了自己,事情就好办了。

    “很好!”

    老人闻言,一股强大的战意立时便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开来。

    “轰隆隆……”

    老人身上涌现出了九道圣道道纹来,强大的圣道气息爆发,虚空在震荡,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向外扩散了开去。

    “主人……”

    这个时候,那头雪猿才知道老人的强大与可怕,因为它终于是感觉到了一缕圣阶气息,这令它惊骇欲绝。

    “唰!”

    古飞一挥手,直接便将雪猿收进了自己的内天地之中。

    以雪猿这种修为,根本承受不了圣阶的强大气息,如果不是古飞挡下了老人身上浩荡开来的那股圣道气息,雪猿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内天地吗?”

    老人的灵觉很敏锐,他感应到了内天地的气息,圣阶的生灵,凌驾于天地大道之上,拥有开天辟地般的手段。

    圣阶的生灵,很多都开辟有属于自己的内天地。

    这个时候,那个白衣中年人也远远退避了开去。

    “去城中的演武场。”

    老人说着便直接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古飞笑了笑,也一步迈出,瞬间消失,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城中的一座古战台之上,这便是天霜城的演武场。

    老人与古飞都不可能直接在天霜城之中肆无忌惮的出手,要是他们真的如此,那么死的人便多了。

    试问天霜城之中,又有多少生灵可以承受得了圣阶的强大威压?

    圣阶的存在在天霜城之中大打出手,后果是毁灭性的,整座城池恐怕都会受到难以想象的破坏。

    “轰隆隆……”

    这个时候,演武场中的一座古战台之上,两道身影在对峙,强大无比的圣阶气息从两人的身上扩散了开来。

    古飞与那名老人身上的气息都在快速提升。

    几道强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演武场之中,古飞与老人之间的一战,惊动了天霜城之中的所有强者。

    这个黑衣青年人竟然轻易突破了天霜城的护城大阵的封锁,进入到天霜城之中,这对天霜城之中的所有强者都是一个威胁。

    天霜城城主府内,一个老人从沉睡之中被人唤醒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人从沉睡之中醒来,很快他便直接离开了城主府,出现在了演武场之中。

    演武场内的那几个强大无比的存在见到老人之后,都大吃了一惊,他们难以置信,竟然连他都被惊动了。

    这个时候,古战台之上,古飞与那名老人动了。

    “吼!”

    一声龙啸响起,那名颓废老人一扬手,竟是打出了一道黄金大龙来,那头大龙张牙舞爪的向着古飞猛扑而去。

    “轰!”

    古飞只是一拳打出,右拳狠狠的砸在了黄金龙头之上,爆发出了一声巨响,颓废老人打出的黄金大龙立时便被震断成了数截,那龙头更是直接便炸了开来,无数黄金道纹崩散在了虚空之中。

    “这……”

    演武场上,古战台外,目睹这一幕的所有强者都震惊无比,这个黑衣青年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强大与强势。

    要知道,那颓废老人虽然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人了,但是其一身的修为与战力却是依旧强横无比。

    独孤伤,这个名字曾经名震北方雪域,敢与荒古赵家的当代家主叫板,但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这个天霜城之中的大人物,便落魄到了这种地步,竟然沦落到要去守城门。

    但是,即便独孤伤沦落到这等地步,却也没有人敢小看他。

    然而现在,这个来历不明的黑衣青年人竟然可以与独孤伤一战,而且隐隐还压过独孤伤一头。

    “很久没有遇到像样的对手了,终于可以放手一战了。”

    独孤老人在自语,他快速移动,一下子出现在了古飞的头顶上空,然后一脚向着古飞的脑袋踏落。

    “轰隆隆……”

    独孤老人的脚下有金光涌现,强大的力量将天地虚空都踏的塌陷了下去,一股毁灭的气息从他的脚下浩荡了开来。

    这个时候,古飞右手一伸,竟是直接便抓住了从头顶上踩下来的那只大脚,然后将独孤老人轮动起来,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轰!”

    整个古战台剧烈震动了一下。

    “这……”

    所有人见到这一幕都目瞪口呆,那黑衣青年太过厉害了,竟是一招便将那独孤老人放倒了。

    “你……”

    独孤老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上渗出了一丝血迹,他震惊到了极点,对方的手段确实也高明得很。

    “还要继续吗?”

    古飞带着不屑的神色说道。

    “杀!”

    独孤老人怒了,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竟然被人一招就放倒了,这令他难以接受。

    “吼!”

    龙啸再次响起,这一次,独孤老人身上的九道荒纹同时从他的身上飞了出来,化成了九条黄金大龙向着古飞凶猛的扑去。

    圣阶道纹所化的黄金大龙展现出来的威力强大无比,独孤老人在全力出手,整个古战台都震动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古飞却是依旧很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