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魔法 > 逆命武修 > 第310章 无以为继
    又过了几天,魔蛮的朝贡队伍终于来到了天定京,这是自一百多年前,魔蛮崛起日趋强盛之后,头一遭的盛事。

    国家强,则人民有底气,反之亦然。

    魔蛮的朝贡队伍进京之时,一个个垂头丧气如丧考妣,夹道围观的百姓,则是一个个趾高气扬,对于那些长着奇怪耳朵和尾巴的魔蛮评头论足。

    百姓们似乎早已忘记,就在三十年之前,这些魔蛮还统治着这一片土地,人类不过是臣服于魔蛮铁蹄底下的奴隶、贱民。

    大永朝廷的使臣觐见了光武皇帝,就交换国书,缔结和约,和亲称臣的诸多事项,与大明朝廷展开磋商。而这个过程当中,大永使臣免不得遭受大明官员的多番折辱。

    魔蛮崇尚勇武,以力量为尊,性情更是刚烈,就算是最为温和一派的魔蛮,亦免不了是这种性格与脾气。

    大永使臣对于这一切的屈辱,都只能默默忍受,打碎牙齿和血吞。皆因大明东西两路大军虽然已经撤出蛮荒草原,但依然陈兵于国境之上,而魔蛮内部,则是再也没有多少抵抗的余力。

    与魔蛮几乎同时到达京师的,还有那位到远方采药的简直大夫,他在海上藏了一段日子避风头,现在是终于回来了。

    简直并非去采药,而是去偿还欠诚义伯的人情债。朝廷的最上层,比如魏无怀之类的人物,大多都知道这内里因由,但既然李正元不作追究,大家也就闭嘴不谈了。

    岳赋与三位妻子行房已久,各人的肚皮都没有任何动静,这事情,岳赋让韩酸看过,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岳赋担心自己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暗病,趁着空闲,便赶紧到朝圣峰的医庐找简直看个究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繁衍后代对于任何物种都是头等大事。对于这个时代的女人而言,为夫君诞下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继后香灯,是一项神圣的使命。

    赵红伊对于此事自然非常着紧,就算是嘴巴上不承认与岳赋是夫妻关系的游思柔,也找了个借口,顺便跟着到医庐听一听诊。

    祝小苑受拜火神教的影响,她的许多固有观念与中土人不同,但对于生孩子这件事情,她是同样地注重。

    简直给岳赋把过脉,皱起了眉头,道:“岳大人修行武技,比常人要更加健壮,老夫观其脉象,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其后,简直又以牵机医经的内窥术,给岳赋检查身体,看过了之后,还是只能摇头,道:“奇了,奇了,大人真的没问题!不仅正常,还要比常人强壮得多,该是能够一矢中的才对,可为何这么久都怀不上孩儿呢?”

    听此言,赵红伊嘤嘤地哭了起来,伤心欲绝地说道:“相公家中人丁单薄,本就该赶紧开枝散叶,成亲这么久,却至今一无所出,哎,都怪我们的肚皮不争气!”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岳赋,深情道:“相公爱纳多少妾,我都不会再多说半个不字。”

    她说着,便抓起岳赋的双手,认真地说道:“和亲之事,朝中诸公还不知道要跟那些魔蛮的使臣磨蹭多少时日,那位雪灵姑娘,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进门,我看,相公不如现在京中找几户小户人家的姑娘,先将就着吧。”

    “哈?几户?”岳赋吓了一大跳,赶紧摇头道:“伊伊,我真不是这样的人,这事情就免了。你不要内疚,怀不上孩子,是双方的问题,不是你单方面的责任。”

    岳赋没想到,这几天他费尽唇舌,磨到嘴皮子起泡也没有解决的问题,简直一句话就搞定了。

    岳赋始终觉得,问题不该是出自赵红伊她们身上,便又再问简直道:“简大师,我家三位娘子都如此年轻,如此健康,她们怎么同时出问题呢?我看你大概是看走了眼,诊断出错了吧?”

    简直暴跳如雷,反驳道:“老夫行医数十载,素有神医之名,岂会连这么简单的不育之症都能看错!”

    可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岳赋所言不无道理,三位岳夫人都是年轻貌美健健康康,同时出问题的几率实在太低,几乎是不可能。

    于是,简直又再给岳赋看了一次,这一次比上一次看诊的时间要久了一倍以上。

    看完之后,他还是不住地摇头,道:“没问题,真的没问题,老夫这一次已经看得非常清楚。”

    这时,游思柔突然说道:“既然小哥的身体没有问题,那便请简大夫给小妹看看吧,两相印证,或许就能找出问题的根源所在。”

    “说得也对!”简直点点头,便先从游思柔开始作检查。

    简直的牵机医经内窥术,能够看破筋骨皮肉,窥视五脏六腑,看透经脉命力的流转,岳赋知道,这大概与现代医学的x光检查差不多,并非是yy小说里的那种透视眼,根本不必在意。

    但道理上明白,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自己的老婆被人透视,岳赋心里始终是有些不是滋味。

    简直看了一阵,突然咦了一声,似有现,再看一阵,又不禁再咦一声,面色也随之变得凝重。

    随后,他转而对赵红伊道:“请殿下也让老夫看一看诊。”

    医庐内的气氛随之紧张凝重起来,赵红伊坐下,让简直再以内窥术探查身体,这一次,简直不再咦,而是改以一声长叹作为检查的结尾。

    “大人,你的身体没有问题,两位已检查过的夫人也非常健康,你们并非怀不上孩儿,两位夫人均已有孕过很多次了!”简直叹息着说道。

    岳赋听了这话,大吓一跳,肉紧地追问道:“简大夫此话何解?”

