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时刻极限的试炼空间
    这几天下来,看着甘天颜徒劳地劝说这些孩子转投凤鸣门门下;董齐天就只得一个白眼翻天才能表达自己的不屑。

    挖墙角?

    怎么挖?

    这些孩子在拜入九尊府的这段时间里,其他的犹在其次,单论洗脑却可说是被洗得彻彻底底,彻头彻尾!九尊府可是在他们最艰难最苦的日子里将他们解救出来,这份情感岂是单单言语可以说动的……

    挖吧,挖动一个,我就算你赢,算你厉害!

    只不过,现在多了这丫头来看着这帮孩子练功,出声指点,老夫可是轻松了许多。

    诶,话说现在有人干活,我是不是应该出去潇洒一圈?

    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不开眼的家伙来犯才是,而且就算再有人来犯,有平小意郭暖阳镇守,还有甘天颜江落落作陪,等闲派门根本无能撼动……

    嗯,确实是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出去溜达溜达!

    ……

    云扬的那一边,此时已经去到了进入那妖灵界的第三天了。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面,云扬足足遭遇了十三场战斗!

    这十三场战斗下来,每一场需要面对的妖兽,实力都要比外面的吴豫等人更高一线!

    基本每一场下来,云扬都要出尽全力,甚至是发动一应底牌,将自身玄气还有生生不息神功两种威能全部消耗干净,这才能够克敌制胜,险胜一发!

    尤其是刚进来的那几阵,天意刀法前五招一招两式基本每一阵都要施展个十七八遍,才能应付下来!要知道在外界,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能让他用全这五刀!

    而这局势,还不是最可怕,随着云扬杀第一头妖兽之后,后续到来的妖兽,以一种显而易见的态势,实力暴增,一次比一次更加的难缠。

    随着逗留时间持续,云扬发现这妖灵界,乍看起来似乎是与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满目尽是高山森林峡谷,妖兽更是层出不穷,此外,却还生长着许许多多的天材地宝,几乎随处可见。

    云扬见猎心喜之下,自然尝试顺手采摘或者挪移,看看能不能带出去。

    原本在他想来,此境的存在本意在于试炼修者而设;而此类空间所有事物,九成九都是虚幻不实的;换言之,当前所见的东西物事,尽皆非属真实存在。

    而这种认知貌似也更符合当前所见,毕竟那随处可见的天材地宝,非但数量惊人,生存年份更是惊人,随随便便就是十几二十株的万年生灵植,云扬如何敢轻信!

    尝试采摘收取挪移,不过是抱了万一的打算。

    但在接触到灵植之后,那真实到了极点的触感,香味,却让云扬不能不生出联想。干脆试着吃下几株,居然清晰的感受到了澎湃药力加身!

    “这些灵植竟是实物,那也就是说,这或许是可以带出去的!?”

    云扬看着手中一株色泽鲜红,发出奇特香味的灵芝;沉思起来。

    云扬手中灵植乃是一棵云片芝,顾名思义,这灵芝可不像是常见的那种带有硬度的品种,而是呈现出一种通体绵软,如同无物的触感,拿在手中几乎就是轻若无物。

    事实上,这种灵芝乃属灵植中的梦幻逸品,云扬此前可是找了好久,拜托天下商盟亦是全无所获,但万万没有想到,这边才刚刚进入这妖灵界不久,就发现了一株。

    好货入手,自然是第一时间消化是正经,云扬径自一口吃掉两片芝叶,登时感到沛然药力流淌在经脉中,灵植的真实不虚再次得到印证。

    能吃!

    有用。

    那么,是否就意味着也能够带回去呢?!

    于是乎,云扬所过之处,再现之前天高九尺,燕过拔毛的不劫天风采!

    大抵沿途经过,但凡是灵植,就没有什么是这位云掌门不要的!

    连生长着云片芝的那一片土地,都被云掌门一道全收进了神识空间之内。

    所谓连锅端,大抵也就不过如此了!

