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五十九章 最终
    苗木说:“这样我们就能好好谈谈了。。。。。”

    宗方说:“无聊。。。。。”

    苗木说:“希望你能听我说完,之后我会替你开门。。。。。”

    宗方:“闭嘴,绝望。。。”

    苗木说:“你说我是绝望。。。。。?”

    宗方说:“你是什么时候染上绝望的。。。。。是在希望之峰学园的那场互相残杀上吗。。。。。?”

    苗木说:“不是,我才没有染上绝望。。。。。。”

    宗方说:“回答我。。。。。”

    苗木说:“你误会了什么。。。”

    宗方说:“在你还在说这些无聊的话的时候,雾切已经死了。。。。。。是你的理想夺走了你心爱之人的性命。。。。”

    “我不管眼前的人是谁。。。不管要我牺牲多少。。。。我都要歼灭绝望。。。这才是希望。。。。”

    苗木说:“不是这样的。。。。。你只想着消除绝望。。。但是就算消除了绝望希望也不会产生。。。你的眼里只有绝望,你根本就没有看见就希望。”

    宗方说:“闭嘴,天愿会长已经说出了一切。。。。。他说:袭击者并非只有一个人。。。。硬要说的话,是所有在场的未来机关的成员。。。。。我,苗木还有逆藏,甚至于雪染都不例外。。。。。知道心爱的雪染也染上绝望的心情是如何。。。。?即便如此,你还能歼灭绝望吗?。。。。。。最后我杀了他,走了出去,这就是我的希望。。。。天愿的话毫无虚假,雪染也染上了绝望。。。。”

    说着宗方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照片,是雪染和一群孩子在一起玩的照片。。。。

    “她曾说,究竟是谁做出这种事情。。。。。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全都是她杀的。。。。”

    宗方说:“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绝望的。。。。我要消除绝望的一切。。。就连回忆也要一并消除了。”

    “别说什么消除了。。。。。别再说消除雪染小姐的一切了。。。。。。”苗木说。

    “你又能明白什么。。。。。”宗方吼道。

    “我能明白!如果雾切她也染上了绝望。。。。并背叛了大家。。。。只有杀了她才能阻止一切的话。。。。。。”

    “但是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庆幸今生遇见了她。。。。”

    宗方微微愣住。。。他想起了和雪染在一起的美好回忆。。。。。。。

    “多亏了这座学园,我才能与京助相遇。。。。”

    宗方:“千纱。。。。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我什么都没能做到。。。”

    苗木说:“宗方先生。。。。”

    宗方说:“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走错了呢。。。。。”

    。。。。

    这边林潇和御影赶了过来。。。。。见到苗木和宗方坐在一起。

    “苗木,你没事吧。。”林潇笑着说:“真有你的,害我们白担心了。”

    苗木说:“嗯。。。”

    林潇说:“对了,互相残杀的游戏已经结束了。。。。我找到袭击者是谁了。。。。”

    拿出了从雾切身下找到的笔记本。。。。

    宗方说:“是怎么知道的。。。。”

    林潇点点头说:“雾切最后留下的东西。。。。”

    宗方说:“说吧。。。”

    “雾切留下的笔记本。。。。这里你看这里。。。”说着拿给苗木看。

    “现场不存在任何被害者以外的足迹,指纹等。。。。刀伤在被害者自已能勾到的范围。。。。。。

    也就是是自杀。。。。这么想就合情理了。。。”

    苗木说。

    御影说:“大家都是自杀。。。这怎么可能。。。他们没有理由自杀啊。。。。”

    苗木说:“让我看看。。。”

    说着拿过笔记本。。。。翻了几页认真看了看。。。。。

    “牺牲者和幸存者和监视器。。。。。”苗木说。

    “也就是说和监视器有关系。。。说起来当时确实。。。。。那个时候也是这样,格雷特先生死的时候边上也有个监视器。。。其他人也一定是这样。。。。。雾切绘出的现场和结论,牺牲者附近一定会有一个监视器。。。。。那么监视器就和自杀有直接关联。。。。。”

    苗木说:“宗方先生,我有事情要拜托你。。。。”

    林潇说:“真的要这样做吗。。。。”

    苗木说:“所以为了不让我自杀,才让你们把我绑起来啊。。。。。”

    林潇看着被死死的绑着的苗木说:“行吧,反正你是超高校级幸运,肯定死不了!”

