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项目太多
    再弄一个储物袋?冯君忙不迭地摆手,“多谢,能临时借用一下就好了,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你?”

    “不麻烦啊,你还帮了我那么多呢,”孔紫伊真不觉得麻烦,冯君为她驱除诅咒,虽然只是那么两次,但是此前做的工作那么多,她总不能视而不见。

    然后她眼珠一转,若有所思地笑了,“我知道了,你不是以为要白送你吧?想错了,我是让你凭自己的能力,去赚个储物袋。”

    “这样吗?”冯君想一想,然后笑着点点头,“那我努力吧,不管怎么说,还是多谢你。”

    有了储物袋,事情就好办得多了,然后冯君又想起一件事来,“对了王执事,有出尘高阶的聚灵阵没有,多少钱一个?”

    “阵盘倒是有,”王执事点点头,“八万灵一个,不过使用寿命不长,最多二十年,而且选择的地方不合适的话,非常耗费灵石。”

    “啧,”冯君咂巴一下嘴巴,开始盘算起来,“买上几个好呢?”

    他现在手上的灵石五十万出头,其中最大的大头,就是卖了相思爵的二十来万,其他的都是来自于售卖冰箱、杀人夺宝之类的。

    他觉得只买一个估计不够用,最起码也得买三个吧?但是那样的话,灵石会变得紧张。

    就在这时,孔紫伊却又出声了,“冯道友,以我之见,你买一个就足矣了……此物的价格有些虚高。”

    咦?冯君讶异地看她一眼,心说以前你不这样的呀,一直都是很稳重的样子,现在却是主意多得很,有点向皇甫无瑕看齐的意思。

    不过下一刻,他眼珠一转,还是点了点头,“好的,那就买一套吧。”

    待王执事离开之后,他又问孔紫伊,她却是神秘地笑一笑,“我总不会害你。”

    冯君强压下心头的讶异,再次回到了地球界。

    他在地球这边连续治疗了三拨癌症病人,杀时间杀得有点过,现在元旦已过,都快到春节了。

    回来之后,他先跟喻老打个招呼,说要购买三十万吨小麦,至于付款,他也不再纠结于黄金支付了——连卖几次原油,账面资金已经过了两百亿,直逼三百亿大关。

    倒是喻老惦记着他的黄金,“是黄金支付吧?”

    冯君挺奇怪的,“我卡上有不少钱,你怎么又提黄金?”

    “你卡上的钱,是咱国家自己的钞票,”喻老倒是坦荡,说得非常明白,“黄金是国际通用货币,你说我为什么要惦记……对了,那二十万吨已经用完了?”

    冯君苦恼地摇摇头,“嗐,别提了,没有用完呢,不过离得有点远。”

    他在修仙界,距离秋辰坊市起码有一个月的路程,而那二十万吨粮食,在止戈山的库房。

    “有点远?”喻老听得也有些愕然,你这小子可是当天能抵达印尼的主儿,就算跑到距离华夏最远的阿根廷,也就两三天时间吧?“你把粮食放到火星上了?”

    冯君郁闷地摇摇头,“算了,别问了……要黄金的话,去找张采歆吧。”

    为了满足小菜心那“洛华第二人”的虚荣心,他给了她十来吨黄金支配。

    说完这些,冯君就去找花花了,转交那些新近得到的蛊虫。

    花花对催眠蛊最感兴趣,用它的话说就是,治病的人太多,虽然它有致幻鳞粉,手上也不缺安眠药物,但是最方便的还是催眠蛊,啥时候想让人睡,啥时候就能睡,同时它含有麻醉成分,能有效地减轻病人的痛苦。

    它尤其满意的是,冯君这次弄回来的蛊虫,基本都是十份以上,它可以比较任性地“做实验”,不用担心失败之后找不到替代品。

    不过冯君还是一本正经地告诫它,“我已经跟那个蛊修上人分开了,身边只有一个炼气期的蛊修,你要是实在感觉没把握的活儿,给我留点种子,我去找那个炼气期帮忙。”

    “不带这么小看人的,”花花不满意地嘟囔一句,不过紧接着,它又传过来一段意识,“喂喂,别走啊,帮着把一把关嘛。”

    我又不是蛊修,把什么关?冯君忍不住翻个白眼,不过下一刻,他又是一怔——他还真可以帮着花花分析一下,该如何处理蛊虫。

    想到自己等着喻老的答复,左右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他点点头,“那好吧,你说一说,这个心包蛊虫,你有什么样的培育计划……”