    适时一阵妖风起,又是一头妖兽,卓然出现在云扬前方。

    云扬对此已然见怪不怪,一声不吭,径自举刀冲了上去。

    随着当的一声巨响,这妖兽一声大吼,一爪子将天意之刃挡了回来,随即合身扑上,厉行反扑。

    “这个又比先前那个强了一线,果然是与我当前的最高战力挂钩,分毫不差!”

    云扬对于这个状况可谓是欲哭无泪。

    进入这地方以来,大抵也就第一战的妖兽稍弱一些之外,从那之后的妖兽端的一头比一头更强;而且每一次来犯的妖兽,都正好卡在了自己的巅峰战力水准。

    这种状况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种结果,对战妖兽,自己能赢,但真正赢下来,不要全力以赴,竭尽全力,拼到气空力尽的时候,才能将对阵妖兽拿下!

    而且每一次都是如此,一定要费尽了全身上下每一分力气,才能够将对手杀死!

    到了当前的第三天,情况继续向着不妙的情况发展,现在已经不光是拼尽全力,耗尽力气就可以搞定对手,而是需要将自身力量做出合理的分配才能过关,唯有将该用的力量用到该用的地方去……这才能杀死妖兽!

    但凡有一点点的疏忽大意,战况就会急转直下,趋至失控的地步……再之后也就只有败退一条路了!

    打个比方说,你这一刀本应该多加一份力砍到妖兽身上造成妖兽重伤;但是你却将这一分力气收回,以备妖兽偷袭……然后你这一战,就会因为你少用了一分力而落到下风,再由下风转败势,一发不可收拾,乃至全面溃败,无可逆转。

    是的,就是这么精确,这么的极限,一点点的容错率都不存在!。

    第一头之后的每一头妖兽实力都处在这么一个十分尴尬万分微妙的点上:你固然拥有击败这头妖兽的实力,但必须要万二分谨慎认真的战斗,努力精确的调动自己的玄气,如此才有可能杀死对方!

    但凡有一点点的疏忽,局面就会失控,就会落败!

    云扬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一块剑胚;而这不断到来的妖兽,则像是一柄柄大锤,不间断的捶打自己,将己身所有杂质全都锤出来。

    每一次战斗,都是将自我力量尽数抽空的一个过程。

    完事后休息,却又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将损失的力量尽数恢复,而且还会迎来一个小幅度的提升,俨如百尺高竿再进一步!

    而云扬的修为,就在这种一次次的小幅度提升中,不过几天的时间,就成功跨越了圣王二品初级,攀升至中级,端的神速。

    只不过所遇到的妖兽,也随着云扬的提升而不断变强,越来越显强大了……

    “我明白了。”

    “此境当真是一处修炼圣地,以境中妖兽会随着来人的不断强大而随之变强为基调,形成良性循环,使得进入此境的修行者,在相对短暂的时间里,进步神速,一日千里!”

    “只要你竭尽全力去战斗,赢了,就等于突破自身一个小极限,也籍此得到了最直接的磨砺修炼……这点,在每次杀死妖兽之后会得到小幅度的修为增长,早已彰显无疑。而这些细微增长,在积少成多之后,将是最可怕却又最喜人的进展,即便是大境界的屏障,在这样的修行氛围下,也再难成为阻碍!”

    云扬心中一念顿悟,惊喜莫甚。

    “真不知道是谁设立的如斯妙境,竟然能够构建出如此精确,如此匪夷所思实则却是恰如其分丝丝入扣的布置!无论修行者呈现出任何状况,都能进行相应的自我调整……这样的安排,端的是巧夺天工,难以想象!”

    “而这样的设置,对我们九尊府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大幅度提升自我的好机会。”

    “每时每刻都在刀尖上跳舞,都在生死间徘徊…只要负荷得起,斗心毅力意气不摧,便是远远的修行感悟陆续有来,每时每刻都能进步,对于以意志力见长的天残十秀等人,简直契合得不能再契合了…”

    “现在唯一可惜的是无法联系无尘等人……在这里,竟是完全遇不到其他人,俨如独处一境。只希望那些小家伙,莫要忘记我平常的教诲,以最积极的态度对战妖兽……”

    云扬闭上眼睛,利用刚刚击杀妖兽得来的空隙,抓紧时间调息,回复状态。

    按照他的经验,下一波妖兽,应该会一个时辰之后,来袭……

    自从进入这里,连上刚才的那一阵,云扬经历了十四场战斗,合共收获了十一张妖兽皮,十七根完整的妖兽筋,十一颗妖丹;还有妖兽身上的各种材料若干……

    即便是以云扬的小心谨慎,还有许多底牌,仍旧有三头妖兽,生生挨过了云扬的天意之招,逃出生天,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跑了……

    所谓由此及彼,见微知著,此间妖兽之难斗,可见一斑!

