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恐怖小说 > 御史不好当 > 第三百六十六章:小殿下
    魏公公疾步匆匆地捏着一封信朝着御书房跑。

    这几年,他年纪更大了,路走多了点就有些喘,可还是坚持在圣上身边侍奉,侍奉了圣上十多年了,不看到小主子出世他不甘心呐。

    等到了御书房,守在门口的小太监将他拦了。

    “哎呦,魏爷爷,您这是遇着什么事了,这么急。”

    “去去,快进去通知主子,有重要信件。”

    小太监知道魏总管不会在这事上与他开玩笑,忙肃整了表情,“魏爷爷,不是奴才不去,是主子不在御书房……”他朝着东边指了指,那是太皇太后住的宫殿。

    最近太皇太后进宫了,为的就是圣上的婚事。

    圣上一把年纪了还不结婚,太皇太后都忍受不了了。

    以前太皇太后还拦住皇上,不让他找沈筠棠的下落,后来时间长了,太皇太后拦都不拦了,还派人帮着找。这天杀的皇上,太皇太后现在就希望他找个女人结婚生子,至于是什么样的女人多大年纪有没有成过婚,她都不管,只要是个女人就行,能生孩子就行!

    要求已经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小太监话刚说完,就见到摄政王阴着脸朝着御书房走来,恐怕是在太皇太后那里又被训斥了。

    母子两为了婚事就没有过好脸色!

    魏公公赶忙迎了上去。

    圣上扫了他一眼,魏公公将信件的事说了,“圣上,蒋家那边有消息了。”

    “当真?”

    魏公公连忙将信件双手奉到圣上面前,圣上连去御书房都等不及,就在门口将信件拆开来看了。

    看完后,他眼神深了深,一把攥住信纸。

    几年了!沈筠棠!你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远离大燕的东边海港小国图东,最靠近港口的城市叫单雅。

    这里是盖尔父子的家乡。

    这几年,单雅与大燕南边城市的贸易增多,而这座叫单雅的胡人小城仅仅三年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契机是来源于三年前到达码头的两艘巨大的海船。

    五月份,正是海边单雅气温最舒适的时候,不热也不冷,多数晴天,太阳不烈,正是孩子们在海边散步撒欢的好时候。

    这个时候,也是单雅与大燕贸易来往最频繁的时候,海港边停靠的都是来往大燕南边城市与单雅的大船。

    若是站在码头,会发现大部门船只上挂着同一面旗帜。

    那是一面鲜红的旗子,正随着海风飞舞,旗子上一个繁体的“沈”字。

    这些船都是沈家商队的船只。

    他们拥有最先进的航海货船,三年来,从未在海上航行时出过事。

    嘈杂的码头,一位高鼻深目蓝眼睛单雅人正牵着一个黑发黑眸小男孩的手,两人走在码头,像是在巡视着自己财富的主人。

    小男孩带着一顶单雅人喜欢戴的花帽子,身上穿着的是当地特色的绣花小衫,下身是紧身的黑色小皮裤,脚上一双鹿皮的小靴子,不但如此,腰间皮口袋里还别了把木制小匕首。

    他一只手被人牵着,另一只手搭在木制的小匕首上,微微昂着小下巴,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像是图东的小王子一样神气。

    小男孩突然停了下来,朝着码头那边刚停下的一艘大船指了指,“姑父,你看那边。”他说话奶声奶气,可却咬字清晰。

    林恩朝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艘停靠在码头的大船上下来了一小队人马。

    一行人都是大燕人的打扮。

    为首的男人留着络腮胡,腰间别着长剑,一看就是护卫头子,而被簇拥在中间的玄色长袍的年轻男人微微低着头,一时还看不到脸,可只看那一身气势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林恩蹙了蹙眉,这行恐怕是从大燕来的贵人。

    小男孩又拉了拉林恩的大手,“姑父,我们过去看看,我好久都没见到和我一样黑眼睛黑头发的人了。”

    单雅虽然是大燕与图东的贸易港口,但毕竟是图东,高鼻子蓝眼睛的人还是占大多数。

    小男孩又不是天天都能来码头玩,见到的大燕人就更少了。

    林恩想带他回去,可见这小家伙兴头十足,又不忍心,于是很快就妥协道:“好,那恒儿答应姑父看一会儿就回家,不然时间晚了,你娘要不高兴了。”

    小男孩见姑父答应了,开心的朝着靠岸的大船那边跑。

    林恩宠溺又慈爱的看着恒儿背影。

    秦天华率先从大船上走下来。

    这在船上航行了将近一个月,每天只能吃海产,现在见到一口绿的,恨不得生的直接就吃下去,而且船上洗澡什么的都不方便,一个月他的胡子全部都长出来年纪轻轻的就成了大叔……

    魏公公那老太监更惨,居然还晕船,在海上航行了才一日,就吐的昏天暗地,这会儿下船大概要眼冒金星了。

    到最后还是圣上的身子最好,上船是什么样下船还是什么样儿,只是脸色更黑沉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魏公公被胡阳云扶着,等站到码头的陆地上,他都还觉得浑身摇摇晃晃像是站不稳。

    这趟船做的可真是要了他半条老命。

    正在他觉得昏天暗地的时候,突然见到一个孩子朝着自己跑过来,他揉了揉老眼,瞬间,像是记忆翻转,回到了摄政王小时候,小小的殿下迈着小短腿,朝着他跑过来,嘴里还喊着“魏全明魏全明。”

    他嘴一咧,就笑着叫起来,“小殿下!哎呦!小殿下!你慢点!小心摔倒!”

    旁边阴沉着脸的摄政王听到这句话,眉头瞬间紧拧了起来。

    扶着魏公公的胡阳云更是吓的差点胆子都破了,忙提醒,“魏公公,老糊涂了!你叫谁小殿下呢!”

    他们主子可还是单身狗,连个女人都没,哪里能冒出小殿下来!

    这话哪里能乱说!

    魏公公被胡阳云晃的回过神,他连忙用力揉了揉眼,然后看向刚刚看的方向,那小男孩笑呵呵的,与殿下幼年时一模一样!不错,就是小殿下啊!

    魏公公不服,忙朝着恒儿的方向指去,“你们看,那不是小殿下是谁!”

    这下不管是当今大燕的圣上秦胤还是秦天华亦或者是胡阳云,都朝着魏公公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一看,立刻都瞪大了眼睛。

    秦天华胡阳云都是小时就跟在了主子的身边,几个人小时候长什么样,对方都是最清楚的,不远处那几岁男娃娃压根就是秦胤幼年时期的复刻版。

    尤其是那双眼睛那只嘴巴,与现在的秦胤也有五分的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