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一章 这一晚
    深夜,哐当哐当的门窗洞开声让文德尔从沉睡中惊醒,警惕地翻身下床,环顾了一圈。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乌托邦遭遇了特大风暴?几天没睡好的文德尔好不容易进入深眠,却不得不起床,思绪一时还有点凝固,整个人显得颇为茫然。

    他旋即发现,大开的窗户处并没有狂风吹入,也没有雨水飘进,那就像是他自己梦游中打开,为了呼吸口新鲜空气。

    文德尔骤然就联想到了自己经历过和通过卷宗了解的那些超凡事件,联想到了曾经统治自己心灵的对未知的恐惧。

    他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怎样的变化,也猜不到自己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背后一阵发冷,又有颤栗暗生。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门外喧闹了起来,各种各样的声音钻入了他的耳朵。

    那有蹬蹬蹬的奔跑声,有对某些行为的审判声,有对当前秩序的修改声,也有毫不掩饰的呼喊声:

    “地底部分封印出现了异常!”

    “提高警戒程度!”

    地底部分封印?“鸢尾花”旅馆的地底有封印着什么事物?文德尔听得又诧异又迷茫,忍不住走到门口,左右张望了一眼。

    他随即看见了不算熟悉但勉强认识的军情九处同事们,看见了今晚轮值的休.迪尔查上校。

    军情九处通过我找到了乌托邦?要处理这里的异常?文德尔刚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就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他发现外面那条走廊的布置和“鸢尾花”旅馆截然不同:两侧不仅有煤气壁灯,还有古典灯台;地板保养的非常光亮;层高超过三米……

    这……这不是“鸢尾花”旅馆……文德尔猛然转身,重新打量起所在的房间。

    他很快就认出这是自己在军情九处总部的睡房,行李箱静静地摆在角落里,没有一点移动的迹象。

    文德尔记得很清楚,自己前往乌托邦是通过房间内那个盥洗室,事前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根本没带行李,只拿了那封来自乌托邦治安法庭的文书。

    蹬蹬蹬!他快步跑到窗边,望向了外面。

    映入他眼帘的是属于军情九处总部的那个花园和那片草坪。

    我,我又回到贝克兰德了?或者,我根本没有重返乌托邦,刚才只是太累睡着,做了个梦?文德尔茫然地走回了床边,坐了下来。

    隔了十几秒,他突然蹿起,从地上捡起了外套。

    然后,他看见外套的内侧口袋里静静躺着那份本该放在抽屉内的乌托邦法庭文书。

    文德尔静默了下来,仿佛变成了一尊雕像。

    …………

    旅行专栏作家莫妮卡同样在窗户和大门砰当一声撞到墙上的动静里醒了过来。

    她一下坐起,拉高被子,挡在了胸前。

    睡眼惺忪的她第一反应是有强盗闯进了旅馆,于是酝酿着就要纵声尖叫,唤来警察。

    可接下来的十几二十秒内,莫妮卡完全没听见有脚步声进入自己的房间,只是走廊上似乎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

    “发生了什么?”

    “不像是风暴……”

    “有人恶作剧吗?”

    “该死的小丑,要是被我知道是谁,我一定狠狠地踹他屁股!”

    ……

    讨论的声音此起彼伏,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咒骂。

    莫妮卡初听没觉得有什么,反倒循着外面人群的话语,认真地思考起这场奇异事件的缘由,想把它写到自己的游记里。

    可听着听着,她渐渐发现了不对:

    乌托邦的“鸢尾花”旅馆哪有这么多客人!

    她记得非常清楚,自己所在的这一层,最多五个房间有住客,这还包含了她这一间。

    这个刹那,莫妮卡想到了自己看过听过的那些鬼故事,顿时有种门外都是怨魂幽影的感觉。

    她本来将脚伸向了床边,预备出门,参与讨论,掌握更多的细节,为之后的写作积累素材,此时,刷地一下把脚收了回来,整个人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好几秒后,她听到有位男士在说:

    “我问了旅馆老板,他说他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刚才有一场短暂的风暴。

    “都回房间休息吧,锁好门窗,哈欠,我明天必须早起去王国博物馆。”

    王国博物馆……莫妮卡一下愣住。

    作为一名游记作家,作为在乌托邦待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旅行者,她当然知道这里没有王国博物馆。

    在鲁恩王国,冠以这样名头的博物馆必然在贝克兰德。

    而从乌托邦乘坐蒸汽列车到贝克兰德,还需要很多个小时,就算早起,到了那边,也来不及在王国博物馆闭馆前赶到。

    莫妮卡疑惑地,慢慢地掀开了被子,听见门窗关上的声音接连不断传来。

    她小心翼翼下床,走向了门口。

    这个过程中,她逐渐看清楚了月光照耀中的房间。

    嘶……莫妮卡差点尖叫出声。

    这里根本不是她之前睡的那个客房!

