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诛江湖 > 第1290章 恩恩怨怨(4)
    苏陌寒将剑停在了岳语琴的咽喉三寸处,但是却并不代表苏陌寒是对岳语琴动了恻隐之心。

    毕竟这事要是发生在他的身上,苏陌寒兴许真的会再给岳语琴一次机会,可是岳语琴背叛的是他的大哥,他可不想有朝一日这事让杨然亲眼撞上,那他真不知杨然会不会因此而受打击。

    更何况岳语琴的阴险狡诈,苏陌寒方才已经听她自己亲口说出来了,要是再把这样一个女人留在自己大哥的身边,那他岂不是等于在助纣为虐了吗?

    所以苏陌寒把剑停下以后,只是冷冷地说道:“虽然你的确该死,但是我不喜欢杀你的是我,因为你毕竟还是我的嫂子,我可不想背负一个弑嫂的罪名。”

    “对呀!我……我可是你大哥明媒正娶回来的王妃,就算有名无实,但也生是你们苏家的人,死是你们苏家的鬼呢,你可不能这样对待嫂子。”岳语琴的一张脸转变得真叫快,转眼之间就摆出了大嫂的姿态出来。

    可是苏陌寒早已不吃岳语琴这一套了,他早就领教过岳语琴绘声绘色的表演了,因此厉声道:“够了,既然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为什么干出那么丢人的事来?我也不想再跟你说那么多废话了,现在我只给你两条路走。”

    “哪两条路?”岳语琴一听能有两条路可以走,那就证明不是只有一条死路了,所以眼中不禁也放出了光。

    可是她哪里知道苏陌寒给的两条路分明都是死路呀,只听苏陌寒说道:“你要么选择写一封公开的声明书,言明你跟我大哥从此一刀两段,然后永远不要再回王府,要么就用你自己的剑自缢而死,放心不管你选哪一条路,我都不会把你做过的丑事说出去,因为我们苏家丢不起这个人。”

    “这……这分明都是两条死路呀,要是我无端声明要跟王爷撇清关系,这不是等于向天下人证明我是一个薄情寡义的女人吗?不行,我要跟王爷留下来共患难。”岳语琴现在又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苏陌寒见状,不禁笑道:“行了,你自己是不是薄情寡义的人,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你方才已经说过想要把我困在绝谷一辈子了,我现在给你选择的两条路都已经够好的了,要是你还不满意的话,那我只有让你走第三条路了。”

    岳语琴一听居然还有一条路,正想开口去问是什么路时,却见苏陌寒已在她的眼前晃动起了长剑,将剑转而架在她的脖子上。

    岳语琴在此之前或许还不明白第三条路是什么,可是看到这一幕以后,聪明的她立刻明白了第三条路就是由苏陌寒来亲自动手,并将她的丑事公诸于众。

    岳语琴一想到死后还要受那样臭名远扬的下场,再加之苏陌寒舞剑的动作那么一吓,当即便颤声应承道:“好!我写,你说什么我就写什么。”

    苏陌寒见岳语琴已经答应离开杨然,并跟杨然划清界限,于是便将岳语琴带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拿出笔墨纸砚,让其写了一封脱离关系的书信。

    这书信的内容大概就是说她岳语琴不愿做乱臣贼子的家属,也不愿意将白平剑派卷入泥潭之中,所以写此书信跟杨然一刀两断,永不往来。

    最后岳语琴还咬破了手指,按下了一个红火的血手印,这才被苏陌寒放走了。

    苏陌寒给岳语琴一个时辰的时间收拾行李,希望杨然从战场回来之前,她便已经从王府离开了,不然苏陌寒只能把孙沙平的死原原本本的告诉杨然了。

    岳语琴在尸体和按着她手印的书信面前,只能默默忍受苏陌寒的威胁,简单的收拾了一些重要的物品,便坐着马车将孙沙平的尸体带走了。

    而苏陌寒其实也给孙沙平的死想了一个很好的解释,就说孙沙平是在对抗吸功狂魔的过程中死的,岳语琴对于这个说法也没反对,因为只有这样解释,她的丑事才能被完全隐瞒下来。

    苏陌寒对岳语琴为什么还会考虑得如此周到呢?

    当然苏陌寒并不是要为岳语琴保住名声,而是他怕杨然接受不了自己在前线浴血奋战,而自己的媳妇却在床上跟别人浴血奋战的事实。

    若真这样的话,杨然很有可能会在暴怒之下杀了岳语琴,到那个时候杨然的正义之师恐怕就得名声扫地,不仅需要面对各路江湖势力的声讨,还得应付岳语琴背后的白平剑派。

    所以苏陌寒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岳语琴,而是为了他的大哥杨然,毕竟早在他知道自己一直都被岳语琴骗了的时候,就已经完全不会再对岳语琴谈何怜悯之心了。

    岳语琴离开王府一个时辰以后,杨然便已从前线回来了,本来按照杨然平常的习惯,还要在缴获战利品以后,亲自带队回来了。

    但这一次杨然知道苏陌寒接到他胜利的消息以后,肯定会尽快离开历城,所以他想敢在苏陌寒离开以前,回来见自己的弟弟一面。

    本来杨然有千万个舍不得跟弟弟分开,但是他一想到即将面临的对手可能会是杨绍,所以不得不让苏陌寒早些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而当杨然心急火燎的赶回王府之际,这才发现苏陌寒居然一直站在府门外等候着他,他当时想也没想,直接施展轻功就掠了过去,接着便跟苏陌寒来了一个深深的拥抱。

    其实说真的,这还是杨然征战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有人在盼着他回来的滋味,当然这也是他第一次急切想要往回赶。

    然而当苏陌寒把一封信塞进他手里的时候,他这才从幸福的滋味中清醒了过来。

    杨然接过那份信的时候,明显手都在不住的颤抖,嘴里却故作平淡地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咱们兄弟俩也是时候分开一段时间了,等你把手上的事处理完了以后,随时可以来历城找我,哪还用得着写这些东西啊,整得怪煽情的。”

    “哥,你误会了,这信不是我写给你的,而是……而是嫂子写给你的。”苏陌寒说到嫂子二字的时候,明显哽咽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