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你们居然敢骂我!
    听闻叫嚣之声,董齐天眼睛眯了眯,脸上悄然略过一抹喜色。

    我擦,这,还有人上门来找麻烦?

    好,好好好,来得太好了!老夫这段时间可是憋闷得蛋痛了!

    之前中品天运旗引动的海量灵气归来变故中,老子人力有时穷,莫之奈何,正感心烦,现在有不开眼的解闷家伙送上门来,岂能不大快朵颐一番!

    人力有时穷,这句话从来都不假,但老子的人力,在此世绝大多数人事物之前,很不穷!

    “其他人全都不要动,该干嘛干嘛,不过几只苍蝇,无足轻重。”董齐天乐呵呵的说道:“小意和暖阳,咱们三出去看看就好。”

    平小意与郭暖阳兴冲冲的跟着董齐天走了出去。

    这两位这会也是很兴奋的说,他们俩此次没有能跟着去五重山竞旗之战那边,留在家里坐镇,自然也如董齐天一般闲的发慌,二来还有此次变故之后,修为大幅度精进,很渴望有几场架打下来,三来么……

    他们原本就很知道董齐天实力强得惊人,超出认知,而今修为大幅度精进之余,还是感觉董齐天修为高的出奇,仍是超出认知,有这样的超级强者做靠山,什么样的敌人应付不了,是故这会就只有出战应敌的兴奋,半点都没有惊慌恐惧害怕诸如此类的负面情绪

    ……

    九尊府山门之外,七星门掌门人段天冲背负双手,注目看着九尊府山门,纵使是隔着山门大阵,他仍旧感受觉到内中那山呼海啸一般的海量灵气,眼中早已是满满的贪婪欲望,无可抑制。

    “这九尊府成功晋升中品天运旗之后,山门之中灵气充裕程度,竟致如斯,居然比我们山门内中最盛之时还要浓郁许多。”

    “等稍后灭绝了九尊府道统之后,咱们或者可以考虑一下,直接山门挪到这里,在此地布下本门的护御阵法,就算云扬等人回头寻仇,咱们也无需顾忌。”吴豫对于九尊府的灵氛也是大为意动。

    “嗯。”

    段天冲点点头,道:“通知下去,等一会进入之后,杀人夺命无妨,却要尽可能地的不要破坏设施。”

    “对了,记得留几个人问话,探查云扬等人的跟脚来历,千万别都杀光了。”

    “掌门人放心,咱们省得。”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嘲讽地说道:“不过一群鼠盗狗偷之辈,妄自坐井观天痴人说梦,你们连我们的护山大阵都破不了,连山门都进不来,居然还要在此谈什么以后,占据我九尊府地界,凭你们也配吗!?”

    段天冲等人闻言冷哼一声,扭头看着山门内,一道影影绰绰的人影悄然现身,只是在灵气光波之下,晃来晃去看不清楚来人真容。

    “以汝九尊府才草创不久的浅薄门户能济得什么事?又难道九尊府的人,就此一辈子封闭山门,永远不出来了?”吴豫淡淡的说道:“九尊府护山大阵,虽然有几分门道;却也不过是我们不想强力破坏而已。”

    “你们若是主动打开,我们还能看在这一情面上,少杀几个人。若是不识趣,惹得我们心头火起,强攻进去之后,便是人畜无生鸡犬不留了。想想清楚。”

    现身说话之人正是平小意。

    这位毒心大夫的修为突然暴涨,现在正处在自信心极度膨胀的微妙时刻,闻言一声怪笑,道:“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敢如此大放厥词,你们这一个个的都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么?!”

    说着就要打开山门冲出去过过瘾。

    不意在他身边的董齐天直接不乐意了。

    老董头不是不满意平小意的鲁莽冲动……

    当然,本质也是不满意他的这个动作……

    特么的,好不容易来几个解闷儿的;你丫的居然想要抢老子的活儿!

    “别动!”

    董齐天黑着脸拦住平小意。

    平小意:“……??”