    御影说:“差不多要到时限了。。。该走了。。。”

    林潇说:“嗯。。。不要死啊。”

    苗木被绑在监视器的下方。。。。。说:“我要是这样死了,雾切会生气的。。。雾切一直在寻找真相,她一直都没有放弃希望。。。那么我也不能放弃希望,而且。。。。我和我妹妹约定好了一切结束后,就去接她。。。。所以我一定要活下去。。。。”

    “自杀。。。如果这是事实。。。。”

    催眠的时间快到了。。宗方和林潇他们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沉睡了过去。。。

    。。。。。。。

    这边被绑着的苗木,突然睁开眼睛。。。。

    “久等了,袭击者你还醒着吗。。。期待已久的袭击时刻到了啦。。。”是监视器出现了黑白熊,发出的声音。

    苗木惊讶的看着这一切。

    “来吧,今天的目标是谁呢。。。。。哦。。找到袭击者啦。。。。”

    苗木:“这样啊。。。这个手镯是用来测量和监视器的距离。。。。。”

    “黑白熊:你到底想干什么。。。”苗木说。

    黑白熊说:“刚开始大家都这么说。。。。。但是袭击者的待遇也不错哦。。。。居然还赠予你一个大特典。”

    苗木这才明白。。。。原来这是录像。。。。

    黑白熊说:“啥,你问我是什么特典。。。。。。想知道吗?你想知道吗。。。。。?好好看着吧。。。。”

    屏幕中出现3 2 1的倒计时之后。。。。。

    出现的是一段杂乱的视频讯息。。。。苗木看了之后。

    突然感觉自已所在的地方变了。。。。。这里是?

    接着苗木发现自已换了地方。。。。

    站在一片空白的世界之中。。。。苗木很迷茫。。

    这时候出现了一个人是雾切:“苗木君,你为什么没有死呢?”

    接着舞圆也出来了:“苗木君你不是说要带我从学院离开吗?都是你的错。。。。”

    这个时候希望之峰死去的大家都出来了。。。。。

    “都是你的错。。。。你也去死吧。。。”

    苗木说:“这是怎么回事。。。”

    这边监视器发出了光芒,苗木痛苦的大叫着。。原来他已经陷入了幻觉。

    这个时候从监视器中掉出一把匕首。。。。。原本被绑住的苗木在地上挣扎,绳子断了。

    脑海中的幻觉:“这样就好了。。。就这样就对了。”

    “和我们一起来吧。。。。”

    苗木完全被催眠了:“我现在就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手上的刀给打断了。。。出现的人是逆藏。

    逆藏说:“事到如今,我可不允许打倒江之岛盾子的男人就这么自杀了。。。。。”

    说着逆藏给了苗木一拳。。。。苗木醒了过来。。。。

    苗木看着逆藏:“逆藏先生。。。。”

    逆藏说:“对吧。。。苗木诚。。。。”

    “为什么你还醒着。。。等等你把手切了。。。。”苗木说。

    逆藏说:“没问题。。都结束了。。。只要控制住袭击现场。。。。就能做到这场辣鸡游戏的幕后黑手了。。。。”

    苗木说:“根本就没有什么袭击者。。。。。。是自杀。。。大家都是看到那个监视器的影像,然后自杀的。。。”

    “时限一到,我们都会陷入沉睡之中。。。但是只有距离监视器最近的人会最先醒来。。。。。醒过来的人会看到监视器的影像。。。。”

    “而后看到影像之后。。。。。。就会自杀。。”

    逆藏说:“到底是谁。。设计了这种圈套。。。。”

    苗木说:“这个手法即便是本人不在这里。。。也能实施犯罪。。。。。”

