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清纱仙侣 > 第二十七章 结伴而行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魔鸠恢复神色,收敛起自已的情感,现在可不是自已自作多情的时候。

    纱纱笑呵呵的说道,“走吧!我们去采花!对了,跟清清会合了,再一起去。”

    “清清是谁?”魔鸠琢磨着纱纱的话,还要跟谁会合?

    白蝎抢先回答:“一个秃驴子。”

    纱纱点点头,称呼虽然不怎样,但意思差不多了。

    白蝎看到魔鸠脸色不好,示意他收敛一下,现在的魔砂是人类纱纱。

    日轮花花海边缘,释清盘坐在金莲蓬上念经,偶尔会睁开眼睛看着花海的尽头,看不到那座城,也看不到纱纱的身影。

    同时,宫清华正和冥非若一起向日轮花花海走来。

    “前面不远处是日轮花花海,过了花海就是孤城,我王魔鸠偶尔会来这里,这段时间正好是我王出来的时间。”宫清华说道,在前引路。

    冥非若点点头,不紧不慢的跟着宫清华,一路上释放威压,让赤血沙漠中的魔怪退避三舍,不敢侵犯。

    宫清华瞄一眼冥非若,心里下结论,此妖不止千年修为。

    越来越接近日轮花花海,远远的看到一朵金莲花在那,而金莲中的莲蓬坐着一个人。

    宫清华看到莲中的人,喃喃自语:“是他?”,果然不凡,能走到这里。

    冥非若看到这个人,觉得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干脆就不想了。

    金莲上的释清,又一次停止念经,睁开眼睛,看向花海尽头。

    这时候,日轮花涌动起来,让出一条更宽的大道出来,同时,全部长细叶全部都卷起来,花朵都张开,一只只蜘蛛都爬出来,站在卷叶上,低下头,同时,更多黑影窜出来,这次有些不同,不是站着弯腰,而且跪下来了。

    释清看到白蝎的身影,它的背上有着一高一矮的身影。

    “清清清清!”纱纱看到释清还完好无损的在那里等着自已,松了一口气,用力的挥着双手。

    释清走下金莲,露出笑意,轻声说道,“纱纱…回来了。”

    站在纱纱旁边的魔鸠看着释清,不喜欢和尚,讨厌佛!讨厌道士!可是偏偏就要接触!

    白蝎快速的来到释清面前,虽然不喜欢,但是,只要能跟在主人身边,那么,一切都可以忽略。

    纱纱来到释清面前,高兴的拉着释清爬上白蝎背上,说着,“走吧,这位是魔鸠,他带我们去取七色花。”

    释清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贫僧释清,有劳施主带路。”

    魔鸠仔细打量一番释清,这股气息让自已无法喜欢,一身正气凛然,功德无量,佛光更耀眼。平静一下心情,和颜悦色的说道,“你是纱纱的什么人?”

    释清看着魔鸠,淡然回答:“友人。”

    纱纱踮起脚尖,伸手搭在释清肩膀上,点点头说道,“嗯嗯…没错!”

    魔鸠不再看释清,而是看着走过来的两位,宫清华和一个妖。

    宫清华走过来,笑呵呵的说道:“呵呵…我们又见面了,小丫头。”同时,心里讶异,没想到释清和纱纱这两个人居然和魔鸠站在一起,而且还能踩在白蝎魔将的背上。

    冥非若冷冷的看着纱纱,她围着自已转几圈,然后,她蹲下来,掀开他的衣服,嘴里嘀咕着:“蛇尾呢?”

    释清脸黑,连忙走过去,将她拉起来,站在她身前,双手合十,歉意的说道,“施主,请原谅纱纱的无礼举动。”

    纱纱站在释清背后碎碎念的说着,“哪里无礼了?又不是黄花闺女,又不是扒光他衣服,只是掀开衣服看看有啥的?反正啥也看不到。”

    冥非若看到纱纱这模样,幽幽说道,“你想看什么?”

    纱纱从释清背后走出来,激动的说:“人身蛇尾!正呀!太有冲击力了!”。一想到那天看到的出水芙蓉的冥非若,鼻孔里就有点想喷出啥来!

    释清看着眼前的人,纱纱什么时候认识这位施主了?问道:“纱纱,这位施主是何方神圣?”

    纱纱低头小声嘀咕着:“额…不知道,见过而已,就在风树林。”

    而冥非若这一瞬间感觉到一股冲自已来的杀意,是来自站在白蝎背上的那个男人。同时,也感觉到他的不凡,他应该就是魔鸠了,不经意的看到旁边的宫清华对他俯首低头。

    魔鸠看着眼前的妖,微微皱眉头的看着纱纱,她开心的模样,很可爱,但是,为别的男妖而笑,感觉有点不爽。

    释清听到纱纱得碎碎念,没有多问,纱纱也有自已的奇遇。

    魔鸠淡淡的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对哦!清清,我们赶紧去采花。”纱纱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才想起来是要去采七色花的。

    冥非若看着纱纱拉着释清爬上白蝎上,说道:“采花?什么花?”

    “偷偷告诉你噢!是七色花,不过,它是我的,谁也不能抢!就算你是帅哥也不能!哈哈!”纱纱笑嘻嘻的说着,双手叉腰。

    而释清突然想起来,眼前的人,正是那日碰到的蛇妖,它是敌是友?

    “原来如此,我也同你一起去观赏七色花,我不抢,七色花对我没用。”冥非若淡淡的说道,并未走上白蝎的背上,因为,感觉这只白蝎对自已也有防备和敌意,它举起来的尾刺时不时的对准自已。

    “咦!好呀!对了,你叫什么?我叫纱纱!清真道观的纱纱道长就是本大爷!”纱纱嘚瑟的说着。

    “黑蛇王。”冥非若淡淡的说着,妖一般都不能把自已名字告诉对方,免得被一些人利用而被降服,这世界有一些法宝,只要叫出那人的名字,就被吸进去,比如这个紫金葫芦就是如此。

    “这不是名字…干脆我给你取名好了!以后你就叫小黑!嗯,不错,好名字。”纱纱自言自语的说着,最后很满意的点点头,高兴的看着冥非若。

    冥非若直接无视她,这类女人不好对付。

    释清自个站在一旁,懒得去理会纱纱,这家伙一来劲就什么都听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