    云扬调息一毕,自觉距离妖兽来袭尚有一点时间,却无犹疑闲坐,径自跨过竹林,越过小河,去到小河对岸,着眼一棵迎风摇曳的小树,那小树通体如同白玉雕成,上面叶片赫然是紫色的,就只结了一颗果子在最顶端,金辉灿灿,惹人眼球。

    那是……金脉果!?

    金脉果,玄黄界极为罕见的逸品灵果,效能与绝大多数天材地宝迥异,相比较于绝大多数天材地宝增加服用者的修为,而此果服用之后,服用者除了自身经脉柔韧度增加一倍,连带精神力也会增加一倍,效力堪称惊艳。

    端的是妥妥的好东西!

    云扬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就飞身过去采摘;而是停下,仔细观察周遭环境。

    根据这几次的经验教训,云扬可以断言,在这等天材地宝旁边,必然有实力强横的妖兽保护!也就是说……在发现天材地宝的同时,也等同是进入了战斗节奏!

    但凡贪欲蒙蔽了清醒哪怕一瞬间,一门心思的收取灵果,转眼就也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虽然不知此地会否真正死亡陨落,但此境之中诸多灵材是真,妖兽遗骸也真,那死亡陨落,为何不真?!

    云扬游目四顾之下,陡然一个挥刀,一道刀风极速飙射进入平静的河水之中。

    下一刻,河面乍现一阵翻涌,一道道浪花如同雪白的利箭从水中直射出来。随即一头似鱼非鱼,似牛非牛,似马非马,似蛇非蛇的东西一下子从水中窜出来,两只大眼睛射出凶恶的光芒,注目云扬。

    云扬目测彼端怪物,心下竟是吓了一跳,皱眉凝思,又是一个不认识不知底细的家伙!

    怪物嚎叫着冲上前来,云扬亦也是一脸思索的迎了过去,一如先前一般的展开游斗,慢慢的寻找对方破绽,不急不躁,稳扎稳打。

    这场战斗足足持续两个半时辰,云扬最后一刀闪亮,将那怪物的脑袋剁了下来的瞬间;最后一口元气亦告耗竭,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上下竟是控制不住的颤抖。

    “果然还是如此!”云扬用这一战彻底证实了之前的想法。

    这些妖物,的确是在这个空间的某种约束下,维持在与自己巅峰战力相当的程度!也就是说……在这境地内中,自己每一战都要突破一个极限,才能有望战胜接下来的对手!

    甚至,自己战力的标准,乃是基于自己已经显现出来的手段基础上制定的!

    自己所展现出来的战力,包括了身法,步法,刀法,剑法,玄气,生生不息神功的力量,甚至还包括了天意之刃这把刀的锋锐度,尽皆计算在内!

    换言之,若是现在的自己失去了天意之刃,又或者是缺少以上的任何一项,都不会是这些妖兽的对手!

    “真厉害!真是极端!”

    别的不说,云扬对这个空间的感知判断精确程度,唯一一个“恐怖”差堪作为评价词!

    你这次战斗之后,甚至连本人都未必感受你的战力比此战之前强了一丝丝,但是,再遇上的妖兽,却已经将这一丝丝的增幅都计算上了!

    你永远都只能是累得奄奄一息才能将妖兽杀死!

