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恐怖小说 > 御史不好当 > 第三百六十七章:带着爹爹回来了(大结局)
    “殿下!”秦天华胡阳云忍不住异口同声的道。

    等回过神,两人才一脸的窘迫,刚刚还说魏公公,现在好了,两人自己都中毒了。

    不过那男娃娃长的确实像主子小时候,这么看着这小娃娃三岁有了吗?

    其实不光是秦天华胡阳云愣住了,真正愣住的是圣上秦胤。

    没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长相也是,这么看着那男娃娃,像是在看幼年时的自己……

    就在一行人盯着小娃娃看的愣神时,对面的小娃娃也在看着他们。

    恒儿快跑到离码头不远的地方,随后就顿在原地盯着秦胤一动不动了。

    一大一小离的只不过五六步的距离。

    过了会儿,恒儿还皱起了淡淡的小眉头,他对着秦胤歪了歪头,一副不解疑惑的模样。

    还没等秦胤说话,恒儿先说了,他奶声奶气的冲秦胤道:“你是不是我爹爹?你和我长的好像。”

    站在身后不远处的林恩一听到恒儿这么说,吓的脸色一变,连忙上前去牵住恒儿,耐心的低声教导,“恒儿,不能随便在外面认爹,被你娘知道了,可要发脾气的!”

    恒儿被姑父这么一说,噘起了小嘴,“姑父,可是他真的和恒儿好像!娘以前说,和恒儿长的像的就是恒儿的爹!”

    林恩:……

    林恩是没见过当初的摄政王的,也不知道大燕以前的摄政王如今的皇帝会跑到东边这犄角旮旯的小国,自然不会认为面前年轻俊美的男人真的与恒儿有什么关系。

    只认为恒儿想父亲了,这孩子从生下来就只有母亲,他见别的孩子都有爹,所以对父亲有一种特殊的渴望的情感。

    站在不远处的魏公公就先舍不得了。

    他恨不得上去安慰这小人儿,可那毕竟是别人家的孩子,长的虽然和主子小时候像,但也不能确定就是主子的种……他无时无刻不盼望着带小主子,可也没糊涂到一上来就去抢别人孩子的地步。

    不过他也有办法,只一个劲儿瞅自家主子,让自家主子上。

    很明显,那孩子对自家主子有一种天然的好感。

    秦胤接受到这老奴的眼神,看像孩子的眼神就更深了。

    他其实有五成确定这孩子就是他的,是偷偷跑了三年的沈筠棠那个女人给他生的!

    长的这般像他,若是不是他的种,那这世界也太魔幻了。

    而且这里是胡人国家,到处都是深目高鼻蓝眼睛的胡人,这孩子却是大燕人的长相,黑眼睛黑头发,还与他长的这般相似。

    秦胤转头扫了一眼码头上数面红色的绣着沈字的旗帜。

    他在心中冷哼,在外面躲了几年,生意倒是做的不小!

    不知三年过去,她可有他的大燕国富有!

    心中虽然这么想着,摄政王腿上却没耽搁,他快走几步到了恒儿的面前,对他伸出手。

    恒儿立马对他绽开笑容,张开双臂,要他抱。

    林恩发急,“恒儿!”

    秦胤试图露出自己最温和的笑容,他一边将恒儿抱到怀中,一边对林恩道:“你家这孩子许是想爹了,就让他高兴一会儿吧,我刚到这里,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日,也不急着安顿,我先帮你将孩子送回去,想必见到他娘就好了。”

    林恩看了这一行人,见还有魏公公这个年纪大的,剩下的虽是青壮,可人并不多,一共也不过六人,秦胤又差了两人去找落脚的地方和置办衣物用具,这里就只有四个人了。

    单雅到处都是沈家的人,即便不是沈家的人,与沈家也来往亲密,平日里恒儿上街在附近玩耍,大家都会帮着照看,要是这群人敢对恒儿不利,只要他喊上一声,立马能上来数十人帮忙,数十人对付这四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么一想,林恩也就点头答应了秦胤的提议。

    恒儿见姑父允许,开心的笑起来。

    他双手紧紧攥着秦胤的衣襟,眨着清透眸子盯着面前英俊的男人,“你可以当我一天的爹爹吗?”

    秦胤见这小家伙乖觉听话的样子,冷硬的心都跟着软了,他伸手摸了摸恒儿柔软的头发,“有什么不可以。”

    恒儿顿时欢快溢满小小的脸庞,“爹爹!爹爹!爹爹!我终于有爹爹啦!”

    一连几声爹爹将秦胤的心叫的酸软酸软的,在海上憋着生闷气生了一个月,等找到沈筠棠那个没心肝的女人,心中早想了一百八十种方法折磨她,可看到眼前的孩子,那些方法就立刻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如何疼爱怀里的小家伙。

    魏公公走在一旁,一双老眼眼神不错眼的盯着主子怀里的小人。眼眶都红了,这就是小殿下啊,与主子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要是太皇太后看到还不知道会有多稀罕多喜欢呢!

    被秦胤抱着的恒儿一转头就看到脸上满是皱纹的魏公公,“这位爷爷,你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要不要恒儿给你吹吹?”

    哎呦!这小人儿怎么能这么贴心!

    真是让人疼到了心坎儿里。

    比主子小时候可是乖多了!

    “小殿下,老奴没事,就是高兴的!”魏公公说话都高兴的都些哽咽了。

    恒儿歪了歪头,“爷爷,我不叫小殿下,我叫沈恒!你可以叫我恒儿!”

