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混乱的根源
    古重渡劫惊心动魄,到了最后,连古飞留在天道上的道印都化成了人形闪电降临,与古重大战不休。

    古飞的道印化成的人形闪电可怕无比,简直如同古飞亲自出手,但是,这  毕竟只是一道道印罢了。

    即便如此,古重也遭遇到了大险,古飞差点就要出手打散天劫,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古重死在他的面前。

    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有出手,而古重也成功渡过了圣人天劫,成为了一尊武圣。

    古重是名副其实的人间第二武圣,以武成圣,这已经注定了他是诸圣之中的强者,要知道,武者同阶无敌并不是虚言。

    “恭喜师兄成圣!”

    老龟的神宫之中,众人欢聚一堂,老龟更是用不少圣兽的血肉为材料,备下了一桌子丰盛无比的佳肴来为古重庆祝。

    也只有老龟有这样的大手笔。

    “那是什么,传说之中的火凤翅吗?”

    “雪神山上的神熊掌?”

    “还有无极灵湖深处的黄金龙鲤。”

    小青等人惊呼,就是自己成圣,师尊也没有摆下这样的宴席为自己庆祝啊,他有些妒忌古重了。

    这些东西都是老龟在天界征战十方的时候,收集起来的圣兽的血肉,他嘴馋得很,经常以圣兽血肉为食。

    那火凤翅并不是真正的神兽火凤的翅膀,而是从体内有火凤血脉的神鸟的身上斩下的翅膀。

    但是那雪神山上的神熊,却是名副其实的纯血神兽,强大无比,但是照样被老龟以太皇印直接镇杀了。

    那无极灵湖也是天界上的一处禁地,一般人难以进入里面,灵湖之中有强大的生灵栖息,就算是准圣进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这样的一处凶地,却是被老龟平掉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喜欢吃那只有灵湖之中才生长有的黄金龙鲤。

    这是一场盛宴,神宫内,众人一直狂欢了两个时辰,而后才散去。

    “师尊,我想要离开一段时间。”

    古飞师徒站在神宫最高处,俯瞰下方的混沌大地,古重说出了这样的话语,他成圣了,有一件事情却是要去做了。

    “你是想……”

    古飞猜到了古重想要去做什么,古重想要回腾龙大陆了,哪里有他的根,巫地之中的古氏家族,便是他在腾龙祖星上的根。

    “你去吧!”

    古飞说道,腾龙大陆上,曾经也有他的根,但是现在,他有些迷惘了,他的根到底在哪里?或者自己是一个无根之人?

    重建太玄门,一直是古飞的愿望,自从遇到李灵风之后,他觉得自己的这个愿望应该可以实现了。

    “是!”

    古重点头,他是一个果断之人,既然决定要离去,那便直接离去,他不想惊动任何人。

    “记住,回到腾龙祖星,不要有任何的顾忌,该杀就杀。”

    就在古重转身的时候,古飞对他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

    “弟子记住了。”

    古重向古飞行了一礼,而后转身就走,黑色的长发在飘动,在这一刻,他有一种热血澎湃的感觉。

    现在的腾龙祖星绝对不太平。

    古重离去了,古飞站在神宫之巅,凉风拂面,发丝轻轻向后飘动,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回过神来。

    “那小子走了?”

    就在古飞想要从神宫之巅跳下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古飞转身一看,却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老龟已经来到了神宫之巅,一手托着一坛仙酿,一手拿着两个玉碗,向着古飞走来。

    “来,陪我喝几碗吧!”

    老龟似乎有心事。

    “怎么了,现在你这家伙学人扮深沉了?”

    古飞还真的没有见过老龟有这样的一面,自从认识老龟开始,这个家伙便不靠谱,总是一副游戏人间的样子。

    “哎!”

    老龟来到古飞旁边,一屁股坐了下去,而后将手里的玉碗放在旁边,伸拍开酒坛的封泥,将那两只玉碗倒满。

    一股浓郁的酒香随即扩散了开来。

    这是老龟珍藏着的仙酿神仙倒,是他当年纵横洪荒天地的时候,从一位老酒圣哪里顺手牵羊拿走的仙酿。

    为了这件事情,老龟还被那位老酒圣追杀十万里,差点便那老酒圣抓住。

    “神仙倒,神仙闻到都会倒,这是我喝过的最好的仙酿了。”

    老龟拿起玉碗,而后一饮而尽。

    这时,古飞也坐了下来,也拿起玉碗,仰头将碗中的仙酿一口气喝到底。

    “大乱将起,这样对酒当歌的日子,恐怕一去不复返了。”

    老龟叹了一口气说道。

    古飞闻言不禁一怔,而后说道:“为何如此说?难道以你的能耐,还有人能奈何得了你?”

    “嘿嘿,我虽然没有经历过当年那一劫,但是却也能猜得到,就算是极道至尊都不是永生不死的,也有可能陨落啊!”

    老龟乃是太皇之子,自然是知道不少隐秘。

    “当年的大乱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飞闻言不禁心头震动,那是一场何等可怕的大劫?竟是连极道至尊都不能幸免,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年我被我父的一个死对头捉走,然后被困在了绝阵之中,反而是躲过了那一劫。”

    他被对头抓走的时候,那场大乱还没有爆发,但是已经有了先兆,太皇已经着手准备应对大乱。

    “或许与魔有关!”

    老龟想了想,而后说道。

    “与魔有关?”

    古飞吃了一惊,那道这一次,也是与魔有关吗?

    腾龙祖星上的乱局,似乎也是魔引起的,而那魔祖赢天更是到处肆虐,还有那最近从出事的幻魔。

    “我父曾经对我说过,魔是一切混乱的根源。”

    老龟继续自斟自饮,他说出了不少隐秘,这些隐秘,他还是第一次对人说起。

    古飞却是越听越心惊,太皇说魔是一切混乱的根源,那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一切都是魔做成的吗?

    他想到了许多,似乎还真的是这样,无论是在腾龙祖星上,还是在这混沌世界当中,所有的混乱的背后,都有魔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