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 第四百七十一章 第三次血祭
    死亡岛。

    陈锋的住所。

    住在附近的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是这座岛屿的禁区,往日,除了真正的心腹之外,根本没有人敢靠近半步。

    敬畏是一方面,因为随着李思雨的传教,信徒的数量大大增加,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周围执勤的战士们。

    能够在陈锋的府邸站岗,原本就是一种实力的象征,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参与过的战役超过数场,手中早已沾满了鲜血,这时候笔直站立,打远处张望,给人一种极重的压迫力。

    凌晨时分。

    围墙外面已经陷入了寂静,可在内墙之中,却有几道摇曳的火光,将周围所点亮。

    陈锋站在地上,而在一旁,除了陆伟、魏逊之外,还有两张陌生的面孔,一男一女,年龄在三十左右。

    这两人身上,并没有能量的波动,这预示着,他们只是普通人,但气质方面却略有不同,站在那里,就像是寒冬腊月,身上散发着一股浓稠的肃杀之气。

    男人尚且理解,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征兵与战役,普通人在学到了战斗技巧之后,也能慢慢蜕变成真正的勇士。

    所以,在这两人之中,最引人注目的,却是笔直站立的女人。

    她看上去三十左右,眼角已经有了几丝皱纹,但眼神却极为锐利,站在那里,昂首挺胸,腰间还别着一把银白色的匕首。

    可不要小看这把匕首,在秩序中,这种经过特殊锻造的匕首只有五十把,唯有对秩序有功之人,才有机会获得,而获此殊荣的职业者占了八成,其余两成才能轮到普通人。

    单对单作战,普通人根本无法和职业者相提并论。

    由此可见,这女人能在这两成之中杀出重围,获得这荣誉象征,其实力,甚至比一般男性战士还强数倍。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那些坚强的人,都有自己的难处。

    南里。

    原本有着一个美好的人生,可在末日这熔炉之中,再多美好,也经不起火焰翻腾,父母、丈夫、尤其是一对双胞胎女儿,双双遇难,让她彻底对这世间充满了憎恨与厌恶。

    南里有些暴力倾向,尤其在步入战场之后,更是会化身成一个怪物,不得不提的一点是,她与陆伟同批在芙拉手下学习,或许是全家丧命的缘故,激发了她身体之中的潜能,虽然未曾觉醒,但还是凭借超强的杀伤力,一步一步,进入了陈锋眼中。

    第三批血祭名单。

    南里。

    段宗。

    伴随着暗部的成立,陈锋的血祭,一直都是普通人向上攀爬的一个机会,在这世界中,或许只有陈锋,才能满足他们对于力量的想法。

    即便血祭拥有不小的死亡率,但对于大多数战士们而言,却依旧乐此不疲。

    毕竟,在这世界上,职业者与普通人已经变成了两个阶级,就算秩序再公正、再公平,但职业者获取的资源,也比一般普通人超出太多太多。

    除此之外,在战斗的时候,职业者也能爆发出更加恐怖的力量,不知比普通人强出了多少倍。

    只是,随着秩序逐渐成长,这些血祭已经变成了鸡肋,就算成功,也不过是多出了一些青铜阶的职业者,对于势力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帮助。

    因此,在长达很久的一段时间中,陈锋并没有施展这个禁忌之术。

    但今天有些不同。

    开发深渊不单单是为了矿石,在那里,相比矿石更吸引人的,则是恶魔以及其它强大的怪物。

    在众人眼前,两具甚至还散发着温度的尸体正被摆在地上。

    一具堕落天使。

    一具狂暴魔。

    芙拉将自己代入到了恶魔领主的位置之中,战斗是恶魔的生存方式,而眼前这两具拥有白银巅峰实力的尸身,正是倒在芙拉侵略面前的敌人。

    杀戮是深渊之中的主旋律。

    寻常的血祭,陈锋根本不放在眼中,可现在不同,两具白银巅峰的恶魔之血,一旦融合完成,自己麾下将又得出两名得力干将。

    南里自然不必多说,一心想要复仇,那具充满亵渎血脉的堕落天使,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

    堕落天使违背神灵的旨意,投身到邪神的怀抱之中,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失败之后,被彻底打入地狱,丢失光洁的外表与天使的美名,在枷锁中为自己仅剩的尊严、骄傲与天堂对抗。