    “好好好,恒儿!”

    魏公公被恒儿哄的怎么都好了。

    抱着孩子的秦胤深邃的眼眸却微微眯了起来,眼神里充满了危险。

    这个女人,带着他的种跑了也就算了,居然还让孩子跟着她姓沈!

    林恩怕孩子出事,加快了脚步,秦胤一行在后面跟着,没多久就到了一处府邸旁。

    这府邸的建筑是大燕燕京的建筑风格,坐落在这座胡人城市,非常显眼。

    门头上的牌匾用烫金的油漆写了“沈府”两个大字。

    恒儿见到家了,开心的道:“爹爹,这就是我家了,我们快进去吧!”

    秦胤对着孩子笑了笑,抱着恒儿跟着林恩就往沈府里走。

    过了前院,不久,到了后院。

    远远的,就听到了后院花园里婴儿的哭声,还有女人轻柔的哄声。

    秦胤浑身一僵,这个女人的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这辈子他都不会忘掉,在她离开的三年里,每天晚上的梦里,他都能听到这个声音。

    显然恒儿对这个声音也极为熟悉,他笑着仰头看着秦胤道:“爹爹,是娘的声音,娘在花园里带妹妹。”

    妹妹?

    听孩子的哭声明显才几个月大,恒儿又叫她妹妹,难道这个女人这般不守妇道,已经嫁了人!

    那恒儿怎么还没有爹!

    她就这样不管恒儿了?

    她怎么能这么狠心!

    秦胤一时间僵立在原地,一步也迈不出去,他怕看到他难以接受的场景。

    恒儿见他不动,奇怪道:“爹爹,你怎么了,快带我去见娘亲,我去帮着带妹妹。”

    被恒儿这么一催促,秦胤才鼓起勇气迈开步伐,只是每走一步仿若千金。

    穿过拱门,转过一处长廊,就能看到花园里摆放着的长榻边站着一个女人,女人身形还如三年前一般纤细,柔顺的长发只束起一半,佩戴着简单的珍珠首饰,一身鹅黄色衣裙,打扮的如未出阁的小姐一般。

    但此刻,她怀里却抱着一个婴孩,熟练的轻哄着。

    嘴里不知道在轻轻念着什么。

    秦胤看到三年没见的女人,浑身都僵住了,仿若失去了魂魄。

    这时,突然从旁边急急走出来个男人,端着一只碗,“阿棠,羊奶来了!”

    那男人皮肤古铜色,身材颀长高大,浓眉大眼,不是蒋振川还能是谁!

    摄政王只觉得脑中轰鸣,难道沈筠棠和蒋振川在一起了?还有了孩子!

    这个时候恒儿突然喊了一声“娘亲”。

    沈筠棠听到儿子的声音,抬头看过来,当看到站在不远处蔷薇花旁边抱着孩子的男人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摄政王怎么来了!

    不对,他已经不是摄政王了,现在他是大燕的圣上……

    蒋振川也看到了秦胤。

    他到单雅来不过才两日,是来看妹妹的。

    一年前,妹妹的身体恶化,阿棠写信给他可以将蒋忠薇送到单雅来养病,单雅在海边,气候好,就算是冬日里气温也适宜,单雅这里有一种特殊的药材,许是对蒋忠薇的从娘胎里带来的不足之症有帮助。

    蒋振川这才抽空坐了沈家的商船送妹妹来单雅。

    一年过后,蒋忠薇的身体好转,这次他来是要接妹妹回京的。

    刚刚也只是帮阿棠的忙去端羊奶给孩子喝。

    这孩子是林恩与侯府小姐沈心瑜生的,一个混血女孩儿,才五个月,沈筠棠因为有带孩子的经验,所以才偶尔帮着照顾照顾。

    沈心瑜身子弱,生下孩子没两个月就没母乳了,这小家伙挑剔不喝奶娘的奶,沈筠棠只能让下人牵了奶羊来给孩子挤羊奶喝。

    在恒儿叫娘亲的时候,林恩早就火急火燎地跑过去抱孩子了。

    孩子亲爹来了,沈筠棠只能把孩子给他抱。

    蒋振川远远朝着秦胤的方向拱手行礼,口呼“圣上”。

    沈筠棠怔怔盯着不远处的秦胤。

    恒儿对着沈筠棠甜甜一笑,奶奶的道:“娘亲,恒儿带着爹爹回来了!”

    ***

    半年后,单身许久都被人怀疑断袖的大燕皇帝突然要大婚。

    听说新皇后不但带着孩子,肚子里还揣着一个。

    太皇太后却对皇后带回来的孩子喜欢的不得了。

    等瞧见那才三岁多点的男娃娃,朝臣们才恍然,他们圣上哪里是不想结婚,根本就是个情种,这么多年单着,不就是因为请不回来皇后,瞧那小殿下,与圣上站在一起,有谁会说这两人不是父子的?

    今日是圣上大婚的日子,燕京周边的一座小道观香火都变好了,来上香的百姓们议论的都是大燕国的这场盛事。

    在寺庙小院里扫落叶的道士听到百姓的议论声,突然顿了一下。若是沈筠棠在,恐怕一眼就能认出这是当初日日与她在御史台一起办公的穆大哥。他抬头朝着皇宫的方向看去,嘴角扯出一个苦笑,她到底还是嫁给了当年的摄政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