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差点中招
    山谷内鸟语花香,一派平静和谐,但古飞并没有因此而掉以轻心,反而加倍小心起来,因为他深知,在平静的掩饰之下的袭杀,是最难以防备的。

    古往今来,因为粗心大意而丢掉性命的人杰,不知道凡几,古飞可不想成为那些人当中的一个。

    山谷不大,古飞一步一步的向谷内走去,那淡淡的清幽花香,在他鼻端缭绕,没有任何不妥,敏锐的灵觉的也感觉不到周围有血腥味。

    血魔所经过的地方,必然在空气之中留下一丝血腥味,因为,那道魔影乃是以精血凝聚而成。

    似乎那血魔并没有在附近出现,这倒让古飞感到一丝意外,但是地上周围的痕迹却显示,有人进入了这个山谷之中,因为地上有一行向里走的脚印。

    从脚印的大小上来判断,只见这行脚印很纤细,绝对不是男子的脚印,应该是女子的脚印。

    难道是那血魔根本没有追踪而来,而是去追杀其他人了?古飞心生疑虑,作为一个武者,他没有觉察到周围有危险的气息。

    他很好奇,到底是谁进入了山谷,而且,那个神秘女子应该还没有离开山谷,因为地上只有进入山谷的脚印,而没有从山谷里往外走的脚印。

    走进山谷,古飞发现,整座山谷,大约只有七、八里的范围,并没有茂密的树林,谷中生长着一种粉红之中带着一丝雪白纹路的鲜花。

    在古飞的认知里,似乎并没有见过这样的花朵,但是,那股清幽花香,却令他精神大振,这种花朵的花香,似乎有提神醒脑的功效,气血运行的速度似乎都比平时快了不少。

    大约在山谷内行进了二三里,古飞来到了一条从花海之中流淌而过的小溪溪边,溪水清澈见底,隐约可见游鱼在水中嬉戏。

    忽然,古飞的脸色有点变了,他用力吸了几下,只觉得花香之中,似乎夹杂着一丝其他的气息。

    这股气息很微弱,并且与周围鲜花散发出来的清幽花香,有些相似,这令古飞差点忽略了过去。

    循着这股气息,古飞往溪流的上游而去,在溪流的源头之处,古飞发觉了几个纤细的脚印,而后,古飞在旁边的花丛之中发现了一个人。

    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女人,一个白衣胜雪的绝美倒卧在花丛之中,但见她秀发凌乱,如玉的红颜之上,红扑扑的,呼吸似乎也有些急速。

    “想不到是她!”

    古飞见到这个少女的面目之后,立时便认出了这个少女来,这个少女,正是广成小师妹李梦瑶,只见李梦瑶不知道为何晕倒在了花丛之中。

    而且,他发现,李梦瑶满头大汗,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水湿透了。

    如此说来,被那血魔盯上的那几个人,应该便是广成仙派的弟子了,毕竟,除了十名年轻一辈的弟子与那惨死在老龟手上的柳如海之外,倒还是有几个广成仙派的高阶弟子,进入了墟天境。

    想必李梦瑶,任无名等人,是和那些进入墟天境的广成仙派的高阶弟子汇合了起来。

    难道这位小师妹竟是被血魔打伤了?

    李梦瑶倒卧在花丛中,黑亮的发丝如绸缎一般,闪烁着亮丽的光泽,将雪白的肌肤映衬的更加晶莹与富有光泽,绝代的容颜,不施半点脂粉,那是自然的美,清新秀丽,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超凡脱俗的感觉。

    吹弹可破的脸颊如梦似幻,美的不可方物,大约是修炼剑仙之道的原因,李梦瑶那娇美的容颜,透着一股英气。

    容颜绝色,简直让百花都黯然失色,还有那娇艳如滴的红唇,只让古飞自内心深处生出一股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我……我这是怎么了!”

