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诛仙剑出斩魔神
    龟丞相话虽有挑拨离间的嫌疑,但却不可否认,龟丞相所言句句属实,这话就仿佛是一把刀子,直接插在了张百仁心中。

    瞧着张百仁变色,那李唐道人顿时心中一突,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远方浩然之气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一道古板的话语在星空响起:“都督,休要听此人胡言乱语,此人是诓你的,简直罪大恶极!当朝天子爱民如子,时刻都想着开疆扩土,又怎么会出卖人族祖地?若非当时情况危急,突厥南下即将屠灭中土,当朝天子又怎么会选择出卖故土?”

    一袭古朴的衣衫,却是魏征阳神出窍,来到了星空中,朗朗话语在星空响起:“两相权害取其轻,为了保全我中土汉家大地,牺牲水脉也是无奈抉择。”

    说着话魏征对张百仁恭敬一礼:“拜见先师!”

    张百仁乃儒家的亚圣先师,一身本事修为高深莫测,乃是如今儒家的最大靠山。

    现如今儒门在佛道的打压下不算景气,难得出现一个魏征,却是现如今儒门的领头人物。

    张百仁点点头,一双眼睛看向无垦星空,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手指缓缓敲击着腰带,嘴角微微翘起,眼中露出一抹笑容:“有趣!有趣!”

    “天狗!”张百仁喊了一声:“我知道你能听得懂本座话语,你若肯臣服我,本座便饶你一命,你若继续冥顽不灵欲要吞噬大日,那可就休要怪我手下不留情面了。”

    “呜嗷~汪~汪~汪~”那天狗被龟丞相卡住了嗓子,难受至极,正是处于狂暴之中,此时听闻张百仁话语,顿时一双眼睛猩红起来,猛然一抓撕裂星空,向着群雄拍来。

    “冥顽不灵!”张百仁手掌伸出,诛仙剑被其拿在手中,然后下一刻只见张百仁手中剑气纵横,冰冷的杀机令虚空都为之凝固,雪亮剑光照亮整片寰宇。

    在那一刻,诸神的元神被定在肉身中不得动弹,全部精气神被张百仁这一剑所摄。

    “不好,他这一剑并非要斩杀天狗,而是冲着我等来的!”奢比尸一声惊呼,话语里满是骇然,面对着惊天动地凝固时空斩灭了混元的一剑,顿时惊得三魂七魄欲要裂开。

    “咔嚓”

    几乎是念动间,一具黑兮兮的灵柩将其包裹住,然后灵柩刹那被剑光淹没。

    “混账!大敌当前,你居然敢对我等下毒手!”蚩尤被一剑斩断,化作了两半,不灭金身面对着诛仙剑仿佛一张薄纸,毫无反抗之力,肉身坠入洪荒大地不知所踪。

    蓐收乃金之本源,倒是好过一些,直接被斩散化作庚金之气遁走,就连肉身都不要了,直接斩仙飞刀出鞘,打破时空的凝固不知所踪。

    天地一片寂静,星空一片死寂,弹指间众位魔神在张百仁的剑下纷纷授首,即便是不死也早遭受重创,未来百年内难有作为。

    “是尔等自己找死,还能怪我咯?在神州大地,我顾忌九州结界,不得不放尔等一条生路,但现在你等居然敢进入星空……啧啧啧!”张百仁口中啧啧有声。

    从始至终,张百仁的目标便不是天狗,而是众位魔神。将不知深浅的老龟塞入天狗口中少去一个不安因素,张百仁便再无顾忌直接痛下杀手。

    “张百仁,你疯了不成!!!”不远处石人王站在星辰中破口大骂,然后整个人竟然与星辰融为一体,刹那间星辰一阵扭曲,化作了石人王模样,一拳裹挟着星辰之力,向张百仁打来:“神州有龙脉镇压,今日我便叫你见识一下我等先天神灵的实力,拿星摘月只是等闲而已。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定要你葬身在这星空中。”

    “呵呵,痴心妄想!”张百仁与诛仙剑人剑合一,刹那间化作一道剑芒,向着那星辰巨手迎了过去。

    “噗嗤”

    那星辰仿佛豆腐渣一般,一个照面被张百仁洞穿。

    死!

