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五十三章 背叛者
    雾切说:“这样的话。。。。我们就被关在里面了。。。。”

    林潇说:“我有不好的预感。。。。。”

    格雷特说:“冷静点,这里聚集了未来机关的干部。。。。不管和谁做对手都不会输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东西丢进了房间。。。是个小型的玩具。。。

    紧接着这个玩具释放出气体。。笼罩住了整个会议室。。。。。

    林潇感觉到了一阵头晕目眩。。。。这气体。。。。

    是催眠瓦斯。。。意识中断了。。倒了下去。。。

    等到林潇醒过来。。发现四周一片黑。

    看到了苗木,“喂,没事吧?”

    苗木回道:“没事。”

    这时候苗木注意到了左手腕好像套着一个手环。

    林潇也发现了。。。“这个手环是什么。。。?”

    会议室中的灯光已经没了,所有的干部都起来了。

    宗方说:“时间。。。这个时间是什么意思?”

    林潇低头一看手环上,出现了时间倒计时。。。

    “噗呼呼呼。。。好久不见呢。。。”

    这个声音好熟悉。。。。这个时候会议室的屏幕亮了起来。

    “这要人心拥有绝望。。。。黑白熊无论多少次都会出现。。。。”黑白熊站在屏幕中。

    苗木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江之岛盾子已经死了才对啊。。。。。”

    林潇说:“你是谁。。。。?”

    “好了好了,各位未来机关的人。。。。我对你们想拯救世界的大志深感敬佩。。。。因为你们的奋战我们绝望才会节节败退。。。。。已经快到要消亡的边缘啦。。。。为了表达对你们的感谢。。。。今天我要请未来机关的各位互相残杀。。。。就带着宽松世代的游戏的感觉吧。。。。。。。刷刷的开始自相残杀吧。。。。”

    黑白熊说。

    但是这个声音和以前盾子那个时候的有点不一样。。。。林潇能确认这个。

    流流歌说:“自相残杀?什么意思?”

    “有第二次就一定会有第三次,这是属于墨守成规的吧?不不不,这可是王道啊。。。。”黑白熊说。

    “开什么玩笑。。。。我们是不会玩你的游戏的。。。。同伴的互相残杀什么的。。。再也不要了。”苗木说。

    宗方说:“雪染呢?雪染在哪儿?”

    四处搜寻的宗方,紧接着林潇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一滴血。。。。

    抬起头看到的是。。。。。天花板上的灯上。。。挂着一个人。。。。

    屏幕上黑白熊说:“对了。。。有件事情差点忘记说了。。。。游戏已经开始了。。。。”

    天花板上的灯掉了下来。。。。。是雪染老师的尸体。。。全身都是血。

    宗方默默的看着:“。。。雪染。。我。。没有错吧。。。。”

    黑白熊说:“好了,苗木同学现在开始的是赌上人类命运的互相残杀。。。。希望和绝望的最大最后的战争。。。。。夸大其词?不不不,没有这回事。。。因为啊,对了这就是战争。。。。是你和我的完结编呢。。。超高校的希望。。。真是期待。。。”

    所有人都沉默了起来。。。

    宗方说:“苗木诚,要是你真的渴望世界的希望的话。。。。真的憎恶着绝望的话。。。。那就应该在这里结束你自已的生命。。。。。”

    林潇说:“你在说什么。。。幕后黑手就想着大家自相残杀。。。”

    “好了,那么说明一下游戏规则,规则很简单,时间限制当到达手镯上显示的限制时间的时候,你们就会被注射催眠药。。。。。

    游戏规则二。。袭击者,在你们睡着的时候会有一名袭击者醒来。。。袭击者在一次时限内只会杀死一个人。。。。”

    简单的来说,你们当中有背叛者的存在。。。。。。要是不对背叛者有所处置的话,未来机关就毫无未来而言。。。。。。”

    “所以啊。。你们在可以活动的时候,就要选出看起来像是袭击者的家伙杀掉试试看吧。。。。要是时限到了,没人死的话。。。。游戏也就通关了。。。。。”

