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清纱仙侣 > 第235章
    东南仙人不过是坐在仙台上打个瞌睡,结果就被玄武来了一个闷爪打晕了,至于那仙鹤被玄武的王霸八之气所吓晕过去了。

    玄武啃着鹤腿,闷闷地说道:“到神界真的没问题么??”

    赢勾微微一笑而过,说道:“小王八,没问题的,他来神界,保证没空抓我们!”

    玄武看着他那自信的笑容,一阵反胃,将嘴里的肉吐出来,愤愤地说道:“笑的好淫荡…老子是玄武!你个叉叉!”

    赢勾丝毫不担心,至少在神界还是可以躲一阵,那家伙不敢在神界横行霸道。不过,想起那个女人也是一阵毛,抛去这些杂念,继续潇洒的逃亡。

    不过,神界真的安全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后卿无声无息地来到昆月宫门前,未曾改变的事物,踏步向前走,两三步来到正宫。

    守门的宫女看到眼前这个高大的身影,直接装晕过去了,心里想着这个魔王怎么来了?

    一个装晕小宫女后卿是不放在眼里的,直接推开门,一个身影出现在视线内,正是昆月的贴身宫女素青。

    素青冷若冰霜的的看着眼前的后卿,青衣裹身,婀娜身姿,却姿色平平。微微福身说道:“阴界之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躺在地上装晕的小宫女偷偷看着,心中讶异,素青的地位仅次于宫主昆月仙子,除了向宫主行礼,就连神帝弥雅也不曾行礼问安,这个阴界之王到底什么开头呀?

    后卿看着素青,微微一笑点头,看着素青依旧站在视线之内,不曾移步,说道:“小丫头是要指教一二。”

    素青依旧冷若冰霜的说道:“素青想杀了您,却又不敢也杀不死您。”似乎只是在说一句平常的话一下。

    后卿笑意盈盈的看着素青,并不在意的她的失礼之语。

    素青继续说道:“再让宫主落下一滴泪,素青死也不会放过您。”说完后,迈开脚步来到小宫女面前,将她抱起离开。

    小宫女在素青怀里偷偷睁开眼睛,却看到一滴眼泪划过她的脸庞,滴在自已的眼睛上…

    宫殿门关上,后卿一步一步来到正宫殿之中,昆月沉睡着,来到她的身边,冰冷的手指拭去她眼角长睫毛中的泪珠,轻声道:“神不能落泪。”看着她睁开眼睛,暗红的血瞳散着嗜血的冷意,丝毫不在意她手中的短刃穿过自已胸膛。

    昆月冷冷的看着他,冰冷的说道:“你终于来了,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死。”

    后卿微微点头说道:“何时允许你堕落成魔了。”手抓着她的手,慢慢的将短刃从自已的胸膛里拔出来,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伤口恢复如初。继续说道:“拔魔根才行。”

    拔魔根,也就是祛除心魔,昆月因后卿而成魔,神性被魔性渐渐地磨灭掉。

    这件事,弥雅不敢做,因为昆月的心魔太深了,硬要驱除,稍有差池便会形神俱损,重则丧命。只将她软禁在昆月宫中,控制其中。

    另一边,阵中,释清抱着昏迷不醒的纱纱,察觉到纱纱体内邪气入体,正在破坏她体内的灵脉,急忙运气护住她的心脉,要将她体内的邪气驱除。而她的灵脉被这股邪气破坏的七七八八了,那一点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灵气之源被邪气打散了,而她的意识模糊想要唤醒她是不可能的,只有靠她自已去自然苏醒。

    释清看着阵中的妖物,微微皱眉头,这里的磁场很诡异,回神看着身旁不远处的一洼血池,鲜红色的血染红了黑色的液体,而这血池有两种微弱的力量。

    在这里不知时间的长久,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灰蒙蒙的天依旧如此灰的死白,安静的四周没有任何声音。

    释清盘坐在莲花宝鉴上,怀里抱着柳纱纱,眼目低垂,目光落在她的脸庞上,源源不断的向她输入灵力,缓缓地驱逐着那股邪气,修复着她的灵脉,想要重聚她的灵源。

    另一边,黑侍奴凭借着契约的感应朝柳纱纱的方位飞奔而去,一路上驭妖斩魔踏着前人的尸骨,洁白无瑕的羽翼断了四翼,染上血的红,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即使如此,那坚定不移又冰冷的目光如炬,朝她而去的步伐无法停下来。

    凡间的某个角落,弥雅感应到了,抬头看着天空,昆月宫?!挥手间开辟了一道虚空空道,一步踏入空道,入口消失。

    远处正在小睡的冥珑感觉到空间的异动,慵懒的睁开眼睛,嘴角微微有点弧度,神界…很久没去散步了,站起来,来到刚刚空间的异动的地方,再次打通这条通道。

    当弥雅回到了神界时,昆月宫的异动惊动了整个神界,但是谁也无法强入宫殿之内,只能远远观望着,看到神帝弥雅出现,都纷纷现身。

    昆月宫内,此时正是昆月仙子性命攸关的重要时刻,后卿强硬拔除魔根灭魔性,也在一点一点的磨灭掉两人之间的记忆。

    昆月时而清醒时而入魔,目光不变的看着眼前的后卿,自然知晓他要做什么,怒道:“你凭什么抹去我的记忆!你给我滚!”拔除魔根的疼咬着牙忍下来。

    后卿看着昆月眼角落下的泪珠,冰冷的说着:“何时允许你落泪。”

    昆月最后一次看着他,笑着说:“我恨你…”记忆在消失,这不是自已想要的结果。

    后卿完成了最后的仪式,冰冷的说着:“恨比爱好。”

    下一秒,放大的脸贴过来,冰冷的唇覆盖了自已的唇,昆月最后看了一眼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为什么神魔不能在一起?

    若有来生,吾不为神。

    后卿亲手斩断了自身与她的缘,完成了仪式,毅然转身走出去,不惧昆月宫外的众神。

    当后卿从昆月宫走出来的时候,众神都慌乱了,如面临大敌般都纷纷拿出自家神器。

    弥雅看着后卿走出来,刚刚的不安的心定了下来,昆月宫也解除了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