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 红颜祸水
    古飞打败了东方尊,入主东皇城城主府,城主府之中的几乎所有东方世家的强者都被他斩杀了。

    他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他与东方世家有着灭门的大仇,这样的大仇,不共戴天,只有一方彻底被斩尽杀绝,才能化解。

    当然,古飞并不是好杀之人,对于东方世家那些外门子弟,他却并没有出手,要不然,整个东皇城恐怕都要血流成河。

    这个时候,整个东皇城人心惶惶,所有修士都知道古飞回来了,那个曾经斩杀了上一任城主东方远的杀神回来了。

    一些与东方世家走得近的修炼家族坐立不安,他们不知道古飞会在什么时候杀上门来。

    当年那一战,东皇城之中的这些修炼家族很清楚,古飞那个杀神,可以说是肆无忌惮,杀了就杀了。

    上一任的城主东方远可是一尊半圣,而这一任的城主东方尊,更是强大,这个东方尊,乃是自东方世家的祖地之中走出来的绝世强者。

    那是一尊古圣,成道于上古洪荒年代,活了无尽岁月,但是,即便那东方尊有着天大的来头,也被古飞这个杀神打跑了。

    有人猜测,这个古飞应该成圣了。

    “那东方瑶可是太古道门的传人,这一次,恐怕连太古道门都要被牵扯进来啊!”

    城主府前的那座茶楼上,有修士在低声交谈。

    “兄台此言差矣,太古道门不见得会为了东方瑶而得罪古飞。”

    有人持不同的看法。

    “有道理,那古飞可不是一个人,他的那个弟子古重听说也成圣了,已经在西土闯出了名堂来。”

    有人说道。

    “战神古重竟然是古飞的弟子?”

    一些年轻修士不禁震惊无比。

    “你们现在才知道吗?”

    年长的修士不以为然的说道。

    古重是古飞的弟子的这件事情,对于年长的修士来说,却并不是什么秘密,当年古飞便是带着古重杀到东域来的。

    “古飞,古重?”

    在茶楼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男一女,但是,这一男一女都以秘术改变了容貌,没有人可以看出其真面目。

    “你不是问我要什么聘礼吗,我现在知道我要什么了。”

    那身穿白衣的女子向坐在对面的那个灰衣男子传音说道。

    “你答应了?”

    那名灰衣男子闻言,顿时激动无比。

    “我答应了,前提是你出得起聘礼。”

    白衣女子点头说道。

    “哈哈,好,你说,你到底要什么,就算你要天上的月亮,我都能为你摘下来。”

    灰衣男子兴奋的向白衣女子传音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办不到,便从此断了要娶我的念头。”

    白衣女子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你难道真的要九天之上的神月?”

    灰衣男子见到白衣女子说的那么认真,不禁冷静了下来。

    “我不要你上九天摘月,也不要你家的奇珍异宝,我只要一样东西。”

    白衣女子看着对面的灰衣男子异常平静的说道。

    “说吧,你要的东西是什么。”

    灰衣男子彻底冷静了下来,他可不蠢,要不然,他也不会拥有一身强大无比的修为,被家族重点培养。

    “你挺好了,我要的东西是古飞的头颅。”

    白衣女子沉声说道。

    “什么……”

    那灰衣男子闻言,不禁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追求的这个仙子,要的东西竟然是古飞的头颅。

    “怎么,你办不到?”

    白衣女子见到灰衣男子的反应,语气之中透着不屑。

    “我的男人,必定要是一个英雄,你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语,哪里有资格做我的男人?”

    白衣女子的语气冷了下来。

    “但是,你要的可是那个人的命!”

    灰衣男子为难的说道,他虽然是这个仙子的追求者,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绝对不是古飞的对手。

    “我并没有说过要你亲自去摘古飞的头颅回来给我。”

    白衣女子看了灰衣男子一眼,而后说道。

    “你是想要我动用家族的力量?”

    灰衣男子明白了过来,他随即想到了白衣仙子的身份,看来这个仙子是要找古飞报仇啊,想要我做炮灰?

    “这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要你这样做。”

    白衣女子平静的说道。

    “你……”

    灰衣男子有些不悦了,虽然说并不是你要自己这样做,但是却是有这个意思,要不然,你又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他左右为难,去杀古飞?除非他活得不耐烦了,但是不去杀古飞,便会失去迎娶这个仙子的机会。

    “瑶儿,你确定你要的东西是男人的头颅?”