    游戏规则三 ng行为。。。请看你们的手镯。。。。你们每个人都设定了会造成ng的行为。。。ng就是死的意思。

    要是做出该行为,手镯就会向你们注射致死量的毒x药。。。规则就是以上。。。”

    “顺带一提,要是强行解除手镯也会被注射毒x药哦。。。。。。那么就一边注意不要做ng行为。。。。一边加油找出袭击者吧。。。。。。”

    这么说着林潇低头看了看手镯。。。ng行为。

    黑白熊说:“对了。这个游戏的一部分是一直通过摄像头向全世界转播。。。。。也就是说你们未来机关是多么无能。。。。。。不是对么有能力又多么美好的团体。。。。。全世界的人民都会在此作为见证。。。。。”

    苗木说:“和那个时候所做的事情一模一样。。。。。。。”

    这时候那位月光原出来了:“是谁在操纵你啊?”

    她身上带着电脑,电脑上可爱的小熊说。

    她是新世界程序的开发者之一。。。。月光原。

    由于极度怕生所以只能通过电脑来交流的那个。。。。

    电脑屏幕上的小熊说:“黑掉未来机关什么的是,绝对不行的!”

    黑白熊说:“什么啊。。。你没有印象吗?把你变成我认识的那个样子就行了。。。”

    接着黑白熊入侵了电脑,将小熊改造了。

    黑白熊说:“好了。。那就不要玷污未来机关的名誉了。。。好好加油吧。各位。。。我会一直关注你的。。噗呼呼。”

    屏幕关了。

    逆藏说:“可恶。。。。开什么玩笑?”

    月光原说:“回到原来的样子啊。。。。”

    格雷特说:“这究竟是谁做的。。。。。”

    万代说:“这就是杂鱼配饭啊。。。。。”

    凉子说:“绝望的残党。。。。不可以饶恕。。。”

    大叔说:“哎呀。。。事情变的好像麻烦了起来。。。”

    苗木说;“总之。。。要是我们真的互相残杀的话。。。。就真中了黑白熊的下怀了。。。。现在必须团结一致。。。。”

    宗方说:“说的对。。我们未来机关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的危机就畏惧。。。。。。是吧。。?”

    逆藏查看了一下雪染的尸体说:“可恶啊。。。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家伙。。。。”

    格雷特拖下身上的衣服,给雪染盖上。。。。。

    月光原说:“连不上网。。。电波也被已经完全瘫痪了。。。。。这么一来要恢复原貌要花很长的时间呢。。。。。”

    “看来,未来机关的安保也不过如此啊。。。。”林潇说。

    月光原说:“防御从外面来的骇客应该是有完全对策的才对。。。。。。但是没想到居然会被人从内部黑掉。。。。。”

    宗方说:“从内部吗?我们这里面看来确实有背叛者。。。。。。。。”

    月光原说:“不会错的。。。。”

    万代说:“我去外面查看一下。。。”

    之后,过了一会出去检查了一下。。。万代回来了说:“窗户也好,电梯也好都被完全封锁住了。。。。”

    天愿会长说:“也就是说无路可逃的意思吗。。。。。?”

    逆藏说:“那就只能找出袭击者。。。。然后杀了他了。”

    “不。。不用杀只是把他绑起来关押起来不行吗?”苗木说。。。。

    “你这个超高校级的幸运。。。在我们睡着的时候。。。偷偷把绳子解开不是易如反掌吗。。。。。?”逆藏说。

    天愿说:“不光是苗木。。。这里所有的人单单只是被绑起来都没有意义。。。。。”

    逆藏走了过去,逼视苗木说:“赶紧坦白了怎么样。。。。?是你和绝望的残党一起谋划的这个游戏吧”

    苗木说:“等一下,请听我解释。。。。。”

    “解释吗?你还真的特别能说啊。。。毕竟是能凭花言巧语把那个江之岛盾子都哄骗过去的人。。。”逆藏说。

    林潇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轻松。。。”

    “争论就到此为止吧。。。。”万代说。

    御手洗说:“这样做也没有什么意义。”