    古飞猛然惊觉,古波不兴的心境,竟然因为眼前的女子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躁动,这让古飞心惊不已,这对他来说,绝对很反常。

    从来未有过的事情,现在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倒卧在花丛之中的那个绝美的少女,竟是让自己那如同平静如镜的湖面般的心境产生了道道涟漪。

    体内产生的异样,令古飞感到不安,他有一种感觉,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周围的花香不断的涌入古飞的口鼻间,在这一刻他的精神有些恍惚了,心中虽然知道不应如此,但是身体的反应,似乎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迷离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这花香……”古飞心神震荡,站立于花丛之中的他,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噗通噗通的直跳,如同打鼓一样,跳动的频率,竟是比平时快了数倍,脸庞也如同发烧了一样滚烫。

    古飞那刚毅的脸颊已然渐渐软化,坚定的目光也产生了丝丝涟漪,他的内心深处在极力挣扎,他心中清楚的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着了“道”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支配,而且,他的双脚,正在违背他的意愿,艰难的向着李梦瑶移动过去。

    刚刚进入花谷之时,还不觉得这清幽的花香有什么异样,但是现在,古飞已经渐渐无力抗拒,那芬芳的香气让他那抵抗的意志力越来越薄弱了,理智渐渐落于下风。

    ”不行!“

    古飞一咬舌尖,剧烈的疼痛令他精神为之一震,他马上盘坐了下来,运转玄功,身上的那种燥热的感觉立时便消退了不少,但是,四周的花香越来越浓烈了,他刚刚清醒的理智,又逐渐迷乱了。

    就在古飞难以自持的时候紧要关头,山谷外,一个家伙扛着一根黑棍从天而降。

    只见这个家伙灰头土脸,背着一个大龟壳,长着一只神龙的脑袋,如同刚刚从火堆里爬出来一样,身上东一块西一块,尽是焦黑之色。

    这家伙出现之后,空气中立时有一股焦味弥漫了开来。

    这个家伙正是弄出了天崩地裂般的大动静的老龟,他既然出现在了这里,便证明,那根黑石柱已经被他成功收去。

    他肩上扛着的那根长不到两丈,粗不过儿臂的黑棍,恐怕就是那根黑石柱了,至于那根镇压在太古火脉之上的黑石柱为何变得如同一根黑棍般,却是老龟的手段了。

    “咦,这味道,这花,这花香,还有……古飞那家伙……”扛着黑棍的老龟东张西望,那脏兮兮的龙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古怪的笑容。

    ”你们两个要死了。“

    老龟将手中的黑棍插在了地上,然后大手一伸,只见他的两只手臂瞬间伸长,直接便将快要失控的古飞和晕倒在地上的李梦瑶同时抓了出来。

    而后,老龟像是躲避洪水猛兽般,抓着两人远远的退避了开去,远离那山谷的入口。

    老龟将古飞与李梦瑶放在了地上,然后右手一招,那根插在山谷入口外的黑棍立时便飞回了他的手中。

    “想不到这里竟然有如此多的‘乱情花’!那死变态竟然将这即便是在太古之时便已经绝迹的乱情花移植到了他的伪界之中?”

    老龟喃喃自语,他似乎知道花谷内那满山遍地盛放的鲜艳花朵的来历。

    “这可是号称连仙神也难以抵抗的催情妖花,乱情迷性,好在你们遇到了我,要不然,可就糟糕了。”

    老龟看着地上古飞与李梦瑶,然后连忙施展神术,帮助他们驱散体内的花毒,要知道,这种花毒要是不及时驱除出来,古飞与李梦瑶的道基都会有损。

    半个时辰后,古飞与李梦瑶便陷入了沉睡之中,这是肿了这种花毒的后遗症,只要睡上一觉就会没事了。

    老龟于是收起黑棍,然后一手一个,将古飞与李梦瑶抓起,一步迈出,瞬间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在另一处山谷之中,古飞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师尊带着自己回到了太玄山,然后在山上修练,过着平静而又简单的生活。

    然而,就在古飞沉浸在这种平淡而又简单的生活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头上一痛,然后便惊醒了过来。

    ”这……“

    他从地上猛的坐了起来。

    ”原来这只是南柯一梦!“

    古飞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一看,只见自己的身旁,躺着一个白衣女子,这个白衣女子,正是那广成小师妹李梦瑶。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那座长满奇怪鲜花的山谷之中吗?“

    古飞茫然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打量着四周,只见自己所在的地方也是一座山谷,但是这座山谷并没有什么鲜花,连一朵花一株草一棵树木都见不到。

    入目所见,都是光秃秃的石头,这是一座乱石谷。

    就在这个时候,地上的李梦瑶的眼帘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张开了双眼,当她见到身上乱糟糟的衣服的时候,立时便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来。

    “古飞,你对我做了什么,我要杀了你!”

    李梦瑶一眼看到站在身旁的古飞,再看看身上的衣服,怒极攻心,差点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