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龙抬头 > 1636 魏子贤的真身 为6000推荐票加更

机舱里,前排的座位上,坐着一个长相帅气的公子哥,整个人看上去都很慵懒、随意,但却浑身上下充斥着贵气,一看就是那种从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且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风格。
 他坐在那里看着一份纯英文的报纸,直到我进来了,他才微微抬了下头,淡淡地道:“还有一个小时才起飞,这么急着来干什么?”
 而我还是一脸呆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那张脸,我也曾经拥有过一模一样的脸。
 陌生,也是因为那张脸,猛然间看到别人也有那张脸,一时间让我都有些不太适应。
 没错,坐在机舱里的人是魏子贤!
 我的脑子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一来不明白魏子贤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是要和我一起去东洋吗?二来,这个魏子贤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据我所知,魏子贤的身替好像不止一个,之前在宁家魏老就亲手毙过一个冒牌货。
 看我一脸惊讶,魏子贤淡淡地道:“我是真身。”
 真身?
 上一个被魏老毙掉的冒牌货,也说自己是真身,做久了魏子贤后,自己都入戏了,以为自己是真的魏公子。
 看我还是不说话,魏子贤主动低了下头,拍着自己的后脖颈说:“来,你摸摸看,没有什么开关。”
 我鬼使神差地走过去,鬼使神差地摸了摸他的后脖颈,不是我要怀疑,实在是有过前车之鉴,不想再因为这种事情上当了。
 但是一摸,果然一片光滑,没有什么肉瘩疙。
 这是真的魏子贤啊!
 真正的魏子贤,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魏……魏公子……”我有些紧张地叫着,颇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叫我魏公子,我都渐渐熟悉这个称呼了,现在却开始叫别人魏公子了。
 “怎么,还不习惯?”魏子贤把报纸随手放在一边,淡淡地道:“做我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
 确实很爽。
 自从做了魏子贤后,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尊重,无论在国内还是东洋,都能享受到非一般的待遇。曾经不可一世的春少爷,在我面前都得恭恭敬敬的,被我扇耳光也不敢有怨言;就说一个多月以前,要不是被乔戈尔戳穿身份,藤本一郎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就不会有后来被丢进海底的事了。
 “挺好。”我说:“泱泱华夏十几亿人,有谁不想活成您的样子?能做一段时间您的替代品,此生都无憾了。”
 “那现在让你恢复真身,有没有觉得很失落?”
 “还好。”我说:“做您虽然很爽,但还是想做自己,毕竟我也有自己的父母、爱人和友朋。”
 魏子贤笑了起来,点点头说:“不错,前后一共有十几个人冒充过我,你是其中心态最好的一个了。那些家伙啊,冒充我的时间长了,无一不陷入到了幻境中,真的以为自己是魏公子了,唯我独尊、嚣张跋扈,我的女人也敢去碰,最终没一个善终的……你是唯一一个还能活着恢复真身的了。”
 我相信魏子贤没有说谎,因为我就亲眼见过魏老毙过一个冒牌货。
 但是我想不通,弄这么多冒牌货干什么呢?
 “当然是各有各的用处。”似乎知道我想什么,魏子贤继续说道:“就像你,是为了接近宁家、调查萨姆,其他的冒牌货也各有自己的用处,活跃在全世界不同的角落里执行任务,当然这些任务无一例外都很危险,一旦暴露或是被人揭穿,爷爷就能推脱,说那是冒牌货,毙了吧。”
 说到这里,魏子贤轻笑起来:“是不是挺残忍的?”
 是挺残忍,简直不把人命当一回事,那些冒牌货自诞生的那一天起,就随时都有可能付出死亡的代价。
 “没办法。”魏子贤说:“为了维护整个国家的稳定,有些牺牲是必要的,你算运气不错的了,最终平安落地。”
 我点点头,这倒是的。
 而且魏老为了救我,确实费了好多周折,证明在他心里,我和其他冒牌货还是不一样的,起码要多一些价值吧。
 “坐吧。”魏子贤说:“这次咱们一起去东洋。”
 魏子贤说话的时候,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仿佛别人服从他的命令是天经地义的。当然这也正常,就他这个身份,养成这样的习惯并不奇怪。
 我做过一段时间的他,只要披上魏子贤的人皮,整个人的心态都会变得高傲。
 我坐下来,坐在魏子贤的身边,但是心里依旧觉得奇怪,魏子贤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去东洋呢?