    “大敌当前,岂容轻忽,让老夫亲自来。”董齐天一派郑重其事的说道。

    郭暖阳原本已经进入了潜行状态,随时施展刺杀之击,在他的判断中,对方一行人中虽然不乏高手,还有几人修为更在自己或者平小意之上,但以对方现如今的自高自大,目中无人,再加上自己的有心算无心,打有把握将对方任意一名最强者狙杀,非是难事!

    可是听得董齐天说到要亲自动手之说,登时忍不住的显露了身形:你亲自来?就眼前这几个人?那是我都有把握将之狙杀的货色啊,您这摆明就是抢活啊!

    但无论郭暖阳或者平小意很知道董齐天这段时间心中戾气越来越重。

    且说近日的灵气潮汐变故,令到董齐天感慨此世还有这等超出自己能力范畴之外的变故!

    自从当日被救出来之后,一瞬知悉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四千三百年岁月;再到后来的近乡情怯不敢回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回去看了一趟,却发觉故里的面目全非,故旧不存。

    自己家原本居住的小山村,现在居然已经成了大峡谷……

    我家原来可是在山上!

    现在成了峡谷……特么的这沧海桑田地壳变换了吗?

    董老心里很是憋闷,却又无人去说,连云扬问起来,也只是含糊其辞。这段时间里偷偷又去看了一次。

    确定了……那边,的确不是因为某某高手打架干出来的,而是真的地壳变动;因为在斜谷的另一边,赫然是连接着大海了,真的就是沧海桑田……

    接二连三的现实,总让董齐天感觉有力无处使,哪怕是想要找人报仇……连个仇家都没有:难道要找老天爷报复不成?

    这么长久的时间下来,一直勉力压抑。

    也就是看着九尊府这些小家伙花朵儿一般的不断成长,才能够心里欣慰一些。

    但再感到欣慰又如何,心底的那些压抑仍旧存在,始终不曾宣泄过!

    可是在九尊府这破地方,哪里有处发泄。

    找谁?

    哪怕是修为最高的云扬,自己一巴掌下去,估计也就是在地上一张人皮还能很完整的说……

    如今七星门不知死的找上门来,对于董齐天来说,正是久旱逢甘霖。

    可算是找到了供给宣泄的突破口!

    如此天赐良机哪里能让平小意与郭暖阳抢先出手,破坏了兴致?

    在九尊府山门外的七星门中人,等了一会,已经犹豫是否要开始强攻九尊府山门大阵了,却突然看到山门位置的浓雾一下子消失了;然后忽的一下子,山门陡然洞开。

    与此同时,一股精纯至极的灵气自洞口位置喷涌而出。

    七星门众人才闻了一口,便已经是浑身舒泰,整个人一下子轻了好几斤的份量也似。

    “果然是宝地!”

    七星门众人心下更生喜意,全无犹疑的一窝蜂地冲了进去。

    这九尊府内中之人简直傻到家了,你们设置在山门处的护山大阵精妙无伦,我们很难冲进去,就算能够攻得破,也须旷日持久,而时间正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万一拖到云扬那票人归来,反而将是我们的噩梦开始!

    可现如今,你们居然自己打开了,真以为我们进去后会手下留情吗?!

    不过说说而已,居然会有人信,不是傻子又是什么?!

    活该我七星门得此宝地,重返天运旗中品乃至更进一步指日可待,当真是天佑我七星门!

    或许,此次天运旗之争败北,不是噩梦而是机缘,让七星门籍机崛起的大机缘!

    进入之后,触目所及,满目尽是瑞气雾霭,祥云笼罩,灵树奇果,地宝天财。

    在大路两边,一棵一棵直冲云霄的铁身松排列成行;但只是这些铁身松,都能作为锻造神兵的上佳材料!

    但在这里,大抵就是最普通的绿化植物!

    “好地方!”

