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武尊 > 第四千七百六十六章 广成小师妹
姬长空出现在了独尊城,这让姬小花很是意外。

要知道,现在的独尊城,可是处于一种非常敏感的状态,城主姬元被人暗杀,姬龙又被人干掉了。

城主姬元,可是姬皇阵营之中的人,姬长空出现在独尊城,这难免会引起别人的猜想,这对姬长空很不利。

因为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他暗杀了独尊城的城主姬元和副城主姬龙。

但是,姬长空既然敢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有所依仗。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独尊城的城主府内,坐在城主宝座上的姬小花脸色凝重的盯着坐在下方的姬长空。

“我想怎么样,你不是知道吗?”

姬长空笑道。

“你想干什么,我可不知道。”

姬小花不蠢,他其实是不想选边站,因为站错队伍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就像城主姬元和副城主姬龙,都死了。

无论是谁出手杀了姬元与姬龙,都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有人要搞事情了,那些人到底是针对姬皇,还是姬长空,谁都不知道。

“嗯,好吧,我也不强人所难,但是你好自为之。”

姬长空说着便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姬长空的背影,姬小花嘴唇动了一下,但是到底没有说话。

他能活到现在,靠的绝对不是什么狗屁的运气,不选边站,往往才能活的更久,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这一次,他依旧不想选边站。

姬长空与姬皇在争夺家主之位,姬长空想要将姬皇从家主之位上拉下来,而姬皇又想搞死姬长空。

这两大阵营明争暗斗,这对姬族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两大阵营争斗不休,那是在削弱姬族的实力,现在,姬元和姬龙都死了,那可是准至尊级的存在啊!

死了两大准至尊,就算是姬族都伤根动骨了。

现在的姬族,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极道至尊坐镇,在现在的人间界,没有极道至尊坐镇的势力,已经算不上是最顶级的势力了。

要是极道至尊出手,就算是紫薇姬族,也毫无反抗之力,会被直接抹掉。

“哎!”

姬小花长叹了一口气,静静的坐在宝座上,什么都没说。

这时,古飞一家所在的客栈之中,那个胖子掌柜对古飞一家的态度完全变了,极尽的讨好古飞一家。

因为他知道,这一家人绝对不简单,这几个人绝对有天大的来头,连姬族都不放在眼内。

只有那些有极道至尊坐镇的超级势力,才敢无视姬族吧!

很快,姬小花就出现在了客栈外。

有人将古飞一家干掉姬龙的消息传了出去,姬小花才会那么快就找上门来。

但是,这又如何,来多少人,老子就杀多少个。

古飞根本就不在乎。

“古爷,姬族的姬小花求见。”

胖掌柜来了,小心翼翼的对古飞说道。

“不见,脚踏滚。”

古飞不耐烦的挥挥手。

“是!”

胖掌柜连忙从古飞的房间里退了出来。

“不见?”

姬小花很是意外。

“那三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姬小花直接取出了一只玉盒子递给了胖掌柜。

“嘿嘿!”

胖掌柜连忙收下玉盒。

“疑似是极道家族的人。”

胖掌柜刻意压低了声音。

“什么……”

姬小花闻言直接转身就走,离开了客栈。

姬小花走后不久,姬长空来了。

“这些家伙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古飞摇了摇头,在他的感应之下,就连外面的声音,胖掌柜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楚的听到。

“让他在外面等着。”

胖掌柜刚走到古飞的房门外面,房里便传出了古飞的声音。

“是!”

胖掌柜连忙退走了

……

就在姬长空想要拜见古飞的时候,在不周祖星的某个域外世界之中,一处人迹不至的山林内,如小山般大小的恐怖暴猿从空中急扑而下。

大树下,站着一个年轻人,暴猿直接向着这个白衣少年扑杀而去。

暴猿这一扑,掀起的一股凛冽腥风将下方的树木刮得剧烈摇晃,枯枝败叶被卷上了半天。

无尽的凶煞气息,充斥在林间的每一寸空间,令白衣少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呼吸变得有些急速起来。

这头披着血色皮毛的魔猿,如同巨山压顶般的一扑,凶狠到了极点,那一双血色兽目,有如妖异的血色星辰,透发出无尽邪异的凶光。

它誓要将下方的那个敢于冒犯自己的生物撕扯成碎片。

凶兽的思维很简单,兽性主导一切,这头魔猿在白衣少年的身上感受到了威胁,因此,最直接的念头便是要将白衣少年这个威胁消灭。

“来得好!”

白衣少年猛的一挺腰杆,浑身筋骨便立时发出了一阵“噼噼啪啪”的爆响,筋骨雷鸣,他仰头朝上方扑下的魔猿望去,脸上露出了一丝疯狂之色,他身后抹去嘴角的一丝血迹,一股大力自他身上爆发而出,如瀑的长发胡乱飞舞。

“吼!”

白衣少年一声怒吼,面目变得狰狞可怕之极,他双腿一分,“篷!”地面顿时便被踏爆,脚下泥土如同波浪般剧烈起伏,与此同时,他右掌如刀,向上劈出。

“铿锵!”

如同神兵出鞘,一道璀璨的刀芒顿时便自白衣少年的掌上激射而出,璀璨刀芒撕裂虚空,向着天上扑下的魔猿急速劈去。

森寒刀气自古飞的身上弥漫而出,身周五丈范围内的树木,顿时无声的被切割成了碎片,整片林地都跟着晃动了起来,树木疯狂摆动,落下一地的叶子。

以白衣少年为中心,道道巨大的裂痕从古飞脚下向外延伸了出去。

在这一刻,白衣少年的气势,足以令天地失色,如战神武祖再世一般,霸气凛然,以刀击天,无匹锋芒直冲而上袭杀向暴猿。

那头魔猿的血目之中顿时显出了一丝惊惧之色,它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而后双爪向前探出,向着那道匹练也似的刀芒抓了过去。

“篷!”

无匹刀芒在魔猿的利爪之下崩碎。

“吼!”那头魔猿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咆哮,那如同小山一样巨大的身体,在抓爆刀芒的一刹那,倒翻了出去,一篷血花,在空中爆散了开来,一股血腥味顿时飘荡在空气中。

“轰!”整个地面都颤抖了一下,魔猿落到林中,一方林地顿时在暴猿的脚下被摧毁,只见暴猿那一双巨大的利爪,这时已经血肉模糊,兽血流淌而出,滴落地面。

“呼!”那头暴猿做出了一个令古飞难以想象的举动,它竟然转身便逃,“砰!”、“砰!”、“砰!”。

沉重的脚步,令林地颤抖,暴猿所过之处,树木尽皆倒伏,断枝碎叶纷飞。

“那里逃!”

白衣少年一愣之下,他想不到这头魔猿会逃,于是马上便纵身而起,如幻影般向着那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