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千零五十四章 河鼓之死
    不管在教条森严的古代,还是民风开放的二十一世纪,兄妹之间近亲结婚,都是叫人足以身败名裂之事。

    除非李河鼓不顾世俗,领着七夕前往深山老林中避开世俗,永远都不会重新回来。

    名声二字可杀人,尤其是古代!

    身为读书人,李河鼓十年寒窗,尚未一朝成名天下知,怎么有那般避世的勇气?

    而且就是自己心中的那道坎,他也过不去!

    “还好,你也算因祸得福,得了万两黄金,纵使日后读书不成,科举不就,也足以富足子孙万代”却见颜路笑眯眯的道。

    “师兄,嘴下留德!”李河鼓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眼中露出一抹不甘、难以置信,面色颓然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痴儿啊!”王通来到了屋子内,一双眼睛看着躺在床榻上的人影,短短七八日,李河鼓已经变得骨瘦如柴,气息奄奄的躺在床榻上。

    “度不过情关,没有人能帮你”王通苦笑着道。

    张府后院

    张百仁手扶瑶琴,听着窗外风声,过了好一会才道:“听闻这世间有一种蛊虫,唤作:三尸脑神虫,可以在无声无息间将人脑髓除掉,吞了人的三魂七魄,叫其永世不得超生。”

    “是!下属便有这种蛊虫!”巫不樊恭敬道:“三尸虫无形无相,纵使阳神真人,也难以察觉出其中端倪,管叫此人神不知鬼不觉间就此灰灰。”

    “也好!也好!这件事便交由你办了,务必叫世人以为,李河鼓是因为心忧、羞愤,然后日渐消瘦,方才积劳成疾,就此一命呜呼!这件事,本座不希望牵扯到我身上”张百仁拨弄着琴弦。

    “都督放心就是,管叫人神不知鬼不觉!”巫不樊躬身退下,消失在了黑暗中。

    却在此时,便听侍卫通传:“大儒王通求见。”

    “王通?请他进来吧!”张百仁拨弄琴弦,双目中闪烁出道道智慧之火。

    “大都督,老夫今日寻你,是来问罪的!”王通气呼呼的走进来,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眼中满是火气。

    “问罪?问什么罪?”张百仁如玉般的手掌压在瑶琴上,眼睛里流露出道道神光。

    “敢问都督,何时修炼出的法身?恕老夫眼拙,却看不出大都督修炼出法身的迹象”王通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默然不语,过了好一会才道:“我也是没办法!杀了李河鼓我于心不忍,舍此之外别无他法!毕竟棒打鸳鸯的事情,不是那么好做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张百仁叹息一声,手中琴弦刹那间断裂:“我不想踏入天人!”

    “李河鼓过几年,或许就将此事给忘了,你日后为其提一房如花美眷,也好过其整日里胡思乱想”张百仁将瑶琴收起,为王通倒了一杯茶水。

    此时王通呆在那里,愣愣的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好一个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可惜,人言可畏,都督此举对李河鼓来说,却是一重考验”王通道。

    张百仁默然不语

    “难道七夕与李河鼓一点机会也没有?”王通忍不住问了一句。

    “七夕是我张家血脉的唯一传人,她注定要称仙做祖,怎么会涉及凡夫俗子的恋爱,爱恨情仇皆是一场空,到头空留余恨!”张百仁叹息一声,慢慢站起身子:“不说了,咱们喝茶!我明日便要回涿郡闭关了,诸天世界的大势,你也知道;我不希望后院起火,人族时间不多了,本座没时间在儿女情长上浪费功夫。”

    “明日便走?这么急?”王通一愣。

    “阴曹也好,海族也罢,都不会给咱们时间!未来人族真正劫数才刚刚开始!”张百仁放下了茶盏。

    这一日张百仁与王通聊了很多,待到王通走远,张百仁才叹息一声:“对不住!死了一个牵牛星,我会赔给你一个更强的儒家大能,不论李白也好,杜甫也罢,皆由我亲自教导!算作是儒家的补偿了。”

    第二日

    天刚亮

    张百仁起身收拾好行囊,来到了七夕闺房外,瞧着面带担忧之色的晓雯,张百仁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不肯吃饭吗?”

    “这次打击,对姐姐来说太大”晓雯低声道。

    “唉,你随我回涿郡苦修吧,莫要留在这里耽搁时间了,人生苦短耽搁不得,儿女情长皆为身外之物”张百仁跨步走入七夕的屋子内,瞧着倒在床榻上的七夕,双眼中流露出一抹神光。

    却见此时七夕周身病气流转,整个人形容枯槁,仿佛秋天发黄的枯草。

    瞧着闭眼的七夕,晓雯低声道:“姐姐,大老爷来了。”

    七夕不语,毫无反应。

    “造化弄人也!”张百仁来到七夕身边,握住了七夕手掌:“爹对不住你!”

