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千零二十一章 天狗与火魔兽
    “若只有张百仁一人,自然是收服不得火魔兽,但若有水魔兽与地魔兽帮他呢?”奢比尸面色阴沉的钻入泥土里,他要亲自去查验一番下方的封印。

    不管怎么说,张百仁收服地魔兽,对于诸神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可惜

    有些事情,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纵使诸位魔神心怀侥幸,可此时当真看到那残破的封印之地,也不由得眼中满是无奈。

    谁能想到火魔兽竟然封印在这里?

    若叫诸位魔神知晓火魔兽藏匿此地,绝不会给张百仁得手的机会。

    “去佳梦关前,一定要将张百仁逼出来,不能给其收服火魔兽的机会!”玄冥的眼中满是冰寒。

    张百仁收服火魔兽,对他来说绝非好消息!

    “晚了!张百仁算无遗策,岂会不留下后手?”奢比尸自泥土中钻出来,一双眼睛看向松赞干布:“大王若有闲暇,不如前往长安城中一聚,共同商议诛灭张贼大计,如何?”

    松赞干布闻言点点头,眼中满是笑容:“三日之后,小王便亲自前往长安城中走一遭!张百仁此瞭越加难治,日后岂还会有你我生存之机?”

    阴曹地府

    张百仁随手将乾坤图收入自家世界内,然后就见其世界内神光流转,火魔兽此时怒火勃发,声震乾坤:“水魔兽,你给我出来!这是哪里,你快快给我出来!”

    火魔兽在小世界内怒吼,一双眼睛扫视着眼前的小天地,一爪伸出便要撕裂世界屏障,打破两界封锁。

    “呵呵,既然来到这里,又岂会给你翻盘的机会?”张百仁轻轻一笑。

    小世界确实承受不得火魔兽的一掌之力,但张百仁有不周山在手,当年不周山横贯天地,镇压无极大道,有无穷伟力加持于其身,定天地劫数,乃是地水风火万千法则之力的克星。

    张百仁念动之间,不周山自天外而来,透过世界胎膜,不待火魔兽反应,便被砸在了下方的尘埃中。

    “不!周!山!”火魔兽骇然出声:“你是谁,为何会有不周山在手?竟然能将不周山纳入掌控?”

    “我?”张百仁现出身形,瞧着被砸倒在地,动弹不得的火魔兽,双手抱拳行了一礼:“人族张百仁,见过老祖!”

    “至于说我是谁?打破女娲娘娘封印,将阁下放出来的便是我!”张百仁不紧不慢的道。

    “你?水魔兽何在?它去了哪里?”火魔兽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四个蹄子欲要发力掀翻此不周山,但是却撼动不得不周山分毫:“是水魔兽与你合伙,欲要算计我的?”

    火魔兽眼中满是悲愤,先被女娲娘娘捆束亿万载在前,然后又被不周山给砸下,这回可是比女娲娘娘封印严重得多,没有人能救得了自己。

    “哈哈哈,老家伙,咱们可是又见面了!”水魔兽不紧不慢的自张百仁袖子里钻出来,趾高气昂的抱住双臂,俯视着火魔兽:“老东西,你我斗了千万年,可你不还是栽在老祖我手中?这回被不周山砸下,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水魔兽!你无耻!这明明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你居然找外援,有本事便放开我,与我大战三百回合!”火魔兽气得眼冒金星,恨不能一口将水魔兽咬死。

    “唉!”地魔兽慢悠悠的叹息响起:“老伙计,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单打独斗?”

    瞧着自张百仁袖子里走出的地魔兽,火魔兽呲目欲裂,眼中满是骇然:“你竟然也脱困而出了!莫非也要与我为难不成?”

    地魔兽呲牙一笑:“我与水魔兽共同拜了主上,自然就是一条战车上的人。水魔兽的事情,就是老祖我的事情。罢了!罢了!看在你我相识亿万载的份上,老祖我便给你个机会。”

    “你能放我出来?”火魔兽闻言一喜。

    “不能”地魔兽摇了摇头。

    火魔兽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眼中满是疑惑,却见地魔兽不紧不慢道:“我是说给你个单挑的机会?”

    “好!论单挑,我还从未怕过谁,有本事你将我放出来,老祖我若认怂,便算是我输!”火魔兽激将道。

    地魔兽点点头:“也罢,那我便给你两个选择,你是选择顶着不周山单挑我们三个,还是选择顶着不周山我们三个单挑你!”

    火魔兽闻言愣住,眼中满是惊愕,一双眼睛看着地魔兽,似乎第一次认识对方一般,过了许久才道:“你变了!”