 不用我问,魏子贤就主动说了起来:“之前你已经被上原飞鸟杀死了,这次重回东洋掌管洪社,肯定会让藤本一郎很吃惊的,闹不好上原飞鸟都得搭进去了……你要知道,‘剑圣’上原飞鸟并不是东洋的叛徒,他只是很喜欢华夏,有几个华夏的朋友,才同意救你一命的。上原飞鸟帮了咱们的忙,咱们不能让他为难,所以我这次过去后,会亲自向藤本家解释,争取把这事给平了,让你没事,上原飞鸟也没事。”
 确实,我都已经是个“死人”了,还突然跑回东洋执掌洪社,藤本一郎不怀疑上原飞鸟才有鬼了。
auzw.com 魏子贤并没有说会怎么做,但是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除此之外,我也会尽量帮你的忙,为你们斩杀乔戈尔的行动出一些力。”魏子贤说:“爷爷让我多配合你,说你经验丰富、百战百胜,让我向你多学习呢。”
 百战百胜?
 魏老这也太抬举我了,虽然我是赢过蛮多次的,但是输的次数也不少好吧……
 当然,我也不会揭自己的短,而是点点头道:“魏公子,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必须的,合作愉快。”魏子贤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呵欠说道:“飞机还有一个小时才起飞呢,这也太无聊了……我想喝奶茶了,你去给我买一杯吧!”
 我:“……”
 刚才还说魏老让他多配合我,现在就使唤上我了,这是把我当下人了?
 但没办法,他是魏公子嘛,我什么都没有说,起身去外面个他买奶茶。这家伙,还不要机场自己冲的奶茶,非得要某品牌的,等我花了将近二十分钟,好不容易把奶茶带回来后,赫然发现魏子贤身前蹲着个人。
 是陈冰月。
 她蹲在魏子贤的身前,手里拿着块布,正费力地给魏子贤擦着鞋子。
 魏子贤的鞋已经够干净、够亮了,但他没有说停,陈冰月就还擦着。
 我上来后,陈冰月还回头看了我一眼,但她什么都没有说,继续给魏子贤擦着鞋子。看她那样,我心里还挺难过,好歹也是陈家的掌舵人,身份高贵、容貌出众,怎么混成这个样子了啊……之前我做魏子贤的时候,不说有多宠陈冰月,起码挺尊重她,绝不会让她做这些事,她也渐渐习惯做个有尊严的女人了。
 但是现在,魏子贤的真身一到,一切都破功了,回复到了最初的模样。
 我走过去,刚想把奶茶递给魏子贤,魏子贤突然说道:“好了冰月,鞋子够干净了。”
 陈冰月这才站了起来。
 但就在她站起来的一瞬间,魏子贤突然一伸手,搂住了她的腰。陈冰月“啊”的一声轻叫,便跌倒在魏子贤的怀里。魏子贤抱着她的腰,直接就吻上了她的唇,陈冰月“呜呜呜”地叫着,一张脸也迅速红了,似乎不太情愿的样子,但也不敢忤逆魏子贤,只能配合着魏子贤亲吻着。
 站在一边的我十分尴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把头扭到一边,但眼角的余光还能看到她俩。
 两人足足亲了有几分钟,魏子贤才放开了陈冰月,笑着说道:“好了,我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等我回来了再好好地疼你,你在家里可要乖乖的啊,不许给我勾搭什么野男人!”
 陈冰月轻轻“嗯”了一声,接着便满脸通红地出去了。
 我也坐在了魏子贤的身边,将奶茶递给了他。
 魏子贤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幽幽地说:“你做我的时候,有没有占过陈冰月的便宜?”
 我赶紧摇头,说没有!
 这是真的,虽然我和陈冰月有好几次机会发生点什么,但都被我果断的拒绝了。
 魏子贤盯着我说:“真的假的?”
 我很认真地说:“我做你的第一天起,魏老就告诉过我,离陈冰月远一点。”
 魏子贤嘿嘿笑了两声,没再说话。
 我也沉默不语。
 我突然觉得,这家伙很不好相处,这次东洋之行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魏子贤很快就把奶茶喝完了,又摸摸肚子说:“哎,还有点饿,想吃荣宝斋的包子。”
 荣宝斋的包子!
 这可是要穿越大半个城才能买得到啊,等我回来飞机早飞走了,咱们是去办事的,不是吃喝玩乐的啊。
 我刚想提出抗议,魏子贤说:“你让其他工作人员买嘛,飞机也可以等一等再走的。”
 这玩意儿也能等?
 也太任性了吧,我以前做魏子贤的时候,也没这么折腾过别人啊。
 我似乎明白那些“航空管制”都是咋回事了。
 摊上这么一个公子哥,实在是让我很无语,我只好下飞机去找工作人员。但我刚下舷梯,旁边就闪出一个人来,竟然是陈冰月!
 陈冰月满眼含泪,直接扑进我的怀里。
 “张龙……”
 .skbbq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