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悟
    某种虚幻的感觉逝去,陈锋又看见了空旷的房间,以及守护在一旁的焚炎魔与芙拉。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梦境一样,就像是全部都不存在一般,可陈锋清楚自己遭遇了什么,在意识之中,他最终战胜了自己,杀死了自己的第二人格。

    而在那之后,恶魔王子亲自现身,可即便如此,对方能给予陈锋的,不过是一些言语上的恐吓罢了。

    那是隐藏在第二人格体内的投影,对方企图在在陈锋体内埋下恐惧的种子,可就像是第二人格识破陈锋不能使用具备神性能力的无尽之刃一样,恶魔王子的可怕只存在于本体,像是那种投影,不过是徒有其表,根本没有半点意义可言!

    作为一个与诸多神邸接触的老油条,陈锋自然不会妥协,在意识之战中,他亲自用火焰净化了恶魔王子,从而再次回到了身体之中,掌控了身体的控制权。

    芙拉递来了一块热毛巾,对于这名猫族人而言,陈锋早已成为了他图腾一般的存在,虽然她依旧信仰着猫与舞蹈女神,但心中最为真实的位置,却只独属于陈锋一人而已。

    陈锋擦了擦脸,坐在了椅子上,这时候的他正前伏腰背,埋着脑袋,用双手紧紧捂住两侧太阳穴。

    滴答!

    滴答!

    汗水从他的脸庞滑落,于脚边浸染开来,那里的地面已湿润了一大片。

    陈锋略显清冷的目光中布满泪水,脸上交错着哭泣的痕迹。

    芙拉有些呆滞,在她的认知中,陈锋一直都给人一种绝对的冷静,像是以往受了那么重的伤,对方都未曾流出一点眼泪,而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对方在刚刚的意识之战中到底经历了什么?

    陈锋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这时候蹲在他身边的芙拉是自己的召唤兽,并且还是自己的女人,自然是这个世界陈锋最为信任的几人之一。

    没错,是信任!

    如果说前世与这个世界的陈锋最大的不同是什么,那么便是后者有了一些信赖的对象,而前者,在经历了无数黑暗之后,早已迫不得已坠入了邪恶一方。

    陈锋罕见的嘴角咧起一丝笑容,对着芙拉说道:“我完成了净化,我亲手葬送了过去的自己!”

    “过去的自己?”芙拉有些疑惑问道。

    “嗯。”陈锋点了点头:“过去那个敏感、绝望、害怕背叛的自己,我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那些不美好的记忆,可谁能想到,那些忧虑一直都在,那些纷杂的记忆在不经意间慢慢凝聚,成为了我晋升更高阶的阻碍,而在刚刚,我亲手杀了它!”

    对于芙拉,陈锋并没有多少隐藏,而是将自己经历的一切全部告诉了对方,除了自己是穿越者的身份之外,但仅仅其它事情,也让这名晋升为恶魔领主的猫族人感到诧异。

    “还能这样?”

    芙拉小嘴微张,在其他恶魔面前,芙拉是当之无愧的领主,因为她担负着陈锋给予的厚望,而在自己主人面前,芙拉的面具才能放下一些,变成一只好奇的小猫咪。

    陈锋的话戳到了芙拉的一些痛点,虽然芙拉现在外表坚强,不但是恶魔领主更是一名传奇阶位的拳法大师,在猫族人这般低的起点下,能够一路晋升,成就这样的境界,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但在芙拉的内心深处,依旧有着许多无法忘怀的事情,那个同样胆小、怯弱的自己,她偶尔还是会在睡梦中惊醒,她无法忘怀在战斗中死去的至亲,忘不掉那些因为想要减轻族人重负而离开的求死者,更不忘掉那些侵略者的丑恶面庞与躲在角落中瑟瑟发抖的幼年芙拉。

    芙拉已经晋升传奇阶位有段时间了,埃尔温现在主攻交易所,每周的交易量便是一个天文数字,不但为秩序带来众多恶魔奴隶,更有诸多灵魂之石这样的珍宝!

    而一旁的焚炎魔在前不久晋升史诗,萨鲁曼也是半步史诗,至于劣魔,那个总是针对自己的邪恶家伙,更是在吞噬了一些强者之外,再次陷入了沉睡,不难想象,等到对方苏醒过来的时候,或许就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更不要说在陈锋的队伍之中还有萎缩者那样的恐怖角色,相比起来,原本算是闪光点的芙拉反而失去了光泽度,变成了近乎透明的小角色。

    要强的芙拉怎么可能接受这般弱小的自己,她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强化训练,但遗憾的是,她的实力却一直停滞不前,就像是她的境界被封印一般,到了根本无法解开的地步。

    芙拉一度已经绝望,因为陈锋召唤她的次数都开始削弱起来,可在今天,在听到陈锋跟自己讲的那些话之后,她突然有所顿悟,她之所以没有完成晋升,很有可能,和当初那个怯弱的【芙拉】有关。

    那时候的她,还是没有任何实力的猫族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本能会逃避与拒绝,以至于,族人与至亲间的死,一直都是她心中的一根尖刺。

    芙拉抬起头,却看到陈锋那双宛如看透一切的目光,在那目光之下,芙拉宛如褪去了所有,就这样透明般裸露在了对方眼前。

    陈锋说那些自然不是寻常唠嗑,除了是对方的男人之外,陈锋还是一名召唤师,他担负着培育召唤兽的重任,他看到了那个怯弱的芙拉,也看到了对方的过去,因此,才将自己的经历说给了对方。

    “我该怎么做?”

    芙拉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陈锋站了起来,再次站起的他,虽然模样没有任何变化,但气势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是整个人再次重生一般,变得更加自信。

    “这种事情需要你自己完成才行,我帮不了你,当你能够完全正视以前的时,就能和过去完成告别。”

    陈锋拍了拍芙拉,虽然对方这时候的目光中还有些许困惑,但陈锋坚信一点,以芙拉的领悟力,用不了多久,就能完成挑战,等到那时,才是拳法大师真正蜕变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