    “总归是要变的!吃的亏太多,就知道这世上一个好汉两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势单力薄单打独斗总归是会吃亏!当年若我等五祖合力,女娲娘娘纵使成仙,又岂能奈何我等?我等又岂会荒废亿万载时光?”地魔兽不紧不慢道。

    火魔兽闻言不语,过了许久才无奈一叹:“罢了,被不周山砸中,老祖我认栽!你有什么梁子,尽管划出道来,我全接了!”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我等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清楚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若这不周山真的不动,你可是要被镇压到天荒地老!”水魔兽逼视着火魔兽。

    “哼,想叫我臣服一个区区凡人蝼蚁,你还不如将我镇压到无量量劫,到时候天地重归混沌,我自然会脱困而出!”火魔兽不屑一笑:“你们两个软骨头,竟然认一区区后天生灵为主,当真是丢了我先天神圣的脸面。”

    地魔兽与水魔兽面色难看,却见水魔兽长出一只脚丫子,狂踹火魔兽头颅:“叫你嘴硬!叫你嘴硬!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日非要踹死你不可。”

    火魔兽缩起脑袋,仿佛缩头乌龟一般,任凭那火魔兽狂风暴雨般倾泻。

    “我只是不明白,不周山不是砸了祝融与共工那两个混账吗?怎么被你等拿在手中?”火魔兽终究忍不住心中疑问:“纵使是死,你等也要叫我死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过了许久

    才见水魔兽收回脚掌,一边地魔兽扫了张百仁一眼,然后低头看着火魔兽。

    没有回答火魔兽的话,水魔兽忽然一声叹息:

    “你且看这方世界?”

    “世界?莫非是你的世界?你要成仙了?”

    火魔兽抬起头打量着眼前世界,许久后才面带感慨的道了一声,话语中满是沧桑感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你既然能开辟世界,想来要成仙得道了!”

    “这是一方真实的世界!难得!难得!”火魔兽的眼中露出一抹失落:“你我同属开天辟地之初的神圣,却不曾想竟然先我一步。”

    地魔兽指了指张百仁:“这是他的世界。”

    “不可能,你莫要诓我!纵使是想要骗我,却也需说出一个靠谱的话!”火魔兽断然否决:“他才不过证就大罗,不朽法则尚未凝聚,距离成仙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这世界就是他的!”水魔兽又道了一声。

    火魔兽闻言终于闭上了嘴,一双眼睛扫过张百仁,然后在看看眼前世界,默然不语。

    “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地魔兽附着在火魔兽耳边一阵轻语。

    火魔兽沉默。

    “咱们已经等了亿万年,末法之劫即将降临,再不能超脱,你我早晚要沦为混沌养料,给这方世界陪葬!”地魔兽拍了拍火魔兽肩膀:“只要找到金魔兽与木魔兽,合我五魔兽的力量,五百年内必定登仙而去。”

    “单凭你一人悟道修行,怕是末法之劫降临,也难以超脱!”地魔兽语重心长的道。

    “可是他竟然妄想奴役我!”火魔兽咬着牙齿:“我等先天神圣,岂能受一后天蝼蚁妖邪?毋宁死,也绝不屈服!”

    “你不想成仙了?”地魔兽就那般不紧不慢的看着火魔兽。

    张百仁站在一边,瞧见不断说着模糊话语的地魔兽与火魔兽,转身看向水魔兽:“有用吗?”

    水魔兽挠了挠头:“火之法则刚正不阿,水之法则逆顺五行。土之法则包容万物。我与地魔兽能够臣服,火之法则却不一样!”

    张百仁侧身看向犹犹豫豫的地魔兽,手掌一抖,却见天狗不知何时自袖子里滑落,瞧见火魔兽后顿时双目放光,仿佛遇见了可口美味一般扑过去,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火魔兽光秃秃的脑袋,腥臭的口水滴滴答答的落在了火魔兽身上,焦躁不安的向着张百仁狂叫,露出了一抹贪婪之色。

    “天狗!!!”火魔兽豁然变色。

    终于变色了!

    这是张百仁第一回看到火魔兽眼中淡定从容消失不见,感受着天狗舌头在自家身子上划过,火魔兽骇然失色,猛然闭上双眼:“假的!假的!一定是假的!这世上怎么会有天狗这种逆天之物!假的,一定全都是假的!你们在施展神通蒙蔽我的感知。”

    火魔兽的身躯颤抖,感受着那滴滴腥臭的口水,耳边急促的喘息声,那森然牙齿不断晃来晃去,终究是忍不住了睁开眼睛:“小子,你到底要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