    灰衣男子很希望白衣仙子改变主意,但是,这似乎根本不可能。

    “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白衣女子说着便站了起来,直接走出了茶楼,消失在了街道上的人潮之中,只剩下了呆若木鸡的灰衣男子。

    “古飞是那么容易杀的吗?你这不是叫我去送死吗?”

    灰衣男子长叹了一声,而后也离开了茶楼。

    第二天,东皇城之中,一个震撼无比的消息传了开来,东方尊的那位拜入太古道门的女儿,竟然公开招亲。

    招亲的条件很简单,那便是,谁能杀了古飞,将古飞的头颅提来见她,她便嫁给谁。

    “竟然有人以这种方法来对付自己,真是好笑。”

    东皇城城主府内,古飞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不禁苦笑着摇头,那个东方尊的女儿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大吗?

    他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前来杀自己。

    一连数日,东皇城城主府的大门外,连人影都少见,根本没有一个人修士敢从那洞开的大门进入城主府内。

    一些神秘的身影,开始在城主府周围出现,有不少人在窥视,但是,他们注定什么都探知不到。

    因为整座东皇城城主府内,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古飞。

    白天的时候,那些人不敢放肆,但是到了晚上,那便不同了,城主府四周寂静无比,当月上中天之时,一道身影瞬间越过了城主府的高墙,进入到了城主府内。

    其实,整座城主府内只有古飞一人的消息,早已在东皇城之中传了开来。

    那个冒险进入城主府的神秘人在进入城主府后,便不再出现了,像是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样。

    一直到天亮,在外面窥视的人都没有看到那个神秘人从城主府内出来。

    这个时候,所有在城主府外窥视的人都震惊到了极点,看来进入城主府的那个神秘人是凶多吉少了。

    在白天的时候,城主府外的神秘人多了起来,又到了晚上,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有人偏偏不信邪,直接潜入了城主府内。

    但是,这些人都再也没有从里面走出来。

    这样一来,各路势力派出来的眼前都不敢进入城主府了,全都在城主府外面监视着城主府内的动静。

    “什么,派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

    深夜时分,在东皇城城外的一座山岭之上,一个灰衣男子手摇折扇,正在听着跪在他身后的一名黑衣人的汇报。

    “没有,一个也没有,他们很显然已经失陷在里面了。”

    黑衣人连忙回答道。

    “那个古飞看来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啊!”

    灰衣男子在自语,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少主,我看那个古飞不好惹啊!”

    这个时候,一个黑须老人出现在了山岭之上。

    这是一个身穿青衣小褂,矮矮瘦瘦的老人,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人的身上,透发出了一股很危险的气息。

    “我有分寸。”

    灰衣男子说道,他的眼眸之中,有精光在闪烁。

    那老仆人闻言,便不再说什么了,他始终是一个仆人,即便他的修为比灰衣男子强大得多,他也是一个仆人,一个供人驱使的仆人。

    “你们继续监视着那个人,有什么情况直接前来禀报。”

    灰衣男子冷冷说道。

    “是,少主!”

    那跪在灰衣男子身后的黑衣人连忙领命,而后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便从山岭之上冲了下去,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龙仆,那人你怎么看?”

    灰衣男子向老仆人说道。

    “这个,那人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黑须老仆人想了想,而后说道。

    “连你也没有把握拿下那人?”

    灰衣男子有些意外的说道,他是很清楚自己的这位仆人的厉害的,连这个老仆人都看不出古飞的虚实,这怎么可能?

    “东方尊不是弱者,他与我不过是半斤八两,那人连东方尊都打跑了,你说我会是那人的对手吗?”

    老仆人反问道。

    “这……”

    灰衣男子不禁动容,难道真的要动用家族的力量?但是,如此一来的话,岂不是将整个家族都搭了进去?

    古飞的强大,那是不容置疑了,为了一个女子而惹上这个杀神,似乎真的不值得,但是,如果叫灰衣男子放弃自己心爱的人,似乎又很不舍。

    “怎么办才好?”

    灰衣男子摇了摇头,一时之间,却是没有了主意。

    而这个时候,在城主府内,古飞却是从那几个闯进城主府内的人的口中,知道了一些有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