    逆藏说:“也就是说我们之中。。。本来就不存在袭击者。。。”。

    苗木说:“但是至少我们之间就不用互相残杀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都被不在这里的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并且开始互相残杀。。。。大家都是被这个影像洗脑。。自已了结自已了吗开什么玩笑。。。”

    逆藏说。

    苗木说:“逆藏先生。。。让我们结束这场游戏吧。。。。”

    逆藏说:“你知道这里一共有多少监视器吗。。。。”

    苗木说:“但是。。。”

    “随便你。。。。。我不会和你合作的。。。”逆藏说。

    “我曾经非常恨你,绝不会原谅你,甚至于恨不得杀了你。。。从你活着走出希望之峰学园那天起一直都在恨着你。。。。。”

    “所以宗方想要你死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逆藏说。

    “为什么要恨我。。。。”苗木不解道。

    “因为你打倒了江之岛。。。。我曾经被江之岛威胁。。。。我明知道她是幕后黑手,却不得不隐瞒宗方。。造成的结果就是这样子。。。。。不单单是没能阻止袭击者,也没能收拾掉你们。。。。。最后甚至于被宗方舍弃了。。。。”逆藏说。

    苗木说:“宗方先生,他只是坚信你也染上了绝望了而已。。。。。”

    逆藏说;“是吗。。。。”

    结束之后,苗木说明了情况。。。之后大家开始破坏监视器。。。

    宗方说:“这就是事实吗。。。。”

    林潇说:“大家都是被逼迫自杀的吗。。。。但是到底是谁。。。。”

    宗方说:“除了我。。。有权限更改设施内的机械设备的人只有一个。。。。这个人也是告诉我在场全员都是袭击者的罪魁祸首。。。。。。”

    “未来机关的创始者。。。还是希望之峰的前任学园长。。天愿和夫。。。。距离监视器距离最近的人。。会自已杀死自已。。。。”

    “这里在场的任何人都可能是袭击者。。。。。这句话的意思上天愿确实没有撒谎。。。。。。”

    宗方说。

    “奇怪的是,天愿会长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如果他是绝望的残党的话,潜伏起来不是更有利吗?”林潇说。

    “答案很明显。。。。现在的绝望节节败退。。。。放手一搏了吧。”宗方说。

    御影说:“你胡说。。。。会长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他是代表整个未来机关了。。。”

    宗方说:“可是除了他没有其他人。。。苗木你还记得我说过雪染千纱是绝望的残党。。。。当时我们各自采取单独行动。。。在希望之峰学园暗中侦查。。。。。所有的状况都指向了江之岛盾子是操纵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但是雪染和逆藏都主张江之岛盾子是清白的。。。。。

    我相信了他们。。。。。相信了他们,我这份天真被天愿利用了。。。。”

    御影说:“怎么会。。。。。”

    。。。。

    这边逆藏走在路上:“我是绝望吗。。。。这玩笑可不好笑啊。。。这是我放走江之岛的报应吧。。。我也真是老好人。。。。。”

    他拉动了电闸。。。。是在配电室。。。。。所有的监视器都关掉了。。。

    苗木说:“宗方先生,你快去找那藏先生吧。。。。他根本不是绝望。。。”

    宗方说:“就算这样,没能信任他。。。并且舍弃他的人也是我。。。。”

    林潇说:“就算现在,逆藏先生依然相信着宗方先生。。。。所以他想让你脱离这场游戏,照明灯就是证据。。。。”

    宗方说:“我知道。。。了”说着他就跑了起来。。。。

    这边逆藏重伤之中,拼劲全力去拉电闸。。。。“就算被你舍弃了,我果然还是希望你能活下去。。。。”

    所有人手上的手镯全部脱落了。。。。。

    宗方来到了配电室。。。。看到的是倒在血泊之中的逆藏。

    宗方说:“抱歉。。。我总是来晚了一步。。。。”

    。。。。

    这边苗木看着御手洗说:“我看见的是将人洗脑,并逼迫他人自杀的影像。。。。那种影像不是普通人制作的。。。”

    “我想原超高校级的动画师的你,你一定知道什么。。。。”

    御影说:“不是我。。。是江之岛盾子。。。她利用了我的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