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农门恶女升职记 > 第1300章 第1329
    宫里的嬷嬷趾高气昂的道:“不过是个区区商户,我们娘娘能看得起你们的东西,都是你们的福气,还在这里推三阻四的算什么东西,赶快将东西拿来,如果拿不出水玉的,这一千两银子也足够买十套宝石头面了,快点拿来我们还赶着回宫给主子们交差呢,要是耽搁了你们是个破店也不够赔的,快去。”

    宫里的太监也掐着嗓子道:“尔等低贱的商户,让你拿什么就拿什么,说那么多做什么?难道这东西还能亏了你们银子不成?”

    林掌柜气的老脸通红,真真是不要脸的东西,区区一千两银子要换走十套宝石头面,真是脸皮极厚了,气的林掌柜嘴唇苍白,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这样交涉了几回之后,林掌柜也拿出大掌柜的气势,“这一千两银子,小店庙小是在不能打造出贵客要的是十套头面,恐怕是要辜负贵客的抬爱了,这银票您还是收好吧,我们如意阁可是诚心实意开门迎客的人家,万万不能做了这等怠慢贵客的行为,如果二位贵客不打算买别的东西,本掌柜就先去后面看看了。”

    这个宫里的嬷嬷赶快站了起来,那个太监大喝一声:“大胆的刁奴,给你几个胆子,竟然忤逆我家娘娘,我们家娘娘能看得起你们都是你们的造化,既然你们这么不识抬举,来人啊,给我砸了!”

    立刻气势汹汹的进来不少的宫里的护卫,抄起家伙就要砸东西,这时候清漪对若嬷嬷道:“若嬷嬷告诉金风去会会他们,不过不要露脸,相信金风他们已经想了好久这样的场景了。”

    若嬷嬷笑着走到窗户的地方,吹了几声奇怪的声音,金风听到了声音,可是浑身的振奋,立刻拿起一块白色的面巾给自己掩面,其他人也是如法炮制,也匆匆的进了店内,准备来场热闹的大餐!

    在店内的公公和嬷嬷看着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也会意过来立刻聚集道一起大嬷嬷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们虽然不才是娘娘的奴婢,可是打了我们就是打了娘娘的脸面,不信你们谁敢过来!”

    金风他们压根不管谁是谁,对着这个嬷嬷就是个窝心的一脚,一下子给这个在宫里作威作福惯了的老妖婆苗嬷嬷给踢得脸色发白,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就过去了。

    这时候,那些公公显然已经明白这是碰见了硬茬了。

    这个公公本来是皇贵妃派来探底的,就是要试试水,看看这如意阁的后台老板到底是谁,可是弄了半天,到了这样的程度,这个老板还没有现身,倒是这个可恶的掌柜的躲到了一般去。

    跟在苗嬷嬷跟前的大嬷嬷看到这阵势也有一瞬间的慌张,不过很快的就腰杆子挺得直直的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京城脚下,你们这帮劫匪是要打劫这个如意阁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娘娘看上了如意阁吗,识相的都退下吧,你们刚才打的可是我们娘娘身边的人,你们要小心了。”

    清漪在楼上看的清清楚楚,随意弄出点动静来,金同立刻会意,上去一脚给这个耀武扬威呜呜渣渣的老女人给踹到了门外。

    虽然主子说了,男人不能随便打了女人,可是对于这样变态的不要脸的,无耻的例外,主子说了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很快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这些人连带着带来的宫里的护卫,就被统统的赶出了如意阁。

    纷纷以极为难看的狗爬的姿势趴在了店门外,让来往的京都的人议论滔滔,简直是这鼓风一点都刹不住了。

    “快看啊,有人找到如意阁的麻烦了,看样子是宫里的人,不会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了吧?”

    “不能吧,如意阁做买卖可是童叟无欺的,价格公道的,没听说惹上什么宫里的麻烦啊,这回会不会再像以前那些商铺一样关门大吉啊。”

    “闭嘴,你不说话没有人在意你是乌鸦嘴,你们不知道以前的那些商铺都是被北定侯府给霸占了的,如果不是这样,为何今个闹了事情,回头第二日就改成了北定侯府的产业,还不是欺负人呢吗。”

    “是啊,这个我也听说了,没在意,不过咱们京都的老百姓倒是希望如意阁能继续开下去,毕竟这年头价格如此公道的少了,欺行霸市的多了,也不知道这次如意阁能不能挺过去。”

    街上传来了不少的叹息声音,清漪在楼上也是能听得清下面说什么的,不过听到这些莞尔一笑,不就是北定侯府吗,看来这些年惯着他们了,已经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真是皮子紧了,看见好东西就占为己有,哪有那么不要脸的,先不说皇家如何,这北定侯府就不应该惹到自己。

    水嬷嬷在一旁看着道:“主子,任北定侯府这么闹下去,宫里那个神经的老女人这么作下去?”