    这是一个特殊的种族。

    按照实力区分共有九层。

    从高向低。

    上三级---神圣的阶级:炽天使、智天使、座天使

    中三级---子的阶级:主天使、力天使、能天使

    下三级---圣灵的阶级:权天使、大天使、天使

    排在上三级的存在,那是拥有和邪神实力相当的可怕天使,而眼前这具被芙拉击杀的天使,只有一对羽翼,充其量不过是一名大天使。

    相比纯洁的天使,堕落天使最大的不同是拥有一双灰色的羽翼(也有黑色),背叛者、亵渎者,她们失去了强大的圣洁之力,但却拥有了魔鬼的腐蚀与玷污,攻击的能量中,甚至还有一些腐蚀之力,一些意志薄弱的敌人,在被腐蚀之后,意识有可能被摧毁,从而甘心效忠对方。

    没错,堕落天使并不是深渊中的一员,而是来自更加遥远的地方……地狱!

    那里是魔鬼的地盘,但恶魔与魔鬼时常血战,偶尔在敌对势力,发现一些陌生的踪迹,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不得不提的一句是,堕落天使是十分稀有的生物,因为智慧过人,就算在魔鬼的阵营中,他们也常常以幕僚的身份出现,芙拉能够找到这样一具尸体,原本就是一种幸运。

    除了南里之外,另外一个男人叫做段宗,他的实力或许并没有南里出众,但能在几百人之中脱颖而出,他同样有着自己的特点。

    狂信徒。

    这是一名宗教爱好者。

    陈锋看过对方的资料,早在和平年代,他便是一名鼓吹末日即将到来,所有人都将逃离苦海的宗教信徒。

    段宗出身于有“忘却战争的国度”,但从小有异于常人的段宗,却十分渴求死亡,因此对热衷和平主义的国度衍生出焦躁感。所以开始注意到了一些邪教。

    只不过,他并没单纯的信仰,如果有,也只是信仰毁灭与疯狂,正是因为如此,在短暂的三十一年的岁月中,他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在精神病院度过。

    对的。

    段宗……这个被陈锋钦点的第二名血祭者,实则是一个精神有些问题的患者。

    他是陈锋忠诚的信徒,甚至已经步入到了狂信徒的阶段,如果说,普通人信仰只像是一丝烛火,那么这个家伙的信仰之力,更像是一道,划破雾霾的晨光。

    段宗相信末日会到来,所有的一切都将归于毁灭。

    在他看来,陈锋或许就是这末日之中应运而生的存在,所以,以前漂泊的信仰,顿时像是一个落水者看到了海中的一块浮木,用尽全力,死死抱住。

    段宗紧紧盯着陈锋。

    不是看。

    而像是一种,几百年没有吃过饭的饿死鬼,在见到一桌子满汉全席的表情,他已经有些病态了,陆伟与魏逊即便同样也是狂信徒,但多少还有理智,但段宗的理智,却早已被信仰所吞没。

    这时候,陈锋就是命令对方杀死自己,他也会毫不犹豫拔出武器,像自己脖间砍去。

    疯子。

    一个纯粹的疯子。

    以至于,连陈锋都有些好奇,当这个疯子拥有恐怖的力量之后,将会带给自己怎样的惊喜。

    他的血祭之物,是一只狂暴兽。

    来自怯魔的进化体,一种在战场上横冲直撞,喜欢用最纯粹的力量,给予敌人死亡的深渊巨兽。

    这时候,段宗看着眼前的狂暴魔,驼着背,似乎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自言自语道:“看看这是什么,一具新鲜的尸体,这就是我力量的源泉吗?”

    “将我和一个怪物合二为一,想一想,真是令人激动呢!”

    “我才不会像那些废物轻易死去,神的荣耀会降临在我的身上,就算是死,我也会继续为大人战斗。”

    “死亡?就是变成那些只有白骨的怪物吗?桀桀……这些都不重要,就算没有思想,没有血肉,只要能够跟在大人身边,这就已经足够了!”

    南里皱了皱眉头,她似乎有些厌恶跟段宗站在一起,因为这个家伙疯狂、冲动、残忍、嗜杀、自大,对人毫无敬意和礼貌可言,但对自己信仰的陈锋却有着疯狂的执念。

    南里同样效忠陈锋,忠诚方面也绝对没有问题,但她却保留着一个人类的思想,可段宗却不同,他的忠诚已经扭曲与畸形,在这世界上,除了陈锋之外,他或许不会再怜惜任何生命。

    甚至……

    还包括他自己。

    陈锋并不介意段宗的自言自语,因为他早已习惯了对方的性格,思绪了片刻之后,他将目光放在两人身上,然后轻声说道:“开始献祭吧,今天之后,你们将拥有不再平凡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