    云扬这会的状况几近堪虞,实在没什么多余气力,导致半截身子都趴在水里,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半晌才有了动一动的力气,却在第一时间进行调息。

    有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调息告一段落的云扬站起来,走过去将那金脉果摘下来,收取到手。

    那金脉果甫一摘下,那白玉也似的树身茎秆登时极速枯萎,顷刻之间便告化作齑粉。

    唯有那一颗果实,落在云扬手中。

    云扬心念一动之间,早已经将那枚果实送入了神识空间。

    金脉果虽然稀罕,功效亦是显著但就长远计,还是送入神识空间,看绿绿是否能够栽培之,这才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毕竟果子就只一枚,当真直接吃了,可就再也没有了!

    “啊呀呀……”

    绿绿柔韧的藤蔓一下子接住那枚金脉果,乐得那叫一个眉花眼笑,乐不可支。

    要说进入这神秘空间以来,谁的收获最大,那肯定是绿绿无疑!

    N多的妖兽血肉,N多的妖兽内丹,还有难以数计的高年份天材地宝……

    全都进入到了神识空间的内中!

    那些个血肉甫一进入空间就直接被绿绿当场给埋了,还一个劲儿地“啊呀呀”的埋怨。意思是你应该在杀死的第一时间,就应该将这些东西全都送进来的,怎地还要在外面耽搁这么久,好多血肉之中的精华都浪费了知道伐……

    云扬闻听为之汗然。

    大哥,我也还是个人,也有气空力尽的时候,您知道我干掉那些个妖兽废了多少气力么,真正的,标准意义上的累得要死了好么?!

    另一边,史无尘洛大江等人也凭着个人的丰富江湖经验,迅速的判断出来这一次试炼之旅的玄机所在,每个人都是两眼发亮,浑身上下尽都是使不完的劲儿,纵然每战下来尽都累的要死要活的,却仍旧恨不得杀死一个妖兽之后,立即就进入下一个循环中。

    毕竟,这里面灵气充足堪比上品门派;基本每时每刻都处在恢复提升的状态之中。

    只不过五天过去,洛大江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修为的大幅度提升,原本修为耗尽之后恢复力量起码需要三个时辰,但来到此境,经过数次修行之后,却只需要不到两个时辰就能恢复了,这分明就是修为精进,自我恢复能力提升的佐证!

    这点认知让他干劲更足了。

    天残十秀修为相若,人生经历亦复相若,斗心毅力也都差不多,络大江有此收获,其他人诸如史无尘,任轻狂,兰若君等人也都有所发现,惊喜莫名,全心致力于搏杀玄兽之中。

    ……

    相比较于云扬、史无尘等九尊府师长高层修为突飞猛进勇猛勤修,未和师傅们在一起,独自行动,各自为战的弟子们就显得惨兮兮了。

    云秀心在进入之后遇到的第一头妖兽就被吓了一跳。

    小女娃在惊恐之余,慌而不乱,总算稳住阵脚,用了足足一个白天的时间,全力周旋,这才将那妖兽磨死。而到了第二头妖兽,仍旧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效率虽然不低,但以云秀心的本身修为而言,却绝不算快,而在接下来的六天时间里,小姑娘一共就只斩杀了四头妖兽,其间还一次失误,被一头妖兽追杀了许久,遭遇可说是甚为悲催的。

    但小丫头在连番战斗之后,却也慢慢摸索到了规律——

    一开始的时候,干掉妖兽之后,就只有一门心思的调息恢复,小心提防后续的妖兽来袭,对于已经杀死的妖兽,再不理会,然而在一次击杀玄兽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颗妖兽内丹,这才察觉所遇妖兽竟是真实,内丹更是真实,自然不会放过。

    若然妖兽内丹是真,那沿途看到的天材地宝自然也是真的,也不管是有用的没用的,认识不认识的,统统塞进自己的空间戒指是正经。

    此际以一己之力搏杀与己齐驱并驾的妖兽,已经是莫大兴奋荣耀,现在还能够收取到这么多的天材地宝,当真是好极了,太好了,哈哈哈……真的好爽啊!

    …………

    <据说这次年会,作者们在一起,问其一个问题:网络文学作者中,颜值最高的是谁?据说超过了百分之五十的作者异口同声的说:风凌天下!

    有人打电话告诉我这件事,我很不满。哥不喜欢高调,你们这么说我干什么?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嘛。真是的!讨厌死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