    清漪眼神冰冷,浑身都是寒气道:“无妨先让他们闹着,回头积攒在一起收拾,我们要做就要做到连根拔起,不过这之前应该给点痛击才是。”

    水嬷嬷会意,主子说得对,这个北定侯府真是欺负人了!

    眼下放着好日子不过,不仅是打算抢占主子的铺子,甚至是西园那帮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也给提拔起来了,想看王府的风气更乱,还不如让北定侯府先乱起来是真的。

    到时候没有了金银的支撑,宫里的两个空壳子的老女人能成什么事情。

    这会子对面的合意阁的店小二看的是津津有味呢,合掌柜看刚开始看着还是笑意盈盈的,在他看来这个场面是不可避免来点冲突了,我们主子终于可以看见这后台是谁了,如意阁早晚被侯府收入囊中!

    可是不过眨眼的功夫,进去那么多人都给扔出来了,还是那么不得当的样子给丢了出来,说出来还真的挺丢人了。

    至少他在京都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过宫里的那个娘娘失利过,可是看着那哎呦喂哟的一群人,一个个的乌眼青,还有鼻青脸肿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合掌柜不敢跑出去,只能吩咐店小二赶快去北定侯府报信,否则看着阵势还不给欺负完了,这以后在京都有何威信。

    合掌柜透过雕花的窗子,看着如意阁,眼神更加的犀利,如果能变化成暗器,估计就是刷刷刷的飞出去了。

    合掌柜心里可真是嫉恨上了,收了那么多的商铺,首次碰见了硬骨头,这样合掌柜心情莫名的不爽,呸!的一声,在多呸呸呸!几声心情才好些。

    如此犀利的眼神,清漪自然是感觉到了,若嬷嬷道:“主子,老奴去查查是什么人,敢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这里。”

    清漪挥挥手道:“不用,这个角度肯定是对面的合意阁的,金雨已经查过了,这个合意阁的掌柜是北定候何囤的狗腿子,估计是感觉我们是硬茬子心里不舒坦了。”

    合掌柜一反常态的猛打喷嚏,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这次要吞下如意阁好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呸呸呸!这不是乌鸦嘴吗,合掌柜还打了自己嘴巴几下,希望好的灵坏的一点不灵!

    这边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而苗嬷嬷跟在皇贵妃的身边念头也不短了,甚少能有这等丢脸的情况,想她纵横宫里多年,哪里见过比今天还丢人的事情。

    这在一定程度上让苗嬷嬷无法忍受,立刻嚷道:“来人,快去回宫告诉娘娘,有人要我们的性命了,如果再不来人,我们就无法进宫伺候娘娘了,快去啊!”

    跟来的宫女总算有机灵的,这不是刚刚抬腿跑去,膝盖就被一个石头直接给砸了,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脸上冒着冷汗,其他人看着招数,立刻歇了心思。

    林掌柜在柜台里都要笑蒙了,我们主子可是和平城的两位大主子,窝在小小的天阳国已经足够憋气的了,要不是因为两个主子说是有事情一定要留下,还真以为谁能忍受王府那些白痴的鸟气呢。

    不过是宫里一个容颜衰败的一个老女人罢了,还给自己当成人物了,这不是来场当面锣对面鼓的,这不是挨个踢出去就是傻了不是。

    苗嬷嬷还在那里哀嚎,一个护卫过去抓起苗嬷嬷,一顿扇脸蛋子,这噼噼啪啪的声响,已经吓蒙了跟着来的所有人,按理说苗嬷嬷可是皇贵妃跟前的亲信,在她们这群人里面可是大人物,就这么被拎起来像是小鸡仔一般的收拾了。

    打得就跟一个蔫头耷脑的鸡一般,连回手之力都没有,刚好这个时候从宫里请恩出来的太子侧妃何薇薇经过此地。

    按理来说她禁足期间不能出来,可是太后召见太子妃沈欣也不能过分的拦着,毕竟虽然夫君是太子,可是还不是皇上而且皇上的儿子也不仅仅是夫君自己。

    这不是何薇薇大摇大摆的去进宫谢恩去了,回来的路上马车走不动了,很快马车没有办法过去了。

    何薇薇跟前的项嬷嬷打听了一下,赶快跑到车前禀告道:“不好了侧妃主子,皇贵妃的苗嬷嬷在如意阁被一群人打呢,还有皇贵妃宫里的人都被打了,这要怎么办?”

