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网游竞技 > 随身带着梦幻精灵 > 376 深远
    大德威严和尚衣袖一挥,指着寒潭水深之处,道:“贫僧从魔域深渊中来此,在魔域深渊中整整静思了三千余年,想出了一门与八百佛祖全然不同的教义!……八百佛祖传下佛门,只想要将天下众生普度入佛门当中,若不如佛门,就是冥顽不灵,与他佛法无缘,此等生灵就成了妖孽!半仙道友可知他佛门七宝,指的是金、银、琉璃、水镜、砗磲、赤珠,玛瑙……这七样东西中大多都是坚硬之物,而其中所谓琉璃,实则就是指青玉。寻常美玉尚且不能入佛家七宝,只因佛教度人,不入佛门就是妖孽,定当要斩草除根。青玉虽质软性柔,却终究色泽肃穆,故而其他玉石都入不了他佛门七宝,只因不能胜任他佛门斩妖除魔的行径!”

    “大师所言不错,半仙我平日里参禅佛法,多少也知道这个道理……”

    随手自怀中掏出一方黄玉,李半仙将之拿在手中不断把玩,再道:“贫僧一直在疑惑为何美玉都成不了佛门七宝,未想到根源竟在此处!”

    “善哉!善哉!”

    大德威严和尚双手合十,头顶猛然间冲出一道佛光,佛光黄云中裹着三颗斗大的舍利子!

    圆真大宗身陨之后,能化作一颗碗口大的舍利子,已是极为难得。可不曾料想这大德威严和尚三千年不出现在玄黄大世界中,却能修炼出三颗斗大舍利子,佛家高僧一身修为,多半在体内舍利子之上。而今只单凭这舍利子来对比一番,便知道大德威严和尚实力比之圆真大宗,判若云泥……

    大德威严和尚道:“三千年前,贫僧在寒山寺中修炼,只为镇压人魔魅姬。三千年后,半仙道友却在寒山寺开宗立派。如此算来,你我二人先后在寒山寺中修行,我在前你在后,而今却又要一起在寒山寺中开宗立派,共同教导华夏族人修行,不若以师兄弟相称,如何?”

    “善哉!”

    李半仙口中赞叹,猛然双手合十朝大德威严和尚施礼道:“李半仙拜见师兄!师兄早我数千年在寒山寺修行,又是多年以前太上道中高僧,理当作我师兄。”

    而大德威严和尚此刻亦是躬身施礼,与李半仙相对一拜,“大善……我寒山寺自不能与太上魔道中佛门教义相同。太上魔道佛门中教义,只想着普度众生,继而为自身谋利,正所谓熙熙攘攘利来利往,便是如此,这八百佛祖传下的佛门,只想着众生平等,苦海无边要度得天下众生回头是岸,却不知天下众生未必身处于苦海之中,而他佛门也未必就是苦海之岸。贫僧在魔域深渊静思三千年,已是得出一道与太上魔道不同的教义,当年便在魔域深渊中发下了一道誓言……”

    闻言,李半仙疑问道:“不知是何誓言?”

    “神魔贼心不死,贫僧誓不成佛!”

    声音宛若是一道天雷,响起在寒潭周遭,大德威严和尚长身而起,指着头顶苍天,道:“这边是贫僧的誓言!太上魔道所传佛法,只想要将终生度出苦海,而贫僧却认为天地之内,宇宙之间,时空之中,无处不是苦海!我不入苦海,谁入苦海……我等若真是大慈大悲,就理当自行进入苦海之中,了然一切之后,才能知晓何处是极乐。身念处、受念处、心念处、法念处,自依止,法依止,莫异依止……”

    当即李半仙眼神猛然一亮,若有所悟。

    拱手朝大德威严和尚施出大礼,道:“师兄心性圆通,半仙不及师兄远矣……”

    “善哉!善哉!”

    大德威严和尚双手合十,慨然言道:“若论佛法历史渊源,我寒山寺或许比不上太上魔道。可若论慈悲之心,太上魔道却远不及我等……故而师兄我将太上魔道中教义,称作小乘佛教,将我寒山寺中教义,称作大乘佛教!而且寒山寺中,也另有一部功法,名作大乘佛法,此功法本就是上古之时,佛门高手所创。虽不是源于八百佛祖,功法却极其玄妙,有大威能,更滋生大神通……”

    这一刻间,逸曦和尚也神色一震发冷。

    似是明白了一些,似是有不太明白,逸曦只在心底念想道:“佛祖高高在上,就连太上魔道中语韵晨光大宗师伯,亦是翻了贪嗔痴。而大德威严和尚的念想,却与我先前所学佛法迥然不同,亦是另成一派。而贫僧也果真从未听说过八百佛祖为众生谋福利之事,难道上古诸多事情,真的一如大德威严和尚所说?”