    这一交流,时间就过得飞快,因为冯君不懂蛊修之道,所以大多数方案都是花花提出来的,他帮着推算验证。

    但是花花的智商,实在是有点堪忧,很多方案真是不值一提,偏偏它还爱叫个死理,总说冯君你空口白话地反对我,压根儿没有道理……你又不是蛊修。

    得,留人的是它,不服气的也是它。

    冯君跟它辩解好长时间,最后索性使出了绝招:你不服气,可以试一试嘛。

    花花试验两次失败之后,终于收起了杠精模式,打开了“十万个为什么”的模板。

    两天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喻老终于有了回话,给了冯君四个地址——那些小麦加起来,应该有三十五万吨左右。

    冯君跟花花交流得兴起,本来还想让张采歆前去收取小麦,但是转念一想,小菜心也出过不少任务了,历练也要讲个适可而止。

    而且最近的她修炼很积极,还是不要打断的好。

    当然,冯君也可以让陈胜王去收取小麦,然而他用的储物袋,值好几十万灵石,他倒不认为,陈胜王有胆子昧了自己的储物袋,但是……万一呢?

    关键这储物袋,并不是他所有,而是借孔紫伊的,真出一点纰漏的话,那就太丢人了。

    所以他只能选择亲自去一趟了。

    原本他是打算入夜之后再行动,但是正午的时候,郑阳开始下雪了,鹅毛大雪。

    他查看一下天气预报,发现北方普降大雪,索性直接驾驶闪星舟离开了。

    冯君才刚刚离开,就有电话打到了李诗诗的手机上,原来是任志远打来的。

    他说那边想增加一个癌症患者,因为……还不到二十个名额不是?

    李诗诗表示,冯老大不在,不过我估计这申请不可能通过,这二十个人是一批的,跟后来太白山冯执掌带来的两个癌症患者,性质就不一样,对方想治疗,还是等下一拨好了。

    那边联系不上冯君,只能又联系杨玉欣,问冯老板去哪里了,是去卖石墨烯了,还是去卖原油了,啥时候能给个准确的话?

    “原油?”杨玉欣相当地吃惊,“他……他还卖原油?”

    那边只是想表现自己消息灵通,听到杨主任的反应,顿时傻眼了,但是又不敢不回答,只能含含糊糊地表示,“哦,是我们记错了。”

    挂了电话之后,这边开始分析——“哎呀,说走嘴了,希望别惹出什么麻烦吧……原来洛华内部,也是有派系的呀。”

    很快地,一些渠道搜集到了新的情报,“这两天,老人家在打听粮食……洛华以前,好像也批量地收过粮食,不止十万吨。”

    “握草,”有人受不了啦,“锅驼机、石墨烯、原油……现在居然又有了粮食,这家伙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虽然天降大雪,但是冯君还是没能做到白天进入粮库——终究有人上班呢。

    反正一夜之间,他收走了四家粮库的粮食,雪地里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脚印。

    回到洛华之后,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不过他想了一想,还是找来了好风景,“你通知红姐一声,一会儿带你们过去,我先去定个位。”

    梅老师盼着去手机位面,眼睛都盼得蓝了,要不是通过“发型判断法”判定他没在手机位面长待,她和张卫红都要忍不住抗议了。

    看着她离开,冯君进入了手机位面,先去天通买了一个出尘高阶聚灵阵盘,然后出了坊市,在不远的地方放出了行在,开始打坐修炼——必要的时间,还是要杀的。

    其间孔紫伊用通讯纸鹤联系了他一下,知道他在外面“有点事”,也没有多问,只是表示我也有点事,你回来之后见不到我的话,等着就好……纸鹤联系也可以。

    这些情况都是正常的,身为修仙者,谁还能没点私密的事情?

    冯君修炼了一天一夜之后,又回到了地球上,然后向他做试验的私密场地走去。

    李诗诗在对讲机里呼叫他,说外面想加个癌症治疗指标,该怎么处理?

    “这一批就这样了,下一批再报名,”冯君不耐烦地表示,“不接受零散报名……我忙着呢。”

    洛华的对讲机频道,不知道有多少人偷听,不过康复中心门口这帮人听到这话,实在有点受不了,“握草,不接受零散报名,他还真好意思说……前两天那两位,算怎么回事?”

    有人幽幽地发话,“是不接受咱们集体报名,至于说人家自己的客户……谁管得着?”

    冯君来到地方,等着好风景和红姐过来,不成想过了一阵之后,漫天雪花中,走来了三道曼妙的身影,他辨识一下,忍不住有点傻眼,“咦,采歆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