    无论格局,还是布置,都完全不同!

    刚才想起的那些鬼故事再次涌入了她的脑海,让她双腿一软,险些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

    就在莫妮卡牙齿碰撞,发出“得得得”的声音时,她看见桌上摆放了一张旅馆名片——这是为住客们准备的,外出时带上它就不会找不到回来的路。哪怕自己不识字,也可以用来请人指路。

    莫妮卡下意识靠近过去,借助月光辨认清楚了名片上的单词:

    卡尔彭萨旅馆,贝克兰德西区,莫宁街19号。

    贝克兰德西区……贝克兰德……莫妮卡的眼睛一下睁大,产生了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

    贝克兰德,希尔斯顿区,一栋有壁炉的房屋内。

    佛尔思听到了门窗哐当打开的声音,却没有立刻醒来,因为她陷入了一场怪诞的噩梦中,怎么都没法挣脱。

    她梦见老师多里安.格雷.亚伯拉罕被家族封印物影响,血淋淋地死在了自己面前,梦见自己失控变异,化成一条又一条弯曲成门型的星光虫豸,不由自主地飞向了一扇血肉之门,梦见末日降临,汹涌的血色潮水淹没了整个世界,休和格尔曼.斯帕罗等人都无法幸免……

    终于,佛尔思摆脱了梦境,坐了起来,大口喘气。

    身为一名半神,曾经是“占星人”的半神,她知道这样的梦境必然意味着什么,忙收敛住情绪,抬头望向前方。

    卧室内那个凸肚窗上的玻璃不知什么时候完全洞开了。

    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而且与末日与亚伯拉罕家族与“学徒”途径存在一定的关系……佛尔思无声自语了两句,当即起身,披上斗篷,准备“传送”去老师那里,确认他的安危。

    这样的变化让她对晋升序列3,乃至序列2,平添了几分紧迫感。

    ——从“愚者”先生和“世界”格尔曼.斯帕罗那里知晓末日之事后,佛尔思其实已经在努力,但“秘法师”魔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消化完的,而且,没做出什么贡献的情况下,她也不好意思向老师索取“漫游者”的配方和材料。

    当然,如果她愿意,完全可以从“门”先生那里获得,但事前得到过提醒的她怎么可能被蛊惑?

    身影一闪,佛尔思消失在了房间内。

    几秒后,她出现于多里安.格雷.亚伯拉罕的住处,看见老师坐在那里,按着心脏,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

    “……需要药剂吗?”佛尔思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她有从“月亮”先生那里购买一些治疗老年疾病的药剂。

    多里安深吸了口气,摇了下头道:

    “不用。”

    佛尔思顿时放松了一些:

    “老师,我梦到你遭遇了封印物的负面影响,额,我周围的门窗也发生了不必要的变化,所以过来看一看。”

    多里安抬头望向洞开的窗户,表情凝重地说道:

    “你的梦没有错,我刚才险些死去,但最关键的时候,封印又产生了效果……”

    说到这里,他猛然起身,对佛尔思道:

    “快!带我去别的地方,我担心其他家族成员出意外!”

    佛尔思没有犹豫,当即抓住老师的胳膊,问清楚了准确的地点。

    他们的身影飞快淡化透明,消失不见。

    于色块层叠淡雾弥漫的灵界穿梭了好几秒后,佛尔思和多里安突然脱离了当前环境,落到了一个疑似书房的地方。

    这里站着好几个人,他们都是掌握不同封印物,可以“旅行”的亚伯拉罕家族成员。

    “维洛斯?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多里安脱口问道。

    维洛斯等人同时摇了摇头,又茫然又惊惧。

    下一秒,虚空中冒出了数不清的璀璨星光。

    这些星光飞快凝聚在一起,化成一件又一件事物落到了地上。

    这里面有微缩的星光之门,有一条条虫豸抱成的水晶球,有半透明的,式样奇异的钥匙,有静静燃烧的璀璨火种……

    不知为什么,多里安、维洛斯等人脑海内油然冒出了一个又一个名词:

    序列3“漫游者”非凡特性……序列4“秘法师”非凡特性……序列1“星之匙”非凡特性,序列2“旅法师”非凡特性……

    而且,这都不是单份,哪怕序列1的“星之匙”非凡特性,也有两份!另外,“旅法师”达到了三份,其余更多。

    亚伯拉罕家族的几位关键成员和佛尔思都一点点张开了嘴巴,久久没能合拢。

    等到这些非凡特性掉落完毕,周围再没有任何异常发生,变得一片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