    这何薇薇也是个暴脾气,不过也不是傻子,经过三代的教育,这脑袋也是个灵光的,立刻拿着自己的令牌道:“去,马上到京兆尹说是有人殴打皇贵妃的人,不分青红皂白,派大人主持个公道。”

    这群人被打的如此的凄惨,苗嬷嬷一度认为已经不能回到皇宫了,估计今个的一条风光的老命,也许就不明不白的交代到这里了。

    这时候苗嬷嬷的眼里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今个出来真是没有看阳黄历啊,怎么会弄成这样吗?不就是个普通的商铺吗,怎么出来这么多护卫,难道这里也不简单,惹上了哪个皇族了?

    想到这里苗嬷嬷不禁瑟瑟发抖起来,都怪自己好大喜功,非要给主子立了头功准备得到些赏赐,可是真的没听说这如意阁是哪个皇族的产业啊。

    这会子苗嬷嬷已经懊悔死了,而元宇熙听到了冷离的汇报,很快来到了如意阁从后门进来,知道清漪在这边,推门进来之后,看见清漪正在看下面的大戏。

    元宇熙进来道:“宝贝今个不玩了,将这些人扔的远远的,京兆尹大人一会要派兵过来呢。”

    清漪得意的道:“嗯,这几个小子有了长进,宇熙你看给那个老嬷嬷打得哭爹喊娘的,看着都过瘾,应该在多打一会才是。”

    清漪虽然还想再打,不过也知道这些人下次还得来,这不是清漪招来水嬷嬷道:“吩咐咱们的人给扔的远点,京兆尹大人要过来了,另外告诉若嬷嬷将北定侯府的几个铺子处理一下,马上要看到效果。”

    一般吩咐若嬷嬷的事情,都是好事。

    水嬷嬷下去赶快处理了,不一会的功夫,这个店门口什么都没有了,那些人也不知道给扔到哪里去了。

    看热闹的人群都跟着走了,想看看给扔到哪里去了。

    这不是还给扔到了绫罗布庄大门口来了。

    这不是宫里的这一群哼哼呀呀的,被清漪的人给扔到了绫罗布庄大门口来了。

    绫罗布庄的掌柜的一看见这皇贵妃的人,一个个的跟个乌眼鸡似的,这样的情况可是让这个罗掌柜傻了眼。

    我的天啊,这是什么节气,这唱的是哪一出的戏啊?

    罗掌柜立刻跑过去扶起皇贵妃跟前的苗嬷嬷道:“苗嬷嬷,是你老人家吗,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小二没长眼睛啊,还不赶快过来扶着?”

    店小二也傻了,在店里的年头也不短了,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惨烈的景象,一下子二三十个人,全部鼻青脸肿的被扔到了绫罗布庄的大门口,而且那些人扔下了人,转身就走了。

    就好像宫里这些平日里过来和祖宗级别的,像是一块破抹布一样,让他傻了眼,不过掌柜的叫唤,他可不敢不应,立了叫着大伙赶快过来将人先抬进去。

    “快点,快点,没见过掌柜的喊人呢么,快点将后院的门板卸下来几个,另外你们几个赶快去请京都最好的大夫。”

    这个店小二能做到罗掌柜跟前的亲信,也是个有眼色的,很快所有的人都行动起来。

    可是到了外面才发现,这人太多了,只能捡着身份最高的来做处理了。

    这些宫里的祖宗,他们这些奴才可是得罪不起的。

    同样热闹的还有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京都的老百姓已经不适应没有任何热闹的地方了,前段时间刁家闹得那么厉害,给他们增加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

    不过最近很安静,不过最爆炸的消息就是平元王府的西园,本来已经要落寞了,没有了王府大房的支撑,算是个屁。

    可是没有想到真是出门走了狗屎运了,一飞冲天竟然一下子占了四五个官位,简直是神奇的发迹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