    两行清泪自七夕鬓角处滑落,张百仁抚摸着七夕手掌,过了许久后才叹息一声,慢慢站起身:“去库房调出菖蒲丸,那是五十年前我亲手炼制的,每日给小姐服下。”

    “是!”

    有侍卫恭敬的离去。

    “爹还有大事要办……”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七夕:“你的后路,爹都已经给你铺好了,不管这条路是不是你想要的,但这条路却一定是最适合你的!若有朝一日爹回不来……涿郡就交给你了!”

    话语落下,张百仁转身离去,屋子内的七夕猛然睁开双目,她能感觉到,自己手心里多了一卷丝绸,不知何时神不知鬼不觉的落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屋子内侍女随着张百仁退去,七夕缓缓摊开手中布卷,瞧着其上字体呆呆出神:“《五神御鬼大法总纲》!”

    “爹!”

    七夕猛然在床榻上坐起身,身形踉跄着扑倒在地,向着门外奔去。

    “怎么?你怎么起来了?”张百仁正在门外,准备离去。

    七夕泪眼婆娑的看着张百仁,无语凝噎,不知说些什么好。

    许久后才见七夕道:“保重!”

    “你这丫头,没看到你成仙,爹可不放心你离开身边”张百仁笑着转身离去,与陆雨等人刹那间化作青光,消失在冥冥之中。

    七日

    时间弹指即过

    白鹭书院

    此时王通站在李河鼓床前,瞧着面黄肌瘦的李河鼓,短短七日李河鼓瘦得皮包骨头:“情之一字,你为何想不开?那可是你的亲妹妹!你居然还敢妄想!”

    “噗”

    一口逆血喷出,李河鼓双目仿佛死鱼眼,呆呆的看着床榻上方帷幕,内心在疯狂咆哮:

    “我明明想着站起来去吃饭,可特么我竟然动不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李河鼓想动,但却不知为何,身子骨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竟然只能呆呆的躺在那里,动弹不得分毫。

    李河鼓是谁?

    星宿转世

    此时他纵使再笨,也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

    但可惜

    已经无力回天

    自家师门长辈只以为自己为情所困,却不知自己实在有心无力,动弹不得。

    “我恨!我恨啊!张百仁你这狗贼,若有来生我必然与你势不两立!”李河鼓双腿猛然一蹬,一口气没上来,就此气绝而亡。

    “河鼓!!!”王通变了颜色,一声惊呼出声,连忙扑了过去。

    白鹭书院一片悲切

    隔壁街头

    七夕站在院墙内,双目呆呆看着白鹭书院方向,听着那哀嚎声许久无语。

    “是谁死了?”七夕看着身边侍卫。

    “李河鼓”侍卫低声道。

    七夕身子一软,就此晕了过去。

    涿郡

    坟地

    张百仁手掌一抓,虚空中一团能量被其攥在手中,感受着那魂魄内的怨气,不由得摇了摇头:“人啊,就怕没有自知之明,去贪慕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七夕不是你能染指的,你竟然因爱生恨!我张百仁生了七夕,将其抚养长大,凭什么将她许配给你这穷小子受苦?”

    张百仁冷然一笑:“可笑!可笑!可笑至极!我不欠你的,七夕是我的,嫁给你是老子心情好,不嫁给你是天经地义。不知死活的东西,本来还想留你一条生机转世轮回,但你既然自己想不开,我便成全你好了。”

    掌心中先天神雷迸射,向着手中灵魂本源绞杀而去。

    “轰!”

    无形之中,牵牛星座此时震动,牵牛星意志降临,向着张百仁轰杀而来,阻拦张百仁下毒手。

    “不自量力!”张百仁冷然一笑,屈指一弹,却见虚空扭曲,那牵牛星意志被其一指崩碎,面对天罚之力,牵牛星座的意志不堪一击。

    “张百仁,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残魂在不断咆哮,在先天神雷中挣扎。

    “咔嚓”

    雷光划过,河鼓魂魄就此剿灭,本源亦被诛仙剑吸收,彻底自时光长河中抹去。

    “呵呵,这回清净了!是你自己想死,可怪不得我!”张百仁面带笑容,瞧得对面巫不樊一个哆嗦,抱着鼎炉低下头不语。

    “那具尸体,也要处理好,不要留下破绽,日后若惹出乱子……”张百仁看着巫不樊,露出洁白的牙齿。

     ps:今天加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