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1859章 毛子不过春节
    但是没想到,事不凑巧,华国境内一片祥和,可是这外国人他不过春节啊,早上赵若男刚坐下来开了一局游戏,突然电话就响了,赵若男叹了一口气,接通电话。

    “赵将军,是俄国异能管理协会的电话。”打电话过来的是接线员,赵若男一听就皱起了眉头,上一次和俄国人搞的气氛很紧张,这一次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飞机。

    “赵将军?我叫维利斯托夫,是俄国异能管理局的主管,我知道现在正是华国的春节期间,所以非常抱歉打扰你们,但是,我确实有一个情况需要向华国方面汇报。”

    “请说。”赵若男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

    “12个小时之前,我们在华俄边境上的一次抓捕行动失败了,一名我国的异能人逃犯逃脱,杀害了我们三个外勤人员,我们的情报显示,现在这名逃犯已经越过了边境,来到了你们华国境内。”

    “为了保证你国人民的安全,避免造成更多的惨案,我们出于职业道德,向您通报这个消息,并为可能给你国政府和人民可能造成的损失表示道歉。”

    赵若男听说有俄国的异能人逃犯逃到了华国境内,立刻精神起来:“这个异能人的具体资料呢?”

    “正在发送到您的邮箱。这个人是一个成年雄性狼人,变形之后非常的凶残,在我国境内已经累计杀害了6个人,我们希望你们华国方面能够和我们进行联合抓捕。”

    赵若男一想,联合抓捕是不可能联合抓捕的,在我国境内的就是我们的,联合抓捕,抓到之后就要还回去,063又捞不到好处,可是如果被063单独抓住了,俄国人想要把人要回去,就得出大价钱了。

    于是赵若男开始和维利斯托夫打官腔:“贵国的逃犯现在是在我国领土上,给我国的人民安全带来了严重的威胁,处理这一类事件是我们063的职责,我们一定会抓到他,请你们放心。”

    电话另一头的维利斯托夫差一点把电话给砸了:“该死的!该死的!狡猾的华国人!给我以最快的速度组织一支行动小组,一定要在俄国人之前,抓到他!”

    赵若男挂了电话,立刻给老李拨过去:“李叔叔,俄国人打来电话,说他们正在抓一个狼人,已经逃到了我国境内,在俄国境内已经杀害了六个人,我们必须立刻行动。”

    “叫组长们过来,目标的资料有没有?”老李问赵若男。

    “有。”

    “叫组长们到会议室集合。”

    孙一山、雷响、刘昌润、高超、王满山、李强,还有赵若男和李主任,一群人围坐在会议室里,赵若男在大屏幕上投影了目标的资料和照片,是一个中年俄国男人,披头散发大胡子。

    “这个人名字叫做尼克拉托尔列夫,42岁,男,斯拉夫人种,成年体狼人,201x年12月x日晚9:12分,擅闯俄国下诺夫哥德罗市的一处实验室,抢走了一些机密研究资料,杀死了三个实验室里的安保人员。”

    “12月xx日晚12:45分,俄国异能协会在我国东北边境线上组织了一次抓捕拦截行动,任务失败,三名外勤人员牺牲,根据俄国人的情报,现在他已经逃到了我国境内。”

    “俄国人提出要和我们进行一次联合抓捕,但是,这是在我们国内的威胁,当然应该是我们自己来解决,就算是不得不和俄国人合作,也应该是在我们尝试失败之后。”赵若男说道。

    “这个狼人已经杀害了六个人,非常的凶残,杀人如麻,这是一次非常危险的行动,我们的抓捕方案一定要小心,大家要注意安全,我们要制定一个人员伤亡几率最低,最有把握的抓捕方案。”老李说道。

    “如果说这个人,在俄国境内就已经杀害了六个人,其中还有三个异能管理局的特勤人员,那么,这个人一定拥有高等异能,我们应该就地消灭,而不是抓捕。”雷响说道。

    “他毕竟是一个俄国人,而且,俄国人在我们行动之前已经向我们通报过了,不是没有任何官方交接的境内别国籍人员,我们不是自己发现的他,是俄国人告诉我们的,所以,不能杀。”赵若男回答。

