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清纱仙侣 > 第278章 一醒回到凡人
    后卿面无表情地说:“无趣。”瞄一眼那两眼泪汪汪的千雨落和脸黑的千羽神,幽幽地说:“久不去去千家溜达溜达。”(这话刚说完,远到天边的千家领域中的几个老者突然打了个冷颤,一股凉意袭人)

    千雨落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家的爹爹,多想一棒敲晕这家伙,然后带着沈大哥浪迹天涯。

    这时,上空突然有波动,空间就像纸一样撕开了一道口子,几个道士模样的人在通道中。

    众仙之中,那个站起来最为突出的王家人再次率先站起来了,对着上空的穆家人招手喊道:“小仙王远,拜见各位上神,劳请几位上神替天行道,斩妖除魔,造福苍生!”

    众仙的小心肝再次停了下来,有种想把他埋了的冲动。

    穆家来的是七长老,几人脚踩祥云,仙风道骨风范,高人一等的藐视一切,看到那众仙跪趴在地上臣服于穆家,更加目中无人了。

    七长老冷漠的态度:“王家小儿,老夫满足你的心愿,孽障在哪里?”

    王远抬手一指,说道:“就是那几个,竟敢违抗天庭的意志!”话刚落下,那抬起来的手臂瞬间爆炸没了,贱了一身血出来。

    穆家七长老冷瞥一眼望去,瞬间脸色死灰,一个踉跄,差点没从祥云上摔下来。

    阴王后卿!千家族长千羽神!一头比一头大,一个比一个不好惹!

    后卿直接转身就走,说道:“走吧,去看看成果如何。”夜荼跟随其身后,一前一后地再次进了禁地。

    谁敢阻拦?!

    穆家七长老大气不敢喘,看到阴王离开了,才松了一口气。

    千羽神拿出捆仙绳捆住了千雨落,说道:“回去,罚你面壁思过一百年!”

    由此可见,千羽神对掌上明珠的重要性,一百年对于神仙来说不过是眨眼瞬间的事。

    穆家七长老对千羽神微微鞠躬问好:“拜见千羽神大人。”千家是要交好的神族,若是能成为盟友是最好不过的。

    千羽神直接无视了他,低头看着自已女儿,这些年在外面真是苦了她了。

    穆家七长老并不在意千羽神的无视,继续说道:“千羽神大人,能否把旁边这位天庭的罪犯交给小仙?”

    千羽神依旧无视他,千雨落被禁锢了,一边干着急说不出话来,只能两眼泪汪汪的望着自家爹地。

    穆家七长老把千羽神的无视当作默认了,身旁的俩道士下来,对千羽神一拜,才转身去缉拿阎王,可这才伸出手来,就被一道光击伤弹开。

    众神心惊胆跳的望向千羽神,穆家七长老面色如土的说道:“千羽神大人…”

    千羽神幽幽地说:“阴王要留的人,神帝来了,也未必能带走。”话落下,带着千雨落回去。

    只剩下一干神仙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光圈中的阎王。穆家七长老摇头摆手说道:“回去,这趟浑水,我们穆家不沾边。”

    阴王又岂是一个仙界能撼动?

    雷神也站起来,带着众仙回去,至于王家的人早就被打晕了,以免又生事非。

    灵殁生丝毫不在意这禁锢结界,图个清静,继续打坐疗伤。

    禁地—生死界内

    重塑与毁灭,不断循环往复。

    即使这样埋在地下,纱纱也被逐渐地毁灭,一点点的消散殆尽,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回归原始。

    良久之后,男人轻咦一声,空洞无物的眼中闪过一丝探究的欲望。

    重塑出来的却是一个茧蛹,那一丝丝缕缕是大道无形的秩序,散发出的威压铺天盖地,生生定格了这一刻,男人眼中光彩四射。

    茧蛹内,演化出一片浩瀚星空,而纱纱立足于星空中,温暖又熟悉的感觉,就如同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眼前的人背着自已,渺小的背影却给人无比高大的感觉。

    眼前的景象颠覆,突然换了一个画面,身处在人群之中,周围的人在厮杀,但是…好像没有人看到自已…

    又看到了那背影,立即追过去,无论如何追,都无法靠近,有一股力量在抗拒自已,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这场劫难,我们在劫难逃,冰儿…终有一天…

    再也听不到声音,只见那人划破空间,将怀中的婴儿扔进去,空间又恢复如初。

    突然巨大的拉扯力阻隔了一切,随即而来的记忆汹涌而来。

    男人微皱着眉头,茧蛹粉碎,大道消失,一位女子出现在眼前。心中涌现出来很多问题,为什么大道中断?为什么是个凡人?刚刚感受的威压是错觉吗?如此弱小的凡人能有如此修为?

    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女子,从头看到尾,怎么看都是个凡人,但也发现了一个微妙之处,这个凡人身躯没有跟随这个生死界的法则毁灭和重塑。

    突然,那人的眼角处落下两滴血泪,泪痕划过脸庞,留下两行血印。

    记忆汹涌而来,恍如昨日。

    想起了在幻界中冥非若被锁在宫殿中被钉在那…

    想起了在狐族木华被钉在木架上…

    想起了柳家因为自已而遭遇灭门…

    想起了过去的种种经历…

    冰凉的手覆盖了那皱成‘川’字的眉头,复杂的情绪在心间油然而生,无力,愤怒,悲哀…

    睫毛弯弯,缓缓地睁开眼睛,空洞无物的眼睛透着一股死寂,渐渐地有了一丝光彩。

    渐渐地回神过来,眼前的男人端详着自已,出声道:“你是谁?”

    “仄影。”

    嘴里呢喃着:“仄影…”看一眼四周,脑海里突然闪过魔柯砂迦消失的画面,一个直身坐起来,看着眼前的人,着急道:“他们呢?他们去哪里了?清清呢?后卿呢?为什么不见他们?”

    仄影冷漠道:“后卿送你来这里,想知道答案,就走出生死界。”话落下,渐渐消散殆尽。

    纱纱急道:“别走!”伸出手去抓,却无法抓住,看着眼前的男人消失了。秃废的坐在这里,因为刚刚发现自已的修为废了,体内没有一丁点儿修为,与凡人无异。

    好不容易才借助外力才突破大乘境界,现在却回到了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