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生死斩道路
    地狱道之中,古飞盘坐在一座祭台之上,开始斩道,如何斩道,没有人可以言传,只能靠自己去感悟。

    每一个人的道都不同,因此,每一个人所经历的斩道过程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没有人的道与他人的道相同。

    古飞的道,是唯一的,不是武祖的道,这个时候,武祖开创出来的功法都在他的脑海之中逐渐消失。

    斩道,是斩去他人的道,成就自己的道,前人走过的路,并不适合自己,古飞修炼武祖的功法,已经在体内种下了武祖的道痕。

    这是所有修士在斩道之时都要面临的情况,他人开创出来的功法,内蕴他人的大道,修炼他人的功法,自己的体内自然而然便凝聚出了他人的道力。

    这不是自己的力量,纵是将他人的功法修炼到巅峰境界,也绝对难以成为天地间的至强者,无法证道。

    要想成为至强者,站立在众生之巅,就要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来,这是所有修炼者都知道的事情。

    道痕无形,内蕴肉身之中,很难斩去,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卡在了这一道门槛之上。

    修士无数,但是能真正斩道的人,却是很少,斩道的大能,在天界被成为帝者,是一方豪雄,主宰一方地域。

    在天界,能被称为帝者的人,不多,能真正斩道,便是真正走上了强者之路,就如同鱼跃龙门,一旦跃过,便能化龙。

    古飞的修为早已经到了斩道的边缘,但是他迟迟没有斩道,就是要厚积薄发,等到现在,然后一举冲关。

    “轰隆隆……”

    天上的劫云依旧在汇聚,恐怖的黑云从天上垂落,笼罩了方圆数千里的天地,几乎压到了地上。

    一道道璀璨的闪电像是一柄柄无上的神剑,割裂了天地虚空,瞬间释放出来的强光,将天地都照亮了。

    古飞身上的气息已经在提升,他体内传出了如同雷鸣一样的震音,气血流动如雷,烙印在骨体之上的模糊道纹都逐渐亮了起来。

    一道伟岸的虚影开始在古飞的身上浮现,这是内蕴的武祖道痕,虚淡不实的身影,透发出了霸绝天地的可怕气息。

    一代武祖,天上地下,九天十地无敌,虽然只是一道道痕,也足以震世了,古飞要斩去这道道痕,谈何容易?

    无上武祖开创出来的武道战技内蕴道力,是一种大道的有形体现,古飞修炼武道战技,日积月累,道力在体内凝聚,化成了道痕。

    这个时候,无上武祖的道痕开始浮现,古飞依旧感应不到这道道痕到底在自己体内的何处潜伏。

    他的心间,烙印有武祖的大道烙印,大道烙印只是一种传承,并非是古飞修炼武祖战技而衍生出来的道痕。

    “吼!”

    古飞感觉到了威胁,他仰天怒吼,武祖道痕是阻碍他前进的障碍,只要将之斩去,自己才能一飞冲天,成就自己的“道”。

    这是一种无形的枷锁,古飞要打破这个桎梏,没有人可以帮组他,一切都只有靠他自己,渡不过,或许成为废人,或许就此陨落。

    天劫的力量还在凝聚,劫云汹涌,恐怖到了极点的天威从苍穹之上压落,整片天地都要塌陷下来一样。

    所有力量与威压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古飞。

    “这种天劫……”

    远方的高天之上,黑天目睹这一幕,不禁心惊胆战,古飞引动的天劫实在是太过可怕了,劫云依旧在扩散,方圆三、四千里的地域都被劫云笼罩了。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的斩道天劫会如此浩大与恐怖的,这样的天劫一旦落下,恐怕就是真正的大能都要被轰得魂飞魄散。

    而古飞,还不是斩道的大能。

    这个时候,古飞浑身精气汹涌澎湃,他在释放出身体内的所有力量,他的精气神逐渐攀登上巅峰的状态。

    在古飞体内的武道真力全力运行之时,他身上浮现出来的那道虚影却是越来越凝实了,道痕的力量被逼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

    当古飞的精气神真正到达巅峰状态之时,他吃惊发觉,他的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丝极其隐晦的道纹在隐现。

    “这是武祖的道痕?”

    这种道纹虽然虚淡不实,就算是以天眼内视,都难以发现,古飞从来不知道他的身上竟然有这种东西。

    细小的道纹缠绕在他的肉身之上,静脉筋骨,甚至于血液之中都有这种道纹,全身上下,这种道纹无处不在。

    “这如何才能斩去这种道痕?”

