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清纱仙侣 > 第九十一章 各自遭遇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白烨又来到了另一个牢洞口,看着里面的释清和罗卜。

    释清看着白烨,从罗卜的口中,知道他是这个雪狐族的狐王。那么这个雪狐族就是守护天池的狐狸部落了,不能冲突,纱纱的突破还要靠它们借圣地天池才行。

    白烨也只是来问问题的,对于他的问题,释清简简单单的说着,不带任何谎言,若是说谎,那么他去纱纱就知道是谎言,纱纱是藏不住话的,最容易套话。

    夜幕降临,繁星点缀夜空,一轮弯月悬挂在空中。

    巨人族的罗卜是个话唠,从白天一直叫嚷到夜晚,受不了的狐狸,把他的臭袜子脱下来塞进他嘴里,堵住他这张臭嘴。

    释清坐在洞口旁边,远离这个臭烘烘的罗卜,这个施主无药可救了。

    守在洞外的只有一只狐狸,褐红色的皮毛,摇动一下狐尾,看着旁边的人,这个人类有点不一样,身上的力量似乎能克制自已的妖力。

    释清看着守卫的小狐狸,说道:“小狐狸施主叫什么?”同时,收敛气息,佛光克制妖邪。

    狐狸怯生生的说着:“我…我叫红。”第一次跟人类说话。

    释清说着:“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伸手出牢门,轻轻的摸着小狐狸的头颅。

    这只手很宽大温暖,他就像老狐王一样慈祥,红看着释清,说道:“只要不是来伤害我族的,狐王很快就会释放你出来了,我们不能随意杀害人类。”

    释清只是淡淡的笑着,只要不伤害纱纱就行了。看着红狐狸,它眼神里流露中悲伤,问道:“为何悲伤?”

    红狐狸看着释清,说道:“老狐王跟着人类出去,然后受伤回来,下禁令不许我们出雪山,呜呜…老狐王进圣地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释清看着红狐狸,伸手摸着它的头颅,轻念一声:“阿弥陀佛。”

    另一边,纱纱坐在草垫子上,两只狐狸走过来,而易真也来到洞口,看着牢门打开,易真走出去,跟着一只狐狸走,另一只狐狸扔个雪莲给纱纱,防止她饿死。

    纱纱捡起旁边的雪莲,看着那狐狸,说道:“能不能再来一个,我吃不饱。”

    狐狸看着纱纱,直接走出洞穴,又关上牢门,直接离开。

    纱纱看着狐狸离开,将雪莲放进嘴里啃着。

    不一会儿,那只狐狸回来了,叼着一颗雪莲扔进洞穴里给纱纱,然后离开。

    纱纱高兴的捡起来吃,朝那只狐狸背影喊道:“谢谢啦!下次记得多带两个来!”

    狐狸跑远了,回到主冰洞里,幻化成一个俊俏男人,来到白烨面前,说道:“没有异常。”

    白烨点点头,说道:“木华,继续监视他们。”

    木华点点头,又恢复狐狸之身,跑出去。

    白烨坐在万年寒冰上,低头沉思,现在老狐王未出圣地,白薇盗窃巨人族的圣火之种,巨人族的讨伐,人类的虎视眈眈,真是多事之秋。

    纱纱坐在草垫子上,深夜的时候,易真还没有回来,有点担心他,问守门的狐狸:“易真什么时候回来?怎么你们拉出去不拉回来的?”

    守门的狐狸冷瞥一眼纱纱,摇晃一下尾巴,说道:“明早就回来了。”

    纱纱有些疑惑不解,隐隐约约的觉得有些不对劲,没有继续问了,夜里微寒,又在这雪山之巅,这寒意袭来,怎么也抵挡不住,抱团窝在草垫上,看一眼那守门的狐狸,好想抱着它睡,一定很暖很暖和。

    木华来到关押纱纱的洞穴中,看一眼在旁边打瞌睡的狐狸,无声无息的进去,将手里的袈裟披在她身上,刚刚去另外的牢洞,那个释清脱下袈裟,让自已拿过来给她,看着瑟瑟发抖的她,这个人类,真的耐寒。

    纱纱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一个人影,不是清清,自已身上披着释清的袈裟,对他轻声细语说:“能让守门的狐狸给我抱抱么?我好冷…”

    木华看着纱纱,看一眼旁边睡着的守门狐狸,变回狐狸,钻进袈裟里。

    纱纱认出这个狐狸,是给自已送吃的狐狸,伸手抓住它,直接拉进怀里,抱着它睡觉,果然暖暖的

    木华想挣脱都不行,被她紧紧抱着,看着她的睡颜,而守在洞口的狐狸也醒来了,避免被发现,只好窝在她怀里。

    守门的狐狸看一眼洞里,那个纱纱还在,只是什么时候多一块破布了?睡意朦胧的,懒得去理,继续趴下睡着。

    清晨,牢门打开,易真被扔进来。

    纱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瞥一眼旁边的人,又继续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易真头上的绷带散落下来,露出两个黑眼圈,嘴唇发白,衣衫凌乱不堪。看着还睡的纱纱,无力的喊道:“纱纱师叔纱纱师叔救救我”见纱纱不理会自已,伸手抓住那袈裟扯几下。

    纱纱不耐烦的嘟嚷着:“哎呀!别吵!我再睡一会儿!你这艳福不浅啊!被哪个狐狸精吸走阳气的?没发现呀!长得挺俊俏的。”睁开眼睛看着旁边的易真,一看就知道是被吸走阳气了,再这么吸下去,真没命了,看他露出来的脸,第一次看到他的脸,挺白嫩的,比得上公子哥儿。

    易真看着纱纱,哭喊道:“对不起,师叔,它们强上的,我抵挡不住我破戒了师傅还要不要弟子?”喊完后,再看纱纱,她又倒下草垫盖上袈裟睡了…

    另一边,释清看着天空,昨夜纱纱应该不太冷了,低头看着面前的雪莲,放在怀里,给纱纱留着,自已并不感觉到饿,只是跟纱纱在一起时,看着她吃,才会有那么一点想进食的。

    被绑到冰柱上的罗卜,嘴里还塞着自已的臭袜子,看着脚边的雪莲,没法吃啊!光看不能吃!那个发呆的释清,也没看过来,谁来喂我吃?!

    正当罗卜正郁闷着的时候,释清回过神来,看着罗卜的表情,站起来走过去,捡起地上的雪莲,拿出他嘴里的臭袜子扔掉,没等他说话,直接把雪莲塞到他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