    “大家都说说人选吧。”老李问道。

    雷响想了想,开始点名:“徐丽珍、李梦琪、宋晓冬、冯灿,尤其是冯灿,她的能力,和狼人之间,应该是互相克制的。还有宋晓冬,可以保证行动人员,以及目标的生命安全。”

    老李和赵若男对视一眼,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毕竟这是国内的任务,一不小心就会死人,不能有半点疏忽,所以必须要用宋晓冬,没有其他的选项。

    李强给宋晓冬打电话:“宋顾问,过年好啊!”

    “李组长,过年好,过年好!”宋晓冬脸上笑嘻嘻,心里在骂人,哎,年还过完呢,又出什么事了啊?

    “宋顾问,有一个来自俄国的狼人在我国境内,他在俄国境内已经杀害了六个人,其中还有三个是俄国异能管理局的外勤人员,非常的凶残,我们打算进行一次抓捕行动,需要你来。”

    “好。”

    当天夜深的时候,宋晓冬来到了063,赶到会议室,赵若男再给大家更新了一下情报,根据俄国人的最新消息,和063地方办事处的调查,初步确认,目标在大兴安岭一带,距离暗夜宗的实验室那个位置不远。

    宋晓冬翘着二郎腿,歪着脖子,问赵若男:“所以,现在,我们063,对狼人,到底知道多少?”

    孙一山:“狼人是一种特殊的异能,当然,我们开展异能管理工作,当然会把这种变异当成异能来处理和看待,而实际上,很过其他领域对这种特殊现象的研究,都有很多新的观点。”

    “首先,这种变异,和关于狼人的传说,最早都是来自于诅咒的,很多研究人员认为,狼人最早来自于中世纪欧洲的黑魔法,也就是说,所有的狼人,其实都是被诅咒的。”

    第三千四百一十一章战术

    “但是关于狼人的传说,也有和科学怪人有关的,就是说,这种奇特的变异,其实,是科学怪人进行研究的一部分,通过人和狼的结合,最终变成了这样的一个特殊形态。”

    “鉴于宋顾问他们上一次任务中见到过那个特殊缝合的生物体,我们认为,通过某些我们不能理解的科技和能力,也许也能够实现这样人和狼的结合体。”

    “很多狼人都是家族遗传,所以,特殊能力和诅咒的可能性更高,一般来说,很多狼人在几岁的时候就会意外觉醒,从而获得人和狼,以及半人半狼的三个形态。”

    “我对狼人有一些了解,并非所有的狼人都会完全变形,有的人只能变成半人半狼的形态,有的人年幼的时候能变成半人半狼,而成年后可以完全变成狼的形态。”冯灿说道。

    “狼人一般性情温和,但是变成狼人之后,则会失去理智,变得嗜血残暴,力大无穷,而且几乎所有狼人都拥有超强的愈合能力,但是也有一些东西能够克制狼人。”

    “比如说银器、木桩等等,他们会使用爪子、嘴攻击人,速度也很快,因为变成狼人之后缺乏理智,所以很难进行沟通和交谈,我懂得一些让狼人冷静下来的方法,冷静下来之后,他们就会变成人类形态。”

    “好,具体作战计划你们路上仔细研究,这次行动雷组长作为现场总指挥,去装备处领装备吧,半个小时后楼下集合,坐飞机过去,徐梦萦接待。”赵若男示意散会。

    装备处的李林给宋晓冬等人准备了很多据说对付狼人有用的东西,大蒜、木桩、银器等等,一伙人看起来不像是国家的工作人员,更像是一伙神棍,如果穿着戏服就更像了。

    路上,宋晓冬和冯灿聊天,宋晓冬:“年在这过的啊?”