    古飞震惊无比,斩道,似乎已经成了不可能的事情,这是在斩自己啊,难道自己还要经历一次破茧重生不成?

    他为了斩道,已经准备好了种种应对的方法,但是这个时候,他准备的各种手段,似乎都没用了。

    道痕的力量在他心间汇聚,而成形成了一道虚淡不实的身影,这道身影简直如同武祖降临,透发出了恐怖的气息。

    “斩道,就是在斩自己啊!”

    古飞感到了莫大的压力,自己的斩道之路,竟然是如此的艰难,武祖的道痕是要斩去的,不斩去,难以成就自己的“道”。

    没办法了,就算是九死一生,这个时候也要一试了。

    古飞引动自己凝聚出来的一丝道力,他的骨体之上的模糊道纹立时便亮了起来,模糊的道纹透发出来的道力向着体内的道痕磨灭而去。

    “轰!”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在天上的劫云之中响起,一道巨大如同山岭一样的闪电,从劫云之中劈出,向着下方的古飞轰击而去。

    “唰!”

    古飞的丹田之中冲出了一道乌光,迎向那道闪电,一股凌厉无匹的剑气波动从那道乌光之上扩散了开来。

    “嗡!”

    神剑震惊,如山岭般巨大的闪电,被一剑劈散了,一柄黑剑出现在了古飞的头顶上空,发出阵阵震鸣。

    这柄黑剑,正是古飞的九天星辰剑,以九天星辰铁祭炼而成的一柄还没有开锋的神剑,即便没有开锋,依旧锋芒无匹。

    要知道,九天星辰铁,可是连极道圣人都要眼红的不朽神材,古之极道圣人都难以寻到,是祭炼极道圣兵的神材。

    修炼者的兵器,伴随修炼者一生,与修炼者共同进步,古飞渡劫,他要以天劫之力来淬炼九天星辰剑。

    “轰隆!”

    又一道可怕的闪电从天上的劫云之中劈出,九天星辰剑震动,从天上轰击而下的闪电,再次被抵挡了下来。

    一道道闪电开始从劫云上轰击下来,接天连地,恐怖天劫,拉开了序幕,天劫的力量开始释放。

    古飞无惧天劫,因为这个时候,对他造成最大威胁的,是他自己体内衍生出来的无上武祖的道痕。

    他以自己悟出的“道”,来对抗无上武祖的道痕,骨体之上的模糊道纹引来了天地大道之力,与武祖道痕抗衡。

    这是“道”的对决,古飞的“道”要是能斩了武祖的“道”,便可以走上只属于自己的修炼之路。

    要是古飞的“道”被武祖的“道”斩了,轻则成为一个废人,重则走火入魔,直接形神俱灭。

    古往今来,死在斩道天劫之下的修士,不计其数。

    “吼!”

    古飞满头长发舞动,两股道力在他的体内争斗,令他浑身都裂开了一道道可怕的口子,体内的经脉筋骨,都在碎裂。

    他的体内,就像是有两头恶龙在争斗一样,他身上浮现出来的那道虚影更加的凝实了,仿佛要从虚空之中走出来一样。

    这是道痕的力量被激发的迹象。

    身外有天劫,体内有道痕,古飞遇到了出道以来最大的危机,他感觉到自己有陨落的危险,这是前所未有的一种感觉。

    他的体内不断传出骨头断裂的声音,血水从他的身上渗出,逐渐,他整个人都变得血肉模糊起来。

    道痕的力量在破坏着他的生机,而他自己悟出的道力,却是在快速的修复着他的伤体,这是两种极端的力量。

    生与死,毁灭与重生,这是一种轮回。

    无上武祖的道痕,不是轻易可以磨灭的,古飞的力量根本占不了上风,他的血肉筋骨在寸碎,武体在崩溃。

    就连他的头颅之上,也出现了裂痕,这不是一种好的迹象,要知道,头颅,乃是人族修士的重要部位。

    人族修士的神魂,便是在头颅之中,要是一个修士的神魂都被斩灭了,那便是魂飞魄散,死的不能再死了。

    “哼!”

    古飞冷笑,这种程度的威胁,还不能令他有性命之忧,他的眉心透发出了一团紫色的神光,一尊细小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盘坐在了他的眉心之中。

    这是古飞的仙道元神。

    仙道九秘,羽化飞天,就算是神魂都被打散,都能以羽化之力重新凝聚神魂,古飞有保命的秘术。

    仙道元神之上扩散出了一股异力,古飞的伤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痊愈,他的元神在运转仙道九秘之种最神秘的羽化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