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恐怖小说 > 破天录 > 第1133章 天子脚下首善地
    神京,离园。

    在高高的红色围墙后面藏着一棵高高的老槐树,这棵老槐树的树干斜斜的生长着,就像一个懒汉倚靠着墙壁慵懒的爬了上去,然后扒着墙头向外面伸出一只手,好奇的打量着园子外面的风景。

    在这棵老槐树斜出去的粗壮树枝上爬着一个穿着花白相间袄子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梳着双丫髻,一张粉白的面孔上生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明眸皓齿,唇红齿白,端的是一副小美人模样。

    她手脚灵快的沿着粗壮树枝爬出去,又小心翼翼,颤颤巍巍的在上面站了起来,随后她便这样用手扶着上头的一根树枝,便这样睁着眼睛打量着下面的过往行人,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又似乎在渴盼着什么。

    “哎哟!你这死丫头,快下来,快给姑奶奶滚下来!”

    突然,下面传来了一个尖利的声音,小丫头低头一看,却见一个穿着大红花袄的丫鬟叉着腰站在下面,身材纤细的她此时看起来更像是一根圆锥。

    小丫头也不示弱,朝着下面大声嚷道:“你说的,只要不出去,我做什么都可以!”

    这丫鬟气得笑了起来:“好你个小竹子,你敢跟姑奶奶炸刺?我数三声,你不下来那你就自己瞧着办!”

    这小丫头自然便是小竹子,她鼓着腮帮子,低头看着下方,大声道:“你自己说话不算话,我分明没有出去!”

    这丫鬟怒笑道:“一!”

    小竹子朝她扮了个鬼脸:“二!”

    这丫鬟气得银牙咬碎,咬牙切齿的刚要喊出三,却听见小竹子在上面大声道:“你骗我,欺负我,我去告诉严大人去!”

    这丫鬟顿时一愣,脸色迅速变幻,十分精彩,她强忍怒气,硬生生挤出一个笑来:“银屏姐姐跟你开玩笑呢,喊你下来是你娘的意思。”

    小竹子一愣,低头看去:“我娘的意思?你莫不是又在骗我?”

    这丫鬟咬着牙笑道:“今日老爷发话了,念你们这些日子一直关在府里,怕是要憋坏了,今日我要出门采办,可以让你们陪同出门一趟,不过这一路可不能离了我的目光。”

    小竹子立刻拍手笑了起来:“终于可以出门逛逛了吗?哎呀,小竹子来神京还没有出门逛过街吶!”

    银屏丫鬟勉强笑道:“那就快下来,你娘都已经准备好了。”

    小竹子连忙顺着树干一溜烟爬了下来,手脚灵便,仿佛一只小猴儿。

    银屏等她下来后连忙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生怕她又跑了一般,道:“来来来,快走,马车都备好了,就等你一人了。”

    “真的吗?还有马车坐吗?”小竹子眉开眼笑,由着对方拉着自己的手往后院的后门方向走去。

    两人很快来到后门,果然瞧见一辆马车停在门外,但让小竹子感到意外的是,这时候竟然没有一个门卫,浑然不似平时,门口守卫森严。

    小竹子立刻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我娘在哪里?”

    这时候马车里面撩起窗帘,露出一张美貌少妇的面孔来,小竹子一见,警惕心立消,她挣开银屏的手,朝着马车上面扑去:“娘!”

    老板娘一把将小竹子搂在了怀中,亲着她粉嘟嘟的面孔,笑道:“今儿带小竹子出去逛逛街。”

    小竹子被亲得咯咯直笑,她搂着自己娘亲的修长脖颈,道:“娘,怎么忽然又能出门了,不是平日里都不让出门么?”

    这时候银屏撩开车帘走了进来,她低声道:“这是老爷的吩咐,怕你们憋出病来,因此可以私下跟我出去走走,但记得不要出这马车,只能在车上偷偷瞧瞧,也不能全部撩开车帘,更不能大声说话,记得了么?”

    老板娘心中犹存疑惑,她低声道:“严大人去哪里了?”

    银屏翻了个白眼,道:“老爷上早朝去了,哪里有空!怎的,你还指望老爷一天到晚陪着咱们这些下人?”

    老板娘连忙讪笑道:“不敢不敢。”

    银屏冷着脸道:“还是你以为姑奶奶我假传圣旨,骗你们来着?”

    老板娘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贱妇只是怕坏了严大人的事,到头来……”

    银屏冷哼一声,道:“只管放宽心,到时候等老爷下了朝,你自可以去跟他问个清楚,现在嘛,跟姑奶奶走吧,老爷吩咐的事情,自当要完成。”

    老板娘不再说话,只是搂着小竹子,却没发现小竹子悄悄的将一截尖锐的树枝藏进了袖口之中。

    小竹子脸上不动声色,她看不出任何的异样,只是往窗户边靠去,撩开一点点窗帘,好奇的打量着外面的风景。

    银屏的目光从两人身上转了一圈,随即她便拍了拍车壁,对外面的车夫道:“走吧!”

    很快这马车便吱呀吱呀的走了起来,老板娘一开始还能忍住,但过了一会便也忍不住到另外一边,撩开车帘打量着神京的街景。

    这里可是天下第一的城市,哪里是他们曾经那乡下地方可以比拟?

    这满街的人头,喧嚣的街市,琳琅满目的商铺,各式各样的叫卖声,简直目眩神迷,令人眼花缭乱。

    两人一路走马观花的看着,等马车来到一条较为冷清的街道,靠着一间布店的门铺前时,银屏才对两人道:“我下去采买点东西,你们两人在这车上不要动。”

    老板娘连忙赔笑道:“是是,屏姐儿快去快回便是。”

    银屏瞥了两人一眼,自己撩开车帘下了车,小竹子则借着窗帘缝隙偷偷窥视着银屏,见她进了店门后便一直没了身影动静。

    这样等了约莫一炷香功夫,忽然车帘被人撩开,老板娘等得心焦,连忙面露喜色,刚要说话,却忽然脸色一变,惊恐道:“你是谁?”

    来的却是一个彪形大汉,他五大三粗,满脸络腮胡子,甚至瞧不太清楚相貌,只是一双眼睛如鹰似隼,耳朵根处更是一道长长的刀疤,耳垂那块也是少了一大块肉。

    来的这人上车后朝着老板娘和小竹子咧嘴一笑,随即便拍了拍车壁,马车很快便又走了起来。

    老板娘惊恐的一把抱住了小竹子,色厉内荏的说道:“你是谁!这可是严大人的马车,你赶紧下去!”

    这大汉笑着掏出一把匕首,把玩着匕首的刀刃,斜睨着两人,道:“你若是不想活,便大声嚷嚷着,咱家立刻便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老板娘瑟瑟发抖,死死的抱着小竹子,她颤声道:“你究竟是何人!这可是神京,天下首善之地,你若是做了什么坏事,可是跑不掉的!”

    这大汉噗哧一声笑了起来,随即他抱着肚子笑弯了腰,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小竹子紧紧抿着嘴,她死死的盯着这大汉,手中紧紧抓着那短小却十分尖锐的树枝。

    这大汉很快恢复过来,他坐直了身子,冷冷的目光在小竹子身上来回打转,他狞笑着说道:“听话,活!不听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