    段天冲已然是满脸迷醉,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哪里想得到一个刚刚晋升中品天运旗不过旬日的九尊府,居然会拥有这样的气象。

    随行的弟子们亦是东张西望,一脸兴奋。

    这地方……

    真好!

    而且占地怎地如此宽阔……传闻这九尊府刚刚成立不久,怎地就搞了这么个庞大的好地方……咱们七星门成立上万年了,门派总部也就那么点地方……

    看人家这边,多大气,多上档次,太养眼了,心旷神怡,不在话下!

    而这些,以后就是咱们的了,尽归我七星门受用。

    “这地方好吧?”一个声音悠悠的传来。

    段天冲等人循声看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老头,说是老头也不恰当;这个人看起来,说他是三十岁也可以,四十岁也可以,五十岁也可以,六十岁……甚至六百岁……貌似也可以。

    居然目测看不出来对方多大岁数,此刻慈眉善目的看着自己,笑眯眯的说话,态度和蔼至极。

    这是主动释出善意,期许我们之后可以手下留情,少点血腥?想得太多了吧,老鬼!

    “不错。”段天冲道:“阁下是?”

    这老头眯着眼笑道:“你们这些个土鳖,没见过这么好的地方吧?”

    “啥???”

    段天冲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直接造楞了。

    这老货,这么笑眯眯和蔼可亲的说出来这句话,情绪与语境完完全全的背道而驰的好么,让人不舒服到了极点;你算是个干啥的?

    一个弟子怒容满面,大声呵斥道:“老东西,你是什么人?敢这般的大放厥词,知道你眼前的是什么人么?!”

    这老头嘿嘿笑了笑:“老夫不过看你们初来乍到,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心里很是看不起,你说你们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平常人,居然跟乡巴佬似得;让人一看就知道你们就是上不得台面,至于说你们是什么人,这个真不在老夫眼内!”

    七星门众人:“……”

    “不过就是一帮土鳖王八蛋,来到咱们这里一下子就迷了眼,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么?不是上门找嫖的吧?看你们一个个那一脸的欲求不满的样子,便可知老夫猜得不错,但是你们长得跟坨屎似得,就算主动扒了裤子,也得有人感兴趣吧?!”

    老头始终满脸笑颜,喜笑颜开,可是言谈之间却是越来越见恶毒。

    一句句充满凌辱意味的恶毒话语,好似连珠炮般的一路砸下来,前面的众人还没消化,后面的已经更恶毒的过来了。

    “……你你你……你这个老东西!老王八蛋……老混蛋……”众人齐齐气得浑身发抖,话不成调。

    有几个性情冲动的,就要上前揍人。

    老头突然转为怒容满面:“凭你们几个竟然敢和我结下因果!?”

    众人:“……??”

    “你们居然敢当面骂我!”董齐天大喝一声,声色俱厉:“你们骂了我,已经是不赦之罪,再加上你们来到这里本就是图谋不轨,满口的喊打喊杀,意欲盗吾门根基为己用,尽皆昭昭在目,我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你们了!”

    说着说着,脸色再转为放松,好像终于找到了出手的借口,很高兴很轻松很轻松写意的款。

    “老王八老混蛋老东西老不死……”众人连珠般骂出来,一个个气得嘴歪眼斜。

    动手?

    不急。

    咱们人多势众,还是先骂一顿出出气再说;这么个老东西,今天真是气死人了,一刀杀了怎么能泄心头之恨。

    老头脸上露出狞笑:“好好好,现在是你们所有人都骂了我,须留不得你们!”

    话音未落,老人身形往前悄然一步踏前。

    大地没有喧嚣。

    山峰也没有动静。

    但是七星门上下所有人等却齐齐感受到地动山摇,似乎天地乾坤,都在这一刻翻覆了过来!

    明明一切仍旧如故,可眼前的这个老头就在这一瞬间,化身为彻头彻尾,彻彻底底的魔神!

    ………………

    <今天依然二合一。继续输液中……明天最后一天输液了。今晚体温,三十七度……点零几,降下来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