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完美遮仙 > 第一千两百零三章 以身为天地
    一气化三清。

    三清之所以万古不灭,就是因为其《三清圣决》。若是无法同时杀死三清的逝我、真我跟道我的话,等同于不死不灭。

    而逝我存在于过去,真我属于现在,道我属于未来。

    三清圣人之所以会走向灭亡,最大的原因是源自于神话末年的那一战。那一战让三清圣人使出了所有的手段,以至于逝我,真我,跟道我都出现在了同一片时空。所以才导致了后世的一系列事情。

    而三清圣决,夜羽早就融会贯通,而他早年在灵界的时候就曾凝炼出了三团清气,只是那个时候他的方向尚未明了。故此他才没有急着化形。

    现在不同了,随着夜羽将他自己的法与道给理清之后,他也逐渐明白了他自己的法与道。

    三道散发着不同光芒的人影缓缓在夜羽的血婴旁成型。

    若仔细一看,那三个人影的样子跟夜羽几乎一模一样。要说哪里不一样。那就是他们三个身上散发的气韵大相径庭。

    “逝我,真我跟道我了是吗?只可惜无法跟逝我还有道我取得联系。他们一个存在于过去,一个存在于未来。”

    逝我、真我、道我诵经,共同阐释了他的道,这就是他对灵气海的理解。

    夜羽将灵气海视为万物初生发始之地,是一切的根源,他想到了强如魔帝还有天帝他们最终都在征战“轮回”的路上失败了,故此他必须另寻他法变得更强才行。他现在在自己的体内开天辟地,以确认他日后的帝道。

    他要将灵气海化为人体的起源地,藉此开创经义,演化不朽大道,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轰隆隆!!!”

    夜羽的元神自道台府飞了出来。与此同时,原本古井无波像普通石碑待在他道台府外的天碑全都飞到了他的灵气海上空,仿若是夜羽在操控他们。又仿若是夜羽此刻要做的事让它们产生了共鸣似的。

    不仅如此,原本那些围绕在夜羽身体外的道字还有法字也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体内。而外界一下子风平浪静了起来。

    不再有任何异象,只是夜羽体内时不时会传出一阵阵雷鸣般的的声响。除此之外,天狼界中一片祥和。

    “发生什么事了?那些道音古字怎么不见了?”王八跟老驴异口同声的问道,他们真的是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何事。

    “噤声,你们的老大可能在身体内创道。这小子的胆子还有气魄比老子想的还要疯狂。”

    老黑自认为他自己已经是个狂人了,可如今跟夜羽相比,他才发现他自己简直是一个大大的老实人。

    “已经快二十年了吧?老大他这是创什么法?居然耗时如此之久?难不成又是类似初阳之力的逆天神通?”

    老驴可是很清楚夜羽在化凡结束时在太阳内部领悟了另类的火之本源,也就是初阳之力。那一次可是耗时五十年之久。若是这次又是类似那种神通的话,那么别说二十年,哪怕是百年也不足为奇了。

    面对老驴的疑问,没有一个人可以给他们解答。现在他们也只有静等夜羽出关。只有等到夜羽出关了,一切疑团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夜羽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当他看到那些凭空出现的怪风还有那褶褶生辉的古字时,他多半已经猜出来了。

    但是他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关心外面,而是要以自身为基,他要开天辟地!

    “风。”

    “雨。”

    “雷。”

    “火。”

    “斩!”

    想要踏出关键性的第一步,就要有慷慨赴死的觉悟,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条路的方向是否正确。夜羽不知道,可他却感觉只有这样才能够在未来的动乱中平乱,也就是以自身为种。

    风雨雷火出现在了夜羽的灵气海上空。与此同时,轮回帝剑的剑魂也出现在了夜羽血婴的手中。

    他义无反顾的一剑朝着那茫茫混沌的雾海一剑斩了下去。

    “轰隆隆!!!”

    仿若宇宙大爆炸,夜羽的这一剑不仅斩碎了灵气海,更是让这灰蒙蒙的地方出现了一块陆地。

    天地未分前,元气混而为一,是为道。开天辟地,演化太极,产生阴阳,滋生两气,周而互动。

    这就是夜羽要演化的心中天地,不同于前人的法,他将走不同的道,他要以自身为天地,哪怕日后诸天万界毁于一旦,他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经义轰鸣,灵气海光华大作,夜羽的本体越发庄严神圣,一动不动,而他的道台府却是摇摇晃晃起来。

    什么是破而后立?

    夜羽起初并不知道破而后立是什么。可是自从他上次在灵界被困业火里面,最终成功将神魂修炼到了不灭魂之境,他就明白破而后立就是要有大无畏精神,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魄才有可能成功。

    “四阳,出!”

    夜羽没有丝毫犹豫,而是在他自己体内施展了被他自己列为禁术的初阳之力。

    一颗足有正常天日般大小的四色太阳自夜羽的灵气海上空缓缓成型。

    随着四色太阳的出现,夜羽体内的混沌地带更是第一时间被四阳的光辉给蒸发的干干净净。

    夜羽的极境之力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跟进入到了四阳里面,好像他们本来就是一体似的。

    道台府崩塌,夜羽的血婴更是消失不见,仿若被初阳之力给一并蒸发了似的。又仿若是因为他的真我已经孕育成型,故此血婴才功成身退。然而夜羽却清楚的知道,他的血婴还在,并未消失,只是跟他的道台府一并存在于他己身的天地间。

    逝我在过去的时空做法,真我在现世的时空被几面天碑团团围住,原本的灰色灵气海此刻仿若变成了高高在上的

    天。

    夜羽自己的生死图还有他从虚空古路领悟到的一丝虚空之力,两者原本相叠,落在一起,此时分开,重新演化,成为两条阴阳鱼在四色太阳之下游淌。

    转生祭坛则是在那唯一大约十丈大小的陆地上缓缓旋转,而那半张长生太极图则是像盖子一般落在了转生祭坛的顶端。

    “死之气!”

    夜羽的元神看着那充满勃勃生机的高空。他知道还差一物,那就是死之气。

    一缕代表死亡的灰色之气自虚无中诞生,这缕死之气直接进入到了化为阴阳鱼的生死图之中。

    生死相对,而今显化,两者旋转,重新化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