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清纱仙侣 > 第142章 智者与释清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自从进入蛮荒之林,夜荼就没现身过,纱纱每次都会看着周围,就是没看到他的踪影。

    罗卜每次看到纱纱的模样都是疑神疑鬼的,也跟着看着周围,都被她弄得神经兮兮的了。

    山洞里的智者罗通看着走进来的人,微微一笑,释清慈祥的笑着,两人相视而笑着。

    月牙湖中,纱纱和易真一起修炼,教导易真吸收天地灵气,帮助他凝聚灵力,能到到达练气期。

    纱纱在旁边说道:“要集中精神,感受天地灵气,去感受那种微妙的感觉,在丹田凝聚灵气,形成一个灵气漩涡,就算是芝麻大的也行,总比没有好!”既然是释清的弟子,也叫自已一声纱纱师叔,哈哈…那本道长就好好教导你!

    在山洞中,只有智者罗通和释清面对面的坐在石台上,都笑眯眯的看着对方不说话,这样压抑感很重。

    智者罗通看着释清那慈祥的笑,心暗道:这个释清不简单,那个纱纱和易真都不足为惧,但这个人必须谨防,跟雪狐族的狐狸精一样狡猾。与十六年前的相比,居然毫无违和感,不,应该说毫无改变,依然让人一眼看透的假象。

    释清看着智者罗通那笑眯眯的脸,心暗道:虽然巨人族是出了名的没脑子,脑子都是肌肉长。但是,眼前的智者的眼中那深邃的眼神透着看不透的智慧,这罗通是属于巨人族的异类,长出了脑子。

    洞门口守门的巨人直冒冷汗,洞内的压迫感让他们心惊胆跳,这里面难道有什么凶禽猛兽么?貌似只有智者和做客的释清吧…应该是这样的…

    月牙湖中,易真似懂非懂的修炼着,慢慢的感觉到体内的变化,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轻声细语:“纱纱师叔,弟子好像感觉到了…纱纱师叔…纱纱师叔…”缓缓睁开眼睛,没有看到纱纱师叔的身影,听到轻微的鼾声,回头看着身后,纱纱师叔侧躺在冰湖面上睡着了。瞬间脸黑了,暗道:纱纱师叔,就不能认真的教我么?

    朦胧的地方,画面渐渐的清楚,四面都是雪山,纱纱站在那里,这里是哪里?周围都没有一个人影,瞬间场景变化,在一个冰洞里,一个十字架上的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鲜血淋漓的滴下来,只有一个狐狸的头颅完好无损,那眼睛悲伤的看着自已,却露出一个狐狸微笑…

    纱纱尖叫道:“不…不要!”瞬间睁开眼睛,微微喘息,看着四周,易真在奇怪的看着自已,自已还在月牙湖这里,刚刚那是梦么?

    易真准备再次进入状态修炼的,听到尖叫声,连忙回头看着纱纱师叔,问道:“纱纱师叔?您没事吧?”

    纱纱看着易真,扯出一个微笑,说道:“哈哈,吓你的!”但是,心头蒙上一层阴影,心惊胆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

    易真看着纱纱师叔脸色不太好,听着她这不对心的话,纱纱师叔不怎么会骗人,好歹也掩饰一下神情吧!但还是脸黑说道:“纱纱师叔…”

    纱纱没心没肺的笑着,站起来,说道:“你先走吧,该回去吃饭了,到饭点了,清清这么久不回来,一定在偷吃!”

    易真点点头,站起来,虽然有些担忧纱纱师叔,不过,还是转身离去了。

    纱纱看着易真离去,掐指一算,微微皱眉,什么也没算出来,自言自语道:“算不出来…干嘛能算天气不能算我自已,等下让清清帮我算算。”

    另一边的山洞中,洞内的气氛压抑到极点,智者罗通和释清两个人依然笑眯眯的看着对方,谁也不开口说话,就这样对峙着。这让洞口的两个守卫这受不了了,守卫开始一刻钟就换,到半刻钟就换,越来越承受不住那两个人散发出来的可以窒息的压迫感。

    释清看着罗通,这时候谁说话就是谁亏了,贫僧就这样冷冷淡淡的看着就好。唔…等下给易真一颗洗髓丹,先驱除体内污秽,这样会更容易凝聚灵气。

    智者罗通看着释清,两个人的眼皮都不眨一下,已经过去三刻钟了,没想到这个释清如此沉得住气,是我太小看他了,不简单啊不简单。看来想拉他下水是不可能的,正面进攻是不可行的,只能侧面进攻,方可有取胜之道。

    洞内的水池子内,一滴水缓缓地滴落下来,进入水池子,嘀嗒一声泛起涟漪荡漾开。

    诡异的微笑,窒息般的安静,智者罗通和释清都犹如老僧入定般,仿佛化作了石雕成的石头,连呼吸声都感受不到。

    纱纱和易真回到巨人族部落的帐篷中,没有看到释清的身影。

    纱纱掀开帘子走出帐篷,看到路过的罗卜,开口叫道:“萝卜头!有没有看到释清?”

    罗卜听到声音,停下来,低头看着底下的纱纱,直接说道:“好像被俺爹叫去谈话了,说啥讨论一下,俺也不清楚。”

    萝卜头的爹?貌似释清说过他爹现在是巨人族部落的智者,叫啥罗通的。

    纱纱问道:“他们两个有什么好说的?难道你爹脑袋有问题了,要出家当和尚?”

    罗卜挠头,闷闷的说道:“俺爹出啥家?都当上智者了,一般智者不出部落的,只有特别情况,智者才能走出部落。俺爹跟释清出家做啥?要去外面做什么?”

    纱纱看着罗卜,懒得抬头去看他,因为他比较高大,连鄙视他都不能好好鄙视,唉,果然,萝卜头的脑子不好使啊!微微叹息说道:“不是出部落,唉…难为你了,愚蠢的我居然会问你这个深奥难懂的问题。”

    罗卜低头疑惑不解的看着纱纱,简直无法理解纱纱的话,怎么难为自已了?什么深奥难懂的问题?

    易真看着罗卜,低声说道:“罗卜施主,看到施主如此愚钝,贫僧放心了,原来贫僧不是最笨的,还有比贫僧更愚钝的罗卜施主。”

    纱纱回头看着易真,嘴角扬起,忍着不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