    有生以来,逸曦第一次觉得心中信仰有所动摇。

    连忙再度盘膝坐下,口中不停诵念心经,逸曦修炼多年从未有过魔障心魔生出,今日却无论如何念经,都难以安定心神。而李半仙与大德威严和尚在他面前说出的那些话语,却像是一只猛虎,在不断噬咬着逸曦和尚那一颗佛心……

    此等佛心,却是源于太上魔道,源于亘古以来高高在上的八百佛祖。

    而大德威严和尚一身佛性,却是源于天下众生,源于大慈大悲,源于甘愿堕入苦海……

    大德威严和尚与李半仙这几番话语,看似只是随口说出,实则却相当于两位长生高手一起坐而论佛,坐而论道。李半仙虽修为远不及大德威严和尚,却有着金身种子,相比之下亦是差不了多少。二人一番言语虽是让逸曦和尚陷入了迷惘,却让寒潭莲花上那舍利子中圆真大宗的魂魄听到,当即整个寒山寺中,天地灵气齐齐涌动,朝寒山寺寒潭所在之处冲击而来。

    咔嚓嚓!

    莲花绽放,花蕊处舍利子金光璀璨。

    若是苏杉在此,定能察觉到而今寒山寺灵气涌动的迹象,与他当年在白玉京中突破境界之时引发的天地异变,极其相似。苏杉虽远在帝踏峰上,相隔许多万里的距离,已然是感受到帝踏峰上灵气游走,竟是朝着远处寒山寺方向汇聚。

    站在漫天莲花当中,衣袂飘飞,身形挺得笔直。

    “主公!”

    付八两亦是站在苏杉前方不远处,拱手施礼,本有话要与苏杉说,却发现苏杉右手在身前连连挥动,正在掐指算出一道卦象,旋即闭口不言,只静候苏杉算出手中这一道卦象。

    “好大的机缘,落到了圆真大宗头上!”

    感慨之余言语一声,苏杉眼神转向付八两,问道:“付道友刻意在此等我,不知有何事情?”

    也非是苏杉手中紫微斗数神通玄妙无比,能算到万里之外寒山寺中发生的事情,只是苏杉在天地灵气涌动之时,算到了此事与寒山寺有关,这才用一道意志冲入寒山寺中……其后便见到了大德威严和尚与李半仙在寒潭旁边坐而论道,心下筹算一番,已是知晓了前因后果。

    “华夏族果真不与我玄黄大世界中众生相同,老夫在蜀山修士风尘子手中取了不少华夏古籍,只粗粗阅读一番已是震惊不已。若是华夏族中诸如孙子,诸如张良,诸如那诸葛孔明……若是这些华夏族人不曾死去,反倒是修炼有成,能活到现在,让这些人与老夫一起,替主公出谋划策,又怎惧他神魔?”

    在苏杉面前感慨之时,付八两更是连连摇头,“老夫虽号称天下间无人能比,可在看了那些华夏书籍之后,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过老夫虽没有著书立说,没有写书诸多兵法,智商计谋却未必比他们差。而今老夫知晓主公要炼制诸多法宝,特来献策!”

    “付道友有何奇思妙想,速速说来!”

    苏杉指着已是化作百丈高大的天地阴阳大悲炉,心底想起而今玄冥派修士众多,而华夏族人有多达上亿。就算现在那些华夏族人中,修行之士不多,能发挥出那些威力巨大的法宝中玄妙之处的修士,更是少之又少。可华夏族人都是先天道体,迟早有一日会有诸多修士,达到仙尊修为,亦或是冲破不朽层次……

    身为玄冥派掌门,苏杉须得为门中算计一番。

    可炼制法宝也是一件繁琐的事情,若是安冲真人炼制法宝,须得用文武二火,炼制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才能开炉成宝。

    一件法宝,须得耗费一月时间。

    若是炼制一万件法宝,岂非苏杉须得在帝踏峰上炼器千年?