    “两位夫人均已怀孕过数次,只不过她们刚一怀上胎儿,胎儿便立刻胎死腹中,流产了!因为怀胎的时间极端,以至于两位夫人也无所察觉,我看另外的一位夫人,也该是有着同样的问题。”简直神色凝重地说道。

    “那就是说,是我的精……精血有问题?”岳赋慎慎地问道。

    “假若是精血有问题,连怀上的可能也极小,更别论让三位夫人怀上这么多次。”简直顿了顿,十分严肃地说道:“依老夫看,问题该是出在大人的命格之上,恐怕那腹中孩儿,是还没出生,便……”

    接下来的话,简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这个消息,于岳赋而言,有如晴空霹雳,他的命格煞气重刑克厉害,这事情他一直就非常,却没想到,居然可怕成这样。

    “那么大师,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救?”岳赋接着问道。

    “办法不是没有,但老夫说出来,大人恐怕会说老夫是在说废话。”简直皱着眉头道。

    “大师不妨有话直说!”岳赋保证不会骂街。

    “逆天改命!”简直淡淡道。

    “你这他妈不是废话吗?”

    岳赋真没想到,在这个世界里,命数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想到自己还是个悖命之人,他又想要去骂那贼老天了。

    别人骂天骂地,不过是纯粹的泄,岳赋骂天骂地,天地意志还真是能够听到。

    不过,见妻子都在身边,为了避免贼老天那小气鬼又降下天谴,岳赋最后还是忍住了。

    岳赋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后,有种穿越者特有的孤寂感,唯有有了血脉相连的后代,才能真正抚平他心中的孤独。

    他是真的想要孩子,却没想到,天意居然如此把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见岳赋神情如此落魄,赵红伊想要安慰,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这是命,已经不是多娶几个妻妾就能解决问题了。

    事情已经有个水落石出,尽管结果令人痛心,但岳赋与及三位妻子,还是谢过了简直。

    岳赋等人起身告辞,临离开时,简直又叮嘱道:“因为持续时间极短,这事情短期内对三位夫人影响不大,但始终是流产,日积月累恐怕会危及各夫人的健康甚至性命……老夫看,大人还是不要再与几位夫人作房事了,忍一忍吧。”

    这事情岂是忍一忍这么简单?岳赋只要一日未晋升至逆天改命境,一日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这不是忍一忍,而是忍一辈子……

    几人离开医庐,下山回及第屋,一路上,大家都沉默不语,气氛极为沉重。

    回到及第屋,远远的便见有一人已经候在及第屋的门外。岳赋看了那人几眼,是个约莫三十岁的中年男人,看着有些脸熟,却又始终想不起在那儿见过。

    岳赋上前询问道:“兄台守在我家门前,不知有何指教?”

    “我的容貌身形皆有大变,岳兄弟认不出在下实属正常。”那中年人向岳赋拱了拱手,再向赵红伊几人行过礼,才道:“在下便是纪逐云。”

    “纪逐云纪大哥?”岳赋十分惊讶,随即祝贺道:“恭喜纪大哥完全恢复。”

    岳赋说罢,赵红伊几人亦一同上前道贺。

    纪逐云苦笑了一下,道:“在下所修行的邪功,能够瞒天过海起死回生,极其诡异玄妙,但与此同时,其反噬也同样可怕。在下恢复原貌,实在不是什么值得恭喜的事情。”

    岳赋见纪逐云这般的语气表情,讶然道:“纪大哥,你这是……”

    纪逐云点点头,道:“那邪功本来就极其损耗寿元,而近来连番大战屡遭重创,会有这样的结果亦是意料之内。”

    他朝岳赋笑了笑,开怀道:“人各有命数,生死本就注定,岳兄弟不必为在下难过。乐观点想,若非得此邪功,纪某在八年前就已被龙卫镇抚司的人杀死了,如此想来,纪某活到现在,是白白多赚了八年,不错了。”

    岳赋能够想到,纪逐云临死之前,不陪伴在陈一娇身边,反而冒险进京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托付。

    二人曾经并肩作战,纪逐云还从凛鲲手下救过自己一命,如果能够帮得上忙,岳赋自不会推辞。

    于是,岳赋问道:“纪大哥此时来找小弟,不知所为何事?”

    “今日一觉醒来,便现自己恢复本来的模样,自知所余时间不多。”他顿了顿,再道:“那奸相伏诛,纪某心愿已了,如今唯一放不下的,便是阿娇。”

    纪逐云说着,单膝跪下,双手抱拳过,再道:“请岳兄弟好好照顾阿娇!”

    岳赋最怕被人跪,这下急了,赶紧去扶纪逐云,道:“纪大哥曾经救过小弟一命,这种小事,何须行此大礼,就算大哥不说,小弟亦是义不容辞!”

    纪逐云不愿起来,摇了摇头,道:“岳兄弟误会了,在下让岳兄弟照顾阿娇的意思,是希望岳兄弟娶她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