    那星辰已经在一个照面被张百仁杀死,然后瞬间自我坍塌燃烧,化作流星在虚空中飞舞。

    行星燃烧,散发出强大的能量力场,逼得张百仁也不得不退避。

    “噗嗤”

    石人王口喷鲜血,自星空坠入莽荒,眼中满是骇然:“好强的诛仙剑,根本就无法抵抗。”

    此时此刻,天地间一片寂静,唯有行星在燃烧,绽放出璀璨至极的光华,还有那一袭紫衣人影手持长剑,面无表情的扫视着天下群雄。

    “这就是诛仙剑!这就是天下第一人张百仁,去了诸般种种束缚,简直是无敌了!先天神灵也非其一合之敌!那诛仙剑简直太逆天了!”魏征口中喷着鲜血,周身肌肤毛孔内不断有血珠坠落,纵使是远远的隔着距离,只是被诛仙剑的气息无意中扫中,却也已经重创了魏征阳神,创伤了其精气神三宝。

    “这就是天下无敌的大都督!这就是压服得天下魔神俯首的大都督!这是我人族立足于天地间的底气所在!这就是我人族的定海神针,普天之下谁能是其一合之敌?”袁守城的眼中满是狂热,对于破破烂烂的衣衫,血肉淋漓的肌肤视若不见。

    “好可怕的人!好可怕的剑!”达摩金身在蠕动,千刀万剐之痛,那蠕动的细密伤口,森森白骨清晰可见,却无法叫其动容分毫,只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亦或者说是盯着张百仁手中的那把剑。

    没有人能看清那把剑的真容,因为所有目光靠近那把剑的瞬间,已经被剑意杀死。

    “这就是大都督,比之大圆满的世尊如何?”观自在抚了抚褶皱的衣衫,他有宝瓶护持,再加上有张百仁魔种气机加持,到不惧怕那那剑气。

    “不知!”达摩苦涩着动了动嘴唇,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其实达摩心中清楚,世尊若不施展最后的底牌,绝对扛不住诛仙剑一道攻击。

    “即便是使出底牌,胜负依旧难料!怕还是张百仁胜算更大一些!至少有七成胜算!张百仁已经无敌了!谁能想到他这般果决,说动手便动手,杀的这些魔神措手不及,日后人族将会有一些宁静日子,不必担忧魔神出来搅风搅雨了”达摩苦笑着道。

    话语落下,场中一片寂静,唯有张百仁站在那里。

    诛杀众位魔神,乃张百仁一时间心血来潮,这般好的机会一旦错过,日后去哪里寻找?

    天狗虽是威胁,但却并不被张百仁看在眼中。

    “阴司战场,此战必胜!我人族局势将要就此逆转!”张百仁缓缓挪动目光,看向了天狗,亦或者说是天狗口中的龟丞相。

    “砰!”

    就在此时,虚空裂开,一道黑兮兮的灵柩满是剑痕的自虚空中坠落,瞬间向着张百仁的胸口撞去。

    “小心!”观自在一声惊呼。

    “奢比尸,你胆子不小啊!”张百仁冷然一笑,手中长剑刺出,锁定了时空向着灵柩斩去。

    “砰”

    虚空爆开,张百仁一剑刺空,只见那灵柩竟然跳跃虚空,声东击西晃开了张百仁的诛仙剑,向着莽荒逃去,唯有奢比尸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张百仁,诛仙剑乃杀劫之剑,天道之剑!本不应该出现在世间,你如今以人道身躯催动天道之力,必然会被杀戮侵袭心神,成为天道傀儡,劫数的代言人,我等着你身死魂灭的一日,到时候定要屠灭九州人族,以血今日之耻!”

    话语落下,奢比尸的灵柩已经消失在人间大地,不见了踪迹。

    星空一片沉寂,那天狗也为杀机所慑,瞧着张百仁满是杀戮的眼睛心慌得很,一声呜咽二话不说直接向远方逃去,欲要遁入星空深处。

    “哪里走!给我留下!”张百仁手中诛仙剑无视了时空、因果,斩断了法则,空间断裂形成夹层,将天狗困住。

    诛仙剑出世,给天狗带来了死亡的危机,前所未有的危机在心中疯狂迸射,冥冥中有一道声音在不断催促它,叫它快点离去。

    “咔嚓!”

    天狗此时也明显急眼了,扭头看着漫步星空,手执诛仙而来的张百仁,顿时大口一张刹那间将身前虚空断层吞噬,然后继续向远方奔逃。

    “咔嚓~”

    一声脆响在天狗口中传来,似乎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张百仁,你快点救我!老龟的龟壳要被这厮咬碎了!当年你在洛水与我论道八卦河图,曾经许下过我三个条约,我要你现在便救下我!”龟丞相此时急眼了,不断在天狗的口中挣扎咆哮。

    “什么?”张百仁闻言一愣,时光长河貌似又混乱了。

    “可有凭证?”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有!有!有!当年你曾在老龟腹部刻下两个字,你将天狗斩杀便可见到!”龟丞相连忙道。

    此时龟丞相声音都变了,面对着急眼的天狗,龟丞相龟壳也有些扛不住,只能使出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