    “主公。老夫在阅读主公族中书籍的时候,突发一道念想。主公炼制法宝,也须得先将炼器材料提纯,将材料中诸多杂质清除出去,继而再将炼器材料放进天地阴阳大悲炉中炼制……实则在老夫看来,主公只需亲自把手天地阴阳大悲炉这一道关口即可,至于锻炼材料,亦或是调配材料诸多事情,都可以让旁人帮助主公来完成。老夫在华夏族中书籍里头,更读到过统筹方法、批量生产等等事物,而今试想主公定然要炼制诸多法宝,不若就如此这般……”

    一席话语,从付八两口中说出。

    苏杉怔了半响才,然后勃然大笑,道:“付道友果然智计高绝,天下少有!若是按照你这方法来炼制法宝,岂非我这帝踏峰上,相当于有了一道生产法宝的流水线了么?”

    至于流水线是什么,付八两暂且不知。

    可他也能从苏杉言语当中,听得出几分意味。

    既是做出了这个决定,苏杉更是不会迟疑,当下寻了涵莹以及南宫宫,一同来到夺天造化阵中。

    连同玄冥派诸多仙尊亦或是仙君修为层次的高手,也一同来到帝踏峰。

    更有诸多先前蜀山派亦或是昆仑派中修士,以及魔道那些高手在正道高手与血河老祖与邙山老魔率领之下,纷纷来到夺天造化阵中。若是修为足够,便帮着苏杉炼制法宝,若是修为不够,则静坐在一旁观摩,毕竟这等亲眼观看长生高手炼器的机会,极为难得。

    诸如血河老祖与邙山老魔这等华夏族中魔道巨擘,虽在故园星球之上称霸一方,可一身修为却只有仙君层次,放到整个玄黄大世界中着实算不得什么高手。

    可是,这些人而今体内经络,已是再无半点杂质,真元畅行无阻。

    一个个都与苏杉那般,是实实在在的先天道体资质。

    而今来到玄黄大世界不足一月,这些修士已能明显感觉到,修为已是出现了长足的进步。毕竟而今修行资质比先前要高出许多,而玄黄大世界中天地灵气,比之地球之上不知要强盛的多少倍。再者这座帝踏峰是出于娲皇的手笔,她将周遭数百万里地势灵脉隐隐更改了一番,使得帝踏峰之上,灵气更是充裕。

    “莹儿师姐,宫宫,玄冥道友!”

    苏杉炼器之时,忽地给二人传音道:“等这一次炼器完毕之后,再选一个良辰吉日,我们成婚可好?”

    三女自然是不会反驳,可此刻诸多修士在场,也只红着脸低下头,不与苏杉说话。

    当诸多炼器材料,被苏杉一件一件拿出来之时,便是安冲真人这等擅长炼器,见多了天材地宝的修士,此刻也由不得倒吸一口凉气,惊问道:“不知这些炼器材料,掌门是从何处得来,居然品质如此高绝,简直天下少有!”

    “这些材料都是从太古先天神族中得来,算不得什么少见之物。”

    苏杉指着夺天造化阵中诸多材料,当即想起了十重天地之时,道:“此次我之所以会大张旗鼓炼制法宝,只因知晓我玄冥派实力,在天地之间实在太过微弱。就算而今我华夏中上亿族人,都在玄冥派百万里封地里头,可若此刻与神魔争战,必败无疑!安冲道友你与我相知多年,而今我也不瞒你,我要炼制诸多法宝,提升玄冥派修士实力,就是想着等日后大战之时,玄冥派弟子与我华夏子弟,多一份自保之力。安冲道友你或许不知,而今这些炼器材料在你看来珍贵无比,可在先天神族中,这些炼器材料遍地都是,先天神族修士将之视若草芥!”

    “太古先天神族?”

    安冲真人脸色一变,惊问道:“何为先天神族,是与神魔一样的么?”

    苏杉道:“此事我也不甚知晓,可却曾遇到过那先天神族高手,实力远在神魔之上!只怕就算是百战化血天魔恢复万古之前实力,也绝对不是先天神族中那等先天大神的对手。在他先天神族中,先天大神级别的高手虽是不多,可长生二重修士,却至少有七八十万!”

    七八十万这个数字,是苏杉从十重天地中得来。

    至于还有多少个长生修士,没有去参与祝融氏族与共工氏族的天下大比,苏杉并不知晓。

    但二族中长生修士的数量,定然远远不止七八十万。

    “主公!”

    付八两猛然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才道:“先天神族实力,绝对更在神魔之上!主公也曾经见过上古战场之外的九天十地苍生大阵,此阵实则就是先天神族在无数年前布置而成。万古之前我们天下众生与神魔争战,唯有在借助九天十地苍生大阵威能之时,才小胜了神魔一场,余下皆是败绩。只是这天地间神魔纵横之时,先天神族早已经销声匿迹不知所踪……不知主公是在何处,遇到了那等太古先天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