    逆藏说:“对不起你说的太对了。。。。”说完他就给了御手洗一拳。。。。

    逆藏说:“但是啊。。。这里已经是战场了。。。。。就光凭那种义正言辞的道理可是毫无作用的。。。。。。”

    这个时候,万代突然全身颤抖,紧接着说:“不能使用暴力。。。”全身颤抖皮肤变紫,就这么倒下去了。。。

    林潇注意到了,万代的ng行为是目击超高校级之间进行的暴力行为。。。。

    凉子走过去看了看说:“死掉了。。。没用的东西。。。”

    雾切说:“ng行为。。。。。”

    格雷特说:“这太过分了。。。。”

    逆藏说:“原来如此,就是用这种方法配合的吗、。。。。。。?”

    月光原说:“冷静啊。。。。为了不再像刚刚一样犯错,互相确认一下ng行为吧。。。。”

    流流歌说:“我才不要呢。。。。暴露自已的弱点。。。。毕竟还有信不过的人在里面。。。。”

    雾切说:“或许有人的暴露ng行为内容本身就是ng行为。。。。。”

    格雷特说:“但是。。。就算这么说。。”

    宗方说:“有必要确认方针才行啊。。。。。在无法停止游戏进行的事态之下。。。。就只能找出袭击者了。。。。。虽然你们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和推测。。。。。但是现在没时间了。。。。用多数表决法来决定。。。。。大家指出你们觉得是袭击者的人。。。。”

    大叔指向月光原。。。。

    月光原说:“为什么是我啊。。。。”

    大叔说:“感觉是。。。”

    而后大部分人指向的人是苗木诚。。。。

    宗方说:“决定了苗木诚。。。。”

    林潇说:“等等,苗木诚是击败过江之岛盾子的人。。。现在这个时候是需要他的时候。”

    宗方说:“那就坐等被袭击者杀掉吗。。。。?”

    御手洗说:“但是。。。如果他不是袭击者的话。。。。”

    宗方说:“这种情况下,投票就会继续。。。这样一来就能确认排除绝望进来的未来机关。。。”

    天愿会长说:“你是认真的吗?”

    宗方说:“我只是为了消灭绝望。。。。”

    林潇说:“为了消灭绝望,就乱杀无辜,化身绝望吗?。。。”

    宗方说:“什么都不做才是绝望。。。现在要一步一步做能做的事情。。。。苗木诚,你的话应该可以理解的吧。。。。。。现在需要我们全体通力合作。。。你能配合一下吗?”

    苗木说:“等等。。这样太奇怪了。。”

    “做不到吗?”宗方说。

    逆藏说:“要是做不到。。。那么只好动手了。”

    说着逆藏从身上拿出了匕首,冲了过去,不过被格雷特阻止。

    “住手。。。。我不觉得同伴的死亡中可以生出希望。。。。。”格雷特说。

    这时候宗方也拿出了一把剑。。。。宗方说:“苗木诚收容绝望的残党。。。至今有多少人在与绝望的斗争中倒下。。。现在的情况,只有他是必须排除的。。。如果不在这里消灭绝望的话要怎么跟他们谢罪?”

    这时候会议室突然冒出烟雾。。。雾切说:“我们赶快走。”

    就这样,雾切,苗木和林潇立刻逃出了会议室。。。。

    逆藏立刻想要追过去。。。。但是被格雷特拦住了。

    宗方说:“别拦着我们。。。”

    格雷特说:“不能继续下去了。。。”

    逆藏说:“有俩下嘛。。。。”说完这句话逆藏突然被电击了。。

    晕倒了过去。。

    月光原说:“冷静一下吧。。。”

    在走廊上,苗木慢吞吞的走着。。。。

    林潇说:“这是怎么了?”

    苗木说:“不是。我现在没法跑。。。说着他亮出了自已的ng行为。”

    ng行为:禁止在走廊上跑。。。。

    这种情况的话,走吧,我背你。

    就这样林潇背着苗木,跑了起来。。。。。总之先脱离危险再说。