    冯灿点头。

    “你没回家?”宋晓冬问。

    冯灿噘嘴:“我哪有家啊,宿舍就是我的家,我爷爷早就死了,连个坟都没有,我不知道去哪里拜祭他。”

    “那,你的亲生父母呢?你,回去看看也好啊。”宋晓冬说道。

    冯灿摇头:“如果他们没有抛弃我,那我在暗夜宗的实验室里遭受的折磨,之后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如果你经历了我经历的事情,你也不会原谅他们的。”

    宋晓冬叹了一口气:“我不是要你去原谅他们,你,总也要,了解他们啊。”

    “上一次他们来,之后就回去了,从那之后,他们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这意思就已经很明白了,难道不是吗?他们不需要我,呃,不,也许需要我,需要我去给他们做农活。”冯灿撇嘴。

    “你,说没说你的事啊?”宋晓冬又问。

    雷响回过头来:“我已经给冯灿放假了,周五的晚上可以出去玩,但是,周六必须回来。”

    宋晓冬:“雷组长,这也算放假啊?”

    雷响:“看冯灿表现啊,如果一直没事的话,以后会一点点放开。”

    宋晓冬:“一个晚上能干什么啊?”

    雷响:“去逛逛商场,蹦蹦迪,但是,必须有人陪,要么是小兰,要么是胡桃,要么,你陪她也行。”

    宋晓冬摇头:“我得回家给孩子换尿布呢。”

    徐丽珍则对狼人更加感兴趣,开会的时候听冯灿说对狼人比较了解,于是围着冯灿问个不停:“你真的见过狼人吗?这世界上真的有狼人啊?”

    宋晓冬:“这世界上要是没有狼人还好了,我就不用大年初五往大兴安岭跑了,冻死了都要,在家里吹着空调,搂着老婆,逗逗孩子多好,哎,这俄国人也真是的,你往蒙古国跑,往哈萨克斯坦跑都行。”

    “我们华国过春节呢,都放假了,偏偏这个时候来捣乱,难受啊,马飞。”宋晓冬无奈。

    “其实吧,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仔细观察,和普通人确实有点不一样,狼人一般都心思纯净,没有心机,但是都特别强壮,特别害怕生气,一生气,就要变身。”冯灿回答。

    “不是说,月圆之夜才会变身的吗?”徐丽珍问道。

    “不是,月圆之夜是必须变身,我的理解是,月圆之夜,狼人需要变成狼形来吸收月亮的能量,如果长时间不受到月光的照射,就会逐渐失去变形的能力。”

    “在暗夜宗的实验室里,他们为了防止狼人发狂逃跑伤人,就在实验室里使用了遮光板,让狼人生活在完全的黑暗当中,过一段时间之后,狼人就失去了变形的能力。”

    “哦……”徐丽珍点点头,打算继续问,但是被宋晓冬打断了。

    宋晓冬拍拍李梦琪的肩膀:“你什么时候被放回来的?”

    李梦琪回头:“回来不长时间啊。”

    “在阿根廷没受苦吧?”宋晓冬又问。

    “没,主要是不让睡觉比较难受,吃的也不习惯,别的无非就是审讯,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流程,还没走完,我就又被放回来了,还要谢谢你们啊,是你们让阿根廷人改了主意。”李梦琪说道。

    “你也用不上感谢他,这是事情啊,本来就是他惹出来的,当时你要不去主动惹阿根廷人,在人家的港口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人家也不会揪着我们不放。”冯灿说道。

    “我们是在人家的领土上,我们不去惹他们,他们就不来找我们了吗?这架是早晚要打的,不如先把人全都打跑,再安心做我们的事情,我觉得没毛病啊。”宋晓冬说道。

    “哼。”冯灿没说话。

    雷响:“我们提前制定一下战术。”

    “我可以控制他的思想。”宋晓冬举手。

    “我可以和他直接交手。”冯灿举手。

    “我也可以。”多吉本玛也举手。

    “我可以用土把他给定住。”徐丽珍举手。

    “我可以吹笛子,催眠他。”李梦琪举手。

    雷响点点头:“赵将军要求我们必须活捉,但是,我们还是要做好击毙他的打算,尽量在第一时间解决战斗,尽快解除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