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清纱仙侣 > 第209章 贪心?
    跑进树林里面,周簿冷瞥一眼身后的黑影,看到前面有个土坑,将墨子燕推进去,施加封印,不让她出来,毅然转身离开,引开这些黑影。

    墨子燕回神过来的时候,早已不见周簿的身影,坐起来,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撞到了什么跌坐在地,看着眼前的天空,什么都没有,伸手过去,摸到了一块无形的阻隔。捶打着那透明的墙,喊道:“可恶!周簿”可是内心却对他无比担心。

    周簿来到深林深处,黑影四处出击围住了周簿,见他停下来,立即发起攻击袭击过去。

    周簿袭来的黑影,手中纸扇轻轻一挥,将黑影打散,冰冷的声音:“区区分影也想留下周某,痴心妄想!”

    仅仅只是几个呼吸之间,黑影都被周簿打散。

    墨子燕在想着怎么出去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周簿的声音:“离开这里,朝南方走去,就到青华派的青华山了。”

    墨子燕摸着上空,没有那层看不见的阻隔了,站起来,看着周围,没有看到周簿的身影,咬咬牙,朝他说的南方跑去。

    墨子燕朝南方的方向跑着,看到了深林的出口,然而在深林的边缘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密林,咬咬牙说道:“什么时候我墨子燕也成贪生怕死之辈了!弃而不顾,不是我的道义!”

    正要跑的时候,脸绊到什么,要摔下来的时候,手抓住旁边的树枝,稳住了身影,没有摔倒,看着眼前的一只臭脚,顺着上看,一个乱糟糟的男人躺在那里,鼾声如雷。

    墨子燕蹲下来,摇着他,看到他睁开眼睛,大声喊道:“喂!这里危险!快跑!不要在这里睡觉!”说完后,直接起身跑进去。

    周簿看着这里聚集越来越多的黑影,冷漠的说道:“有多少来多少,周某从不怕死,鸠山没有怕死的鬼。”

    越来越多的黑影聚集在一起,一个扑上一个,慢慢的融为一体,变成一个巨大的黑影。

    黑影鬼是从人的阴暗处滋生的邪物,喜欢吞噬人的影子,从人影中吸收人的阳气,以影为食,被吸食人影的人成为它的傀儡。

    周簿看着黑影鬼,虽然称为鬼,其实不是同类,看着那血红冰冷的眼,就知道它吞噬了不少人,估计那个村庄的村民都被它吞噬了。手中的纸扇化成利剑,直接攻击而去。

    利剑刺穿黑影鬼的黑影身躯,黑影消散又在另一边凝聚成黑影鬼,巨大的鬼爪朝周簿飞过去,将他压在手掌下。

    墨子燕原路跑回去,就算不再是朋友,也不可以抛弃别人自已逃跑!等着我,我马上就到!

    远远的看到从树林间里依稀可见的身影,从草丛中窜出来,看到周簿被那巨大的黑手穿胸而过,眼睛睁大了,尖叫道:“不要!”

    周簿听到墨子燕的声音,扭头看到她站在那里,吼道:“别过来!”手中拿着剑砍断这鬼爪,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又不是人。

    墨子燕不可置信的看着周簿,担心的跑过去,不想他死在自已面前,不不不不要这样的结果!

    周簿看着墨子燕跑过来,一掌将她打飞,看着她撞断了百米外的一棵树,最后摔下来,晕厥过去了。回头看着黑影鬼,这冷漠的眼神比那阴冷的眼更可怕。

    又一次伤害了她

    墨子燕晕厥过去之前,吐了一口鲜血,看着远处的周簿继续跟那个怪东西打,无力的说:“为什么?”

    一个人从旁边的草丛里走出来,来到墨子燕的身旁,轻轻在她身上点了几个穴位,回头看着那不远处的打斗,一只鬼和一只邪物,在争夺这个人么?

    大手拿起腰间的酒葫芦,大口大口的喝酒,露出满足的表情,乱糟糟的发型跟鸡窝一样,满脸胡渣子,衣衫不整的邋里邋遢,坐在这个姑娘的旁边,观看那两只鬼的打斗。咂咂嘴说道:“两只小鬼相斗也打得这么难分胜负?唔现在的鬼怎么这么弱不经风的?这让我怎么出手?”

    半个小时后,又淡漠道:“杀一只邪物也要半个小时,现在的鬼怎么这么不中用了?”

    利剑刺穿一颗眼球,那是黑影鬼的分身之眼,只要刺中隐藏在它体内的影眼,就可以了。

    周簿回头飞向墨子燕的方向,快接近的时候,停下来来了,看一眼还躺在地上的墨子燕,又看着无人的四周。

    暗中看着这个鬼,冷笑一声,真是敏锐的鬼觉。

    周簿看着墨子燕,浑然不顾自已的伤势,毅然地踏出了一步,一道雷突然从地上窜出来,把周簿雷得外焦里嫩的。

    雷阵,从周簿踏进来的,这落雷不断的落下来,雷克鬼邪邪物,乃阳刚之物。

    周簿的身影渐渐的变透明,三步,还有三步就能走到她的身边,每一步都是寸步难行,数十道落雷落在自已身上,剧痛袭来。

    看着这个鬼面带着微笑,伤痕累累的,只剩下一丝魂力,随时都会消散殆尽,然而,他走到这个女子的身旁,透明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色,那宠溺的眼神洋溢着幸福,他轻声说道:“对不起,在下无法陪伴你了”

    周簿看着墨子燕,身上的魂力飞逝而去,准备要魂飞湮灭了,身为鬼,消失了就不再存在了。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修真者,不知他何意?想必那雷阵出自他手。

    “明知道不能在一起,为何还要纠缠不清?”

    周簿看着墨子燕说道:“周某与墨小姐不会开花结果,这周某心知肚明,墨小姐的爱意,周某无法回复,一路跟随着她,暗中保护着她明知道不可能可是我还在期望着是不是很贪心?”

    乱糟糟的男人眼神缓和一下,触动了一下心弦,拿出一枚宝石戒指,说道:“附在此戒,可缓和消逝。”

    周簿抬起头看着这个男人,问道:“多谢不知怎么称呼恩”

    乱糟糟的男人一把将周簿扔进宝石戒指里,不耐烦地说“要进就快进,罗里吧嗦的!”最后将宝石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带着她离开这片密林。

    p:不会弃文的,莫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